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66] 14K最惡大佬曝光 M1,




雖然已年過六十,但華喜外表依然殺氣騰騰,當記者行近他訪問時,手下即左右撲出來護航。

人在江湖

14K最惡大佬曝光

14K華喜的名字,在八十年代可謂名震一時,成名的原因就是一個「瘋」字。

靠拳頭打出天下,是昔日江湖不二法門,亦因此造就了不少江湖猛將,而 14K惡人華喜便是其中表表者,八十年代他帶領手下,夠膽走到深水埗九江街,即有 14K惡人谷之稱的地帶,找當時的猛人立章和劉安爭地盤講數。

其後他又帶兵橫掃油尖旺夜場,甚至單挑整個和勝和幫派,與不少大佬結下仇怨,不少江湖中人回憶起他,都說當年 14K以他最惡。

近年江湖形勢逆轉,以進入澳門賭廳或加入黑色梁粉才有運行,華喜靠惡的時代已過去,但他霸氣依然不減當年,上週他設六十四歲壽宴時,反見當日仇人到賀,而他接受訪問時,也不改寸爆性格,「你又唔係 O記反黑,做乜要話你知?!」

勝和老叔父兼坐館造王者大飛不計前嫌,上週四晚俾面出席華喜壽宴。

上週四晚上,原本寧靜的石硤尾突然熱鬧起來。一批批江湖人物,陸續抵達南昌街多彩酒樓。原來,當晚是黑幫 14K重量級元老華喜的壽宴,不少門生均俾面出席。

「恭喜曬呀,喜哥。」當晚筵開約二十席,每當賓客來到送上利是時,今年六十四歲、有「佛爺」之稱身形略胖的華喜,即上前熱情招呼。雖然他已一把年紀,但聲音仍然響亮,中氣十足,加上樣貌惡形惡相,令人望而生畏。

現時不少當紅的社團大佬擺壽宴或婚宴,不是設在澳門大酒店,就是在油尖旺的高檔酒家,以顯派頭,甚至宴席上大搞抽獎活動,幾十萬送出去毫不手軟。反觀華喜選擇在石硤尾舊區擺酒,相形見絀,也正好見證舊派黑社會以拳頭行走江湖的日子已沒落。「石硤尾一向係 14K根據地,加上華喜喺呢度出身,所以佢決定喺呢度擺酒。」 14K資深成員根叔說。這個黑幫晚宴,還請來樂隊大唱尹光懷舊金曲,再加上一班上年紀的老江湖叔父在飲酒猜枚,宴席間有點像屋邨酒樓的聯歡會。

敵人來賀

當年華喜與立章打生打死,上週華喜壽宴,九江街揸 fit人立章(黃衫)竟然俾面到賀。

雖然華喜曾是響噹噹的江湖大佬,但他年輕時得罪本幫中人太多,故當晚的賓客主要是旗下的門生, 14K其他字頭不見派人來,甚至連同門最喜交際的鬍鬚勇和影星陳惠敏,亦沒有出席,反而曾與華喜有過過節的對頭人,當晚卻一笑泯恩仇,前來成為座上客。

到賀的仇家中,包括曾與華喜爭奪地盤、現時仍是 14K九江街話事人的立章,而曾和華喜發生衝突的和勝和,亦不計前嫌,當晚竟亦派出元老大飛和椰子作代表,「始終華喜十幾年前已轉到澳門搵食,時下好多當紮年輕大佬,未必同佢咁熟,反而昔日敵人識英雄重英雄,欣賞佢當年的霸氣。」據知勝和坐館沙田 Me也曾打算前來道賀,但後來因大家不同年代,難以找到共同話題,所以「無謂」來阻住班老叔父懷舊了。

越南開賭場

九江街是 14K元老立章及劉安的根據地,為了開闢地盤,當年華喜殺入九江街,並成功開設了地下賭檔。

記者當晚走到華喜身邊,說希望跟他做訪問,講講當年的江湖故事,他雖然表現愕然,但也沒有發爛渣。記者問他近來忙什麼,他說:「我最近去咗越南開賭場,在胡志明市,不過最近嗰邊搞排華,搞到我都唔敢去視察。」

記者打蛇隨棍上,問可否到他的賭場採訪,華喜即變臉和寸爆地說:「你又唔係 O記反黑,點解要同你傾咁多?」之後他又口花花撩另一女記者說:「不如你訪問我老婆,我有幾個喎!」當講到當晚壽宴時,華喜不改認叻性格,仍自誇自己朋友眾多:「我朋友多,但部分冇來,特別是九指華(在澳門涉嫌謀殺 14K差佬文的主犯,亦是以惡行走江湖)嗰批,雖然佢唔喺度,但其他朋友遠至山卡罅都有嚟。」講完後,華喜便叫記者離去。

單挑同門

當年華喜踩入深水埗九江街單挑劉安(劉國安)及立章,劉安早前喪禮,他的徒子徒孫塞爆靈堂,可見當年華喜越級挑戰真是膽生毛。(資料圖片)

而當晚有份出席、前 348Disco股東洪漢義( Teddy),離去時向記者表示,與華喜識了數十年,「佢(華喜)係我帶領信主的目標之一,佢個仔跟了我信主,佢間唔中都返教會啦。」 Teddy又說,華喜年輕時十分威水,但當記者要求講他的往事時, Teddy卻封口不提。

