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日 星期四

桌上遊盡本土事 [壹週刊 - 1460] __,M1,

設計「香港大事問答」遊戲的師父東(背對鏡頭),以及插畫師凱撒都認同,遊戲有助港人透過輕鬆手法認識歷史。壹些事壹些情桌上遊盡本土事現今遊戲世界,幾乎人人 ...






設計「香港大事問答」遊戲的師父東(背對鏡頭),以及插畫師凱撒都認同,遊戲有助港人透過輕鬆手法認識歷史。

壹些事壹些情

桌上遊盡本土事

現今遊戲世界,幾乎人人都投向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懷抱,但政府和民間都有人反其道而行,推廣桌上遊戲。

今年初,屋宇署為配合成立二十五周年,舉辦桌遊設計比賽。

近年不少本地桌遊愛好者,也自行設計作品,當中部分題材與本地政治有關。

除了前年推出的「立會殺」,也有香港歷史卡牌遊戲、以選舉為主題的桌遊,也有前美國中情局叛諜斯諾登事件為藍圖的遊戲。

在海外,桌遊大行其道,不少作品都會透過國際桌遊展互動交流。

另一邊廂,有本地設計師投訴,政府的資助較適合有產業經驗和成熟產品的團隊。

本地業界要長足發展,除了靠眾籌或持續推出新作品外,更需要是政府增加支援。

剛過去的農曆年宵市場,出現了一副全新卡牌遊戲「香港大事問答」。顧名思義,玩家按照香港歷史事件發生的時序排列卡牌,如出牌者排列正確,可以向對手發問牌上的多項選擇題,直至有玩家出完所有手上的牌。

「重複玩」達教育目標

遊戲是由八十後桌遊發燒友「師父東」設計,不願上鏡的他自稱是本土派支持者。他認為,政府處理香港歷史「有唔係好準確嘅地方」,如一五年警務處在官方網頁大幅刪改有關六七暴動的描述、教育局決定下學年將中史定為獨立必修科,當中佔一成內容的香港史,會突出香港自古以來與中國的關係,又不將六七暴動、六四事件等納入中史修訂課程綱要。「點解你香港政府話冇就冇,點解我哋唔可以重視番呢啲本身我哋有嘅嘢?」

師父東也曾在年宵市場發現印有政治人物外貌的啤牌,令他萌生設計能加入更多遊戲元素的產品的念頭。於是他在前年決定設計這個卡牌遊戲,希望一些漸被遺忘或鮮為人知的香港歷史得以承傳。「遊戲呢樣嘢你會重複玩,玩得多,有啲內容就會記得,我就完成咗教育呢樣嘢。」他說。

遊戲主要是為各香港歷史事件排序,師父東參考了推出近八年的同類型桌上遊戲「 Timeline」,並略作修改。





「香港大事問答」有九十八張遊戲卡,展示香港開埠前至梁游被 DQ等大事,還有不少英治年代的建築物。卡的正面印有與事件相關的多項選擇題,底部則有問題答案、事件概要及發生年份,而且以廣東話口語書寫。



拼出繁榮香港

雨傘運動期間,師父東曾留守旺角,協助遊戲完成插畫的前學民思潮成員凱撒,跟他透過 Facebook認識,在社運前線亦碰過面。師父東去年十月確定玩法後,插畫部分正式開工,但要繪畫近百張遊戲卡於年宵前推出,於是召來另一位插畫師當救兵,最終趕及死線前完成。

凱撒慨嘆,不少港人升學傾向選讀商科,對歷史興趣缺乏:「啲人會覺得歷史係沉悶嘅科目,唔去了解。」加上幾乎照單全收官方教材,難以從自身角度了解本土歷史。

兩人都認為這個卡牌遊戲,為港人提供較輕鬆的方式,拾回一塊塊被遺忘的歷史碎片。「每一個歷史好似 puzzle咁,砌埋一齊先砌到依家咁繁榮嘅香港。」凱撒說。

「香港大事問答」懷着對本土歷史的信念而生,另一套較大型桌遊「選舉工程」,單聽名稱已聞到一陣政治味,不過設計師黃梓峰( Princeton)以遊戲趣味行先。他希望設計一副介紹現今香港環境的桌遊,切合現實又能留下幻想空間,撇除過分離地的戰爭元素,惟有選舉合心意。





凱撒繪畫的鹹魚在不少遊戲卡都有出現。



模擬選戰真博弈

遊戲中有一百五十六個香港地方,玩家化身成候選人,從落馬洲、沙頭角等口岸出發落區拉票,花費「資源塊」取得該區,並依選票憑證計算得票,如取得最多九龍東地區牌的玩家,可得三票。

為延長遊戲壽命,一些未來才出現的地方亦納入遊戲內,例如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和高鐵西九總站等。遊戲依足本港選舉玩法,直選分為五大區,亦有七個功能組別,不過玩家可自由拿下任何選區,無種票配票,亦毋須向選舉主任解釋政見取態,不怕被 DQ。

遊戲進階版更加入隱藏任務,完成後可再獲得選票,如取得跑馬地和馬場兩個擁有賽馬共通點的地區,可取得十票,令戰局更多變。

「選舉工程」去年十月在 Kickstarter眾籌一個月,籌得約八萬元。此前, Princeton已設計一副以港鐵站名為主題的啤牌,來到「選舉工程」,他和拍檔希望跳出港鐵沿線。「有人住嘅地方我都想包括喺裡面,我想大家買或者玩呢個 game,你會見到屋企、返工喺呢度,有個代表自己嘅地方。」

