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8日 星期三

【721疑犯出庭】有人機場被捕有人藏身酒店 白衣人稱自己唔係黑社會 __,白衣人,

白衣人血洗元朗西鐵站事件,終於有疑犯被落案起訴。721發生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警方指本案牽涉至少50名疑犯,當中共拘捕30人,大多涉及罪名屬非法 ...




白衣人血洗元朗西鐵站事件,終於有疑犯被落案起訴。

721發生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警方指本案牽涉至少50名疑犯,當中共拘捕30人,大多涉及罪名屬非法集結,其中4名男子於過去一星期被控暴動罪,控方指施襲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事件導致約50人受傷至今逾一個月,當中只有24名受害人向警方錄取口供,報稱不同程度的傷勢,最嚴重的情況是骨折。

上星期五,54歲男子王志榮及48歲男子黃英傑被控暴動罪後。本星期一,48歲的林觀良及43歲的林啟明亦被控相同罪名。王志榮及黃英傑獲准保釋候訊,准以3萬元保釋,保釋期間不得踏足西鐵元朗站50米範圍內,期間須每週二及五到警署報到,不得離港並須交出所有旅遊證件,每日晚上10時至早上6時須守宵禁令。

控方指,王志榮於7月22日被捕,居於元朗,是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則於8月3日離港時被捕,居於天水圍,是電子工程公司東主。721當日,大批白衣人士手執藤條、木棒等,該批人包括兩名被告。王志榮當時有施襲,並有使用垃圾桶蓋襲擊在場人士,警方於其家中搜到於施襲事件當日同一條褲及同一對鞋。黃英傑當時混雜在施襲人士當中,但無戴口罩,不過當時在警方警誡下承認在元朗站出現。

不過,林觀良及林啟明則不獲准保釋,裁判官指相信他們會選擇潛逃,須還押監房候訊。控方指,林觀良及林啟明當時身穿白衣,戴口罩,手持木棍,在元朗西鐵站襲擊市民和指罵車廂乘客,當中林觀良更曾襲擊當日現場市民達20秒。而警方是在上週五,在青衣一間酒店內將林拘捕。

裁判官指,從閉路電視中,二人手持的武器,衣着特徵,容貌一目了然,襲擊途人及乘客的指控無爭議,事件並非小規模暴動事件,二人對於所面對的風險亦心知肚明,案件比其他暴動案嚴重,並可能會交由高等法院處理,亦有機會判監6至7年。

林觀良報稱任汽車經紀,林啟明則在車行任銷售經理。控方透露,林觀良曾有11次控罪紀錄,8宗刑事紀錄,而林啟明則有6次控罪紀錄,9宗刑事紀錄,認為背景有刑事紀錄,而且對比上星期同一控罪兩名被告,案情較嚴重,不建議保釋。據知分別有5名受害人及3名受害人於認人程序中,認到被告林觀良和林啟明。

案件會押後至10月25日再開審。

隨721恐襲而來的腥風血雨,遺落社區的是無聲無息的恐懼。元朗區的民主黨區議員黃偉賢721當晚九時多收到街坊通知,指一眾持械白衣人在雞地聚集,便與同區議員杜嘉倫一同返回元朗。凌晨一時多,甫抵達便遇上終於前來元朗增援的警察。黃杜二人詢問在場警察何以姍姍來遲,卻受到暴力對待,杜更一度被警棍壓向頸部。其後,數名正要乘車離開,與警察關係錯綜複雜的白衣人上前,聲言要幫警察毆打二人。黃要求警察保護,卻被無視。最終黃雖未被白衣人襲擊,卻被拍下了大頭照。

當晚被白衣人「點相」後,黃偉賢不斷遭受騷擾。自反送中運動開展以來的街頭恐嚇和騷擾變本加厲,愈發猖狂之餘,8月12日中午,他發現有陌生男子以手機偷拍其辦事處,又跟蹤他。四日後,其議員辦事處收到匿名,有錯別字的恐嚇信,指他「倒(搗)亂社會」,又著他「小心門戶」。直至8月26日凌晨時份,其辦事處門口被潑上紅漆,門戶間一片血紅。他於同日召開記招,公告此事。

身為元朗區內僅存的民主派區議員,黃偉賢本身就是區內鄉黑勢力的眼中釘。在區內服務多年,一度擔任立法局議員的他,不欲直指是黑社會人士所為,卻明言對警察的失望:「721前街坊叫我小心,我說不用怕的,香港不會那麼離譜,黑社會不敢公然在街上打人。但721之後我不敢說。警方和黑社會會否有某種默契,黑社會做完事,警察再來善後呢?」面對接二連三的威脅和恐怖,他也開始感到元朗連表面的太平都已失去:「你問我這一刻怕嗎?我怕。你想那些走在前線與警察對峙的年輕人不害怕嗎?他們個個都很怕,他們怕受傷,怕被捕。你問我這一刻怕嗎?我怕,但我不能退,香港市民也不能退。」

採訪、撰文:梁佩珊、賀維

攝錄:田俊、林金展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