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

【金山社團】𤠣子揀食睇老細 馬騮王:發哥都冇面俾 __,發哥,周潤發,

立法會時有妙問妙答。三月廿一日,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回應「野豬擾民」的投訴,指漁護署正檢討管理野豬的政策,自去年起已暫停獵殺野豬,改為替牠們注射避孕針,以 ...




立法會時有妙問妙答。三月廿一日,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回應「野豬擾民」的投訴,指漁護署正檢討管理野豬的政策,自去年起已暫停獵殺野豬,改為替牠們注射避孕針,以控制數量。建制派林健鋒不以為然:「如果局長行山時有野豬衝出嚟,撞咗你落山崖點算?」難得大嘥鬼講句公道說話:「行山遇見野豬,只需保持鎮定、保持距離、不要試圖驅趕,就相安無事。」



其實林健鋒應該跟蔡慶熊上馬騮山,感受一下與動物相處之道。他是現存六位「餵猴許可證」持有人之一,縱橫花果山三十多年,「馬騮只會襲擊樣衰嗰啲。」「你引佢、得罪佢就可能會襲擊你。即係你行街見到靚女、走去撩佢,佢會兜巴打你,同樣道理。」「有啲人畀嘢佢哋食,馬騮來接佢就驚,縮返隻手。馬騮覺得你玩佢,快手搶過來,一下無情力整損咗。一傳十、十傳百,就話啲馬騮好兇惡。但親眼見過你就會改觀。」



蔡慶熊所到之處,馬騮們確是必恭必敬,「兩隻手接,冇禮貎!」乖乖受教。他們本來崇尚自然,愛吃水果、蕃薯;肚餓時麵包也多多益善,唯獨不吃葷,「佢哋會識得俾面,周潤發咪試過囉。佢攞香蕉、我攞麵包,結果馬騮要麵包。點解呢?我識你周潤發,佢唔識你嘛。」



現時全港的野生猴子的數目大約二千多隻。雖然近年漁護署有為公猴絶育,花果依然凋零,「政府話要佢哋自己搵食。山上有幾多嘢食吖?一棵樹有幾多生果?一日生到幾多粒?」蔡慶熊每週開倉濟民兩、三次,百幾斤蕃薯轉眼便吃光,「喺山上餵係無妨,但落到下面,影響到民居就唔係幾好。」大圍近年時有猴出沒,爬水渠、潛入屋,快如閃電,「佢呢班係弱者,喺山上搵唔到食,咪去第度囉。」不然就留在山上吃樹葉,吃得嘴唇也發黃。



蔡慶熊從事印刷行業。八、九十年代市道好,他月花過萬餵猴,甚至一天來回幾轉,「嗰時有伙記做嘢嘛。」老婆仔女早年陪他上山,「初初覺得好過癮,睇得兩睇就冇興趣啦。」他早已進入半退休狀態,每月仍然花數千元作為馬騮的糧餉,「我又唔食煙、又唔飲酒,啲錢咪當係賭馬仔囉。」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