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伊斯蘭國襲港驚魂 [壹週刊 - 1404] __,伊斯蘭國,M1,

訪問當日正值錫克教宗教領袖的三百五十周年的慶祝典禮,遊行隊伍間驚見五人持大刀為經典護航。壹號頭條伊斯蘭國襲港驚魂恐怖襲擊為全世界帶來連串恐慌,其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及其追隨者,更成為全球頭號恐怖極端組織。他們殘殺橙色囚衣的俘虜,割下人頭的血腥畫面,震驚全球民眾。當香港人以為伊斯蘭國遠在天邊,在地球另一端的時候,早前一張照片在討論區瘋傳,照片內只見兩名蒙面大漢,坐在掛有香港車牌的開篷車邊, ...


訪問當日正值錫克教宗教領袖的三百五十周年的慶祝典禮,遊行隊伍間驚見五人持大刀為經典護航。

壹號頭條

伊斯蘭國襲港驚魂

恐怖襲擊為全世界帶來連串恐慌,其中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ISIS)及其追隨者,更成為全球頭號恐怖極端組織。他們殘殺橙色囚衣的俘虜,割下人頭的血腥畫面,震驚全球民眾。

當香港人以為伊斯蘭國遠在天邊,在地球另一端的時候,早前一張照片在討論區瘋傳,照片內只見兩名蒙面大漢,坐在掛有香港車牌的開篷車邊,並疑似高舉旗幟模樣,造型跟新聞中所見伊斯蘭國恐怖分子相似。

不少網民大為恐慌,懷疑照片中的人物正是 ISIS成員。而照片的拍攝地點是香港。

照片由尾隨司機拍攝,當時一輛正在隧道內行駛的開篷跑車上,插着鮮橙色的旗幟,車窗前更貼有疑是領袖人物的圖片。而車上兩名男乘客,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坐在車身上,加上有網民說他們播着古怪的宗教音樂,營造出 ISIS來襲的恐怖氣氛。

本刊憑着照片中的線索,逐層追查下發現,照片中的人物,原來並非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ISIS)成員,他們只是在香港生活的印度人。他們信奉錫克教,愛好和平,崇尚大同、平等和人權。

而本刊亦獲邀參觀他們位於灣仔的錫克廟,看看他們如何唸經參拜,又觀賞了他們的大型慶典,了解他們的宗教文化。原來,錫克教在香港已有百多年歷史,香港人對這宗教或許很陌生,但其實他們一直在我們生活的地方。

而他們一樣愛刀,儀式中高舉彎刀,並得到警方批准可帶刀出街。

是次 ISIS驚魂源起自網上一張照片,只見開篷跑車載着纏頭巾的人士,手持橙色的旗幟,畫面充滿神秘感。(網上圖片)

為了揭開照片中的人物是否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ISIS)的成員,本是展開追查,整個追查過程一點也不容易,面對着重重困難。

上門尋找車主

當日開篷跑車的後座正放着這個慶典用的大鼓,所以兩名教徒才會違法危坐車邊。

記者先根據照片上的車牌號碼,查出了車主的地址,車主的姓氏為 Singh,看來是印度人的姓氏。

記者按照車牌登記地址,去到車主位於佐敦文滙街的住所拍門,但沒人應門,等了大半天也沒人回來,記者於是留下一張英文紙條和聯絡方法,希望車主可以回覆做訪問。數天後,記者收到車主來電,但由於他的英文帶有濃厚異域口音,很難聽得明白,雙方語言不通下無法溝通,使整件事更顯得神秘。

由於懷疑對方是印巴人士,於是乎,記者獨個兒跑到尖沙咀重慶大廈,找到一個懂廣東話的印度人做臨時翻譯。之後記者再會合攝影師,一行三人走到車主的住所,希望清楚了解事件始末。

車主開門後,確是一個印度人,他看見這麼多人到訪反而嚇了一跳,起初拒絕開門。在翻譯同鄉解釋下,加上記者向他展示了在網上瘋傳的照片,他開始放下戒心,並開門接受訪問。

我哋係錫克教徒

車主自稱叫 Sunny,在香港住了三年,他說:「架車係我嘅,但我嗰日唔喺車上面。」 Sunny表示當日把車借了給朋友,並不知道他們用來做什麼。但他放大照片細看後,就說:「我哋係錫克教徒,如果想知道更多,就要去錫克廟。」

他答應稍後日子,會親自帶記者到灣仔錫克廟探個究竟,記者終於知道,對方不是恐怖分子,網民也可以放心了,重申,照片中的人不是 ISIS成員。

不過,記者卻也無意中揭開,香港鬧市中,原來還有另一個神秘國度,因為錫克教對很多香港人來說都相當陌生,而他們也保持着自己的神秘傳統,到底他們的真正一面,會是怎樣的呢?

