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3日 星期一

願撤出金鐘道 換重開東翼廣場 派系各據佔領區 學聯無力指揮 學聯,政治時事,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佔中運動號稱「人民自發」,「某某不代表我」成為不少參加者中心思想。除了學聯、學民思潮及佔中三子等主要「搞手」,佔據金鐘夏愨道主場;其他佔領區包括金鐘道、旺角、銅鑼灣都「各據山頭」,包括熱血公民、人民力量、本土派以及左翼21等社運組織散落各區「插旗」,學聯與佔中三子皆「鞭長莫及」。據了解,學聯、佔中三子及多個泛民黨派都同意撤離金鐘道,但是面對群雄割據局面,是否成事仍屬未知之數,其中民主黨昨日率先發聲,呼籲先撤金鐘道讓車輛通過。

  留守金鐘道的示威者在深夜表示,經學聯、學民及佔中三子商討後,示威者願意撤離金鐘道,但條件是政府要在明天下午五時前,重開政府總部東翼廣場讓市民集會。

  銅鑼灣呼應金鐘

  佔中運動持續發展,局面則愈趨複雜,其中金鐘夏愨道和政府總部外圍屬於「主場」,運動開始以來,最多市民聚集此地,大會更加先後兩次舉辦大型晚會,集結力量,近日不少市民甚至自備帳篷到場,準備長期抗戰,包括學聯、學民思潮、佔領中環,以及包括民主黨、工黨和公民黨等一眾泛民主派人士,亦主要以此為根據地,場面至今也是比較和平。

  至於一街之隔的金鐘道,影響港島東西主要幹道及半山交通,但佔領人數則只有二、三十人,主要是人民力量所盤據。而特首辦對開空地,早前亦曾成為「主要戰場」,但近期集會人數則持續下跌,直至現在基本上只有零星市民留守,不少都是學生。

  除了金鐘之外,銅鑼灣本身亦是港島區另一重要戰區,示威者希望藉着佔領銅鑼灣,可與金鐘發揮互相呼應作用,實行「一方有難,對方支援」策略,不過隨着時間推演,一如特首辦前空地,示威人數陸續下跌,目前僅有零星市民守着路障,有指以熱血公民的支持者為主。

  旺角情況較複雜

  相比起銅鑼灣和特首辦對出,旺角情況不但更熱烈,同時亦更複雜,一方面人數持續高企,現時每晚深夜時分,大批小批示威市民分布彌敦道各處,至於位於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的佔領重鎮,人數更是有增無減,另一方面不同政黨政團勢力亦已乘勢介入,除了早前發起如打邊爐等「佔領的更多可能」活動而遭狠批的左翼組織左翼21,熱血公民、本土派等更屬當區主打組織。

  現場所見,熱血公民領軍人物黃洋達不時現身,同時熱血公民成員亦於現場不定時舉行研討會,吸引不少市民圍觀參與,除了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早前亦曾親臨現場,聲言為了保護學生,必須戰鬥到底;現時各方勢力割據山頭,基於理念方向不同,支持人士成分各異,若要統一行動,機會微乎其微。

  學聯不時調整策略

  由於部分佔領區已惹起巿民不滿,泛民內部亦提出要撤回部分佔領區。其中較具共識的,是金鐘道,以紓緩港島東西及紅棉道交通。民主黨中常委單仲偕昨日在其社交網站上表示,個人贊成重開金鐘道讓車輛通過,以爭取更多支持,「退一步不代表妥協,知所進退才是成功之本」。工黨、公民黨及佔中三子、學聯學民都同意這做法。

  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接受傳媒訪問時亦表示,政府現時採用拖延戰術對付佔領運動,佔領人士必須視乎情況調整策略,例如考慮開放告士打道等道路,以爭取中間派的支持,但他強調,政府必須釋出善意並作出讓步,例如重開東翼廣場。

  要聞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佔中運動號稱「人民自發」,「某某不代表我」成為不少參加者中心思想。除了學聯、學民思潮及佔中三子等主要「搞手」,佔據金鐘夏愨道主場;其他佔領區包括金鐘道、旺角、銅鑼灣都「各據山頭」,包括熱血公民、人民力量、本土派以及左翼21等社運組織散落各區「插旗」,學聯與佔中三子皆「鞭長莫及」。據了解,學聯、佔中三子及多個泛民黨派都同意撤離金鐘道,但是面對群雄割據局面,是否成事仍屬未知之數,其中民主黨昨日率先發聲,呼籲先撤金鐘道讓車輛通過。

  留守金鐘道的示威者在深夜表示,經學聯、學民及佔中三子商討後,示威者願意撤離金鐘道,但條件是政府要在明天下午五時前,重開政府總部東翼廣場讓市民集會。

  銅鑼灣呼應金鐘

  佔中運動持續發展,局面則愈趨複雜,其中金鐘夏愨道和政府總部外圍屬於「主場」,運動開始以來,最多市民聚集此地,大會更加先後兩次舉辦大型晚會,集結力量,近日不少市民甚至自備帳篷到場,準備長期抗戰,包括學聯、學民思潮、佔領中環,以及包括民主黨、工黨和公民黨等一眾泛民主派人士,亦主要以此為根據地,場面至今也是比較和平。

  至於一街之隔的金鐘道,影響港島東西主要幹道及半山交通,但佔領人數則只有二、三十人,主要是人民力量所盤據。而特首辦對開空地,早前亦曾成為「主要戰場」,但近期集會人數則持續下跌,直至現在基本上只有零星市民留守,不少都是學生。

  除了金鐘之外,銅鑼灣本身亦是港島區另一重要戰區,示威者希望藉着佔領銅鑼灣,可與金鐘發揮互相呼應作用,實行「一方有難,對方支援」策略,不過隨着時間推演,一如特首辦前空地,示威人數陸續下跌,目前僅有零星市民守着路障,有指以熱血公民的支持者為主。

  旺角情況較複雜

  相比起銅鑼灣和特首辦對出,旺角情況不但更熱烈,同時亦更複雜,一方面人數持續高企,現時每晚深夜時分,大批小批示威市民分布彌敦道各處,至於位於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的佔領重鎮,人數更是有增無減,另一方面不同政黨政團勢力亦已乘勢介入,除了早前發起如打邊爐等「佔領的更多可能」活動而遭狠批的左翼組織左翼21,熱血公民、本土派等更屬當區主打組織。

  現場所見,熱血公民領軍人物黃洋達不時現身,同時熱血公民成員亦於現場不定時舉行研討會,吸引不少市民圍觀參與,除了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早前亦曾親臨現場,聲言為了保護學生,必須戰鬥到底;現時各方勢力割據山頭,基於理念方向不同,支持人士成分各異,若要統一行動,機會微乎其微。

  學聯不時調整策略

  由於部分佔領區已惹起巿民不滿,泛民內部亦提出要撤回部分佔領區。其中較具共識的,是金鐘道,以紓緩港島東西及紅棉道交通。民主黨中常委單仲偕昨日在其社交網站上表示,個人贊成重開金鐘道讓車輛通過,以爭取更多支持,「退一步不代表妥協,知所進退才是成功之本」。工黨、公民黨及佔中三子、學聯學民都同意這做法。

  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接受傳媒訪問時亦表示,政府現時採用拖延戰術對付佔領運動,佔領人士必須視乎情況調整策略,例如考慮開放告士打道等道路,以爭取中間派的支持,但他強調,政府必須釋出善意並作出讓步,例如重開東翼廣場。

  要聞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