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逃犯末路:A1:各界斥「井水犯河水」 挑戰「一國」 __,逃犯末路,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大量市民上街反對及衝擊立法會大樓,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政府「跪完再跪」,先後宣布暫緩修例,並向市民道歉,惟市民要求林鄭、律政司司長鄭 ...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在大量市民上街反對及衝擊立法會大樓,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政府「跪完再跪」,先後宣布暫緩修例,並向市民道歉,惟市民要求林鄭、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下台的呼聲依然不斷,事件甚至波及原定於本月底恢復二讀的《國歌條例草案》。政府昨表明不會在今個立法年度就國歌法恢復二讀,據悉是擔心會成為修逃犯例的翻版;而建制派亦不甘再捱打及受辱,昨日刻意令立法會流會。社會各界認為現況已反映政府已全面癱瘓,林鄭餘下任期施政肯定相當困難,又指國歌法是涉及「一國」層面的法律,提出押後恢復二讀有如「井水犯河水」,有挑戰中央政府的意味。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昨午被問及目前立法會是否仍適合處理具爭議性的《國歌條例草案》時,他指已向政府反映需要盡早決定是否就將《國歌條例草案》交到立法會恢復二讀,認為立法會需要時間修補和平靜下來,強調尚有很多其他經濟、民生議題需要審議,政府應將政治事件「掉在一旁」,但強調這只是他作為議員的意見,最終是否恢復二讀仍是由政府決定,希望政府能夠考慮。

及至傍晚,梁指已收到政府來信,表明不會在本月二十六日和七月三日的立法會大會上就國歌條例恢復二讀,而政府亦已去信內務委員會,指認為在七月十日大會恢復二讀亦無足夠時間完成審議,故決定不會在當日恢復二讀,換言之,政府不會在今個立法年度內就條例恢復二讀。據悉,押後國歌法恢復二讀是最先由政府提出,擔心在這惡劣的政治局勢下就條例恢復二讀,會成為修訂《逃犯條例》的翻版,建制派亦認同押後的做法,避免接連「捱打」。

經過連日市民上街、示威者堵路及衝擊後,立法會大會日昨終於順利召開,但民主派就繼續在發言時狙擊政府及相關官員。為表不滿民主派「有風駛盡𢃇」,建制派刻意令昨日大會流會。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飲食界議員張宇人事後表示,由於大會重複討論令社會不安的議題,建制派經商討後認為沒有意義,故響鐘點算開會法定人數期間沒有返回會議廳。建制派「班長」、商界議員廖長江則稱,建制派在響鐘期間有很重要事宜要商討,認為不應每次點算法定人數時都要「Entertain(招呼)佢哋(民主派)」。

據了解,廖長江指建制派要商討的重要事宜,就是民主派提出休會待續議案討論「612暴動」事件、不信任政府議案、傳召鄭若驊解釋參與三宗未申報的仲裁工作,商討如何投票,目前只有共識會否決不信任政府議案,但就未必「放生」鄭若驊。

「廿三萬監察」發言人王國興擔心,若在此時審議《國歌條例草案》,隨時成為《逃犯條例》修訂的「陪葬品」,又指修例波及其他不相關的議案,形容政府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反映政府管治出問題,餘下任期推動具爭議的議案或政策時肯定會相當困難。王又指,國歌法要推遲,必然會引起中央政府和人民不滿,更會助長反對人士挑戰中央,令他們更囂張,以為人多、夠惡便「乜都得」,認為是次風波是政府「自己做衰咗」,導致現時「唔知點收科」。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形容,政府有如驚弓之鳥,強調修訂《逃犯條例》與國歌法立法的意義不同,押後則變相摧毀了國歌法的立法原意,又指政府日後不敢推動具爭議性的議案,特別是涉及「一國」議案時會投鼠忌器,令市民更反感,形容政府目前等同向民主派、反對修例人士「跪低」,有如失去管治權。

此外,林鄭昨去信全體公務員「認衰」,再度承認在處理修例的工作不足,強調她個人需要為此負上很大責任,她又指自己對事件的敏感度不足,以及在過程中判斷力不夠,而期間對各同事造成不便感抱歉,同時對同事感到的焦慮深表歉意。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