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深水埗現非洲雞 [壹週刊 - 1372] __,M1,

這班非洲流鶯全部都體形健碩,她們聚在一起時,場面十分「壯觀」。城市打游擊深水埗現非洲雞被視為貧民區的深水埗,環境一向十分複雜。亦因為這個關係,深水埗的賣淫情況特別嚴重。這裡,是全港最多一樓一鳳和企街流鶯的地方,不少識途老馬都覺得這裡是一片樂土。最近,深水埗賣淫情況更趨惡化,因為多了一班外國人肉兵團。一批身形龐大、來自非洲不同國家的妓女,殺入深水埗社區搵食。每到入夜,她們便現身深水埗街頭,主動兜搭路 ...


這班非洲流鶯全部都體形健碩,她們聚在一起時,場面十分「壯觀」。

城市打游擊

深水埗現非洲雞

被視為貧民區的深水埗,環境一向十分複雜。亦因為這個關係,深水埗的賣淫情況特別嚴重。這裡,是全港最多一樓一鳳和企街流鶯的地方,不少識途老馬都覺得這裡是一片樂土。

最近,深水埗賣淫情況更趨惡化,因為多了一班外國人肉兵團。一批身形龐大、來自非洲不同國家的妓女,殺入深水埗社區搵食。每到入夜,她們便現身深水埗街頭,主動兜搭路過的男途人。傾好肉金,便到附近的時鐘賓館交易。這群廉價的人肉「黑」勢力,令本已複雜的深水埗,更加烏煙瘴氣。

這班非洲流鶯開工時,雖然置身在排檔之間的隱蔽位置,但不少女途人行過時,仍會清楚看到她們兜搭嫖客的場面,十分擾民。

「 Try me, two hundreds!」晚上九時許,深水埗基隆街和北河街交界,都會出現了一批身形龐大、部分衣著性感的非洲籍女子。原來,她們都是企街流鶯。每有男途人經過,她們都會主動兜搭,十分猖狂。

「香港一直都有非洲女子賣淫,不過以前只會喺尖沙咀重慶大廈做遊客生意,後來可能生意難做,上年落埋廟街,幾個月前仲殺入民居,去咗深水埗搵食。」識途老馬阿邦表示,這班黑皮膚高頭大馬的人肉兵團,已在深水埗社區紮根,成為該區的淫業新勢力。

藏身隱蔽位置

在深水埗工作的 Candy表示,一班非洲流鶯在街頭兜搭嫖客,會對街坊出入有影響,亦擔心治安會變壞。

上週一連多晚,記者去到深水埗基隆街一帶觀察,發現這班非洲妓女,通常是在晚上九時許才出現,並集中在南昌街和北河街之間的基隆街位置。她們可能知道自己膚色特別,所以來到後,不會像其他北嫂流鶯般站在當眼地方,而是站在排檔之間的隱蔽位置,不易被察覺。

據悉,這班身形肥胖的非洲流鶯,來自非洲多個國家,如南非、肯雅、喀麥隆和尼日利亞等地。她們的肉金十分浮動,通常是由二百至四百元。不過,她們有時亦會開天索價搵快錢。記者看到一名男途人向她們問價時,其中一名穿綠色連身裙的非洲女子,開口索價一千元,男途人問她為何收這麼貴時,該女子解釋自己來自南非,是非洲中的「名牌貨」。

時鐘賓館交易

非洲流鶯殺入深水埗,引來網民熱烈

討論,有網民更笑言指非洲國家是

伊波拉病毒的重災區。

可能她們體形太龐大,幫襯她們的,多是一些在附近做搬運工作的南亞裔人。不過,亦有一些不怕「重口味」的本地嫖客慕名而來。他們傾好價錢後,便會到附近的時鐘賓館交易,並由嫖客付百多元時租,「雖然呢班女子唔係咁啱香港人『口味』,但會有人覺得佢哋始終係『外國貨』,人一世物一世,點都要試吓。」有知情嫖客表示,如沒有生意,她們便會轉到廟街繼續搵食,又或返回尖沙咀重慶大廈附近的住所。

這班非洲人肉兵團殺入深水埗民居,並且大模廝樣在街頭兜搭男途人,街坊出入大受影響。在深水埗工作的 Candy表示,每晚收工都會經過基隆街,但自從這班非洲妓女出現後,她便改行另一條路,「有時行過見到佢哋同嫖客傾肉金,會覺得好尷尬,啲嫖客又會眼金金望住我,感覺好唔舒服。」除了街坊受影響,網民亦關注事件。網上有貼文討論這班在深水埗拉客的非洲流鶯,有網民說笑的作「溫馨提示」,指非洲國家是伊波拉病毒重災區,感染後命仔「凍過水」。

街坊擔心治安

如果深水埗沒有生意,這班非洲流鶯會乘港鐵到廟街繼續兜客,又或返回尖沙咀的住所。

而深水埗區議員衞煥南(民協)就表示,該區近來的確多了非洲妓女,街坊都會擔心情況會惡化,「街坊會擔心治安、噪音,以及佢哋(非洲妓女)經常會三五成群,街坊出入都會有戒心。」衞又指出,數月前深水埗接二連三發生搶劫案,「都係涉及南亞裔和非洲籍人士,搶老人家的財物。」

而針對這問題,衞已將非洲妓女的情況通知警方,「我哋有聯絡警方,告訴佢哋有一些治安問題,希望警方加強巡邏。」此外,他又尋求入境處幫助,「我曾聯絡入境處,但佢哋話無證據證明班女人非法逗留或非法居留,好難處理,我惟有叫他們多加留意。」至於這班非洲妓女,究竟是遊客還是難民,衞就說未有這方面的資料,由於香港出入境自由,非洲旅客可以隨時用旅遊身份入境三個月,之後又有部分人逾期不走,甚至申請酷刑聲請,以行街紙繼續逗留。

撰文:程志康

攝影:金文、田俊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