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日 星期五

【雞蛋高牆〡細細粒的膽量】向藍絲父母證明不是曱甴 未成年學生無懼鄉黑孤身上戰場 __,細細粒,

Kelvin(化名)在抗爭戰場上,往往是觸目的一個,因為他個子細小,沒有專業裝備,戴著一個口罩,一對厚手套就上陣。「很多人說,小孩子,不如你回家吧,你 ...




Kelvin(化名)在抗爭戰場上,往往是觸目的一個,因為他個子細小,沒有專業裝備,戴著一個口罩,一對厚手套就上陣。「很多人說,小孩子,不如你回家吧,你年紀太輕了,但我會說『你讓我上前線吧,做甚麼都好,讓我幫忙就行』,他們聽到後,會說那小心些,安全至上,然後隨我去。」

他很有主見,也有自己的方式,他抗爭的理由,就是一個例子。

他出身基層家庭,有爸爸媽媽,有一名哥哥,據他形容,「深黃」的自己,跟「深藍」的父母水火不容。

「哥哥已在工作,在我面前表現得像中立,但在爸媽面前卻很藍,我分辨不到他的真立場,所以也把他算在藍。」

一比三,在家的處境,可想而之。

「每次看到現場直播,他們都會在我面前批評示威者,說他們一身黑衣,活像過街曱甴。聽到這些說話,真的很憤怒,於是就出來抗爭,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示威者不是曱甴,示威者是為香港的未來努力。」

家人都知道他出去抗爭,每次他回家,都會問長問短,這正是Kelvin要的結果。

「我去過現場,當他們會問我做過甚麼,我就能夠解答他們的疑問,讓他們知道,事情不是他們想像那樣。」

雖然漸漸地,父母較前理解示威者,但始終覺得他們不應搞破壞。

Kelvin相信,他和父母的矛盾,其一是源於新移民VS香港人。

「他們是內地新移民,,而我就在香港出生,對香港有感情。我明白他們對大陸有感情,但有一點,我很好奇,既然他們持有大陸的價值觀,那為甚麼不留在大陸,為甚麼還要來香港定居?」

「你有問他們嗎?」我問。

「我沒有勇氣,怕吵起來,我不想跟他們吵架。」

藍絲有自己的圈子,接收的資訊跟黃絲截然不同,他們的平行時空,往往叫人驚訝。

「爸媽來香港多年,現在還是看大陸資訊,不過,別想到那麼複雜,他們不支持示威者,主要是出於抗爭影響到他們的生活,地鐵入閘機壞了,他們要轉乘巴士,不滿因此要排隊、遲到,就是這樣。」

看來幼少,極需保護的他,骨子裡非常清醒,而且倔強。

他坦言,無法忍受父親譏笑示威者是曱甴,早前索性到朋友家暫住。

「這口氣實在咽不下,但又不想跟他們吵,只能忍住不發作,但不作聲也不是法子,所以避開數天。」

嚴格來說,其實他不算前線,通常就是以一身黑衣「出席」,「出多一個人」,姿態上支持,頂多是幫忙搬運雜物,10.21為防鄉黑欺他個子少攻擊,於是拿著一支棍傍身。

抗爭者有共識,「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看到小朋友抗爭,不會阻止,會從旁保護和幫忙,但心底裡,難免感到悲哀。

00後抗爭者Joe認為,愈來愈多未成年抗爭者走上前線,源於上幾代的人都一直逃避政治問題,反送中引爆的連串政治核彈下,制度千瘡百孔、腐敗不堪即將倒塌的一面無所遁形,見到如此未來,小朋友不得不出來抗爭,「但現實真的很殘酷,如果可以,我也想他們回家,這些事本來不該由他們來做。」

高中生前線比比皆是,前線Ray雖然未成年,只有十六歲,但在他眼中,小學生、初中生才算是「小朋友」前線,他反問:「勸喻小朋友留在安全地方,原意是好,但這真是有效方法嗎?與其阻止小朋友出來,不如推薦他們用其他方法抗爭,例如做清算師,致電投訴違規行為,或者做物資支援,戴口罩以示抗議,這些已經足夠。」

「你的喉嚨不舒服?」見Kelvin聲沙,我猜到多半跟催淚彈有關,但原委還是叫我吃驚。

「吸了很多催淚彈,不只咳嗽,還不時流眼水。看到有人拿生理鹽水,但我不好意思問,只好硬食。」

「為甚麼不買裝備?」

「我想問其他前線有沒有剩餘裝備,但原來是沒有的,他們自己也不夠用。」

「老師知道你出來嗎?」學校實際上是如何處理這燙手山芋,我十分想知道。

「他們說你出去是可以的,但要換上黑衫,不能著校服,不要影響校譽,同時也要注意安全。」

太赤裸真實的答案,一時間我也詞窮,答不上去。

「其他同學有出來嗎?」

「大部份跟我一樣是黃絲,但只有一個出來,其他人怕防暴追上來,來不及散,最後被捕,就算被放出來,也會沒有自由。」

頓一頓,他又說,「有一個女同學,自從反蒙面法實施後,天天都戴黑口罩上學,我看著也很擔心,怕她在途中被警察截查、被捕。」

「你不怕被捕嗎?」

「每次出來,我也擔心這些問題,被捕,被打,但為了香港未來,我要出來抗爭,就算被打,送去新屋嶺再打多數次,放了出來,我還是會再出來。」

「抗爭真的那麼重要和逼切?」

「沒有自由,其實甚麼也是做不到的,所有事都被政府監控,像大陸那樣,在網上罵人,會有公安在凌晨上門拉人,如果今次不成功,到我長大成人,問題會更加嚴重,警隊會變成公安、解放軍,如果現在不出來,將來會更加恐怖。」

細心看他的立場演變,其實那是出於原始的良知本能。

他說,以前是港豬,成天打機,6.12令他變成「淺黃」,原因不是催淚彈,「警察在拘捕示威者時,侵犯其私人部位,有男亦有女。拉無問題,但不應該這樣對他們。」

7.21後,他再轉為「深黃」,「看到鄉黑打無辜市民,入到車廂打人,真的很憤怒,很想哭。」

「鄉黑以為自己很了不起,自覺在保護元朗,示威者何嘗不是在保護香港,憑甚麼你們覺得元朗是你們的?」

他說,最關心的不是得到家人的支持,而是社會會變成怎樣,「深藍始終是深藍,很難改變他們,反而抗爭走到這一步,我覺得某一日,社會是能夠有所改變。」

6.12、7.21改變了很多人的生命軌跡,Kelvin想起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感到仿如隔世,「那時我生活就是打機,看電視,不會留意新聞,家人很少吵架,生活很好。」

現在,抗爭時看到媽媽的來電,他會掛線,要由老師轉述訊息。

「其實你是想得家人的支持吧。」

「想的,在外邊小心些,不要被捕,好好保護自己,這些安慰說話,會讓我心舒服得多,不會想太多被捕的問題。」可以很深情的說話,他還是選擇斬釘截鐵地說出。

採訪:任盈盈

攝影:阿晨、攝影組

-----------------------------

【你爆料,我課金!】

爆相:$500  爆片:$1,000

分清黑白 壹齊揭穿社會黑幕!

詳情:https://s.nextmag.hk/e/zg7VUk287Z

-----------------------------

【壹週刊Telegram,與港人同行,每日為你推送抗爭現場實況】

一手報料:https://t.me/nextmaghk

最新消息:https://t.me/NextPlushk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https://s.nextmag.hk/e/Tssefy687Z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