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71] 富豪噩夢 張子強結拜兄弟出冊 爆綁架兵團成軍實錄 M1,




坐監十八年,十八年前沒有智能手提電話、八達通等新鮮科技,搞事雄出獄後一一學會,最難適應的,倒是香港「太多人」,他說:「喺監獄,一幢大樓只有九十個犯人,工作間只有廿多人,每天來來去去都係嗰批人。」

封面故事

富豪噩夢 張子強結拜兄弟出冊 爆綁架兵團成軍實錄

新地前主席郭炳湘近日被爆出自 97年綁架案後患上抑鬱症,

早前李嘉誠也在訪問中大談與張子強對話過程,看來這個

被槍斃已十六年的犯罪天才,仍然是很多香港人的回憶和夢魘。

張子強其中一結拜兄弟,有赤柱監獄揸 fit人之稱的「搞事雄」劉國雄,去年尾悄悄出冊,他接受本刊獨家訪問,表示自己並無參加綁架案,但仍大爆張子強不為人知的秘聞,而他的三個親兄弟,劉鼎勳、劉國華及劉卓勳,也先後因幫張子強搞炸藥,而在中港兩地入獄,搞事雄的家族,可謂張子強當年的生死之交。

搞事雄入獄後,張子強也不忘這個兄弟,不單預留一筆錢給他,當年還派人以鏟泥車撞擊赤柱監獄,以警告當局善待他。

搞事雄一生與張子強結緣,廿幾歲時兩人由龍翔道飛車認識,一齊到澳門豪賭,繼而結拜成肝膽相照的兄弟,張子強更親手設計鑽石戒指給他做結拜信物,其後兩人結伴再找陳伯算命,結果一言批中了張子強的結局。

出身慈雲山 14K的搞事雄,本身也是江湖的傳奇人物,年輕時被喻為「車神」,曾與水房賴、盲亨和呂米高甚至

成龍同場較量,今日江湖成名之人,昔日都是街頭競爭

對手,其後各走各路,他則在黑道上以「製毒專家」成名,曾因販毒罪被重判廿五年。

對於自己一生屢遇奇人奇事,他聳肩苦笑道︰「半點不由人。」

記者翻查真名劉國雄,綽號「搞事雄」的昔日新聞,他的「快勞」可說是「成本電話簿咁厚」︰他曾經是 14K的「製毒專家」、親兄弟是張子強犯罪集團的骨幹,而他本人更是張子強的結拜兄弟。

搞事雄入獄高度設防的赤柱監獄,他仍不忘「搞搞震」,有傳他曾發動獄中絕食,擺明挑戰懲教署,他也一直是監獄中本地幫話事人。訪問搞事雄前,有江湖叔父提醒記者,搞事雄一家都不好招惹,否則「後果自負」。

笑面虎

億元械劫解款車案,張子強於 95年在最高法院上訴得直當庭釋放,其後開始招兵買馬,策劃更大單的連環綁架富豪案。

現年五十四歲的搞事雄去年出冊,記者不放過訪問他的機會,屢次透過中間人搭路,搞事雄才在電話裡說︰「大家傾吓偈先啦,唔好影相喎!」第一次見面,他相約記者到黃大仙的茶樓飲茶,記者甫進茶樓,看到搞事雄身旁坐了兩個兇神惡煞,貌似「左右護法」的手下,他們「牛咁眼」瞪着記者,倒是搞事雄笑面迎人,不斷笑笑口向記者說︰「手下留情!」記者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搞事雄是否向記者「示警」。

經過一連數天的採訪,記者觀察搞事雄的日常生活,當年被喻為「赤柱惡霸」的他,卻對任何人「唔該前,唔該後」,昔日的戾氣,看來被十八年的鐵窗生涯消磨殆盡。

採訪途中,搞事雄突然從褲袋中,掏出一疊一千蚊「金牛」,即場給一名師奶,原來昔日在慈雲山長大的老友,突然要在伊利沙伯醫院做通波仔手術,所以他的妻子來向搞事雄「籌旗」。

搞事雄事後向記者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其實你有幾多錢都冇用,好似我同個社會斷絕咗十八年,有啲事情金錢係買不到的。」搞事雄表面風光,他左手戴上 Chanel J12系列的手錶,錶面鑲滿鑽石,但金錢卻買不回他的自由。

