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 星期二

【「葫蘆娃」嚇人】23歲巨痣女疑癌變求醫:注鹽水入臉痛不欲生 __,癌,

貴州的23歲女孩肖艷天生臉上有一顆巨黑痣,幾乎遮住她半張臉,雖然她曾經自卑,但在家人的鼓勵下,慢慢變得活潑開朗,是一個愛笑的女子。不過,臉部一日突然刺 ...




貴州的23歲女孩肖艷天生臉上有一顆巨黑痣,幾乎遮住她半張臉,雖然她曾經自卑,但在家人的鼓勵下,慢慢變得活潑開朗,是一個愛笑的女子。不過,臉部一日突然刺痛痕癢,醫生警告巨痣可能會產生癌變,危及生命。肖艷拿着眾籌而來的10萬元(人民幣;下同)赴上海就醫。為了擴張肖艷的皮膚,培植新皮代替手術袪除黑痣後的皮膚,醫生在她臉部皮膚下植入了4個如雞蛋般大的擴張器,打入生理鹽水,自此臉上鼓起4個拳頭大的腫塊,整個頭部變成了一個葫蘆形狀,人人都叫她「葫蘆娃」。

內地媒體上周四(18日),在上海訪問了肖艷。肖艷家住貴州省印江縣新寨鎮龍井村,當年她出生因為還有一個龍鳳胎弟弟,村中十分罕見,所以村民紛紛跑來祝賀,不過村民看見肖艷的臉,說:「楊秀娥(肖艷媽媽)生了個怪物,半邊臉都是黑的」,傳聞很快傳遍山村,老人更提議趁早把肖艷丟到山裏去,但肖母哭得死去活來懇求,村民才放過母女。

肖艷回想「小的時候,儘管臉上有一塊黑痣,但每天都能和小伙伴們玩得開心快樂,沒有顧慮,沒有包袱。長大後,隨著身心的發展,我的這種『與眾不同』 漸漸被放大,小伙伴們、同學們臉上都是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為何我的整張臉卻要被這塊黑痣霸佔着?難道上天對我關閉了美麗的大門?」長大後,她就不去人多的地方,因為害怕從四面襲來的異樣眼光;她也不敢獨處,怕只能聽到被子裡的哭聲。但在父親、老師的鼓勵下,她才樂觀面對臉上痣,做一個愛笑的女子。

肖艷決心要用知識改變命運,她一名農村姑娘從初中開始就用功讀書,成功考上高中,後來又考上大學,她期望自己學有所成後,擇業奮鬥來修補臉上的「標記」。

直到2015年7月,肖艷大學畢業後在長沙就業,期間同事和客戶對她工作表現甚佳,且不會投來異樣目光,對生活充滿憧憬。可是好景不常,去年農曆新年,因臉上黑痣疼痛刺癢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肖艷,必須盡快手術祛除黑毛痣,否則極有可能癌變危及生命,肖艷回想:「頓時我如墮冰窖,惶恐至極,不敢跟家人說,在遙遠的長沙街頭,在湘江河畔,我淚流滿面,問蒼天:『你對我關了門也關了窗嗎?』 」

肖艷再三猶豫,還是哭着向父親說出病情。去年3月,雙胞胎弟弟陪肖艷赴趕到上海第九人民醫院整復外科求醫。醫生估計手術費至少要30萬元。肖艷和弟弟剛剛工作不久沒有存到錢,家中只有爸爸近年做散工存下的2萬元,貴州鄉親們聽說肖艷情況後,都伸出援手,湊得8萬元予肖艷,加上家裏的2萬元,總共有10萬元。

醫生在肖艷臉部皮膚下植入了4個擴張器,注入生理鹽水,逐漸擴張臉部皮膚,然後取新生皮膚移除臉部巨型黑痣,這個培植新生皮膚的過程要持續8個月,然後才能進行移植手術,期間需要不停向擴張器內注入生理鹽水。「開始那一個多月裏,我的臉痛得厲害,好好的肉裡塞進去四個比雞蛋還大的擴張器,還要不停向擴張器灌鹽水,簡直痛得直想撞牆!」一個月後,疼痛有所減輕,但是隨着生理鹽水的增加,臉部鼓起四個拳頭大的包塊,整個頭部變成了一個葫蘆形狀。

直到現在,肖艷每星期要去醫院2次注射生理鹽水,一直要持續到6月份。媽媽楊秀娥有腰椎間盤突出,經常痛得走不了路,但她不治療,怕把錢用完了,肖艷沒錢去做植皮手術,肖艷說着說着又流下淚水。

從去年10月第一次手術到現在,從貴州鄉親籌來的10萬元錢只剩下3萬多元;肖艷還要做五、六次手術,弟弟在愛心籌平台發起眾籌,目前已籌到5萬元。

澎湃新聞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