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9] 全球獨家 斯諾登潛藏重慶大廈實錄 斯諾登,政治時事,M1,




斯諾登一如以往,選擇在清晨離開賓館,當天他帶同電腦外出,準備會合《衞報》記者格林沃爾德( Glenn Greenwald),與全球網民 twitter。

壹號頭條

全球獨家 斯諾登潛藏重慶大廈實錄

香港因為斯諾登潛藏超過一個月,一度成為國際焦點。

去年六月,大爆美國監控內幕的斯諾登,來港後繼續掀起國際風波,他潛行香港,行蹤一直成謎,外界只知道他曾入住尖沙咀美麗華酒店,大批傳媒和美國情報人員,一直找尋不到他藏身地點,也不知他在港一個月的生活是怎樣的。

一年後,斯諾登的行蹤終於得到解密,本刊獲得斯諾登在港生活的獨家影像,原來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斯諾登曾流連尖沙咀,入住美麗都大廈和重慶大廈的賓館。

斯諾登為免惹人懷疑,出奇地每次外出,從不會戴上口罩和鴨嘴帽,甚至大膽到清晨外出星光大道跑步,到漢口道的麥當勞吃快餐,生活與一般遊客無異。

他每次獨來獨往,無懼美國明言要引渡他回國接受刑事審訊,與此同時,北京亦秘密地派出國家安全部副部長來港了解情況。

潛港超過一個月,他一直在玩 catch me if you can遊戲,中美外交暗戰連場,同時香港警方悄悄地派出「狗仔隊」跟蹤他,恐防他突然「被消失」。











重慶大廈被稱為「小型聯合國」,賓館林立,亦是斯諾登匿藏的好地方。

前中情局職員斯諾登( Edward Snowden),自去年六月二十三日從香港飛抵俄羅斯,在當地獲得限期一年的臨時難民資格,他繼續冇有怕,大爆美國的監聽內幕,上月他指控美國政府曾竊聽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通訊,而《衞報》和《華盛頓郵報》因訪問斯諾登,踢爆華府監控內幕,獲得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立茲獎。

斯諾登引起全球轟動,爆發點卻選擇在香港。事件源於去年五月二十日,當時他向僱主、美國國家安全局申請暫時離職,他與女友在夏威夷度假後,獨自來港準備爆美國大鑊,他手頭上拿著美國監控全球的機密資料,來港後先租住尖沙咀美麗華酒店房間。

全面「保護」

斯諾登從容不迫地在街上步行,途人未有認出他。

直至六月九日,他回到酒店內接受《衞報》訪問,報導刊出後,全球的目光落在這名當時年僅廿九歲的斯諾登身上,同時外界以為他繼續租住美麗華酒店,傳媒於是日以繼夜在酒店門外守候。

香港因此事捲入前所未有的外交風波,當時美國國務卿克里指責,斯諾登事件影響中美關係,大陸亦嚴陣以待,國家安全部迅速成立特別工作小組,並由副部長帶領,小組悄悄地來港跟進斯諾登的問題,防止事件繼續發酵。

事態嚴重,據知保安局局長黎棟國也曾下令,要全面掌握斯諾登的一舉一動,以向中港兩地高層匯報。警方不容有失,派出俗稱「狗仔隊」的刑事情報科,全天候跟蹤斯諾登,更重要的是在背後「保護」斯諾登,警方最怕斯諾登突然「人間蒸發」,曾參與跟蹤斯諾登的警員明叔表示:「斯諾登事件引起國際關注,美國政府最想捉拿他回國受審,以免他繼續爆料,萬一斯諾登在香港突然『被消失』或者出咩事,香港的治安會受到國際質疑。」

遊客生活

整個過程猶如杜琪峯監製的電影《跟蹤》,跟蹤斯諾登的狗仔隊無處不在,他們會記下目標人物的外貌和衣著,明叔說:「我們會記下斯諾登每天穿過的服飾,例如恤衫的顏色和牌子,波鞋的型號甚至尺碼,方便其他同事繼續跟蹤。」

狗仔隊為免走漏眼,還在重慶大廈、美麗都大廈和彌敦道一帶設置隱蔽鏡頭,以便監視斯諾登的一舉一動,本刊獨家獲得四張斯諾登出入賓館和彌敦道的照片,四張相片分別在兩個不同日期拍攝,顯示了斯諾登都是早出晚歸,且他一身便裝,身穿 T恤和短褲,步履輕盈,跟普通遊客完全一樣。