為追回十八年的光陰,搞事雄每天把行程排得緊湊,「我叫阿搞,因為我鍾意搞 party!」記者看到他的手機,相簿內藏有廿多名穿著比堅尼,披着長頭髮少女遊船河的相片。

九五年成龍拿博士學位,在娛樂行舉行慶功宴,搞事雄(左)曾因參戰「成龍盃」而獲邀出席,他說︰「當時只可帶一位賓客,我二話不說就叫咗大富豪去。」二人其後跟李修賢合影。

張子強與成龍合照,一個是大賊,一個是《警察故事》系列的男主角。

遭張子強綁架後,郭炳湘至今仍活在昔日陰影中。

與大富豪結拜

一九八四年,搞事雄新婚不久,他一次開車「飛街」的時候認識了綽號大富豪的張子強,他記得張子強當時駕駛日產的 Fairlady系列,他們在尖沙咀、龍翔道飛車,大富豪「手車」如何?搞事雄說︰「站在我的角度,當然覺得他一般啦,但相比一般人,他駕車好狼死,好兇狠,佢為求快會逆線行車。」

所謂自古英雄出少年,當日與他們結伴飛車的,也不乏日後的成名人物,包括如今澳門土皇帝水房賴、水房盲亨等人,而搞事雄曾落賽道與成龍「鍊車」,也把張子強介紹予成龍認識,這些當年輕狂之事一一道來,都成為了他珍貴的回憶。

之後大家各走江湖路,直至九二年他們再重遇,當時兩人各因不同罪案在荔枝角收押所,搞事雄因行使假信用卡被捕,而張子強則因械劫億元解款車案,被重判入獄十八年,直至九五年在高院上訴成功無罪釋放。張子強坐監期間,綁架王德輝的歹徒也在獄中,想不到竟成為張子強的啟蒙老師,搞事雄說︰「其實我懷疑大富豪綁架富商的橋段,可能係王德輝的綁匪教大富豪。」至於是否如當年傳聞,王德輝被綁匪掟進大海撕票,搞事雄說︰「不知道。」

三年後兩人都離開監獄,但命運又再一次結合他與張子強。當時張子強出獄後流連澳門賭場豪賭,而搞事雄也在澳門做疊碼仔,他完全沒想過,當時張子強已滿腹大計,準備自己的綁架計劃,並在香港、澳門和內地廣招人馬,密謀策劃。

張子強最初以試探的形式,向搞事雄借五十萬賭錢,搞事雄說︰「其實我唔知大富豪住邊,純粹篤鼻哥講義氣沒有立借據,我就借俾佢。」雖說不了解底細,但張子強在解款車一案震動江湖,當時車內共有一億七千萬元不翼而飛,相信五十萬對於張子強,並不是大數目,搞事雄也不知道,善於攻心計的張子強,其實是在試探他是否相信自己。

其後張子強顯露爛賭本性,每鋪百家樂的賭注,可高達五百萬,搞事雄回憶:「我陪同大富豪在氹仔街市偉的賭廳賭百家樂,大富豪幾個月間淨贏六千萬,賭錢我會收到回佣,我自己約收到八百至一千萬,張子強真的很豪爽,他賭完贏錢後,枱面剩三十多萬,他叫我當貼士分俾其他人,於是個個荷官追着我問我拿錢。」正因張子強豪賭及派錢的作風,「大富豪」之名也迅即在江湖傳開。

張子強較搞事雄年長五年,常向人說搞事雄是他的幸運星,兩人感情很好,張子強更在同年四月七日,向搞事雄提出結拜,並送了一隻二卡多自己設計的鑽石戒指,搞事雄稱呼他為「 Peter哥」。時間一晃十八年,這隻戒指,如今仍套在搞事雄手指上,他說人走情永在。

張子強一生喜愛飛車,而且喜歡高調地招搖過市, 97年更主動聯絡壹傳媒,投訴被警察打,但誰也想不到,他同時在策劃綁架富豪。

張子強與搞事雄兩個大男人,結拜信物竟然是兩卡鑽石戒指,「由大富豪親自設計,佢話靈感來自卡地亞。」搞事雄說。

鏟泥車撞監獄

搞事雄入獄後,張子強曾派出手下以鏟泥車撞擊監獄更亭,瘋狂行為前所未見。

因為這重關係,張子強當時也認識了他的親生大哥劉鼎勳、三哥劉國華和六弟劉卓勳,想不到他們日後也陸續成為張子強犯罪集團中,負責販運炸藥和軍火的核心要員。

江湖傳聞,原本搞事雄也是張子強滿腹大計中的一個重要角色,可是九六年三月,搞事雄卻因販毒罪和妨礙司法公正罪,共判監廿五年半,結果不知是福還是禍,他錯過了連串綁架行動,但也逃過了槍斃或在大陸坐監的命運。

