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跨性別婚姻】當兵、拍拖後醒覺「投錯胎」 割掉睾丸娶變性的她 __,

2017年9月,2個都想當女生的男生,穿上婚紗共諧連理。
(更新:內容)廚房裏熱火朝天,油鍋吱吱作響,黃怡愷(34歲)熟練地把菜下鍋,邊揮舞着鑊鏟,還游刃有餘地邊和台灣《蘋果新聞網》記者閒話家常,黃怡愷說:「 ...


(更新:內容)廚房裏熱火朝天,油鍋吱吱作響,黃怡愷(34歲)熟練地把菜下鍋,邊揮舞着鑊鏟,還游刃有餘地邊和台灣《蘋果新聞網》記者閒話家常,黃怡愷說:「我從小就喜歡煮菜,喜歡和媽媽在廚房裏跑來跑去。」隨意紮着馬尾,戴着眼鏡,她活脫脫一副多年主婦樣。

相關新聞:【跨性別婚姻】男變女代價$7.6萬 2精神科醫生同意才能切



不一會兒晚餐上桌了,但另一半還在客廳裏專注地打電動,「老公……」,黃怡愷嗲着嗓子,扯着對方的衣袖撒嬌,無奈「美人計」不奏效,螢幕裏的吸引力更勝嬌妻,讓黃怡愷皺眉「嘖」了一聲,但還是乖乖端起碗,一口一口的餵起了「老公」。



小倆口的互動甜如蜜,出現在每一個家庭裏都是浪漫的,但在黃怡愷的家,卻有少許違和感,因為她口中的「老公」芃芃(38歲)也留着長髮,分明也是女兒身;2人拿出身份證一看,更令人訝異的是,嬌柔的黃怡愷竟然是「男性」,芃芃雖然是「女性」,但「以前也是男生」。

她們以男兒相出生,卻同樣擁有女孩兒的靈魂,喜歡的也是女生,「投錯胎」的2人相識相戀後,前年3月一起到日本做手術,芃芃由男變女,還換了女性身份證;黃怡愷因還有猶豫,只切除睾丸,仍保留男性身份。



這是一個錯綜複雜,卻又皆大歡喜的故事。黃怡愷出生在一個算不上幸福的家庭,父母、她和弟弟一家4口,老爸酗酒爛賭,成天和媽媽吵架,加上好高騖遠,不斷轉行,讓黃怡愷從小記憶所及就是不斷搬家,她說:「國小就轉了4間、國中轉了3間,每個地方都待不久。」漂泊的求學生活,讓她對人冷漠排斥,也無法合群。



當時的她除了喜歡看少女漫畫,黃怡愷說:「自己跟一般男生沒甚麼兩樣。」讀高中的時候,因為反覆轉學,跟老師、同學相處不好,休學回家將近1年,後來又因腳受傷,連打工也停止,只能在家休養,不曬太陽讓他的皮膚變得白晢,頭髮也漸漸留長,加上遺傳自媽媽的清秀面孔,「去菜市場買菜都被叫小姐。」



隔年,黃怡愷復學時,就是以「奶油小生」(小白臉的意思)的嶄新樣貌,出現在同學面前,男同學對她「疼愛有加」,捏個臉、摟個腰,明明是吃豆腐的小動作,卻一點兒也不讓黃怡愷覺得排斥;女同學更是一人一聲「姊姊」,每當周末、寒暑假,黃怡愷不想回家的時候,就和女同學一起混進女宿舍,黃怡愷說:「假日的時候舍監管理比較鬆,每次晚點名,大家就把我包圍在中心,所以從沒被巡房老師抓到過……但洗澡還是會在男生宿舍。」



黃怡愷在女生宿舍住了3個學期都沒有被舉報,女同學真把她當成了好姊妹,她也謹守本份,從來沒有對女生心懷不軌,她再回想起來,忍不住感慨說:「應該是到當兵前最單純、最開心的日子。」也第一次讓她萌生了「被當女生真好」的想法。

但黃怡愷坦承,當時自己在性別意識上還是矛盾、錯亂的,她想享受像女生一樣被保護的感覺,又想像正常男性一樣充滿男子氣慨,內心兩股力量不斷地天人交戰,有時候她覺得還是當男生好,有時候又覺得當女生不錯,也不想遭受別人異樣的眼光,「覺得我怪怪的。」



高中畢業後,約莫是男性意識佔了上風,他毅然進入傘兵服役,當時黃怡愷心懷壯志,說:「覺得自己個性太軟弱,想磨練自己,壓抑想成為女性。」但軍中生活才過不到半年,他就知道自己錯了,部隊裏一群臭男生同進同出同吃同睡的生活,讓他崩潰,哭着告訴輔導長,他覺得自己不是男生,他想當女生,無法跟一大群男人生活;軍中無法處理這樣複雜的性別意識問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他送進醫院治療,住院5個月直到退役,醫生的診斷書載明「人格異常」。



儘管想當女生的念頭,在當兵時開始萌芽生長,但黃怡愷認為那時的自己還沒有性別覺醒,因為不知道自己要甚麼,所以「生命中總是充滿莫名的空虛感」,沒有目標、沒有生存力量,生活索然無味,他想過自我了斷,但終究不敢。