斯諾登在兩棟大廈內的賓館共入住一星期,畫面顯示六月十七日斯諾登外出,而翻查資料,當天他曾透過 twitter和全球網民互動聊天。不過斯諾登心思縝密,不選擇在賓館內 twitter,讓警方難以用科技追蹤他的網絡位置。當日斯諾登手拖一個喼,背上一個黑色大背包出現,款式與他在八月一日離開莫斯科機場的背包一樣。據知背包內放有電腦等通訊設備,不過據熟識他的朋友說,斯諾登不只將機密資料放在電腦內,還有其他備份,他的私人電腦就算被搶走,他也可透過其他渠道洩密。

隨後狗仔隊繼續跟蹤,並驚奇發現,斯諾登每日皆大模斯樣外出活動和用膳,而且也沒有途人發現,探員明叔透露:「斯諾登清早七時外出跑步,我們發現他會沿著星光大道跑步,跑步後,他會到漢口道的麥當勞吃快餐,在外停留一個小時,便會施施然返回賓館。」

別看斯諾登架上眼鏡像個文弱書生,其實他○三年曾投考美國陸軍,後來受訓時跌斷腳,才被迫退伍,但他仍然保持健身習慣。

斯諾登返回重慶大廈的賓館,他沒有攜帶電腦外出,有指他將美國監控的內幕複製多份備份,以便他隨時隨地爆料。

斯諾登入住賓館期間,習慣於清晨時分,店鋪還未開門時,便會到附近的星光大道跑步,約一小時後返回賓館。

登記簡單

斯諾登曾入住重慶大廈這間賓館,賓館負責人竟不知道斯諾登去年六月曾入住,他表示一晚房價約二百五十至三百元,他身後是獨立洗手間,面積不足五十呎。

為防被人發現行蹤,斯諾登還擅長擺空城計,他在美麗華酒店租房外,同時租住其他賓館,據斯諾登在香港的代表律師何俊仁表示,斯諾登還曾入住新界的私人住宅,但他不肯透露明確地點。

據知,斯諾登出入會乘搭地鐵,從來不乘搭的士,估計他是怕被人綁架,故選擇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不法之徒難以向他下手。

狗仔隊多日來廿四小時貼身跟蹤,亦總結出他不住酒店,反選擇入住賓館的原因。

調查人員發現,斯諾登曾站在重慶大廈外,與門外正在招客的南亞裔「駁腳」談了一會兒,之後二人便進入重慶大廈 D座高層的無牌賓館,內裡只有四間套房,每間房均有獨立廁所,斯諾登租住其中兩間房間,每晚房租約一百五十元。同時,他亦透過駁腳,租住美麗都大廈高層,一間由南亞裔人士開設的賓館。

除了重慶大廈,斯諾登一度入住鄰近的美麗都大廈。

過了數天,據知他又租住重慶大廈 D座低層的一個房間,該賓館由本地人負責管理。記者上週嘗試以遊客身份詢問房價,負責人回答每晚房租約二百五十至三百元。其後記者向負責人查詢斯諾登曾否入住其賓館,負責人顧左右而言他,只拋下一句︰「(斯諾登)係都住酒店啦,點會吼呢啲賓館?」

曾參與跟蹤斯諾登的警員明叔解釋,入住賓館的原因,正因為登記簡單。「其實入住美麗都大廈或重慶大廈的賓館,登記手續很簡單,只需要展示護照,讓職員手抄姓名和護照號碼便可。同時還有一個大漏洞,就是駁腳可代為登記。很多時一些南亞裔的駁腳,在大廈門外拉客租房,從中食傭,當然若客人要求不想登記個人資料,他們便會借出身份文件,代客登記入住賓館。」

雖然斯諾登行蹤飄忽,但香港警方還是掌握了他的藏身地點,其間一直沒有向相關的賓館問話,一來不想外界確認斯諾登的行蹤,二來避免事件鬧大,貫徹當時梁振英全程「 no comment」,低調回應事件的態度。「警隊當時只係收到命令,要知道佢每日動向和情況,並無指出要採取任何行動。」

恐資料被收集

不過能夠在港擺下連環空城計,亦可見斯諾登對香港情況瞭如指掌。據知他曾來港旅遊,故此對香港的交通和住宿情況有一定的掌握,斯諾登懂得選擇在重慶大廈等賓館落腳,香港警察分析,也與他在美國中情局和國家安全局工作有關。估計因為工作關係,他可接觸大量關於香港的機密文件,例如不同目標人物甚至 CIA人員在港活動細節,由此可清楚香港「屈蛇」藏身的「最佳」地方。在這些情報中,要知道哪些賓館有「駁腳」可代訂房間等,一點也不難,斯諾登無非吼準賓館能掩飾他敏感的身份。

