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8日 星期日

逃犯末路:A1:圍村外攻防惡鬥 市中心打到七彩 __,逃犯末路,

「光復元朗」非法遊行演變成大規模警民衝突,市中心六大戰場催淚煙四起、海綿彈及橡膠子彈橫飛。逾萬名身穿黑衫的示威者為報復上周日(21日)白衫軍在元朗站無 ...




「光復元朗」非法遊行演變成大規模警民衝突,市中心六大戰場催淚煙四起、海綿彈及橡膠子彈橫飛。逾萬名身穿黑衫的示威者為報復上周日(21日)白衫軍在元朗站無差別毆打途人,昨午在俗稱元朗大馬路發起東西包夾非法遊行,兩小時後即令市中心戰事四起,手持木盾、鐵枝示威者不斷衝擊警方防線及投擲磚頭等雜物,警方施放至少廿發催淚彈及十發橡膠子彈還擊,令整個市中心被白煙吞沒。雙方拉鋸至晚上九時許,再爆發第二輪激烈衝突,更由街頭打入西鐵站,警方出動胡椒水及噴霧,示威者用滅火筒及滅火喉還擊,展開另一場站內「困獸鬥」。元朗衝突共造成十七人傷、十人留院,其中兩人情況嚴重。

上周日的血腥元朗事件被網民認定是鄉事派所為,欲發起光復元朗的行動報復,惟兩個遊行申請先後遭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不能再以遊行示威之名舉行。申請者則在網上改口稱是次遊行是個人行街、購物,並非遊行,並指出發時間及路線沒有改變,由水邊村遊樂場起步,至元朗西鐵站;另一個遊行路線則是相反,即東西兩邊的參與者會在元朗大馬路、即青山公路元朗段匯集。

昨午二時半後,大批身穿黑衫市民抵達兩個起步點,並準時在下午三時起步。當遊行起步約半小時,遊行人士即極速霸路,大馬路四條行車線幾乎同一時間內被霸佔,令該區路面交通陷瘓癱。南邊圍及元朗警署首當其衝被示威者包圍,其後整個市中心均被一片黑海淹沒。

至下午近五時,元朗南邊圍一帶聚集及起哄,部分示威者手持鐵枝、自製木盾,更拆毀路邊鐵欄作武器,警方在村口築起防線,高舉紅旗警告,防暴警員前往南邊圍增援。首個衝突點卻發生在鄰近的泰祥街,當時數十名示威者突然衝擊警方防線,警員即施放催淚煙還擊。

約廿分鐘後,警署外突有大批防暴警到場,並舉起黑旗命令包圍警署的示威者離開,惟無人理會,警方即連發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四散。警方開始由西向東大規模驅散,並沿大馬路施放多枚催淚煙、胡椒噴霧及揮警棍驅散示威者,期間一枚射入西鐵路軌,幸無影響列車服務。此外有速龍小隊入村抄捷徑赴示威現場,獲白衫人喊加油支持。

至晚上七時,示威者向元朗站方向後退,並再度在西邊圍及南邊圍集結,並向現場的警方防線不斷投擲磚塊,警方在朗業街近西邊圍舉起橙旗,要求示威者速離,否則開槍。惟示威者未有後退,反而愈聚愈多人,已有逾千人集結,警方發出多枚催淚煙、海綿彈及橡膠子彈還擊。而港鐵在七時廿二分宣布,西鐵線服務不停朗屏站。

約一小時後,逾千示威者退至元朗站附近不肯離去,而警方亦暫停驅散行動,雙方重回對峙局面。有示威者在元朗站下面發現一輛私家車內有數條藤條而觸動神經(上周日白衫軍用藤條追打市民),隨即將該車「肢解」,最後發現車內有疑似解放軍軍帽,並搜出武士刀等物品。至晚上約九時,警方採取包夾攻勢,由大馬路推進至朗日路,另一邊由舊墟路推入朗日路,不斷施放催淚彈,將示威者逼入西鐵站,並派出速龍小隊入站進行驅趕,雙方爆發激烈衝突,警方出動胡椒水及胡椒噴霧,示威者以滅火筒及滅火喉向警方還擊,至少兩名示威者被制服。至晚上十一時許,示威者陸續散去,期間見到鼓吹港獨的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乘西鐵離開。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