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9] 哭述遭性侵 3年 趙頌茹:覺得自己好污糟! 老公周永恒:支持佢公開 趙頌茹,BKD_S,M1,




阿 Yu親述性侵的創傷,提到家人不諒解,她難過到泣不成聲,在旁的老公周永恒連番安慰:「你好勇敢!」

娛頭

哭述遭性侵 3年 趙頌茹:覺得自己好汙糟! 老公周永恒:支持佢公開

現年三十一歲的趙頌茹(阿 Yu),身為兩女之母,四年來一直全職湊女拒假手於人,但力盡母親職責背後,原來一直被兒時性侵陰影影響,以致她無法過正常人生活。

童年時經歷過被親戚三年性侵犯,原本一直將不快事件埋藏心底的她,直到女兒日漸長大,擔心愛女重蹈自己覆轍,終令趙頌茹壓力爆煲,勾起了二十七年前難以啟齒的痛苦回憶。











二十七年秘密

眼見長女信希步入入學階段,不能再廿四小時陪著小朋友,令阿 Yu的性侵創傷再被勾起,這個埋藏了廿七年的秘密,阿 Yu雖然無足夠勇氣去徹底處理,但經過九個月的心理輔導及醫治,終於企番起身的她,甘願背起「香港身心創傷療癒中心」大使身份,向同樣遭受性侵的女孩伸出援手。

要她重提童年陰霾,阿 Yu選擇在家中接受訪問,才能放心道出一切。

收拾心情後,阿 Yu在老公呵護下續說:「有朋友搭地鐵俾人非禮,我叫佢報警,不能姑息縱容,否則會有更多受害者。」

歲半的幼女愛希,見媽咪喊曬,即上前攬實錫錫呵番。孩子雖不明白箇中原因,但感受到母親每個情感。

兩個可愛的女兒,成為阿 Yu拿出勇氣處理及正視潛藏內心的性侵創傷。「因為我要糾正自己價值觀,先可以教好下一代。」

阿 Yu體諒母親一時間未必能接受親戚對女兒的傷害,故才以否定的態度面對她。

因有這個遭遇,令過往活在陰影中的阿 Yu工作也要帶住兩個孩子在身,除奶奶以外(圓圖),不敢交給他人照顧。

諗起想嘔

「我記得喺四至六歲時遇到呢啲事,對方係我嘅親戚。雖然我係記得部分畫面,但過程係點,我唔想講,因為每次諗番起都令我好不安同想嘔。當時我細,單純地以為佢所講係同我玩遊戲,係錫我表現,冇諗過一個親人會咁對你。直至我五、六歲好奇,搞自己性器官(做番被性侵動作),媽咪發現後用好厭惡嘅眼神去鬧我,我好驚,嗰刻先意識到呢個行為係咁差同醜惡。到再大啲我終於知道呢個係性侵犯,但見媽咪曾經反應咁大,一直唔敢同父母講,將呢個秘密收埋咗廿幾年,好辛苦。之後可能對方(親戚)拍拖或者見我讀小學懂性,就冇再搞我。」阿 Yu說。

性格孤僻

性侵令她一直對異性存在莫名的害怕。只有周永恒成功破冰,成為她初戀情人兼老公的唯一男人。

經歷性侵犯,加上身邊無傾訴對象,令阿 Yu的成長道路上,一直陷於抑鬱,難怪入娛圈發展僅兩年便無心戀戰要退出。

「性侵後,自此覺得自己好汙糟唔值得人愛,自我形象好低,為咗逃避呢份創傷,我選擇扮唔記得嚟呃自己。呢個埋藏心底嘅無形恐懼,嚴重影響我成長發展同社交。小學開始我好怕接觸陌生人,好易情緒低落,形成我咁多年好似孤獨精咁無乜朋友。好抗拒異性,佢哋行埋啲我都驚。直至廿一歲識咗我老公(初戀男友周永恒),因為佢中曬我擇偶條件,先敢嘗試接受。」

迴避性生活

原本阿 Yu坐在客廳中獨自接受訪問,一直在旁觀察老婆情緒的周永恒,最後走到身邊,撐住另一半。

周永恒說:「拍拖初期都覺得佢怪怪哋,拍拖一個星期就無故嗌分手。就算信主前我哋同居,佢都成日突然好驚咁話要返屋企。(有冇因性侵創傷而影響性生活?)當初唔知佢曾被性侵,以為佢因為係處女,所以先咁避開呢啲事,之後性生活冇受影響。」

