2018年3月1日 星期四

電梯惡霸日日阻你 [壹週刊 - 1460] __,M1,

華福工業大廈的貨,經常被彪形大漢以貨物堵塞,就算警察到場調停,惡男依然態度囂張。城市打游擊電梯惡霸日日阻你無論是住宅屋苑,還是工廠大廈,每當更換業主 ...






華福工業大廈的貨,經常被彪形大漢以貨物堵塞,就算警察到場調停,惡男依然態度囂張。

城市打游擊

電梯惡霸日日阻你

無論是住宅屋苑,還是工廠大廈,每當更換業主立案法團時,總會出現亂局。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陸陸續續會發生。

葵涌的華福工業大廈,多年來一直由舊法團操控把持,缺乏管理下內裡烏煙瘴氣。去年初,一眾小業主終於忍無可忍,團結起來推翻掌權多年的舊法團。但沒想到,大廈自此接連出現種種麻煩事。

大廈內唯一運作的貨,長期被一批惡形惡相的男子以貨物霸佔,令其他業主無法使用,嚴重影響日常運作。小業主出言理論,反被人爆粗恐嚇。這場霸風暴,幕後黑手疑是舊法團副主席、在華福經營糧油食品生意的邱長喜,因他一直不滿意成立新法團,故未肯交出舊法團賬簿。而一班搞事的惡男,又經常出入邱的辦公室。

原來,這個邱長喜大有來頭。他在華福工廈是大業主,佔了三成業權。此外,他是內地政協,在香港又擔任多個同鄉會要職,所以他在華福一向氣焰囂張為人霸道,欺壓一眾小業主。此外,有人更恃着自己在華福「話晒事」,竟然在工廈內僭建了十多個油缸,無法無天。

一班曾被欺凌的小業主,紛紛站出來指控惡霸種種惡行,他們不擔心被人報復,只希望華福能盡快回復平靜。





去年一月,華福小業主重選法團。邱長喜(紅圈)帶了多名不明男子到場,他們不但大聲爆粗,還向在場業主擲水樽。

「我又唔係入呀,我係玩嘢㗎啦,我依家慢動作搬貨得唔得吖。」這一年來,葵涌葵樂街的華福工業大廈,經常有惡形惡相的男子,將大批貨物放在地下大堂貨入口位置,明顯想阻礙其他人使用。「報警我都唔驚,唔係一定要聽你(警察)講,我亦都冇嘢同你差人講。」即使警察到場,這批惡男依然態度囂張。

據悉,這幢樓齡三十四年的工廈,有一百二十個單位,由三十多名業主分別持有。不過,華福的業主立案法團,過去十多年都沒有舉行大會,而法團一直由鄧玉麟及邱長喜擔任主席及副主席。很多業主稱,華福過去多年來的管理,都是烏煙瘴氣。

推翻舊法團

去年一月,很多業主不滿舊法團的管理,於是發起重選法團。其中一名業主兼新任法團秘書李太稱,選舉當日已出現亂局,「開會選舉當天已有人霸、霸貨台嘅情況,會上更有大批非業主人士出現,仲不斷爆粗鬧人。」當日的片段可見,一名男子在會議期間爆粗:「開乜×嘢會。」再擲出水樽,多名業主和出任會議公證人的民主黨區議員吳劍昇被潑濕。

其後,舊法團主席鄧玉麟乘機提出腰斬會議,「我哋一班業主當然反對啦,一定抗爭到底。」李太表示,最後在律師見證下,終於順利選出新一屆法團。以為推翻舊法團,華福會有一番新景象,怎料卻是噩夢開始,每天都有惡男用貨物堵塞貨,業主們又會被彪形大漢用粗口辱罵。





閉路電視畫面可見,有人刻意將貨物堆放在貨門口位置,令其他人無法使用。





新任法團秘書李太稱,過去一年被人欺凌和壓迫,令她患上驚恐症,要長期服藥。

惡男霸佔貨





記者到華福視察時,遇上邱長喜的兒子。

他一見記者拍攝,即喝令記者立即離開。

李太表示,前法團副主席邱長喜(六十一歲),一直都不滿其他業主重選法團,「佢不滿選舉結果,不願配合交接,至今仍未交出法團賬簿。」邱從事糧油食品生意,其經營的「三喜國際」和「三喜大興食品有限公司」,辦公室設在華福十二樓。由於用來堵塞貨的貨物多是米和麵粉,而那批惡漢又會在邱的辦公室出入,幕後黑手十分明顯。

農曆新年前,記者曾到上址視察,看到大廈有三部貨,其中兩部被長期封鎖,唯一可使用的貨,也被載滿貨物的電唧車阻塞,剩下很少空間,令很多搬運工人和上班員工叫苦連天。每當有人試圖上前移開阻塞的貨物時,便有惡男衝出爆粗喝止。記者曾向惡男了解事件,他即發爛渣說:「我唔知你哋係咩人,我覺得你哋(記者)係黑社會恐嚇緊我,我要報警。」

據悉,邱長喜在華福擁有二十九個單位,約佔三成業權。另外,邱還有濃厚親中背景,他是廣東省揭陽市政協、香港揭陽橋聯誼會主席和潮汕三市政協聯誼會會長。所以,邱一向在這裡「打橫行」,十分霸道,不少人都曾被他欺負。