雖然人在獄中,張子強對這個義弟仍顯得非常關心,每星期均會探望搞事雄,直至九六年四月,目無法紀的張子強,派手下用鏟泥車撞向赤柱監獄的更亭,為了搞事雄向監獄發出警告。搞事雄回憶當時的情況︰「大富豪問我︰『你在入面有沒有麻煩,再有麻煩出聲,我再給他們(懲教署)顏色。』我本身不知道他說什麼和做什麼,我還說︰『一切都很好!』」

據知張子強向人聲稱自己在獄中時因搞事,經常被人打「懵仔針」,故擔心自己的兄弟也遭到虐待,所以才想出用車撞監獄來警告。

當時有傳媒也報導,監獄先後被撞,都是張子強為營救葉繼歡和搞事雄,甚至聯合犯罪家族黃桂芬兄弟參與行動,「於是懲教署加強監管,當時傳到佢哋會有直升機營救,搞到我因此要一個人行特別地方放風,上面還有鐵絲網防我逃走,與其他人分開。」

其後張子強綁架李家和郭家賺了大錢,但沒有忘本,他挾巨款前往澳門日夜賭錢,仍會預留碼佣給搞事雄,把錢存進他的賭場戶口,搞事雄說︰「其實他的碼佣不關我事,但他仍預留給我。他說要留番幾百萬給阿搞。」不知是否這個原因,記者眼見剛出冊的搞事雄,一點也不缺錢花,手上還戴着價值數十萬鑲滿鑽石的名錶,而他目前也繼續在澳門參與賭廳營運,也搞了間地產公司,準備大展拳腳。

目標︰李嘉誠

據知,張子強兵團第一個綁架目標

曾是李嘉誠,後來擔心無人付錢,才轉而綁架他的兒子。

張子強「成名之作」,便是在短短一年半間,綁架李嘉誠長子李澤鉅和新鴻基地產的郭炳湘,搞事雄推說因身在獄中,不知犯案詳情,但本刊幾經轉折,找到張子強另一黨羽阿文,向本刊親證當中過程。

話說九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李澤鉅放工回家途中,他的豪華房車駛到壽臣山道,被張子強一伙人截停,張子強向車連開兩槍,強行擄走李澤鉅至粉嶺流水響大窩口村廢置的雞場,張子強致電李嘉誠,索款廿億。

阿文指出,原本張子強一班人綁架的目標是李嘉誠,但後來改變主意,「若果綁咗李嘉誠,邊個俾贖金?」

張子強於翌日,親自到李家大宅與李嘉誠談判,傳言指張子強腰纏炸彈與李嘉誠講數,阿文回憶說:「大富豪時時刻刻都會陀住一支手槍,隨時準備與警察駁火,佢使乜綁住炸藥,佢好叻玩心理戰,聽聞當晚大富豪癲到,在李嘉誠屋企住了一晚,表明若果李嘉誠報警,佢個仔都會玩完。」結果李嘉誠交了十億三千八百萬贖款。

去年李嘉誠接受大陸傳媒訪問,亦承認張子強綁架其長子李澤鉅,他當時還勸告張子強:「你拿了這麼多錢,下輩子也夠花,趁現在遠走高飛,洗心革面,做個好人。」

郭炳湘妻交贖金

入獄十八年,搞事雄出來後發現人面全非,但他對張子強仍然十分懷念,手上也戴着當日結拜時贈他的戒指。

張子強食髓知味,於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他的同黨趁郭炳湘由深水灣寓所回灣仔新鴻基總部返工時,在途中強行截停郭炳湘的坐駕,並禁錮郭炳湘在元朗大欖馬安崗村的一間村屋。

