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0日 星期二

【逆權●小店】荃灣串燒店被藍絲圍攻 患癌老闆娘「唔發聲到我死咗會後悔」 __,癌,

串燒保的老闆娘Eva Fan。
她說,最近常被藍絲說她是「曱甴」;但她也笑說,自己如曱甴般有頑強生命力,是打不死的。相關新聞:【果燃台4pmLive】人人是記者徵集網民好Q每日質問克 ...


她說,最近常被藍絲說她是「曱甴」;但她也笑說,自己如曱甴般有頑強生命力,是打不死的。

相關新聞:【果燃台4pm Live】人人是記者 徵集網民好Q 每日質問克警高層



她,是位於荃灣鱟地坊「串燒保」的老闆娘Eva Fan。店舖剛頂手近一年,和客人打成一片,卻收到熟客傳來店舖被抵制、起底的消息,甚至收到電話騷擾和粗口恐嚇。奇怪的是,老闆娘面對這一切,只是一句有力的「我不怕」。



事緣「串燒保」上一手的老闆政治立場偏黃,在社交平台發放批評警察的言論,被撐警的藍絲起了底,且廣泛發佈訊息,叫人不要光顧小店;更甚者,有人胡亂指控老闆娘會在警察的食物上「加料」,叫食環前去檢控云云。

相關新聞:【逆權運動】中大印裔醫學院教授轟香港成「警察國家」 質疑林鄭能否叫停警暴



「我不怕」,在這動亂荒謬的時代,不是易說的話。但訪問當天,患淋巴癌二期、剛做完化療的老闆娘,娓娓道來她的前半生,這句「我不怕」變得清澈明淨起來。「我有拍過第一輯的《鐵窗邊緣》。我12歲開始,就沒有回過家。那時候我被爸爸性侵犯,我向姐姐說,她不信,還轉告爸爸;爸爸便拿着長長的晾衫竹,一下打到我的眼流血。媽媽帶我去醫院,說我是自己跌在石頭上造成的。警察說我說謊,家人說我說謊;我不肯回家,住在青少年宿舍的我,試過在裏面自殺,鎅手自殘36刀。為了生存,我試過帶白粉,在街邊執垃圾吃;也試過在警局被罰跪鉛筆。我以前經歷的苦況,苦到盡頭。這些我都面對過,我有甚麼沒有經歷過呢?這些網上所謂的攻擊,我也不會怕。我過去受到的攻擊,不是更厲害嗎?我問心無愧,堅持自己的店就可以了。」



身患重病 站在抗爭者一方

本着清者自清的信念,不刻意澄清,也因她站在抗爭者的一方。「我有拿着枴杖去遊行,參加612遊行、七一遊行、元朗遊行。我是支持小朋友的,荃青區遊行當日我也有拉半閘派水。」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撫平往日的傷痕,靠的是孩子的誕生,還有事業的建立。成功經營小店,是老闆娘從小到大的夢想,「我從來不是因為想賺錢而開店,我是想開一家幫到人的小吃店。試過有兩個年輕女生在我的店,身上只有20塊,我跟她們說,讚好我的facebook吧,我送食物你們吃。就算我是蝕住做,或是沒生意我也不怕。平日長者光顧,我也只收食物的成本價。因為能幫到人,是福氣。」



「我現在四十多歲人,到2047年,或過多兩三年,可能我也不在了。但我想給人知道,我有為香港出過一分力。假使現在我還有氣有力的時候不發聲,到我真的死了,我會後悔。身為一個病者,我有甚麼事情想做,我也會做。」



訪問當晚,八九點放工時段,有不少熟客特意來探望老闆娘,因知悉小店被業主通知不獲續租,熟客推測和表態事件有關,但老闆娘稱早已打算換大舖,由外賣店變成可堂食的地方。在朋友幫助,Eva在香車街街市一樓平台找來位置,預計在中秋節前開張。一位熟客向老闆娘慰問病情,不斷說不會有事,好人有好報。在記者眼中,好人未必有好報,但身邊一定會有一班真心相待的好人,同路人,以真真正正的「we connect」方式,陪伴走過段段難關。



記者:廖明懿

攝影:周芝瑩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串燒保的老闆娘Eva Fan。  小店主打海鮮和肉類串燒。 小店主打海鮮和肉類串燒。
老闆娘想開一家幫到人的小吃店。燒活龍蝦每隻$138。

老闆娘想開一家幫到人的小吃店。燒活龍蝦每隻$138。
燒活扇貝,為保持新鮮,老闆娘回到店才開殼,$48隻。

燒活扇貝,為保持新鮮,老闆娘回到店才開殼,$48隻。
老闆娘每天親自到附近楊屋道街市選購海鮮。燒活蜆,$78。

老闆娘每天親自到附近楊屋道街市選購海鮮。燒活蜆,$78。
正在進行標靶治療的老闆娘。

正在進行標靶治療的老闆娘。
串燒保去年由Eva接手,上手老闆已貼出通告,兩者沒有關係。

串燒保去年由Eva接手,上手老闆已貼出通告,兩者沒有關係。
曾經有一個六歲左右的小朋友,在老闆娘做的連儂牆留下這個字條。

曾經有一個六歲左右的小朋友,在老闆娘做的連儂牆留下這個字條。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