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僱主悲歌  20人求 1印傭上班 [壹週刊 - 1422] __,M1,

每逢週日早上,該間位於太子的僱傭中心門外,都有大批僱主排隊等候「人肉睇辦」,即場跟外傭面試。有僱主坦言,來了三個星期也未能「成功配對」。城市脈搏僱主悲 ...


每逢週日早上,該間位於太子的僱傭中心門外,都有大批僱主排隊等候「人肉睇辦」,即場跟外傭面試。

有僱主坦言,來了三個星期也未能「成功配對」。

城市脈搏

僱主悲歌  20人求 1印傭上班

現時本港約有三十多萬名外籍傭工,她們來港打工,一般都會跟本地僱主簽下兩年合約。按法例規定,外傭跟僱主的合約完結後十四天內離開香港,有新僱主聘用才能再次入境。

而聘請外籍傭工對很多本地僱主來說,是一件十分煩惱的事情。事前雙方只能透過視像會面,僱主對外傭所知不多。另外,透過本地僱傭中心招聘外籍傭工,要辦理各種各樣繁複手續,可能要等上三至四個月,外傭才能來港上班。

近日,太子一間僱傭中心睇準僱主急於聘用傭工的心理,找來大批即將完約或「斷約」的外傭,每逢週日設有「人肉睇辦市場」,僱主可以即場跟外傭面試了解,雙方同意便可立即簽約。由於僱傭中心標榜二千八百元超筍中介費,比從海外聘請回來接近萬元的收費便宜得多,所以每個週日這裡都會逼滿心急請人的僱主。

不過,有熟知內情人士表示,這班外傭部分是約滿,又或是被解僱後不獲續約,工作表現一定有問題,加上可能有麻煩事跟尾,所以僱主貪平隨時要付上代價。

另外,這間僱傭中心又會教唆僱主扣減外傭薪金,以彌補墊支的萬元培訓費用。但勞工處警告,僱主如非法扣除外傭工資會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十萬及監禁一年。僱傭中心如協助或教唆他人觸犯該罪行,亦同樣犯法,更有可能被釘牌。

新地僱傭中心以超低中介費作招徠,又教唆僱主非法扣減外傭薪金,

不少網民在討論區對此做法提出質疑。

太子金都大廈,每逢週日都有不少外傭出入,她們大部分都是拖着重重的行李箱,一點也不似趁假期來跟同鄉聚會的,「呢度有一間外傭介紹中心,好特別㗎,僱主可以即場睇辦,睇啱邊個姐姐就即場大家傾。」曾到來聘請外傭兼熟知內情的 Rocky說。

超筍中介費誘客

每當有外傭(右一)到達現場,僱主們便一窩蜂排隊霸位,希望能盡快跟外傭傾談面試。

原來,這裡有一間名叫「新地」的僱傭中心,週日都設有「人肉睇辦市場」,不少已斷約或即將約滿的外傭,都會來到這裡讓僱主即場「睇辦」,加上僱傭中心標榜二千八百元超筍中介費,比從海外請回來接近萬元的收費便宜得多,所以不少僱主甘願冒險來這裡請人。

「老實講,班外傭部分係約滿後不獲續約,又或係俾人炒魷魚,工作表現一定唔慌好,話唔定仲有麻煩嘢跟尾,所以僱主貪平要承擔風險。」 Rocky說。

上週日,記者假裝僱主到場了解,僱傭中心老闆 Johnny簡單介紹「請人」程序,「你要照顧長者定小孩,幾時想要?唔使心急,一陣會有好多姐姐嚟,會安排同你見面,放心啦。」走廊所見,大約有二十名本地僱主來睇辦,但可能時間尚早,未有到來找工作的外傭。

外傭揀僱主

僱傭中心老闆 Johnny堅持聘請現成傭工不會提供履歷表,又自誇即場「睇辦」比看履歷表更實際。

其後,升降機走出一名單獨到來的外傭,現場僱主都緊張起來,不但雙眼發光的上下打量一番,又主動向她揮手打招呼。其中一名心急僱主索性主動出擊,把她帶到一旁即場「慢慢傾」,他們就這樣在走廊站着面試。

「依家係姐姐揀我哋,唔係我哋揀佢,我哋做僱主要排隊等運到,真係風水輪流轉。」等了個多小時的僱主張太苦笑稱,可能來這裡找工作的外傭,都知道僱主心急請人,而且僱主多過外傭,所以一眾外傭都要求多多選擇僱主,不愁沒有人請,「要照顧初生 BB最唔受歡迎,其次係照顧長者,依家啲姐姐全部嫌辛苦。」她又說一名老婆婆連續來了三個星期,也沒有被外傭「相中」,「有個姐姐問我間屋有無獨立房俾佢瞓,我話無,佢就唔理我啦。」

僱主斥外傭多要求

僱傭中心外的天井位置,每逢週日都有大批外傭聚集,她們當中不少人的僱傭合約快到期,需要尋找新僱主。

中午過後,愈來愈多外傭到來。僱傭中心老闆 Johnny會先和外傭傾談,簡單了解她的工作經驗和工作環境要求。他會示意叫外傭先坐在樓梯等候,再安排她們和僱主會面,「呢個姐姐對照顧初生嬰兒有恐慌,事實上湊 BB係難,但佢有照顧老人家經驗,有興趣嘅呢度排隊同佢傾。」僱主們聞言後即湧上前霸位,其中來了多次的婆婆搶着問:「你要唔要拜神,一日要拜幾多次,要唔要守齋期?」

