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

卓韻芝稱這是屠殺:年輕人以失去性命來被「懲罰」? __,卓韻芝,

連日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在理大、中大、港大及城大追捕學生,發射多枚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讓學生認為最安全、最信任的地方淪為警民衝突戰場,更有防暴 ...






連日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在理大、中大、港大及城大追捕學生,發射多枚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讓學生認為最安全、最信任的地方淪為警民衝突戰場,更有防暴指揮官命令槍手射擊示威者的頭部,甚至有警員在校董面前侮辱該校是「曱甴大學」。



卓韻芝在長文中指自己只是小輩,望以最深切的痛,懇求前輩伸出援手,她先表明自己是站在反抗的一方,「我的公開表述是極為理性的,從沒叫人上街,沒發表煽情文章,沒肆放情緒言論圖添街頭仇恨」,她亦推掉新聞A版所有訪問,沒有為和平手段(例如連儂牆、聯署)自讚「香港人好嘢」,避免將畫面浪漫化,僅希望前輩們明白她是冷靜、清醒、理性去提出今次請求。



「明白到你們對這場運動擁有自己的看法,不能單純以黃/藍來簡化,這陣子亦感激一些前輩們跟我分享之,由世界局勢到政治策略到玄學new age,然而經過這兩天之後,危急之務已經相當清楚:拯救人命。這是一場屠殺。」



「事情發展至今夜,警隊向中大學生十五分鐘連環水平掃射,並封路阻救緩,昨天城大理學生被拖出毆打、街上中學生被槍擊胸膛……事實只有一個:年輕人的生命正在活活地失去,如果大學生是18-21歲,我們正在失去的,是大學生的+-5歲,即13-18.21-27歲,這是幾代人的命,彷彿回歸前後出生的靈魂從不存在。他們是社會的棟樑。他們是未來的棟樑;如我們也曾經是。」



卓韻芝望大家集中談年輕人,續道:「也許他們的訴求或手段不合大家的心意,但不認同他們的追求,不等於應該別過臉任由他們死去。現政權所針對的,是年輕人、讀書人,他們值得以失去性命來被『懲罰』嗎?孩子不守規矩應該……殺?目擊這些一切,教後來的孩子如何相信『好好讀書』?前輩群中定必有許多讀書之人、嚮往知識之士,此城正演活屠殺,學生正在死去,我們可以為自己作為人的信譽做點事嗎?」



她以赤誠之心懇求前輩公開表態:「如當天目睹屠城之痛,公開表態,懷着勇氣、惻隱,如你們面對至親的兒女,簡單地:希望小孩健康。位高權重的前輩們,你們定必有更多門路、人脈和方式,不敢多言建議,至少最低限度地,懇求你們立即公開發聲。自問畢生沒求過人,直至今天。求求你們伸出援手。」





卓韻芝在IG貼長文,希望多些前輩發聲,形容此城正演活屠殺。(網上截圖) 卓韻芝在IG貼長文,希望多些前輩發聲,形容此城正演活屠殺。(網上截圖)
她反問年輕人、讀書人值得以失去性命來被「懲罰」嗎?(網上截圖)

她反問年輕人、讀書人值得以失去性命來被「懲罰」嗎?(網上截圖)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