當時張子強向郭家開價廿億元,阿文指郭炳湘的弟弟郭炳江和郭炳聯否決利用公司現金營救大哥,只有郭妻李天穎救夫心切,其間不斷與張子強討價還價,最終私人付六億元贖金。

郭炳湘雖然逃出生天,但他被禁錮期間,被張子強等人不斷折磨,郭被脫光衣服塞進一個細小的木箱,身體被迫蜷曲,飲食和大小二便要在木箱內解決。郭炳湘被指綁架案後,患上創傷後遺症,亦有指他因不滿兩名弟弟不肯繳付贖金,才埋下日後郭氏兄弟鬩牆的導火線,甚至搞到十多年後對簿公堂。

找陳伯批命

想不到周旋富豪之間的風水師陳伯,也替張子強和搞事雄批過命,張子強不依指示向東走,反而北上大陸,結果命喪槍下。

搞事雄說,張子強也迷信風水之說,曾經人介紹,帶他找著名風水師陳伯(陳朗)算命,陳伯曾批張子強會賺大錢,正正加強張子強策劃綁架行動的決心。

九六年一月,他們在陳伯加多利山的寓所睇相,當時陳伯批搞事雄面臨一個大劫︰「陳伯批我四字,『了斷人生』,陳伯說我四至六月不能駕車,若我駕車,一定會撞車死亡。」結果搞事雄同年三月沒有駕車反倒被警方拘捕,再遭重判入獄,他一直認為坐監避過了死劫。

席間,陳伯也替張子強算命,他說︰「張生,你的相很獨特,你將會賺很多錢,但你賺到錢後,一定要離開香港,向東面方向發展,你記好,我不是跟你說笑的。」

可惜一語成讖,張子強的確在綁架案中獲取大量現金,但他沒有收手,其後更策劃綁架其他富商,直至九八年一月,他的黨羽從內地偷運八百多公斤炸藥,收藏在上水馬草壟,當年報導指炸藥足以炸毀一幢十多層高的樓,炸藥庫被警方破獲,這亦敲響了張子強的喪鐘,張子強不選擇向東逃,反而神推鬼擁北上大陸,結果在廣州被判槍決。

張子強被槍決的消息,很快便傳入搞事雄的耳中,那夜凌晨,搞事雄在監房,望向窗外呆了一晚,點起一根煙,說︰「 Peter哥,安息啦,一路好走!」

與葉繼歡包圖書

搞事雄說在獄中「度日如年」,他唯有自學針灸消磨時間,搞事雄應記者要求,示範施針瘦面。

在赤柱監獄,囚犯分為兩類人,一是俗稱「桂枝仔」的香港人,另一是簡稱為「大圈」的大陸幫,搞事雄坦承自己是香港幫的「揸 fit人」。

他說:「我剛剛來赤柱的時候,香港話事人的位置真空了,屬於大圈幫的花柳全(何毓桓),他是大圈的話事人,他都想我做香港揸 fit人,去配合他。」

在大祠堂(赤柱監獄)內,搞事雄碰到賊王葉繼歡,兩人屬同一「期數」,即同一工種,他們的工作,是替公共圖書館包裝圖書,搞事雄說:「有時幫他推輪椅,幫他斟茶遞水,其實葉繼歡份人好隨和,成日請人食煙。」

監獄生涯十年如一日,大多囚犯會鑽研風水命理,正如「雨夜屠夫」林過雲也如此,他被判終身監禁,獄中花名為「阿 Lam」,經常埋首玄學書籍,每日替自己及其他犯人起盤算命。而搞事雄在○八年開始鑽研中醫,他說《皇帝內經》、《本草綱目》也參詳,因獄中不能看中醫,他轉而研究針灸。

搞事雄四年前嘗試在自己的身體施針,他說︰「在赤柱監獄裁床的大頭針,我偷偷地拿了幾顆大頭針,回房磨幼研習針灸,在身上施針,但在體內斷了。」採訪期間,搞事雄示範針灸,他說:「我以前腳傷舊患好痛,而家替自己施針,感覺好多了。」

與盲亨鬥車

在慈雲山長大的搞事雄,小學三年級輟學,他曾做「車房仔」維修汽車,十六歲便揸「大膽車」,當他十八歲攞正牌,便開始飛街,也會過濠江參戰澳門大賽車。

搞事雄說與水房賴曾屬同一車隊「 Yamaha」,原來一直作風低調,在澳門呼風喚雨的「土皇帝」水房賴,年輕時也熱愛賽車,搞事雄直言最欣賞水房賴的技術︰「賴哥揸電單車,彎位攞得好準好靚,其實我八○年在澳門大賽車攞電單車冠軍,只係因為賴哥沒有參賽,否則我一定輸俾佢。」