爆粗兇人





華福的一樓平台,被人擺放了十二個大型油缸(紅圈),十分離譜。

在華福一間咖啡公司上班的何小姐稱,有一天她進入升降機後,邱長喜突然衝上前按着電梯,不讓電梯關門,「我同佢理論,話你無可能唔俾我上樓。佢就指着我個鼻鬧,一大早就問候我屋企人,仲話華福佢最大,佢有權話事。」

同在華福上班的陳先生表示,每天早上邱長喜都在停車場,指揮員工以貨物霸佔貨台位置,「有一日我哋有三板貨俾佢哋啲貨塞住,我話想攞番,點知佢好似發癲咁大聲用粗口鬧我,仲叫我出嚟同佢隻揪。』」陳力斥邱為人十分野蠻,並希望紛爭能盡快完結。

華福的小業主,多次因貨被人霸佔報警,但警員到場後,多以屬於私人糾紛為由,叫他們自己解決。而李太更表示,這裡的管理處不但沒有制止霸行為,更經常讓邱的員工自行操作貨,限制通往的樓層,以方便他們搬貨,「根本管理處全部係佢嘅人,係幫兇。」新法團更懷疑,管理處一直對於邱長喜公司貨車,沒有妥善記下停泊記錄,「從未見過管理員抄下三喜貨車嘅車牌及記錄時間。」

疑僭建油缸





停車場有喉管接駁一樓平台的油缸,邱長喜公司的貨車,經常在這裡入油。

除了蝦蝦霸霸,有人還涉嫌在工廈內僭建油缸。在華福的一樓平台,竟然有十二個大油缸,每個油缸長約五呎,部分被帆布遮蓋。有業主表示,曾在停車場目睹三喜的貨車,接駁着相信是通往油缸的喉管,所以他們懷疑油缸是邱長喜的。由於喉管會有汽油滴出來,停車場的地面經常鋪滿油漬,有人曾被油漬滑倒,加上不少人會在停車場抽煙,成為安全隱患。

在華福上班的明姐表示,她工作的中層單位持續出現滲水問題,直到樓宇維修人員檢查後,才知道是油缸影響到樓宇結構,「佢話中層漏水係大廈結構出問題,地下泵房唔知點解低咗落去,當發生火災,泵房係無水上去。」幾年前她已向管理處反映,豈料管理處竟然說:「由得佢啦,反正都未有事發生。」

違反消防條例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右二),曾到邱長喜辦公室了解事件,卻被霸佔貨的惡男(右一)阻撓。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一直有關注華福事件,他批評霸佔升降機和貨台的行為十分霸道,「無理由將貨物堵塞升降機,咁做法令到其他業主難以使用升降機。」尹懷疑這些行為,已違反消防條例,「消防人員救火時,會否被貨物阻礙呢?我希望消防認真檢查。」

而對於舊法團拒絕交出賬簿,尹兆堅懷疑有人為了隱瞞過往管理大廈的賬目有問題,才不願交出權力。當中包括被指賬目混亂的大廈停車場收費,「(管理處)究竟有冇收足(邱長喜)車費呢?假設管理處冇收停車費,當中欠交嘅費用非常龐大。」尹曾經到邱長喜的辦公室,找他了解事件,但卻被一班經常霸佔貨的男子阻撓。

惡霸多有內地背景





邱長喜(右)每日早上都會回到華福,指揮員工以貨物堵塞貨台及電梯,令其他人大感無奈。

「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成員趙恩來指出,這情況在香港屢見不鮮,由於香港並沒有一條法例,讓小業主碰上類似事件時候能輕易解決問題。就算華福的小業主多次報警,警察來到都沒能力處理問題,「相關法例有非常多漏洞,小業主面對咁唔合理事情嘅時候,好多時都求助無門。」

趙又指出,不少這些「惡霸」都有內地背景,或者有建制派人士在背後撐腰,「佢哋恃着自己有人脈撐腰,小業主唔夠膽尋求其他人幫忙。幸好華福嘅小業主團結,喺咁大壓迫之下,都願意堅持自己嘅公義。我哋都希望香港嘅小業主能夠企硬。」

有人拆走油缸

本刊在年初一時曾報導事件,引起極大回響。記者上週五再到華福視察,發現已沒有人以貨物堵塞電梯口及貨台,大廈似乎暫時回復安寧。而原本在一樓平台的十二個大油缸,其中十個消失了,改為放在工廈其他樓層。

李太認為,可能因為經傳媒報導後,有人怕惹上麻煩而稍為收斂。她又說,下月八日土地審裁署便會就大廈的訴訟作出裁決,李太希望事件盡快平息,「我覺得有人嘅行為好瘋狂,我從無見過咁惡同霸道嘅行為。之前幾個月,我哋所經歷就係黎明前嘅黑暗,依家我哋真係見到曙光啦。」

本刊曾聯絡邱長喜及其長子,惟兩人均以開會為由,未肯回應事件。而有關停車場的油喉和天井油缸是否僭建,本刊在二月初已向屋宇署查問,但一直未有回覆。

撰文:李睿哲,黃心悅

攝影:王 晴,金 文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