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19大開鑼 定海航生死 追蹤神秘香港揸貨人 [壹週刊 - 1441] __,M1,

王岐山(左二)過去以鐵腕反貪上位,是習近平(右)進行反腐打貪的骨幹成員,如今卻與海航巨資扯上關係;其是否繼續在「十九大」上留任,影響着未來政經界的發展 ...






王岐山(左二)過去以鐵腕反貪上位,是習近平(右)進行反腐打貪的骨幹成員,如今卻與海航巨資扯上關係;其是否繼續在「十九大」上留任,影響着未來政經界的發展。(路透社圖片)

壹號專題

19大開鑼 定海航生死 追蹤神秘香港揸貨人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簡稱十九大)於十八日(本週三)正式開幕,全民焦點,落於已屆退休之齡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身上。

其起落關繫着海航命運,據知海航亦已暫緩東征西討的步伐,直至十九大之後。

海航曾以居於香港的印度裔富商 Bharat Bhise,持股 29%股權,原因正是要避過「北京批准」。本刊記者在十九大前夕,來到 Bharat Bhise的寫字樓追問情況,職員一聽來意,即煞有介事跟同事說:「佢嚟搵 BB( Bharat Bhise)先生。」其後更請記者盡快離開。

當晚本刊即收到美國德州公司、 SLR Public Affairs主席 Marc Palazzo的聯絡,指正代為處理 Bharat Bhise與傳媒的事宜。

海航近日雖因應十九大召開而變得低調,但政治漩渦一直未能解決,其往後發展是順是逆,均要聽從中央「旨意」。

早於今年六月,英國《金融時報》發現資產值超過六千億元人民幣的海航,有百分之二十九股權由一名單一大股東貫君( Guan Jun)持有,其身份神秘,竟以一間北京西的理髮店作企業登記地址。有指此人是王岐山私生子,結果引來海航主動披露股權架構,指貫君( Guan Jun)只是一名私人投資者,該股份已全數捐至慈航基金會境外公司,其名字也光明正大地消失了。

此百分之二十九股權,原來曾經由一名在香港的印度富商 Bharat Bhise持有,去年才轉讓至貫君( Guan Jun)手上。





香港印度裔富商 Bharat Bhise自稱無償為海航持股十年,過去更一直運用自身於航空界的經驗,為海航引路。(路透社圖片)





記者於十九大前曾兩度到訪 Bharat Bhise位於香港的公司,惟第二次上門時,職員態度變得強硬及有戒心,希望記者立即離開,反應明顯跟首次到訪有別。

為海航牽線





海航當初聲勢浩大地四奪啟德地,但近月一直傳被監管機構調查令融資受阻,十月十四日更公布透過旗下在港上市的香港國際建投( 687),夥拍海實國際合組超過六十億元基金,以賬面折讓價向集團購入啟德項目,向市場大派「資金充裕」的定心丸。(林志謙攝)

今年六十三歲的 Bharat Bhise,年輕時於印度的德里大學取得學士學位,在一九七八年前往美國紐約大學,於世界著名的史登商學院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後來於 HeavyLift Airlines、 Smith Wilson Aviation Services等航空公司擔任首席營運官。本刊翻查往績, Bharat Bhise旗下公司 Bravia Capital,從事資本投資,曾與海航聯手投資數項海外併購,包括一二年收購法國藍鷹航空。他更介紹金融大鱷索羅斯入股海南航空,總投資額達五千萬美元,不過後者已陸續沽出大部分持股。

育有一子一女的 Bharat Bhise,因女兒 Devika Bhise是美國演員的關係,而不時上鏡接受訪問。記者曾多次前往 Bravia Capital於香港的辦公室,希望 Bharat Bhise能現身解畫。惟首次到訪時,職員指他並不在港,表示秘書會稍後聯絡;到十九大前記者再度上門追問情況,職員一聽來意,態度一百八十度改變,轉身煞有介事地跟同事說:「佢嚟搵 BB( Bharat Bhise)先生。」其後更請記者盡快離開。當晚本刊收到美國德州公司、 SLR Public Affairs主席 Marc Palazzo的聯絡,指正代為處理 Bharat Bhise與傳媒的事宜,但在截稿前也未有就提問答覆。

毋須北京批准





流亡海外的中國富豪郭文貴(右)一直咬着王岐山及海航不放,多次於網上爆料;其後海航雖以法律行動作反擊,但仍間接影響着集團與王岐山的前途。

Bharat Bhise曾接受外媒路透社訪問,坦承由○四年起持海航股份,但從沒收過任何報酬,亦強調股份沒落過自己袋,只是以信託形式持有。他更大方承認,指海航高層正正「看中」他非中國公民,因此於海外持股海航毋須得到北京批准,並希望他幫忙持股至慈航基金會正式成立。而他也在訪問中坦承,因此事而備受壓力,連合作多年的銀行也向他反映,指有關事情被美國監管機構質詢。

