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66] 48小時埋伏 踢爆虐貓狂魔 M1,




肆虐四年,王澤能終於在虐貓時斷正,人贓俱獲。他被警員拘捕帶署時,仍然口噏噏說「我沒有虐待動物」,掙紮著不肯上車。

城市打遊擊

48小時埋伏 踢爆虐貓狂魔

過去四年,港島區愛貓人士對一名夜更的士司機王澤能恨之入骨,因為自他出現,一隻又一隻的流浪貓便人間蒸發。

無數貓義工目擊到他駕的士四處打獵,手戴勞工手套,一手揪住貓兒後頸,放入一個紅白藍尼龍袋中,然後掟落車尾箱,絕塵而去。

貓兒被擒獲後,是什麼下場?愛貓人士很想知,也不敢知。他們估計,王澤能捉得既狠又頻,並且召集同黨捉貓,若非自己食用,就是賣給貓販,成為食肆餐桌上的一味菜。

為了制止王澤能傷害街貓,義工扭盡六壬,試過當場捉住他,但他狡辯捉貓兒來養,結果警方以證據不足為由,將他放生。義工也試過逮住他,打到他門牙飛落,但王澤能反而更興奮,擺出挑釁態度,擺明車馬捉貓。一班義工苦無對策,只能安裝閉路電視,自製印有他相片、特徵的大字報,四處張貼,希望嚇退這名虐貓狂魔。

沒有固定捉貓的時間、地點,王澤能繼續駕著的士逍遙法外。上週四是這位虐貓狂魔三十八歲生日,他的時辰到,經過一年追蹤,記者終於找到貓兒原來被扣上大鎖頭和鐵鏈,困在半山馬己仙峽道一個偏僻山坡, 48小時內直擊他虐貓、被捕過程。

王澤能見記者影相,擺出一副有恃無恐的態度。

要證明王澤能虐殺貓兒一直苦無證據,過往他被人當場捉住,就以「見街貓可憐,帶牠回去養」為由脫罪,所以要查出真相,必須找出他收藏獵物的地方兼人贓並獲。

但王澤能是的士司機,捉貓只憑心情,沒有固定捉貓時間、地點,記者追蹤這個案超過一年,始終無法找出他收藏獵物的地方,沒想到天網恢恢,直至上週四開始跟蹤,其後監視他在馬己仙峽配水庫交更時,聽到他的車尾箱傳出貓的悲鳴聲。待他離開後,記者拿著電筒,到山坡追查淒怨的貓叫聲,即場為這所貓監獄而震驚。

在半山建貓監獄

記者苦候四十多個小時,終於等到王澤能駕的士回來,帶著兩個尼龍袋和兩袋雜物上山虐貓,其中一個紅色的尼龍袋正藏有一隻剛捉回來的獵物。

被樹林遮掩著的一個石壆上,有一個約四呎乘三呎,用紅白藍尼龍袋自頂到末蓋著的鐵籠狀物體,被幾條粗而生銹的鐵鏈和大鎖頭鎖住,其中一條更繫到地下水渠上。揭開尼龍袋,赫然見到是兩個疊高了的貓籠,頂層的籠內有一隻瘦弱啡黃的老貓,牠有皮膚病,被蚊子狂咬,頸部卻纏了幾重生銹鐵鏈,及一個比牠身形還要粗大的鎖頭。牠不但無法搔癢,就連轉身,伏著休息也不能,而且貓籠裡沒有食物清水,盤上有幼蟲在蠕動,簡直就是煉獄。

記者持續埋伏附近守候,直至上週六清晨六時許,王才駕著的士抵達,在車尾箱取出兩個尼龍袋和兩袋雜物上山。他的出現,令貓兒再受折磨,先是向貓兒噴蚊怕水和殺蟲水,給貓兒解鎖後,粗暴地強行把牠自籠裡扯出來,然後扔到地上。貓兒跌在地上時,被頸上的鐵鏈和大鎖頭撞到,發出慘叫聲,但因為被重物絆住,無法逃走,只能可憐巴巴地望著王,王陶醉地看著牠,十分滿足。