其間,一名僱主向另一名求職的印傭表示,需要照顧一位長者及兩名成年人,豈料印傭聽後面露不悅兼不作聲,僱主即勞氣不再傾。該名僱主之後向記者抱怨說:「佢根本只係想湊一個老人家,一對一服務,最好成間屋無其他人,真係離晒譜,鬼叫佢有撰擇權咩。」

不提供履歷表

僱主在現場斟掂外傭後,還要帶外傭回家了解「工作環境」,傭工「家訪」後認為滿意後,雙方才正式簽約。

這時, Johnny安排一名叫 Muji的印傭跟記者會面。 Muji表示,她在香港做過兩份工,第一份工完成兩年合約,現在那一份做了八年,因僱主失業將不獲續約。當記者要求查看履歷表時,老闆 Johnny即在旁大聲說:「無履歷表睇,那些是吹水會造假,現在全部見真人,好過睇履歷表啦。」熟知內情的 Rocky表示,該中心其實是為免觸犯商品說明條例,所以不提供履歷表,以免被海關調查。

即使僱主在現場斟掂外傭,也未算完全成功。 Johnny表示,為免傭工上班後「反約」,僱主須帶同傭工一起回家視察環境,傭工家訪後認為滿意才正式簽約,「一般來講,傭工最想能擁有獨立睡房,不想睡碌架床,但香港住屋環境狹窄,根本無法滿足傭工要求。」僱主陳太坦言自己條件差,只能淪為「後備」,很難在現場「配對」成功。

職員教僱主扣人工

有到來請人的僱主指出,職員要求她們先行替家傭墊支培訓費用,再從其薪金中扣除款項,僱主覺得此做法並不恰當。

除了即場「人肉睇辦」,這間僱傭中心還會替僱主海外招聘,中介費用亦只是五千元,比其他僱傭中心平一半,但當中存在蠱惑招數。職員陳小姐向記者表示,僱主須另外墊支一萬元培訓費給印尼的僱傭中心,這筆錢日後可在傭工薪金中扣除,「頭三個月就每個月扣三千,第四個月扣一千。」

貪心的僱主覺得「除笨有精」,中介費便宜一半,先墊支的培訓費可以在人工中扣回,殊不知自己已觸犯法例。

記者立即問 Johnny扣薪會否違法,他聞言後面黑黑地說:「你唔使擔心咁多,我到時會叫職員慢慢逐粒字同你解釋,傾完先俾錢,首要係搵啱姐姐。」對於這問題, Johnny顯得十分迴避。其後記者以不合心水為由,離開現場。

扣外傭薪金要坐監

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政策研究幹事梁敏寧指出,關注組過去曾接獲數宗投訴涉及該僱傭中心,通常是以低廉的中介費作招徠,當僱主揀選合適的海外女傭後,僱傭中心才表明要墊支達萬多元的培訓費,並教唆僱主每月從外傭薪金中扣除。

扣減外傭薪金有否違法?勞工處稱,僱主不能非法扣起外傭的任何工資,一經檢控定罪,最高可被罰款十萬元及監禁一年。僱傭中心如協助或教唆他人觸犯該罪行,亦可被判處相同刑罰,更有可能被「釘牌」。本刊其後表明身份致電 Johnny求證,他卻否認會教唆僱主扣減外傭薪金。

另外,就該僱傭中心拒絕提供外傭履歷表一事,海關指根據《商品說明條例》(《條例》),商戶有基本責任向消費者提供準確、真實和相關的資料,否則商戶將面臨觸犯誤導性遺漏罪行的風險,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五年。

印傭稱被淋滾水

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政策研究幹事梁敏寧指出,關注組近日曾接獲數宗投訴,都是涉及這間位於太子的僱傭中心。

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表示,近期曾接獲一宗涉及該僱傭中心的投訴。一名獨居的八十歲婆婆,透過該中心聘請一名印傭,照顧她的起居飲食,怎料卻惹來極大麻煩。

據了解,該印傭是斷約傭工,她聲稱前僱主酗酒後以玻璃瓶指向她,嚇到工作一天便火速辭職。婆婆最初感覺印傭工作不俗,能細心照顧她,豈料到了第三日,印傭突然控訴婆婆以滾水淋向她背脊。警方現正調查中,未知會否被起訴,事件令婆婆及其家人感到十分困擾。

正當事件在調查期間,印傭在案件未審結下,竟然高調接受印尼傳媒訪問展示傷勢。根據報導,該印傭聲稱婆婆多次無故責備她,直至工作第三天,婆婆趁她在廚房工作中,忽然向她背部潑熱水,隨即送院治療及報警。她聲稱已向領事館及勵行會舉報及求助,要為自己爭取權益。但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就覺得,整件事情絕非這麼簡單。

不經正式途徑尋找傭工,隨時麻煩一大堆。

撰文:艾馬

攝影:王晴、韋平、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