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

[FACE 385 專訪] 一切從爛 gag再開始 阮兆祥:我係齊蔭媽咪 阮兆祥,MF,




真人騷

一切從爛 gag再開始 阮兆祥:我係齊蔭媽咪

「我好刻薄涼毒......我係齊蔭媽咪嚟㗎!」

「呢個世界好多嘢整定,好似方太世界啲餸咁!」

「知唔知 GD姓咩?咪就係吳囉, GD唔 GD嘛!」

先旨聲明,本人笑點屬於低,阮兆祥最拿手的食字 gag,就算有少少爛又似曾相識,十個有九個都識笑,第十個本來笑唔出,一見阮兆祥騎騎騎然後咧開孖潤腸嘴四萬咁口打圓場,亦會忍不住失守。

訪問地點在觀塘工廈裡的上樓餐廳,這一刻我的身份既是記者,也和在場的公關、梳化、攝影還有餐廳落場職員一樣是觀眾。

我笑完就算,孰不知講笑嗰個在短短三五秒的笑話裡已經掃描了全場反應,諗緊對策:「做現場就係要對自己有呢個要求,頭先個笑位我見到在場十個人得七個笑咗,下一個我就要諗辦法百發百中,讓淨番嗰三個都笑埋一份。」

「人人笑點唔同,想叫十個笑晒會唔會有啲難?」

「所以要 try my best,盡我所能由七個人笑變九個人笑都係挑戰,淨番嗰個……咪算囉!劉德華都唔係全世界人人都鍾意㗎!」

這就是阮兆祥, 84年新秀出身,歌星做不成卻誤打誤撞做了諧星,搞笑三十年總算捱到事業第一個高峰,去年開完處男演唱會,下月迎來處男棟篤笑……「唔係高峰,係掙扎求存咁多年,終於俾我等到一個衝刺位。」

一聽我說事業高峰,阮兆祥忍不住打斷:「諗諗下都興奮,初夜有三千幾人破我處, 47歲人至等到第一次。」

遲來的初夜,真係少啲耐性都未必等到。

有樣嘢叫整定!

會唔會怨,點解成功來得咁遲?

喺呢行做得耐,就會明咩叫做天時地利人和。就好似我三十年前參加新秀,但喺舊年先至有得做第一場演唱會。就好似我睇黃子華、張達明同王祖藍做 talk show,一路睇一路諗換着自己會點做。事實上,你自己一日唔做,一日都唔會知應該點做……直到舊年做完演唱會,製作單位提議我搞 part 2,我唔係嗰啲玩舊嘢嘅人,一係唔做一係就做啲全新嘅嘢,開始諗做 talk show。帶住呢個諗法,我返電台問陳志雲意見,佢話:「好喎!咁啱商台有個伊館嘅期 lock咗,你想幾時做?」「十一月」「咁啱嘅!我哋個期咪就係十一月囉!」

始終第一次,籌備期間會覺得怯嗎?

一定會!因為冇做過,所以好多時都會有唔太肯定嘅感覺。不過凡事就係要有壓力至好玩,如果我講乜啲人都識笑,是但啦……咁做嚟有咩意思?我會諗,黃子華強項係政治,張達明係形體動作專家,我祥仔有咩叻?就係扮嘢同食字。食字嘅迷人處正是唔需要鋪排密集式笑料,我係自封為「食字天王」㗎。有時有啲話題用祥仔身份講未必中,但係用我扮嗰個人身份出發就唔同,祥仔份人唔刻薄涼毒,但係我到時扮「齊蔭」個媽咪就會變得刻薄涼毒。

我哋搵人扮過「齊蔭」媽咪,問十個有十個藝人都唔敢玩政治人物。

驚咩呢?係「齊蔭」又唔係「齊昕」!我好自豪,咁多年扮人拿捏把尺都幾好,當年同鄧梓峰一齊扮寶詠琴同洪朝豐,扮完連寶詠琴都行埋嚟同我講:「琴晚同豐豐睇電視笑到反枱呀!」扮人都唔使一定要醜化人啫,扮「齊蔭」媽咪都可以卡通化、可愛咗。扮盧覓雪都可以扮到佢越嚟越紅,人哋搵佢拍廣告……唔好介意我咁講呀,盧覓雪!

搞笑都要夠班!