貓兒像囚犯般被戴上大鐵鎖已很慘,還要被蓋上尼龍袋,在三十四度的酷熱高溫下,若非義工餵飼食物和水,讓牠呼吸新鮮空氣,恐怕早已活生生焗死。

貓兒被蚊子狂咬難當,但頸部卻纏了幾重鐵鍊,及一個比牠藤條身型還要粗大的鎖頭,牠不但無法騷癢,就連轉身,伏著休息也做不到,簡直生不如死。

拘捕又如何

埋伏的記者見狀,即時飛身撲出喝止他,一名義工見狀並立即報警。記者也上前與王對質,王故作輕鬆,一手扶著鐵籠,仍諸多狡辯,「佢叫妹妹,在西環跟我來的,養咗幾個月喇,咩偷,邊度有偷,流浪貓嚟㗎。」記者當場踢爆,指有很多義工投訴他偷貓,他亦曾經因此被警察拘捕,王對此輕蔑地說:「拉過又點,差人都冇證據我偷貓。」記者再問他,有人說他會吃掉偷來的貓和轉售給食肆,他即激動地說:「用來養囉,咩養唔到咁多貓,我養一隻之嘛。佢哋講啫,有咩證據我係養來食先。」

王全無懼意,繼續振振有詞辯駁:「咩擔心(貓兒)安全,我帶好多罐頭上來餵佢。」被問到為何給貓兒繫上鐵鏈和鎖,知否構成虐待動物,他強詞奪理說:「我驚佢走嘛,梗係唔係虐待啦,啲人都係綁住隻貓啦。」

警員到場後,在他帶上山的一個尼龍袋中,又發現一隻街貓,同樣頸部纏上大鎖頭和粗生銹鐵鏈,鐵證如山,於是以涉嫌虐待動物拘捕他,帶上警車一刻,他仍掙紮狡辯說:「我冇虐待動物。」

除了建貓監獄養貓,記者在超過一年的跟蹤期間,亦發現王澤能有很多匪夷所思的奇特行為。他每日做兩份工可謂非常勤力,他買了兩架客貨車,其中一架自己用,做食環署的外判司機,早上八時四十五分開始接載員工,到下午五時四十五分收工後,隨即把客貨車泊在馬己仙峽配水庫,享用免費停車著數,然後稍事休息和「玩貓」。

瞌眼瞓在公路舞龍

到晚上近七時又準備做夜更的士司機,當日更的士司機到場,二人逗留約一小時,並用手捉耳及抽後頸搖擺,戲弄貓兒,到晚上八時再由王駕的士離開,王放下日更司機,就開工做生意,餓了就花約二十元買一碗雲吞麵或街邊小食就算,十分慳儉。直到接近淩晨,他沿三號幹線公路入機場,接載長途客,其間一邊睡覺,一邊輪候的士站,數口十分精。由於他精神不足,記者曾見他駕車時打瞌睡,在公路舞龍,險象環生。

記者找到一名熟悉王澤能的人士,他透露王表面「爛身爛世」,風雨不改地穿格仔上衣,揹著兩個腰包,藍色牛仔褲,手持紅白藍尼龍袋,但因為搏命做兩更司機,孤寒成性,實質相當「有米」,「我哋都覺得佢好變態,佢喺深圳東門、香港共有兩層樓,父母亦有間房俾佢,但佢唔住,雖然曾租劏房擺放雜物,但佢多數寧願留喺車度,有需要就返父母屋企沖涼。因為日做夜做,慳落唔少,佢身上隨時攞到至少五萬蚊出來。」

每次出動,王澤能都會駕的士,配備紅白藍袋,勞工手套,大鐵鏈和鎖,甚有雨夜屠夫林過雲的影子。

妹妹因養貓被趕走

該知情人士又透露,王在一個潮州家庭長大,在家中排名第二,父親管教很嚴,並不喜歡小動物,但王澤能的妹妹十分喜歡貓,有一次帶貓兒回家養,被父親責罵,並趕走貓兒,誰知貓懂性自行回家,由於妹妹不肯放棄貓,最後妹妹和貓兒竟被王父趕走。

