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2日 星期日

再見UFO(九):麥田圈捕手|a __,UFO,

再見UFO(九):麥田圈捕手|Mr.Pizza沒想過小酒館也會打烊,還不到凌晨一點。故事的時間線才說到一九八六年頭,挑戰者號穿梭機爆炸,酒館老闆就拿著 ...


  • 再見UFO(九):麥田圈捕手|Mr.Pizza


  • 沒想過小酒館也會打烊,還不到凌晨一點。

    故事的時間線才說到一九八六年頭,挑戰者號穿梭機爆炸,酒館老闆就拿著賬單出現了。我們環視四周,發現其他客人早已離開,剩下我們一桌。老闆有點歉意地道:「我們這裡不習慣夜生活。」

    於是我們只好在門口的梯級多聊一會,交換了聯絡方式,也就告別了。細佬說回到香港一定要再約,把下半段故事告訴我。

    我忍不住問:「我想知道,陳子健、何家謙、林可兒 他們現在在哪?」

    細佬一笑,似是在賣關子:「下次告訴你吧 香港見!」

    然而誰都知道,我們其實是不會再見的了。

    總是這樣子的。他鄉遇故知,當刻也許會被異國氣氛感染,覺得有一個說母語和共同話題的朋友是件難能可貴的事,聊個痛快後還會約定回港見面。然而回去後各有各忙,即使再約出來,其實也沒什麼好聊,更會顯得尷尬。當日所謂萍水相逢的友誼不過是這麼一回事,往前多走一步,又會感到沒趣。至少我是這樣想的,所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這個晚上,我回到旅館後其實打定了輸數,覺得不可能再見到細佬,或把後半段的故事聽下去。

    那時我當然不知道,我居然猜錯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我和劇組在古城裡瞎忙,忙著去看景、做訪問、查資料、拜會地方官員和製作團隊,為一部還不知道將會開不成的電影項目做著前期準備。然而當我在吃飯、開會途中、或在麵包車上顛簸折騰的時候,腦海中不其然會想起細佬的故事,思緒從陽光正艷的阿根廷,躍回人山人海的香港街頭。

    麵包車有幾次駛進了隧道,或只是被路旁的大樹陰影擋住而陽光一暗,我還下意識的覺得是天空有個什麼龐然巨物出現了,以為抬頭就能看見旋轉雲,雲裡藏著一隻UFO。我有點納悶,為什麼會這樣呢?

    明明只是一個故事,平常也在電台和網絡上聽慣雲海和卓飛,什麼暗網什麼行山結界,我對這種神秘主義色彩的都市傳說其實是免疫了,也習慣用更理性的方式作出批判,認為那些都是不太科學的穿鑿附會。然而,為什麼唯獨是華富邨UFO事件,我會如此著迷呢?

    「因為那種違和感。」

    我想起細佬說過的話。

    那天晚上,他在小酒館裡有說:「發生在香港的大部份都市傳說,或多或少都渲染著一種東方色彩,像是中大辮子姑娘、皇室堡狐仙、或是大澳盧亨魚人什麼的,其實都結合了地方掌故和民間習俗演變而成的故事,是屬於香港文化的一部份。唯獨華富UFO其實是徹底亂入、毫無根據、跟地方傳統沒有半點關連的故事。華富是香港第一個的公共屋邨,想像在那裡目睹只會在西片裡看見的天外巨物。只要你是一個看慣電影或漫畫、有畫面感的人,就好容易會對這個故事產生感覺。」細佬說時,摸摸他的相機:「更何況,對於我們幾個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故事,而是我們的回憶。」

    旅程結束了,劇組人員明天就要回港。我心裡的恍惚愈來愈大,像有一件事情未了,呼喚著我,我一定要在阿根廷把它完成才可以離開。

    終於,我在執拾行李的晚上,接通了製片房間的內線電話:「那個⋯⋯能把我回香港的機票改期嗎?」

    「什麼?」製片有點措手不及。

    「有件事情我必需要去辦,只是多待兩三天。」我盡量讓自己不顯得那麼瘋狂:「我得看看那麥田圈。」

    就這樣,翌日的早上,我已經身在另一台更顛簸的麵包車上,往幾千公里外的艾切哥小村進發。

    因為沒有想過我會在劇組以外自由活動,從香港帶過來的美金有限,我只能包下一輛破車和一個當地司機,並沒有聘請翻譯。臨行時製片叮囑我要小心,有什麼事情立即打回香港越洋求助。我心想我連一張當地電話卡也沒買,想打也打不了。

    和司機雞同鴨講的對話裡,我隱約得知去艾切哥的路途要接近十個小時,這跟細佬說過的吻合。司機說好少人會特意去那邊,問我去的目的是什麼。我答:「Crop Circle。」他似乎誤會我說的是有關種植的事情,隨便哈拉兩句就沒再說了。

    而我,也在十一個多小時後,中途停了六個廁所站,吃過四頓路邊小吃,睡過三次覺後,終於在傍晚時份到達了艾切哥。

    果真是荒野中的荒野,當我下車環顧四周,看見是清一色的黑,沒有路燈,指路的純粹是天上的繁星和月亮。四周隱約是麥田,在夜風裡發出輕輕搖擺的聲音。在黑夜裡其實是辨認不出方向的,莫說是麥田圈,冒險走進麥田裡去鐵定會迷路。要看什麼都好,等待早上日出是首要條件。

    司機由驅車接近半小時,帶我去盆地邊緣,那裡其實有幾戶農舍,橘黃色的燈泡像聖誕裝飾般在農舍周圍牽掛起來,簡直是黑夜中的唯一明燈。

    我付了十塊美金,在其中一個農舍裡暫住一晚。臨睡前,我一邊聽著風聲,一邊想像著在自己身下的幾百萬公里,穿過地表和地核,在地球另一邊的同樣方位,就是香港的華富村——當年的UFO和現在的麥田圈,真有關係嗎?

    (待續之九)

    專欄作者簡介:

    故事 Mr.Pizza

    香港出生,著有小說《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把砒霜留給自己》,專欄雜文散見各媒體。另一神秘分身為電影編劇,蟄伏於不同類型作品背後。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lostonaredminibus/

    插畫 江記

    江記(江康泉), 香港動漫畫人,作品包括:丁丁企鵝系列、《Pandaman》、《離騷幻覺》等。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icegas/

    探索驚奇精彩的 wONdEr 故事,請LIKE 我們的Facebook Page,並設定為「搶先看」:https://www.facebook.com/wondermedia.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