外表惡形惡相的華喜,名副其實是一名惡人,有「 14K最惡大佬」的綽號。「佢八十年代開始彈起,成日打橫行同人衝突,好多社團大佬都唔敢惹佢。」老叔父根叔表示,當時華喜在石硤尾打好基礎後,他為了擴張勢力,連同門的地盤也不放過,曾帶人踩入深水埗九江街,找當時的 14K猛人立章和劉安講數,經幾次硬碰後,最後立章見此人真是不可理喻的惡人,為免麻煩,最終答應讓華喜在九江街「插旗」,開設地下賭檔。

惡慣的華喜野心愈來愈大,八十年代中期帶領門生殺入砵蘭街,搶奪了多間夜總會的睇場,收取保護費,「華喜好鍾意去夜總會跳舞,基本上佢去中國城或者油尖旺任何一間夜總會,玩完之後就係咁意簽單走人,從來唔找數,你同佢嘈就掃你個場,搞到冇人敢叫佢真正攞錢出嚟埋單,可想而知佢有幾惡。」

與雞腳黑開拖

前 348 Disco老細 Teddy有份出席華喜壽宴,只說華喜當年非常勇猛,卻不肯透露有關詳情。

由於惡慣及橫行夜場多時,華喜不放任何人在眼內,卒之在九十年代尾,一次在尖沙咀東方皇宮夜總會耍樂時,闖了大禍。當晚華喜照常在場內通宵耍樂,場內也無人膽敢開罪他。當晚,適逢勝和另一猛人雞腳黑的妻子,剛巧也帶朋友到上址消遣,由於華喜和雞腳黑素有交情,其妻子便禮貌地過去跟華喜打招呼,並坐低飲酒閒聊。其後不知何事得罪華喜,雙方開始言語衝突,加上華喜已有點醉意,即怒火上心頭,竟然出手推跌雞腳黑妻子,之後更不由分說向她一巴打過去。

這一巴掌不僅打了雞腳黑妻,也打了雞腳黑和整個和勝和。妻子即致電丈夫。由於當時勝和正入侵新義安在尖沙咀的地盤,為公為私,雞腳黑當然乘機將事件弄大,親自帶了過百人馬包圍東方皇宮夜總會,點名找華喜算賬。

衝入夜總會後,雞腳黑見妻子被打傷,即怒火中燒,在花盆拿起一石頭,喪打華喜頭部,華喜即時「爆缸」流血,並拔足逃跑。雞腳黑與手下追至門口時,華喜已登上自己的坐駕,在百多人包圍下,他並不逃走反而企圖開車撞向雞腳黑,打算攬住「一鑊熟」。這時雞腳黑的徒孫、勝和前坐館薯仔眼明手快,衝前開車門後拔去車匙,雞腳黑等人其後將華喜拉下車,再於街上圍毆他一頓。

當時正值勝和趁新義安龍頭家族接受中央招安後,欲乘勢坐大及變成本地第一大幫會,華喜一向是眼中釘,故雞腳黑趁此機會勇戰 14K惡人華喜,亦變成勝和向外宣傳的威水戰績,幾乎整個勝和成員都向外吹噓這個故事,面對勝和整個幫派圍剿, 14K幫眾又冷眼旁觀,華喜再惡也不可能再戀戰下去。之後他過了澳門撈賭,亦少再涉足油尖旺的夜場了,因為性格關係,他在澳門多年來也闖不出個名堂。

九十年代尾,如日方中的華喜,因在東方皇宮夜總會內打了雞腳黑太太一巴,就這樣與勝和廿萬幫眾為敵。(資料圖片)

14K一盤散沙

這夜很多老江湖趁華喜壽宴一聚,散席時更有人熱情擁吻,江湖兄弟情十分濃厚。

據根叔表示, 14K一直猶如一盤散沙,縱有人才及好打之人,亦因內訌及互不合作,而令幫會的氣勢一直不如新義安及勝和,「即使自己人唔妥,人哋對外都識講派頭行先, 14K就唔會咁樣,連自己人都打自己人,咁點樣齊心對外?華喜同雞腳黑嗰單恩怨,勝和用派頭嚟壓華喜,而 14K就無人幫華喜出面傾,咁點好打都死啦……」

另外華喜雖然勇猛有餘,但謀略卻不足,有點像《三國演義》中的張飛,即使靠雙手打下了油尖地盤,最終都因他不善理財,愛花費,愛場面,終日沉醉江湖大佬前呼後擁的幻象中,弄至大嚿錢來大嚿錢去,「佢仲係老一輩思想,唔識得與時並進,依家仲邊度有黑社會靠打地盤收保護費咁落後,就算毒品生意都唔搞白粉,搞 K仔啦,但係佢仲係死古古,以為靠惡靠打就可以橫行,又唔識交際,所以注定成唔到大事。」

人生一晃而過,華喜轉眼六十四歲,身體和魄力都大不如年輕時,壽宴當日,只有舊日金曲伴唱,腥風血雨已成往事,今夜只剩一班老兄弟愐懷江湖舊事。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