該人士又說,王自小就很聰明,讀書名列前茅,「聽聞後來屋企發生了些事,令佢性情大變,成績一落千丈,後來做運輸和揸的士。」他形容,王一向性格偏激,喜歡拗頸,幾乎年年惹官非,「曾經涉嫌非禮女乘客、衝警方路障被捕,每次都甩到身。佢總係有自己一套理論,好野蠻咁拗,唔知佢真傻定假癡。」

記者找到王澤能的爸爸求證,他本身亦是的士司機,坦言曾聽聞兒子因為貓惹上麻煩,但不知道他頻頻捉貓,「你今日唔嚟搵我,我完全唔知發生呢種事。能仔係善良,唔會食貓嘅。」到記者出示他用五花大綁和紅白藍袋養貓的相片,王父亦嚇一驚,過一會才說:「咁樣虐待貓梗係唔啱啦,要受教訓。」

他坦言,家中曾經為養貓問題趕女兒走,「個女養隻貓,周圍走整到牆紙爛曬,又唔用個籠困住佢,好煩。你可以用個大點的籠,鎖住佢,空間大些嘛。」記者愈聽愈心驚,問他覺得此家庭經歷,是否令阿能變成虐貓狂魔,他斷言否認:「我覺得係佢本身嘅興趣問題。」

王澤能住北角劏房期間,曾被揭發偷貓被捕。王知道惹怒了區內的愛貓人士,經常四處張望,以免被人伏擊。

王澤能對格仔圖案情有獨鍾,拜年時也是著格仔上衣,揹紅白藍尼龍袋。看似爛身爛世的他,其實身懷數萬元,跟袋中藏有貓一樣,叫人驚嚇。

王父不敢相信兒子如此虐貓,他身後的尼龍袋屬王澤能所有,打開一看,仍然是大量的尼龍袋、勞工手套和罐頭刀,感覺恐怖。

敢打鋪頭貓主意

正因為王澤能屢次甩身,變得更加猖狂,就連店鋪飼養的貓也敢打主意,一名港島區街市女小販說:「三、四個月前,佢趁我哋唔覺,想偷我隻貓,我哋鬧咗佢一餐,又在路口貼佢大字報,佢竟然又來搞佢,就上個月,佢摸我隻貓,因為奈佢唔何,得個嬲字,我哋要做生意㗎,點樣成日睇住,好大壓力囉。」

王澤能每次被人指責,都堅稱捉貓是用來自養,但記者上週監視的三日中,已見到他帶來兩隻獵物上山五花大綁,根本不像愛貓自養,反而更像頻頻打獵。貓義工 May透露,有一次王同樣被義工逮住報警,之後他帶太太來求情,坦言捉貓目的是給太太補身。但她認為這只是謊言,因為聽聞香港有不少貓販,將貓轉售食肆圖利,滿足變態人士口味。「佢一定係賣出去有錢落袋,佢唔係傻,傻唔會有同黨。」

有愛貓人士在店門安裝閉路電視及貼大字報,阻嚇王澤能偷貓,但錄像所見,王仍然在門外徘徊,義工坦言,他的行為對他們造成很大心理威脅。

May姐希望今次人贓俱獲,把證據送到警察手上,他們會認真調查。

義工求警察調查到底

兩年前,王澤能住所後巷有一個被圍上鐵鏈的衣櫃,內裡有四隻貓,藏貓原理跟今次的一樣,現在他在半山建貓監獄,可見他行事愈來愈精密。

一二年三月,王澤能曾經因偷貓被逮住,警方以涉嫌盜竊拘捕他,但後因證據不足放生。同年九月,貓義工在他當時居住的北角劏房後巷發現有一個綁上鐵鏈的衣櫃,裡面同樣有兩個籠養住四隻貓,他們曾提醒警方王有嫌疑,但並未得到回應,結果兩年來附近地區繼續有貓兒失蹤,然後人間蒸發。

北角一愛貓人士薯媽說:「其實警方可以做到很多事,但他們每每要我們提出證據,有證據不用找警察啦。義工都很團結,我哋已做埋網上偵探,一有捉貓賊的行蹤就通告天下,但義工都要睡覺,為何市民義工可以做那麼多事,警察那邊不可以做多少少?」

如今王澤能落網,義工們可舒一口氣之餘,街上的貓兒相信也不會再人間蒸發。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