前排我唔小心見到無綫經典台重做你當年音樂節目,有你、關淑怡、同梁漢文,你要坐住個屁袋放屁俾人嫌。

那些年,我同梁榮忠做《新地任你點》,同關淑怡、娘炳做《暑假玩到盡》,一班所謂年青人好多諗頭,好好玩。

所以我唔明你點解話自己掙扎求存,其實咁多年算係穩步上揚……除咗係要你玩屎尿屁囉!

唔係㗎,真係掙扎求存。因為係大氣電波,要承受各種風險,節目出街前有個部門通常會自己審查咗先,我仲記得當年綜藝部總監係吳雨大哥,佢叫我見佢,一張紙十個出事位有七個都係我。有個節目我同人哋扮張活游白燕,成班歌手扮我哋啲細路。我要捉老婆入房傾偈,班細路扭計又要跟住入,咁我咪話:「阿爸阿媽冇行埋……傾偈好耐喇!」又唔係鹹濕嘢又唔係粗口,只不過一個停頓位,吳雨大哥話:「同一句說話,周星馳講得、波叔講得,但係你阮兆祥唔講得!」

點解周星馳、波叔講得,你阮兆祥唔講得?

因為我係 nobody、我冇咁嘅江湖地位囉!節目出街要預咗收信俾人投訴,一間電視台一年收三次警告就要釘牌,我係阮兆祥,電視台唔會為我一個承擔咁嘅風險……我唔怪吳雨大哥,呢句說話我袋咗落袋。黃色笑話我咪揀第二啲場合講囉,功力夠,喺大氣電波講啲老少咸宜嘅嘢,我一樣引到每個人笑。

呢個節目已經係 25年前,年青歌手都已經變咗甘草!

係呀,所以你問我會唔會覺得捱得太耐至出頭,我反而覺得時間過得太快。初初入廣播道做音樂節目嘅畫面歷歷在目,甚至係 84年參加新秀完場後張國榮同我講過嘅說話言猶在耳……

哥哥同你講乜?

當年我參加新秀一直以為自己贏硬,就算唔係冠軍都實有三甲,點知真係乜獎都冇。完場我企埋一邊時,係 Leslie走埋嚟同我講:「唔使失望㗎,一切只係開始……」真係㗎,一切只係開始,我好慶幸三十年後我行到今日呢一步,花無百日紅,但係呢一日唔係淨係靠運咁簡單,我自己都努力過。

氹女友仲簡單!

做足三十年諧星,對人歡笑,背人其實笑唔笑得出?

唔容易,七、八年前我遇上樽頸位、腦閉塞,曾經覺得好辛苦,好怕俾人話回塘,慢慢就諗通,急唔嚟,諗唔到不如放一放低。身邊太多人讀一樣,做又做另一樣,根本無得學以致用,我做咗咁多年自己鍾意嘅工作,自己做得開心,仲氹得人開心,夫復何求?笑係呢個世界最值錢嘅嘢,我做個騷,零食贊商會派俾所有觀眾零食包,咁樣細嘅就可以袋住先啲零食,大人就可以袋住先啲笑話,第二日返工又講下啲食字 gag,呢個就係我哋工作最大意義。

氹外人容易,家人呢?

返到屋企我唔會嚴肅,但係靜咗就係真嘅。在外我係不停輸出,返到屋企我要俾個腦抖下亦要俾個口抖下,需要輸入。好彩我女朋友同我一齊 14年,默契十足,返到屋企,我有幾攰,佢一眼就睇得出。呢個時候淨係一句:煲咗湯,想唔想要一碗?我就已經舒服晒。

咁咪變得老奉?

咁又唔會,係佢瞭解我、我亦瞭解佢。好似前幾日打八號風,我有得早收,打俾佢話買嘢返嚟俾佢食……有時氹唔係一餐燭光晚餐一份禮物,氹,係幾攰都好,我收工第一件事係搵佢,點都好,都想舒舒服服買餐好嘢俾佢食。

袋住先

小時候是電視迷,電視從星期一開到星期七,《周末任你點》和《暑假玩到盡》我都睇過,所以一直覺得三十年來阮兆祥無處不在,不至於「掙扎求存」。

資料顯示,實情入行想做歌星的阮兆祥頭一直在做閒角和醜角,可有可無。直到七年前《溏心風暴》才被人發現識做戲、《福綠壽》才被人發現搞得笑,才真稱得上諧星,比回歸廿年後才袋住先的假普選還要等得耐。

難怪,都說大台封閉得像阿爺政府,而藝人們亦都多屬維穩派,因為個個等慣亦等得。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