黃怡愷過了10年渾渾噩噩的日子,工作換了又換,也交了3任女友,男女感情間的爭吵、劈腿、性關係,他全都經歷過。反覆的掙扎、逃避、探索,黃怡愷終於在某一天醒覺,說:「我的空虛感不是因為情感和慾望得不到滿足,而是來自於『我想成為女生』這件事,所以我反而越來越鬱悶。」

他開始思考「當一個女生會比較快樂嗎?」但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連住在一起的弟弟都不知道。

2014年,黃怡愷的媽媽過世,帶給他很大的衝擊,他回顧媽媽的一生,除了養小孩、還債,「沒為自己做過甚麼」,他下決心要自己而活,要變成女性;不過黃怡愷也坦承,「內心還是好掙扎」,當時他已經30多歲,卻才開始學習怎麼當女人,怎麼想都怕。

帶給他勇氣的,是描述世界第一位變性人的傳記電影《丹麥女孩》,主角韋格納在畫壇小有名氣,還娶了妻子,卻毅然拋棄男性身份接受變性手術,讓他獲得啟發,心想:「只要想做,甚麼都時候不嫌太晚。」即便身高170厘米,比多數女性都高壯,仍無礙他的決心。



芃芃就是在這個時候進入了他的世界。2016年6月,他和6個志同道合的男網友約見面,他們都想當女生,卻只有芃芃最有行動力,穿了全套的黑色蕾絲洋裝到場,還畫了淡妝、綁了頭髮,身高160厘米的芃芃,嬌小可愛,讓黃怡愷心裏如小鹿亂撞,他想方設法要引起芃芃注意,聚會結束大合照的時候,他故做俏皮,假裝要親吻芃芃,果然奏效,芃芃說:「我就是因為這張照片才注意到他的。」



芃芃性別覺醒的更早,她有父母、姊姊,是家中唯一的兒子,但從小就想當女生,喜歡的對象也是女生,「大概就是投錯胎的女同性戀」,她這樣形容自己。出社會後更是義無反顧,平時留長髮、穿女裝,只有回家的時候顧及爸媽心情,回復男性打扮,家人也心中有底,睜隻眼閉隻眼,只是不說破。

和芃芃熱戀後,黃怡愷當女生的「想法」變成「行動」,他開始留長髮、穿女裝,接受賀爾蒙療法,存錢做變性手術。2017年3月,他和芃芃共赴日本進行變性,但芃芃進行完整的手術,包括切除陰莖、睪丸,建造陰道與胸部;黃怡愷因還有猶豫,只切除睾丸。

也因為這個原因,芃芃換領了女性身份證,黃怡愷不完全變性,保持男性身份,手術半年後,2人步入禮堂,成為合法夫妻。



兩人的婚姻生活微妙有趣,法律上的黃怡愷是「老公」、芃芃是「老婆」,但在生活上,黃怡愷才是百依百順的「老婆」,家事一手包辦,還時不時撒個嬌,芃芃這個「老公」則是「大老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連綁頭髮都要黃怡愷代勞。

雖然一副霸氣模樣,但每次回老家的時候,芃芃還是乖乖紮起頭髮,換回男裝,帶着黃怡愷回家見「公婆」,因為70多歲的父母儘管已能接受媳婦,但芃芃實在沒勇氣坦承自己已經變性,換領女性身份證,打算「能瞞多久就瞞多久」。



如今的黃怡愷,滿足現在的婚姻生活,他身為電台主持人,談論的也是跨性別的內容,在黃怡愷心中有一小小的心願,「希望能把跨性別意識推廣到社會中,不要再讓這些和我們有相同經驗的人,遭受歧視。」

台灣《蘋果新聞網》



---------------------------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編輯推介】

唔想錯過兩岸最hit話題?快啲click嚟睇!

【《蘋果》三地直擊】國產Audi疑甲醛超標逾80人罹癌 車主妻:丈夫死得太冤

【黃東解碼】中共耀武揚威受挫 允「旭日旗」現青島情何以堪

【京東CEO有難】爆料戰開打 網傳女生勒索錄音 劉強東着拖鞋遭警押走



2017年9月,2個都想當女生的男生,穿上婚紗共諧連理。 因為黃怡愷現階段只割除睾丸所以生理上還是男性,法律上跟芃芃已經登記結婚為一夫一妻 。 因為黃怡愷現階段只割除睾丸所以生理上還是男性,法律上跟芃芃已經登記結婚為一夫一妻 。
在家裏,黃怡愷負責煮菜洗衣家事。

在家裏,黃怡愷負責煮菜洗衣家事。
黃怡愷去街市買菜已成為習慣。

黃怡愷去街市買菜已成為習慣。
芃芃(左一)雖然從小自認為是女生,但也曾入伍當兵。

芃芃(左一)雖然從小自認為是女生,但也曾入伍當兵。
雖然想當女生,但其實黃怡愷並不愛化妝。

雖然想當女生,但其實黃怡愷並不愛化妝。
第一次聚會,黃怡愷(右二)作勢親吻芃芃,成為讓兩人進一步接觸的契機。

第一次聚會,黃怡愷(右二)作勢親吻芃芃,成為讓兩人進一步接觸的契機。
早期男生打扮漸變成女性化模樣的黃怡愷。

早期男生打扮漸變成女性化模樣的黃怡愷。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