Princeton自言甚少主動參與社會事務,「選舉工程」沒有特意灌輸任何訊息,但相信遊戲若可驅使玩家關心選舉,也是好事一樁。「我嘗試將現實情況,無論係香港,或者純粹全世界選舉制度,嘗試用一個新嘅角度擺出嚟,你玩完可能會有啲得着。你贏多過我一個區,就可以贏晒咁多票,究竟公唔公平?」





「選舉工程」地區牌以顏色劃分五大地方選區,也印有當地景點。 Princeton這名馬鞍山街坊告訴你,在馬鞍山廣場有個旋轉木馬(左二),他自小玩到大。



不死心再出新設計

Princeton在大富翁等桌遊的薰陶下成長,「嗰陣冇電子遊戲,你要同朋友、親戚玩嘅時候,唔玩 board game唔知有咩好做。」出口術的樂趣,更非電腦熒幕的刺激能比擬。

「選舉工程」面世,與港鐵啤牌亦頗有淵源。 Princeton原本打算與拍檔推出大型桌遊,但為趕及參加教師實習計劃的死線,於是變陣出卡牌遊戲。

卡牌重現斯諾登事件

人人都想搞好生涯規劃,難道人人都能搞好生涯規劃嗎?實習一年後結束, Princeton的答案是:「樓價咁高,又好似冇乜希望咁,不如咩都唔諗,做自己鍾意做嘅嘢。」去年七月中再啟動桌遊大計,這個以香港選舉為主題的遊戲就此誕生。

一三年美國中情局前員工斯諾登,洩露美國大規模監聽公民的「稜鏡計劃」,被英、美政府通緝。這段曾掀起軒然大波的事件,也成為本地桌遊設計師的題材,製作成遊戲「斯諾登」。

玩家可扮演斯諾登、政府、記者和偵探,其間需調查或交換角色牌,並滿足特定條件,如持有斯諾登角色牌的玩家,要指出持有記者的玩家。進階版則可透過標上斯諾登當年逃亡地點及暗號,向記者提供情報。

設計遊戲的嚴永年( Kenneth)表示,讓玩家輕鬆之餘,亦能了解事件。「我發覺身邊好多朋友唔知邊個係斯諾登,或者唔知發生咩事,會以為俾美國政府追捕,肯定係壞人」







不少桌遊發燒友有意投身設計遊戲行列,但從設計玩法、美術插畫、出版等都需要通盤考慮。圖為上月初一個桌遊設計工作坊。





Key Sir表示循玩家之間溝通、遊玩快感等因素考量,自己設計遊戲時會較重視機制,不過有政府機構和 NGO舉辦桌遊設計比賽,以宣揚特定理念,參加者就要以主題先行。

拍住上瞓身追夢

「細個會買(遊戲)卡玩,但都會自己整,因為嗰時好貴,自己創作隻 game,買圖畫紙,剪一個正方形,畫喺上面。」 Kenneth自幼熱愛桌遊,中學同學曾家樺( Kevin)也因為他而接觸桌遊。

Kenneth中學畢業後,曾北上廣州暨南大學修讀法律,一年後發覺不適合自己,於是毅然回港修讀 IVE玩具設計,早早入行,但打工仔掣肘甚大,一四年底在澳洲結束工作假期的 Kevin又有意創業,兩人一拍即合,於是連同拍檔自立門戶,全職設計桌遊。

但對上一代而言,玩物喪志,化為事業已超出理解範圍, Kenneth面對當公務員的母親,代溝顯而易見,惟有靠產品和訪問,用實績說話。他也曾想過做回打工仔,「但知道自己會頂唔順,入到去又會好快想辭職唔做,始終想做啲有意思嘅嘢。」

安穩打份工,不好嗎? Kevin工作假期過後,思考打工的意義。「我覺得工作會好消耗人嘅意志,你 foresee到正常嘅路,工作幾十年後都係咁,朝九晚五,以前(星期)一至五,而家就可能一至六,呢個係咪你想要嘅生活呢?」與其日後因太安定而後悔,不如趁年輕輸得起,試一次。







受訪當日, Princeton帶來的「選舉工程」遊戲是試玩版,正式版於新年後出貨,先發貨給 Kickstarter支持者。





在遊戲「斯諾登」,玩家可扮演斯諾登、政府、記者等人,模擬當年斯諾登逃亡和洩密的情況。

政府欠支援,本地桌遊師難撈

雖然桌遊設計師近年出現不少新血,但並非人人都全職投身其中,如 Princeton設計桌遊的同時,希望從事 STEM教育,現時亦為學校提供相關興趣班。他亦感嘆香港桌遊市場其實相當小,行業氣氛欠成熟,如果全職投入,「聽落好似好浪漫,其實係會驚。」

青年事務委員會及民政事務局,去年曾撥款資助舉行首屆「動漫玩創之都」比賽,最後十強中有兩組為桌遊設計作品。但其實開發手機遊戲的初創企業,可申請香港科技園的津貼資助,包括十八萬港元的一筆過資金,亦可以較便宜價錢租用辦公室,桌遊設計師則欠缺相關支援。

兼職桌遊設計師李獲期( Key Sir)表示,雖然香港桌遊有一定市場,但以進口歐美遊戲居多,本地桌遊文化尚未成熟,令本地設計師未能「自己搵到食」,全職參與者不多,香港代理商也甚少專門發售本地桌遊。 Key Sir認為,香港主導政策的官員較年長和少接觸桌遊,令政府制定政策時較難關注業界。

撰文:鄭語霆

攝影:李育明,林金展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