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66] 何東遺囑曝光 稱何佐芝「 my friend」 M1,




有傳何佐芝晚年患上癌症,近年身體情況轉差,去年八月他撐著柺杖,堅持出席銀行家利國偉的喪禮。(陳浩樂攝)

壹週人物

何東遺囑曝光 稱何佐芝「 my friend」

商業電台創辦人兼名譽主席何佐芝上週三離世,享年九十五歲,特首梁振英讚揚何佐芝對廣播業貢獻巨大,商台副主席俞琤則回應:「哀慟莫名、恕不能言。」

何佐芝是香港巨賈何東爵士與私人看護朱春蘭的私生子,貴為本港四大家族之首、何東家族成員,卻一直處事低調,鮮有提及身世。據本刊獲得的何東遺囑顯示,何東分配遺產時,只稱呼朱春蘭為「 my secretary(我的秘書)」,而何佐芝則是「 my friend(我的朋友)」。

雖然何佐芝及母親於何東死後,仍得不到任何名分,但其一家不但獲贈十二萬元現金,更可以每月支取生活費及獲分配住屋,明顯已被視為家庭成員。有何東家族成員透露,何佐芝對其身世耿耿於懷,從沒借助父蔭發展事業,終憑個人努力創辦商業電台,成為本地廣播業先驅,以及員工眼中富有而謙虛的好老闆。

何東(第二排中)家族子孫眾多,但多年來的全家福均不見何佐芝及其母親朱春蘭,顯示兩人在家族內地位特殊。

「那個年代很封建,著重名分,正室、妾侍都有個名,佢(何佐芝)雖然無講出口(介懷身世),但我相信係一個遺憾,只係佢無選擇權。」何東家族成員透露,何東生前有元配麥秀英,平妻張靜蓉以及妾侍周綺文,但從來沒有公開提及何佐芝母親朱春蘭( Katie Archee,又名朱結地)的身份,何東當年的家族合照,亦從來不見何佐芝一家的蹤影。

私人看護日久生情

據悉,何東享年九十四歲,但生前一直受胃病及失眠問題困擾,一九一○年前後更患上肝炎,需要放棄工作並臥床長達數年,家人為此聘請看護朱春蘭,朱本身亦是混血兒,有拉丁美洲血統,兩人因日久相對而互生情愫。一九一七年,何東獲民國政府委任為商務專員,須遠赴美國考察,朱春蘭一直陪伴在側,翌年便於美國誕下何佐芝。「佢原本叫何世義,同何東家族其他男丁一樣屬『世』字輩,但 George好早就唔用呢個名,改用英文譯音佐芝。」

雖然何東從沒公開承認與朱春蘭的關係,但亦從來無公開否認過,尤其何東晚年時,元配及平妻先後離世,朱春蘭與何東關係更密切。根據本刊獲得的遺囑,何東去世前一年、即五五年七月四日,在律師見證下訂立詳細遺囑,連同其後新加的附頁,總數達三十二頁,詳細分配其遺產及交代身後的安排。

遺囑內共有四處提到何佐芝一家,其中何東在分配遺產給一眾妻妾及兒孫後,要到第五頁才見到朱春蘭的名字,卻稱對方為「我的秘書」,至第六頁稱何佐芝為「我的朋友」,兩人分別獲得五萬元現金,而何佐芝的妻子及兩名兒女則各獲一萬元及五千元,一家人共獲十二萬元。當時一個面積五百呎,位於銅鑼灣的小型單位,樓價只是三萬元。

雖然何東始終沒有給予朱春蘭母子任何名分,但遺囑內卻特別感謝朱長期以來忠誠的貢獻,而且除了獲分遺產,何東又對何佐芝一家作了特殊安排,包括跟其他家族成員一樣,朱春蘭可在家族信託基金每月支取生活費,為期十年;亦容許朱春蘭一家入住俗稱「紅行」、位於西摩道八號的大宅,與其他家族成員看齊。

何佐芝(左二)創辦商台多年,強調為民喉舌,但近年卻屢傳不獲政府續牌,圖為 O九年商台創立五十周年酒會,前特首曾蔭權(右二)到賀。

何東遺囑共有三十二頁,其中四次提到何佐芝及朱春蘭,但卻稱呼兩人為「朋友」及「秘書」。

不靠父蔭自行創業

「雖然大家都知道 George係何東個仔,但喺屋企佢始終無地位,美國讀完書返香港,只係打咗一陣工,就自己去創業。」何東家族成員說。何佐芝早年接受訪問時透露,他在美國就讀大學期間,從無得到家族接濟,當時曾因無錢交學費而與表哥一起做苦力,從此悟出人生要「忍得、捱得」的道理。

四十年代學成返港後,曾在父親旗下的生記物業管理公司當過小職員,挾著美國大學畢業的資歷,再轉往貿易公司當經理,及後更與友人合組公司代理飛利浦收音機。後來市場飽和,生意減少,眼見當時「麗的呼聲」電台每月收費也有聽眾,便毅然跑到澳門,並取得綠川電台經營權,獲利後便決定回港辦電台。

雖然何佐芝並未如其他家族成員獲得「貴族」身份,但憑著何東留下的遺產,以及在上流社會認識的朋友,終在五九年成功向當時的港督葛量洪申請電台牌照,並找來時任行政局議員羅文惠及鄧肇堅爵士任董事。

創辦商台後,何佐芝在廣播界創下多個第一。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有份策劃商台創作一系列深入民心的廣播劇,包括諷刺時弊的節目《欲罷不能》。由於主持人林彬在節目中大罵「左仔」,痛斥左派擾亂社會秩序,結果六七年被人伏擊,被燒至重傷最終喪生。

憑著何東留下的遺產,何佐芝(右)五九年創辦商台,並於七一年搬到現時位於廣播道的新大樓,圖為時任港督戴麟趾出席揭幕儀式。

商台在何佐芝領導下,一直以敢言見稱,其中諷刺時弊的長壽廣播劇《十八樓 C座》,更是深入民心。

火紅年代立場鮮明

前廣播處長張敏儀在悼念何佐芝的節目中,讚揚何堅持要商台不畏強權,一直沒有受政治和商業壓力,尤其是六七暴動期間,商台更是與基層市民連成一線,又形容當年慘被燒死的商台播音員林彬,是本港首名因言論自由而犧牲的人。

商台新聞及公共事務總監陳淑薇更表示,何佐芝三十多年來從不幹涉新聞部運作,更一直強調以社會責任行先,錢是其次。她又透露,何佐芝多年來都被譽為「好老闆」,喜歡討論時事,並重視言論自由;對於商台續牌問題,她指何佐芝從無向員工施壓或者限制言論。

據悉,現任商台董事局主席何驥及副主席俞琤,連日來商討何佐芝的喪禮安排及扶靈名單等,預計將貫徹何佐芝生前低調作風,只會讓親友出席,一切從簡。

前商台播音員林彬因在節目抨擊「左仔」暴力行為,被暴徒伏擊燒死,有市民諷刺商台近年見錢眼開,遂於商台門外貼上林彬遺照。(李育明攝)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