海航集團的股權架構複雜迂迴,一直為人詬病。海航在中港至少操控十四家上市公司、旗下員工逾十七萬人;其不但先後斥資近二百七十億元,掃入啟德四幅地皮,更一步步涉足旅航各業,借「香港」之名粉飾中資背景。其於○六年收購港聯航空和中富航空各四成半股權,後來易名香港快運航空及香港航空,被踢爆由 Hong Kong Express Holding Company Limited和 HKA Group Company Limited兩間 BVI離岸公司持有,隱藏其股權分布。香港航空董事有張逵、鍾國頌、孫劍鋒、惹琼巴、崔英旭,以及甚有分量的前警務處處長鄧竟成。

海航的靈魂人物、香港航空聯席董事長蒙建強的兒子蒙品文,則在剛過去的九月獲委任為海航實業( 521)的非執行董事,同時於蒙建強為主導的環球大通投資( 905)擔任行政總裁至一八年,被外界視為接棒工程。

被迫關水喉

海航旗下公司董事,不少報住內地,除此以外行蹤神秘,而康泰旅行社至一一年成為海航系後,也同出一轍地以 BVI離岸公司: HTG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o Ltd持有。被指為「王岐山家族私人銀行」的渤海金控,則在 Bharat Bhise促成下,於今年正式收購香港航空租賃。

海航集團過去一直財源滾滾,不停於環球高調掃貨,於上年買入希爾頓集團兩成半股份、購入倫敦金絲雀碼頭等,耗資近二千億港元,但於今年七月現「水緊」跡象。十九大前夕,中央一直就企業過度走資的問題而有所不滿,更直接點名批評海航,後者因此變得低調,一直未有開始新計劃。惟此衍生其融資受阻的傳言,因此海航在政局未明朗化之時,於本月初急急向三間貸款銀行提前償還三分之二、約二十多億元的貸款,以展示財務實力。此舉也再度觸動「阿爺」神經,中保監於十九大前一星期(十月十三日)於官網表示,禁止渤海人壽在未來半年向母公司海航集團提供任何形式的財務資助,一挫海航銳氣。而海航啟德地,也以折讓價賣予旗下基金「頂一頂」。

企業大轉庄

除了海航,近一年內地各家企業的重要性也見轉庄。曾經是首富的萬達集團王健林,在八月曾被傳出一家被限制出境,集團其後作出澄清,但也大大影響了萬達股價。據消息人士指,當內地政府正限制走資,以免人民幣過度貶值時,王健林竟霸氣對外宣稱:「錢是我自己掙的,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萬達在海外的投資總額已達二千五百億元人民幣,此舉如同狠狠地摑了「阿爺」一巴。其後王健林轉了口風,高調表態:「把主要投資留在國內。」希望能化解這場政治風波。





中富航空於○六年被海航收購,易名為香港航空,其後換上新標誌、新制服及更新機隊,並大事宣傳,是為海航進軍香港航空業的重要一步。





康泰旅行社於一九六六年,由現任董事長黃士心的父親成立,伴隨着不少港人成長;但於一一年正式「染紅」,被海航購入逾五成股權。(梁正平攝)





擁近二千億元人民幣資產的王健林,於全球擁有一千三百多家萬達影城;但近年疑因走資

及政治不正確等問題,而被中央盯上。

貴州足球夢





許家印(左一)不惜大灑金錢成立恒大球隊,以圓習近平的足球夢,而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左二)也於一四年入股恒大足球俱樂部,兩人不時現身球賽助威支持。(法新社圖片)

相反中國恒大( 3333)不單股價節節上升,主席許家印風頭強勁。許家印懂得緊貼政策,早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有足球夢,許家印先是投資十一億元人民幣,創立恒大足球學校,聲稱要打造「全球規模最大、品牌一流、設施一流、教學一流的頂級足校」,不惜瘋狂燒錢配合,旗下的恒大球隊更兩次奪得亞洲冠軍聯賽冠軍。

今年習近平於貴州省委黨代會上全票當選為十九大代表,許家印早於一五年十二月起,開始於貴州推行扶貧活動,總額達一百一十億元人民幣,當中包括答應三年無條件投資三十億元人民幣,以幫助國家於下年實現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十八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並派二千多人的扶貧團隊,力表誠意。於上月尾在北京舉行的全國工商聯民營企業家座談會,許家印更高調現身,指十分願意履行社會責任。

此筆政治投資,成功增強恒大軟實力。恒大股價今年爆升超過五倍,根據胡潤百富榜 2017,許家印以二千九百億元人民幣之身家,首次成為該榜的中國首富,王健林只能退居第五。

海航集團股權結構

根據海航集團於七月所披露的股權結構,神秘人貫君( Guan Jun)手上 29%股權已轉至去年於美國成立的基金。集團表示此舉是為了方便往後的慈善公益活動。但為何股權要先經貫君( Guan Jun)手上,而不直接由 Bharat Bhise轉至基金會的疑問,卻從未得到解答。

撰文:黃綺敏

攝影、攝錄:財經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