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互爆陰毒做家務計番錢 __,

互爆陰毒做家務計番錢

互爆陰毒做家務計番錢安宰賢與具慧善的離婚演變成鬧劇,二人各執一詞,到底誰是誰非,只有兩位當事人才知道!具慧善因為愛犬離世,我比安宰賢更早患上抑鬱症,他 ...


安宰賢與具慧善的離婚演變成鬧劇,二人各執一詞,到底誰是誰非,只有兩位當事人才知道!

具慧善

因為愛犬離世,我比安宰賢更早患上抑鬱症,他亦是通過我的介紹去該精神科接受治療。

我親眼見到及親耳聽到安宰賢與女性曖昧通電話,叫他注意。

做家務的日薪並不是離婚協議的一部分,3年來是我一個人做家務,故想收取每日3萬韓圜(約200港元)的勞動費。

安宰賢搬出居住是我允許下擁有他個人的空間,所以我有權去他那裏。

安宰賢

結婚1年4個月後,我開始接受精神科治療,要食抗抑鬱症藥物。

結婚生活中盡了作為丈夫的責任,沒做過令自己羞愧的事。

已向具慧善支付離婚協議金,包括做家務的日薪3萬韓圜,她卻說當初協議金額不夠,要我給她愛巢的業權。

具慧善於8月9日晚上突然向我獨居的大廈保安謊稱遺失鎖匙,用後備鎖匙入屋,更翻出我的手機及錄音。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