車主 Sunny的車上一直貼着宗教領袖畫像,相當虔誠。

所有人都要包好頭部,脫去鞋子,清潔手腳,才可進入禮堂祈禱。

被列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的錫克廟建於 1901年,位於灣仔司徒拔道和皇后大道東交界。

走入錫克教總壇

記者在 Sunny陪同下,乘坐他那輛一度被人懷疑是恐怖分子的私家車,前往香港錫克教的總壇。

原來香港錫克廟,就在灣仔鄧肇堅醫院對面。該廟共有兩層,上層是祈禱的禮堂、聚會的房間和辦公室,下層則是飯堂和社區廚房。入禮堂前, Sunny向記者說:「呢度係我哋祈禱嘅地方,樓下還有社區廚房,每天都有免費食物供應。」當時,有大批教徒在禮堂內讀經和唸詩,由一名應是長老的人物帶領着,教徒則認真地唸着經文,場面十分莊嚴。

原來,錫克廟是對外開放的,不論什麼國籍、宗教或男女老幼,都可以進入該廟禮堂。不過,錫克教也有傳統規矩,所有人進入禮堂前,都要和其他教徒一樣,必須先脫下鞋子、以圍巾蓋好頭髮和洗手洗臉,以示尊重。

而禮堂的牆上,除了宗教領袖的的照片,還有一些男信徒拿着長槍的照片,殺氣騰騰。據 Sunny解釋,他們不是好戰,亦不會主動攻擊人,持槍只是習俗上用來自保。其後, Sunny說帶記者到中環大會堂的空地,「錫克教會喺嗰度舉行慶典。」

在禮堂的牆壁上,掛着錫克教的武裝照片,背後有着教徒被迫害的歷史故事。

錫克教在中環大會堂舉行的慶祝典禮,有近百名信徒參加,聲勢浩蕩。

I. Kaur在香港出生長大,現於公立醫院做護士。她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並帶記者參觀錫克廟。

錫克廟提供免費食物予到訪者,不論國籍、宗教和年齡,任何人士也可享用。

拿着長長彎刀

抵埗後,他們正舉行一個盛大的宗教儀式。近百名信徒在步行巡遊,而在巡遊隊伍的最前方,其中一人高舉着一本經書,原來是錫克經典《古魯•格蘭特•沙哈布》。他的地位應該十分崇高,因為他身後有五個人,全都拿着彎彎長長的大刀,應是保護他的。

教徒 G. Singh向記者說:「如果帶經典出外,就會有五個人陪着聖經,帶着五把長劍走在前面,好似保鏢咁。」原來,當日正值錫克教徒慶祝其宗教人物誕生三百五十周年慶典,教徒都紛紛上街慶祝。而網民瘋傳疑似 ISIS成員的照片,有教徒就說這只是一場誤會,「照片中兩個人,都係我哋嘅錫克教徒,佢哋正坐車過海去錫克廟,車上面有個鼓同錫克教標誌旗幟,搞到沒有位坐,他們正趕去參加儀式,因為不懂香港交通法例,才不扣安全帶而坐在車邊,想不到引起港人恐慌。」

領隊的人頭頂着錫克教的經典,廟內所有信徒都停下來,一同祈禱及誦經。

作為已受洗的錫克教徒, G. Singh從不剪頭髮和鬍鬚,以頭巾包頭,手戴信物銀手鐲。

被誤會係 ISIS

錫克教的徽號多印在鮮橙色的旗幟上,在慶典期間被高舉,十分奪目。

因為 ISIS是極端恐怖組織, G. Singh稱有時會影響到香港的錫克教徒,「照片中我們不是蒙面,可能因為我們當時都有包頭。」因為在穆斯林世界活躍的 ISIS,有不少信徒都是穆斯林,其打扮都以頭巾包頭。自美國 911恐襲後,不少錫克教徒被誤以為是極端組織分子,無端受到攻擊。

「我哋同穆斯林嘅打扮係有相似嘅地方,但係有五樣信物,可以睇到我哋同其他宗教係有分別。」 G. Singh其後向記者展示錫克教徒的五件信物,當中包括留頭髮( Kesh)、特製內褲( Kachchehra)、銀手鐲( Karha)、木梳( Kangha)和短劍( Kirpan)。

警方批准帶劍出街

錫克教徒隨身帶的信物匕首多藏在衣服內,不會讓人發現,以免引起別人恐慌。

為何錫克教徒可以隨身帶劍外出? G. Singh解釋說:「因為幾百年前,錫克教係當地被禁止嘅宗教,當時嘅印度教皇帝唔想錫克教出現,一見到錫克教徒就會斬頭,所以錫克教徒為保障自己,就會隨身攜帶利劍。」