搞事雄也曾與盲亨加入香港的車隊「紅白藍」,兩人曾黑夜鬥車,大帽山、龍翔道等飛車熱門勝地,均留下他們的「車呔痕」。搞事雄說︰「盲亨是天才車手,當時我同盲亨是假想敵,因為龍翔道有好多人,人山人海過千人觀看,每場賽事各有勝負啦。」

九六年判刑,錯過了回歸和沙士等很多大事,入冊時三十六歲,十八年後出冊,至今也不過五十多歲,江湖中人也議論紛紛和猜測,吃慣大茶飯的他是否能甘於平淡,但他堅稱自己會專注正當生意。

搞事雄(右)於一九八八年澳門大賽車,奪得亞軍,冠軍是余安安前夫李萬褀(中),季軍是十姑娘兒子麥家興(左)。

搞事雄和「大佬」貓仔(中)與陳慎芝(左)飲茶,搞事雄說︰「我放(監)出來,華哥(陳慎芝)即刻同我講,唔可以返轉頭做錯事,佢介紹好多人脈俾我,帶挈我做生意。」搞事雄現在從事地產和經營澳門賭廳。

搞事雄搞事家族

搞事雄(左)一九八四年結婚時的舊照。

現年五十五歲的劉國雄,綽號「搞事雄」和「雞仔雄」,搞事雄共有九兄弟姊妹,他排行第六。搞事雄原本出身於石硤尾的徙置區,其後搬進慈雲山公屋,七十年代末,由陳慎芝、貓仔和李兆基帶領的慈雲山十三太保改邪歸正後,搞事雄與親兄弟,聯同其他在慈雲山長大的童黨迅速上位,當時被稱為「小十三太保」。

而搞事雄的兄弟被指與張子強稔熟,劉氏兄弟與張子強犯罪,名副其實是「搞事家族」,九八年一月,搞事雄的六弟劉卓勳被指參與上水馬草壟炸藥庫一案,當時張子強從內地偷運八百多公斤炸藥進入香港,經審訊後,劉卓勳獲判無罪釋放。同年搞事雄的大哥劉鼎勳和三哥劉國華,被指在大陸非法買賣爆炸品和偷運軍火,分別判無期徒刑和入獄十年,而張子強在馬草壟案潛逃返內地,在江門被公安拘捕,九八年十二月在內地槍斃處決。

搞事雄因販毒和串謀妨礙司法公正,於一九九六年被重判入獄二十五年半,扣除獄中假期,他共坐了十七年半監,加上他之前曾因假卡判囚四年,搞事雄的人生,差不多一半時間在監獄度過。

監獄字典︰唔好執番梘?

三哥劉國華在大陸坐監十年,○八年刑滿出獄,但他卻轉趨低調。

監獄的生活帶着神秘,內裡亦流行不少術語,而電影情節中「執番梘」意指男囚犯在獄中進行肛交,搞事雄指,囚犯在獄中忌諱「番梘」二字,他說︰「番梘,即係返轉頭坐監,所以我哋叫滑石,唔叫番梘。」

獄中生活枯燥,搞事雄直言︰「每日好似機器重複做同樣的事情,就連每日行幾多步去工場我都數到。」囚犯的生活,每朝早起身吃過早餐,中午在工場工作,賺取工資買煙,中段有一小時,俗稱「放風」的休息時間,犯人在操場打籃球和踢足球,晚飯後拿一個橙吃,晚上便回獨立囚倉睡覺,房內設有獨立廁所,由犯人負責清潔衞生。

傳言指但凡犯下強姦、非禮的色情罪行的犯人,入到監房會被打,搞事雄說隨着時代轉變,這個「習俗」已經不存在,但如何區分強姦犯?他說︰「犯人個名會寫低佢哋犯咩罪,所以我哋咪知道條友係咪衰強姦囉。」

男人有生理需要,如何解決?搞事雄說犯人會自製「飛機杯」,他笑笑口說︰「喺場攞個膠袋,入面裝啲暖水,綁實個膠袋,感覺咪似女人某部位囉。」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