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8年8月24日 星期五

再見UFO(十一):重遇 __,UFO,

再見UFO(十一):重遇一個氣球能在空中飄多久?十分鐘?一小時?一整天?曾經讀過一篇報導,英國一個小學生往天上放氣球,豈料氣球飛越了大半個地球,乘著高 ...


  • 再見UFO(十一):重遇


  • 一個氣球能在空中飄多久?十分鐘?一小時?一整天?

    曾經讀過一篇報導,英國一個小學生往天上放氣球,豈料氣球飛越了大半個地球,乘著高空氣流飄到了澳洲,花了整整兩個星期。兩個星期,這也許已經是極限了,因為高空氣壓、塑料纖維的拉扯、強風或小冰粒等天氣狀況,都會引至氣球在升空不久就爆破,絕不可能無止境地飛下去。

    偏偏,我卻在阿根廷的平原上拾到了「華富一號」。不是幻覺,不是海市蜃樓,站在麥田中的我真真切切拿著這個銀白色的高空氣球殘骸,表面貼著一張房委會寫著「華富邨」的直幡,原本「邨」的位置被小孩子的筆跡塗改,變成了「一號」——華富一號。假若這就是細佬說的,他們幾個孩子在一九八四年夏天投放的那個華富一號,它在空中足足飛行了三十四年。我仰望蔚藍的天空,暗嘆一聲,怎麼可能?

    氣球末端的繫著一個藍色筆盒,我把它拆下,發現筆盒表面有著許多金屬刮痕,像經歷了好多風霜,筆盒折合的位置也長了少許鐵鏽,稍為用力,才能夠「噠」的一聲打開。裡面是一卷圓形的菲林。根據細佬的故事,這應該就是他們所拍的,想要寄給外星人的超八菲林。我拿在手裡端詳,心裡很不踏實。

    當天傍晚,我回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旅館,找到網絡,就立即傳了一條Facebook message給細佬:「細佬,我是你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遇見的那位編劇。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去了你說的麥田圈,我在那裡找到了華富一號,也拾到了你跟我說的那卷超八菲林。我不是說笑,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只是,你說的故事似乎在冥冥中牽繫著我。這件事情對你和你的幾個朋友都非常重要,我很希望盡快跟你見面,並把華富一號交還給你。我會乘坐下一班飛機回港。」

    南美洲和香港的時差使然,細佬並沒有立即查看到我的信息。我寫完信息就立即蓋上電腦,收拾行李,直奔機場。

    飛機在高空絞碎著雲朵,翅膀末端的紅燈在夜裡一閃一閃,我挨在窗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朦朧間似乎做了許多個跟UFO有關的夢,醒來卻什麼都不記得。我再三確認放在前方座椅下的小行李袋還在,因為我把華富一號的殘骸和超八菲林都放在裡面了,生怕某次醒來,發現裡面空空如也,原來我所經歷到的只是幻覺,或是自我妄想。

    終於,接近三十個小時後,飛機在赤臘角著陸。

    打開電話,發現細佬已經回信了,只有簡單一句:「好,我會來機場接你。」

    待領行李的過程心急如焚,感覺快要踏進事情的核心了,手中袋子裡載著的就是能夠打開最後一道枷鎖的鎖匙。

    終於,我在抵港大堂的接送區人潮中,再次看見了細佬。其實只是見他一面,也是幾天之前,不知道是不是在香港的緣故,今天看見他是格外的親切,恍如隔世。只見他依然穿著一身黑,頭髮理短了,幫我拿過手提行李。

    我說:「裡面就是華富一號,還有菲林。」

    他緊張地打開袋子,見銀白色的塑料殘骸,愣住了。

    我告訴他:「我沒有找到菲林放映機,還不能確定跟你們拍的是否真的是同一卷。」

    他堅定地看著我:「就是同一卷,我清楚知道。」

    我問:「那現在怎麼樣?」

    細佬:「我跟家姐和陳子健都約好了,就在華富邨 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們。」他看著川流不息的機場人群,又突然說:「我們非常接近結局了。」

    (待續之十一)

    專欄作者簡介:

    故事 Mr.Pizza

    香港出生,著有小說《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把砒霜留給自己》,專欄雜文散見各媒體。另一神秘分身為電影編劇,蟄伏於不同類型作品背後。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stonaredminibus/

    插畫 江記

    江記(江康泉), 香港動漫畫人,作品包括:丁丁企鵝系列、《Pandaman》、《離騷幻覺》等。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icegas/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