自覺汙穢的阿 Yu,影響社交生活。○二年跟關心妍、 Yumiko同期出道的她是孤獨精一名,她說朋友數埋冇五個。

陳冠希雖是她緋聞男友,但阿 Yu極力否認:「我冇接受過佢!」反之她的師妹 BoBo則因與陳冠希拍拖而捲入慾照事件。

恐懼浮現

雖然能夠再次接受異性,並結婚生女組織家庭,但阿 Yu估唔到,看著女兒日漸長大,性侵的恐懼再次浮現她眼前。「一直以為過咗去就算,但其實個創傷冇治療過,久而久之,思想好負面,產生自殘傾向,成日想𠝹手同尋死,好在我細膽最後冇實行。之前我唔放心將個女交俾其他親人照顧,奶奶係例外,因為相處過對佢有信心,不過都唔可以長時間,否則我會好焦慮。

「直至上年七月要預備我大女入學(三歲周信希),佢呢個年齡,不期然令我勾起嗰種創傷同困擾,成日諗個女會遇到咩老師、補習點算呢!搞到好驚好痛苦。但我作為媽咪要保護個女,唔可以俾佢重蹈我嘅經歷,除咗教佢提防,最重要係我作為母親,要學識點正視同面對番件事。明白呢個唔係我問題,接納番自己,我先可以正確咁教女。經過一場痛苦掙紮,我決定為個女攞出勇氣,向老公同埋一個教會嘅牧師講,之後接受一連串心靈醫治同輔導。」

患難夫妻

拍拖時,周永恒因藏毒被判十八個月感化期(下圖),阿 Yu不離不棄。一○年婚後,男的發現患腦瘤,夫婦同心抗頑疾。前年阿 Yu在醫院產檢遇上打尖男,護妻的周永恒跟對方大打出手,呢對夫妻真係共唔少患難。

父母拒體諒

做家庭主婦四年的阿 Yu,走過性侵陰霾後,近日重拾動力工作,開設 Model公司,還與旗下新人影年曆。

終於肯勇敢面對自己,但阿 Yu沒料到,將事情向父母剖白時,卻換來一盆冷水。周永恒續說:「老婆同父母講,但佢哋唔想接受件事。之後我打俾外父外母,佢哋話阿 Yu咁細個點會記得,我好唔認同!就算唔記得,唔等於冇發生過,潛意識會有呢件事,更何況佢係記得。」

此時阿 Yu情緒開始波動,眼淚奪眶而出,身旁的周永恒加以安慰:「你好勇敢呀,好叻呀!阿 Yu唔需要追究,只係想父母肯定同支持就夠,可惜家人否定佢呢件事。」之後阿 Yu忍著淚續說:「如果我係媽咪,我會諗個女點解會玩性器官,我知媽咪好愛我,只係佢思想傳統保守,從前都好避忌講性教育,明白佢今日只係一時間未接受到親戚所為。我希望佢哋可以企喺我呢邊,企埋嚟……!」

學會寬恕

性侵創傷仍未徹底痊癒,問到阿 Yu會否原諒親戚所為,她說:「以前成日見,我要扮冇嘢,其實內心好憎又好驚佢。我接受創傷醫治後,已經原諒咗佢,佢自己嘅債由佢自己孭番。在我宗教立場,原諒一個人,對自己就係一個最大嘅釋放。我唔知日後再見番對方,可唔可以同佢講到嘢,但至少我唔再孭住個覺得汙糟嘅包袱,而家最想係幫番同路嘅人。

「其實時時刻刻,小朋友都好想同父母分享經歷,所以我希望家長唔好忽略小朋友嘅表達。我有過呢啲經歷,孩子講乜都好,我會選擇相信,然後同佢一齊 find out個問題所在,唔想呢啲事令佢影響深遠。」阿 Yu堅定的說。

擺脫枷鎖

周永恒夫婦去年十二月出席首映時,有點貌合神離,原來當時阿 Yu向家人剖白性侵後出現情緒不穩,令婚姻一度陷於僵局。

性侵陰影難以一時三刻就能夠痊癒,更何況阿 Yu向家人剖白後,因帶來反效果,情緒更加低落。「因為慣咗著住盔甲保護自己,點知一卸下會適應唔到,甚至開始懷疑老公搵我父母講出真相係咪錯,婚姻關係好差。直至有輔導幫助,醫治傷口,幫我睇到因為過往一直拒絕男人好意,所以亦拒絕老公嘅好意。明白老公呢個行動係出於愛同保護我。好多謝佢九個月嚟對我情緒大起大落嘅包容。」

據資料顯示, 2012年香港有 460多宗未成年兒童遭受性侵犯。香港有多個機構如家計會、香港婦女中心協會,以及阿 Yu任大使的香港身心創傷療癒中心,均設有有關性侵問題的支援輔導。

挺身而出

05年,已信奉主的張文慈勇敢面對過去,接受訪問時自爆 17歲時不懂性,被當時男友落藥迷姦而失身,當時 Pinky受了很大的打擊,有次坐在家的窗邊有衝動想跳下去,但當她想起 90多歲的婆婆時,就打消念頭, Pinky更感激家人,因為他們從頭到尾也沒有看她不起。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