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抗暴之戰】前懲教主任批「特務警察」讓紀律部隊替「差人」受靶「一旦變成常態,跟大陸公安系統接軌無異」 __,中國,大陸,

退休九年的前懲教主任吳廣明指出,「特務警察」屬於紀律部隊之間的借駐(Secondment),是政府常用的方法,然而坦言未見過以此手段處理社會問題。
「在懲教署工作幾十年,至今我都未見過,香港以特務警察處理社會問題。」退休九年的前懲教主任吳廣明(Eddy)如是說。他指出,香港不應採取這種應變危急的措 ...






「在懲教署工作幾十年,至今我都未見過,香港以特務警察處理社會問題。」退休九年的前懲教主任吳廣明(Eddy)如是說。他指出,香港不應採取這種應變危急的措施,如果真的要找輔助部隊協助警方,應動用輔警、民安隊等跟警隊同等訓練的部門或組織更適宜,「你沒理由無故找個看監犯的人出去打示威者。」更直言,委任特務警察的政治目的比實際效果大。



不尋常部門借駐 政治意義昭然若揭

Eddy解釋,此措施等同政府紀律部隊常見的借駐(Secondment),「借駐已有很長久歷史,各大部門常見,例如借駐到警察部或借駐去保安科。以前常見的借駐都屬於部門需要,例如船民暴動、火災、山泥傾瀉等,如果是針對社會運動,我暫時是第一次見到。」Eddy說兩個月前,林鄭月娥找齊幾個紀律部隊首長出來「撐警」,也討論過是否可以組織一個聯合行動。



90年代,時任懲教署長陳華碩向立法會申請成立一支懲教署應變部隊,用以應付船民騷亂。至 2000年,懲教緊急應變隊正式成立,以應付重大事故、騷亂、逃獄、搜查等行動,有「監房飛虎隊」之稱,屬於押解及支援組「Escort and Support Group」。「大家都知道懲教署對象是犯人,如果要應對社會人士,按照法律來說是於理不合的。我們以前在懲教署,都沒有接受關於如何面對市民、公眾而有所行動的訓練。」對於特務警察第一個部門就動用懲教署人員,Eddy認為是次是「特別的借駐」,懲教署應變部隊雖然接受過特別訓練及防暴訓練,但Eddy認為除此之外,也有明顯政治目的。



「第一,因為人數多,通常我們的借駐,是在不影響人手情況下處理,一般只借一兩個或幾個人,懲教署只有6至7千人,少了100人是很大影響的調動;第二,因為現在情勢緊張,我個人覺得政治意義多於實際意義,就是用以表態,以展示公務員、紀律部隊都支持政府。」公務員中立,並非代表公務員忠誠,Eddy不忿地說,此舉跟要求向政府宣誓效忠無異。

「找懲教署不是因為他們對慣監犯,這批委任做特務警察的,我大膽說,這100人中有些連監犯都未見過。可能政府想營造這種形象,但我敢說:不可能!監犯都沒示威者被打得那樣狠,我做了懲教署30多年,也沒想過要這樣對付監犯,現在的警察超乎了人性!」



香港治安部隊架構70年前起由警察主導:「我們都是二奶部門」

據消息所指,初期由懲教人員擔任的特務警察,都會做比較靜態的行動,例如搜查、押解或在醫院協助看監犯。Eddy不諱言,香港的紀律部隊架構一直由警察主導,早期監獄(懲教)、入境署等都隸屬於警察部,到後來各部門才各司其職,仔細分工,確立其專業。「一般懲教署、消防、海關,我們俗稱『二奶』,警察有獨立薪酬制度,每個級數起薪點都高過其他紀律部隊。你看現在警察的配備、器材好像玩具般,多到不得了,其他部門想要多一對鞋都要開十次會。他們資源多、權力大,他拉得你,你卻拉不了他,這點已經有分別。」



許多人問Eddy:今天警隊聲譽破產,仍會有懲教人員自願加入成為特務警察嗎?他曾撰文寫道:有些人年年考差人,簡直是求之不得。「我們部門流行四個字:強迫自願。舉個例:我這隊人,一隊全給借給警察部,難道你舉手說不去嗎?是沒可能的。在紀律部隊不會有這種人出現。我大膽說他們全是自願的,但有沒有『強迫自願』則不得而知。」Eddy在懲教署工作幾十年來,眼見監房裏很多懲教人員「恨當差恨到發燒」,新夥計年年投考警察,誓要考到為止,「有些人,讓他現在做下警察也許他們會很高興。」談起紀律部隊的黃藍政見及良知之戰,Eddy淡然笑指,很多人對消防員拍手叫好,他們執行職務是的確很值得鼓舞,「但我統計過,消防處80%都是藍絲,懲教署95%,思想跟工作永遠是兩回事,這就是紀律部隊。」



「特務警察」變成常態 跟大陸公安系統接軌無異

Eddy解釋,香港治安部制度沿用七十年前舊制,皆為警察部附屬部門。內地的公安系統、紀律部隊,除了消防和海關,移民處、監獄、出入境等部門都屬於公安警察系統,他們以警察自稱。「特務警察一旦變成常態,其實跟大陸公安系統接軌無異。因為大陸是統一訓練的,整個公安系統都屬警察管轄,公檢法(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三部門)互相配合。」Eddy相信香港有人想參照大陸,發展統一公安系統,「調配人手方便點,但會引起大混亂,令警權無限獨大。我在職時一直有跟內地公安交流,知道每個紀律部隊跟內地交流都很密切,現時看到一個迹象是,香港警察未來可能由中國公安部去管也不為奇。」



對於傳聞現在已經有武警滲入,Eddy立即表明立場,自言是一分證據一分說話的人,但問到有沒有懷疑,他也肯定地回答:「有!為何警察手法突然變了這樣多,又跪頸、又打頭,應對黑社會都不會如此殘忍吧!」

上周六,在警方公佈已委任懲教人員擔任特務警察的翌日,街上有人拍攝到,身穿懲教署制服,左邊膊頭戴起了「SC」識別臂章的蒙面特務警察準備前往執勤或受訓,隨即引起公眾反感。對於特務警察會受現在警隊風氣影響,令懲教名聲受損,Eddy認為不應這樣快下定論,仍須要觀察其表現,「當然也可能有人認為示威者抵打,跟警察一起打也不出奇。要看事態發展,我最擔心的是一旦開了先例,有些群情洶湧的特務警察也控制不了。很多警察都在犯法,如果懲教人員傻到,警察打人你又跟着打,最後警察面臨刑責卻入了你數,他們就會變成『替死鬼』,替差人受靶。」事態發展至如斯嚴峻,Eddy明白會發生的,終將會發生,只希望同根而生的同門師弟妹毋須直接面對市民;即便執勤,也能自制自重,莫步「武裝份子」後麈,以正義之名沾染滿手鮮血。



記者、攝影:王秋婷

編輯:鄒仲安



退休九年的前懲教主任吳廣明指出,「特務警察」屬於紀律部隊之間的借駐(Secondment),是政府常用的方法,然而坦言未見過以此手段處理社會問題。 吳廣明坦言擔心「特務警察」常規化後,會直接委任內地武警擔當職務也不驚奇。 吳廣明坦言擔心「特務警察」常規化後,會直接委任內地武警擔當職務也不驚奇。
上周四政府發出新聞稿,指警務處處長已根據《公安條例》(第245章)第40條,委任100名懲教署人員為特務警察,分擔警察工作。

上周四政府發出新聞稿,指警務處處長已根據《公安條例》(第245章)第40條,委任100名懲教署人員為特務警察,分擔警察工作。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