探員明叔表示,各國情報人員都有在香港活動,自然也知道各種不同門路。「我聽師兄說過,在二千年,美國驅逐艦在也門遭恐怖分子自殺式襲擊,其中兩名恐怖分子,曾利用假護照登記入住重慶大廈 A座。後來他們在襲擊中死亡,事後美國中情局重組案情,才發現恐怖分子曾匿藏在重慶大廈。

「斯諾登很聰明,其實重慶大廈和美麗都大廈品流複雜,每日超過千名的遊客,來自非洲、歐洲超過一百個國家,平日只關心自己,根本不會留意身邊其他人,更不會留意電視新聞,所以重慶大廈的人,只會當斯諾登是一個普通的遊客。」

何俊仁是斯諾登在香港的代表律師,他表示去年六月十八日,曾與斯諾登會面兩小時,為防止對話被竊聽,與會者須把手機放進雪櫃。(《蘋果日報》圖片)

斯諾登放棄美國廿萬美元年薪,投奔俄羅斯,現在他不時會出席國際會議,暢談網絡監控議題。(《路透社》圖片)

被迫離開

斯諾登當初選擇在香港爆料,也是經過精心盤算,他曾對《衞報》說︰「儘管中國沒有自由,但香港一向以自由見稱,有很強言論自由的傳統。」

斯諾登的香港律師何俊仁表示︰「當時斯諾登還考慮停留香港打官司,他還未有離開香港的想法,我們還在努力設法如何協助斯諾登。」

何俊仁的律師團隊在六月十八日,經中間人安排,曾與斯諾登會面,為免對話被竊聽,斯諾登要求他們把手機放在雪櫃內,其後他們叫外賣薄餅、炸雞和汽水,慶祝斯諾登三十歲生日。

據知曾有中間人接洽斯諾登,表示若他想尋求北京的庇護,當局可協助他,但大前提是他要提供北京想要的材料,當時斯諾登表示想前赴俄羅斯,中間人聽罷語氣轉強硬,「勸諭」他及早離開香港。

美國政府於六月二十一日指控斯諾登犯下間諜罪,正式要求香港政府引渡斯諾登,斯諾登進退失據,其後在維基解密的工作人員掩護下,逃往莫斯科,並獲得一年期的難民資格。

香港和美國曾因此事鬧出小風波,美國指控香港放生斯諾登,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反指華府提供的資料不全,無法執行引渡安排。

美國曾要求港府引渡斯諾登回國受審,但最終斯諾登順利離開香港機場,遭到美國政府抨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反指華府資料不全,所以無法履行引渡協議。(《蘋果日報》圖片)

入住小型賓館,登記程序簡單,旅客只須提供姓名、國籍和護照號碼,由負責人人手抄寫便可。

去年八月一日,俄羅斯向斯諾登發出為期一年的政治庇護資格,俄羅斯表示願意提供永久庇護。(《美聯社》圖片)

斯諾登尖沙咀出沒情形

1.思鄉情切,斯諾登吃美式快餐。

2.五月二十日剛到達香港時,入住酒店約半個月。

3.斯諾登不想用護照登記,免身份曝光,於是入住登記程序較簡單的美麗都大廈和重慶大廈。

4.曾參軍的斯諾登,早上會到海旁跑步。

重慶大廈 特務迷宮

重慶大廈共有五幢大廈,樓高十七層,據統計,大廈設有一百六十間賓館,全球約一百三十三個國家的人種在內居住和工作,每天超過一萬人次出入,雖然充滿異國風情,但品流複雜亦衍生犯罪問題。

結構如迷宮:重慶大廈結構複雜,甚多出入口,猶如迷宮。

近年申請政治庇護的難民,他們大多聚居重慶大廈,政府被質疑對酷刑聲請者寬鬆批出行街紙。引來治安和衞生問題,例如去年有酷刑聲請者涉嫌在重慶大廈強姦北京女大學生。

外國出名:重慶大廈屬全球知名,除了各國旅遊書籍對大廈鉅細無遺拆解並寫下攻略,就連中文大學教授麥高登,亦於二○一二年仔細研究重慶大廈的文化,並輯錄成書本《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

有重慶大廈的保安表示,由於這些政治難民來港不能工作,他們為了搵兩餐,會從事不法活動,如販賣毒品、兜售翻版名錶,影響大廈治安,但由於雙方語言不通,保安每當驅趕他們時,會被毆打或恐嚇。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