他說香港的錫克教徒,因此習俗,也會隨身攜帶利劍,但他強調這只是一種儀式,不會用來傷人,「香港教徒隨身嘅劍係小型嘅,大約六吋左右,政府都批准㗎。」

這樣跟隨傳統的的錫克教徒,現時全港約有一萬人。他也明白,社會大眾對於中東等地的宗教認識不深,很容易會混淆不同宗教及不同支派,「以頭巾包頭嘅人,唔一定係伊斯蘭教信徒穆斯林,而即使係穆斯林,都唔一定係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

「至於 ISIS,我哋同佢哋係無關係嘅。我哋成個群體都係愛好和平,我自己都喺香港住咗四十幾年,好多同事、朋友都係中國人。」 G. Singh指他在港多年,一直都保持着包頭巾蓄鬍留髮的宗教傳統,在不同的場合,都不會被歧視。

G. Singh又說,雖然本地的錫克教廟在一九○一年已建成,已有百多年歷史,但香港人始終不太認識錫克教,「希望大家唔好將錫克教同其他宗教混淆,唔好誤會我哋係極端嘅宗教,我哋嘅宗教係愛好和平嘅,同其他極端嘅宗教係無關嘅。」

印度人「阿星」來源

另外,錫克教也有一些有趣傳統。錫克教徒受洗後,男信徒名字須加上「 Singh」(音星)的姓氏,即是「獅子」的意思;女信徒則加「 Kaur」,是解作「公主」。早期香港社會多會稱呼印度人為「阿星」,就是來自錫克教徒的姓氏「 Singh」。

這次香港 ISIS來襲驚魂,總算得到圓滿解釋,而引起恐慌的橙色旗幟、戴上頭巾等表象,也使記者思考,居港少數族裔的文化和宗教,不為港人認識,也容易產生各種誤解,這都是根深柢固的問題。

在香港生活的印度新生代,是否可以融入本地社會呢?另一教徒 S.Kaur就說:「錫克教徒崇尚大同、平等同人權。我哋嘅新一代都擁抱呢種價值,佢哋好願意融入香港社會,成為一個好的人。」不過,始終大家有文化差異,要消除隔膜也不容易,即使一些土生土長的印度新一代,他們仍需要花很大的努力才可以融入香港。

錫克教徒多做警察

香港最早出現的錫克教徒,來自印度的旁遮普省。十九世紀時,他們為當地英軍服役,後期隨軍隊來到香港,不少印度人從此在香港聚居。早期,印度錫克教徒在港主要當警察和從事商業貿易活動。至今,全港約有一萬五千名信徒。錫克廟在平日的早、晚及星期日上午均設有崇拜聚會,每逢星期日上午參與崇拜聚會的人數約有一千人,教徒須以旁遮普土話祈禱。藝人喬寶寶一家都是虔誠的錫克教徒,每個星期日都到錫克廟參與崇拜。

錫克廟位於灣仔司徒拔道和皇后大道東交界,樓高兩層,頂部呈拱形。廟宇始建於一九○一年,當時命名為「星尊者協會」,廟宇曾在二次大戰時兩次遭炮火破壞。隨着教徒人數增多,錫克廟也經過重建及數度擴建至今天的規模,廟宇現已被列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錫克廟是錫克教徒的宗教及社會活動中心,儼如一個小印度社區,廟內設有圖書館,亦設有一所幼稚園為四至六歲的印度籍兒童提供學前教育。香港錫克廟的特色是公開對外開放,飯堂可容納二百人進餐,任何人士皆可在廟內免費用膳及作短期留宿。

融入社會有困難

今年二十五歲的 I. Kaur,在香港出生、讀書和工作,家住元朗,現於博愛醫院任職護士。她坦言,過去也曾試過被孤立和誤會,「啲同學試過因為我嘅國籍同膚色,讀大學時開學頭三日都唔同我講嘢。」她希望香港人可以更了解她的國家和宗教,「知道我識講廣東話之後,佢哋先會主動同我講嘢。」

因為大家願意和她溝通,隔膜才得以打破,她亦有機會向別人講解自己的宗教,「我好樂意解答別人嘅疑問,但都要大家感興趣來問我哋,若大家都冇興趣想知道,其實我願意講都冇用。」 I. Kaur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文化差異成為彼此間的隔膜,「我唔想因為呢個原因,令其他人唔認識我哋印度人、唔認識我哋嘅錫克教,希望大家可以多啲了解錫克教係乜嘢,我哋同其他極端教派係唔同嘅。」

在香港這個自由地方,每個人都有信奉宗教的自由和權利。他們的裝扮和宗教儀式,香港人可能毫無認識,但他們也應受到尊重。

撰文:菲從

攝影:韋平&王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