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入股銅鑼灣書店 神秘男爆有軍方背景 [壹週刊 - 1361] __,M1,

陳顯誠(左)每次出現,都會戴墨鏡遮樣。今年一月初時,他帶探員返回銅鑼灣書店調查,身份因而曝光。《蘋果日報》圖片壹號頭條入股銅鑼灣書店 神秘男爆有軍方背景靈魂失去自由比肉體失去自由更可怕,如行屍走肉,李波定期被受訪,肌肉生硬眼皮猛眨,如錄音機般重複說話,自己自由,熱愛祖國,願放棄英籍……。從在香港被消失那一刻開始,李波已變成失去身體和言語自主能力的「殭屍」。本刊重組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是國內強力部門 ...


陳顯誠(左)每次出現,都會戴墨鏡遮樣。今年一月初時,他帶探員返回銅鑼灣書店調查,身份因而曝光。《蘋果日報》圖片

壹號頭條

入股銅鑼灣書店 神秘男爆有軍方背景

靈魂失去自由比肉體失去自由更可怕,如行屍走肉,李波定期被受訪,肌肉生硬眼皮猛眨,如錄音機般重複說話,自己自由,熱愛祖國,願放棄英籍……。

從在香港被消失那一刻開始,李波已變成失去身體和言語自主能力的「殭屍」。

本刊重組銅鑼灣書店失蹤事件,是國內強力部門一步步的計劃,最初接近李波的,卻是香港人陳顯誠和其背後老闆宗愛君。

據悉,有人一向喜歡向政府獻媚,得悉內地的「強力部門」希望李波能返回內地提供資料,於是自告奮勇幫手。於是乎,不排除有人找來古惑仔出身、向來睇錢辦事的陳顯誠,以入股書店形式接近李波,除了掌握整個書店運作外,也查清買書的國內客戶名單,甚至書店各人每日行蹤的時間和地點。

一切準備就緒,強力部門即時出手,李波從此身不由己。

事件關鍵人物陳顯誠,對參與其中既感興奮又感害怕,他與本刊記者一度會面,要求收錢便爆料,更親口對其他人承認,其幕後老闆,具軍方背景。

聲稱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失蹤近三個月的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上月二十四日下午,終於經落馬洲管制站返回香港。但翌日早上,李波又聲稱有事要處理,乘坐一輛掛有中港車牌的黑色七人車前往內地。

這兩日與他同行的,還有一名戴上黑超的神秘男子,有認得他的人表示,該人便是早前簽約入股銅鑼灣書店的陳顯誠。

翻查車牌記錄,該七人車屬加拿大匯豐集團有限公司( HUGE FORTUNE( CANADA) HOLDINGS LTD)持有。而按○八年法庭資料顯示,該公司股東名叫宗愛君,被稱為「愛國愛港商人」,曾任韶關市政協等公職。

部署失蹤事件

李波回港後翌日又北上,一名樣貌和陳顯誠十分相似的「黑超男」亦在場擋駕傳媒,然後把李波拉上「愛國商人」宗愛君持有的中港七人車。《蘋果日報》圖片

本刊重組李波失蹤事件,發覺在整個過程中,宗愛君和陳顯誠表面上看似毫無關連,但又好像擔當着一定角色。有人明顯刻意接近李波,除了要部署「失蹤事件」外,好像還有其他目的。

陳顯誠去年十一月突然接觸李波,透露其幕後有富豪老闆「好關心書店、想幫吓手」。陳又接受苛刻條款承包營運書店,不但願意支付每月三萬九千元租金,賣書盈利更只能分得四分一。陳接手後,委派一名年約三十歲的姓鄧女子看鋪,「有人希望喺書店內得到某些重要資料。」熟悉陳顯誠背景的江湖中人 Marco說。

「條女風塵味重,每日返工都化晒妝,又食煙。陳顯誠更加唔使講,爛仔一名,兩條友根本唔識睇書。」 Marco推算,陳顯誠受老闆指派,入股書店就是為了「起底」,一來摸清書店中人包括李波的作息時間,另方面,也摸清書店內一班內地自由行客人名單,陳就是希望取得這班內地客人的名單資料,交給幕後老闆。

幕後老闆再將名單交給內地的「強力部門」,務求立功,以圖查清書店背後有無政治勢力參與國內權力鬥爭。巧合的是,李波在柴灣倉庫神秘失蹤當天,陳一反快閃習慣,整個下午都在書店內坐鎮,「有人應該想掌握李波出入地點同時間,協助部署當日行動。」

老闆有軍方背景

本刊取得一張陳顯誠沒戴墨鏡的照片,有指他是一名貪錢古惑仔,只要有錢什麼事都可以做。

李波失蹤事件數日後,陳因為帶探員返回書店調查,身份亦因而曝光。當時,本刊記者透過 Marco協助,得以和陳顯誠在深水埗元州街一間火鍋料理店會面。

其間陳既興奮又擔憂,看來認為自己搭上國內強力部門,前途一片光明「大把嘢撈」,但被傳媒緊盯又危機處處。

他絕口不提李波一事,只說自己曾做 GoGoVan生意,又神色慌張地說:「無諗過件事搞到咁大。」他又要求不要報導會面一事,「會好麻煩,死人㗎。」還想查看記者手機,看看有否偷拍照片。不過,記者離開時,陳又突然轉軚說有錢就可爆料,看來十五十六想先撈一筆油水。「做訪問會唔會有錢先?」

陳顯誠不只一次向人透露,其老闆有軍方背景。 Marco則說,陳本是一名十分貪錢的古惑仔,為了錢「乜都撈」。

記者查冊資料,陳是佐敦「淘金沙桑拿」的大股東,這間桑拿店位處佐敦色情店林立之地,也有網民稱這間場會提供「另類服務」,此外他亦是一間名叫「 Sam World Electric Industrial Co Ltd」的股東。

記者到桑拿店查問,職員醒目地回應說沒有陳這個人。而另一公司位於尖沙咀的辦事處,職員託辭說陳只是借上址登記,並不真正認識他。另外記者又去過一個他曾用作商業登記的啟業邨公屋單位,戶主也說沒有這個人,「古惑仔係咁,個名和地址都好流,佢可能借個名俾人,未必真係老細,江湖上其他古惑仔出來搞公司,登記多數用假地址,費事被仇家或者差人搵上門。」

向記者索錢

李波失蹤事件,不少渠道都說與軍方有關。而在失蹤事件擔當一定角色的陳顯誠,又曾對外承認,其幕後老闆有軍方背景。《蘋果日報》圖片

記者致電陳查問李波下落,他一律不作答。其後,陳又展現貪錢本色,叫中間人傳話給記者,要求記者入一筆錢才會有偈傾。其後記者再致電他,他可能知衰改口風,叫記者不用入錢給他,並寸爆說:「你問乜我都唔會答你,我點解要答你呀,你鍾意報導就報啦。」

而事件另一關鍵人物宗愛君,江湖中人也指他是典型「擦鞋仔」。無論在內地和香港,他都曾任多項公職,包括韶關市第九屆政協委員、廣東省禁毒基金會榮譽副理事長、廣東省外商投資協會理事、中小企業商會第一副會長、香港青年議會成員和西九龍護青委員會會長等。

愛向政府獻媚

另外宗又喜歡討好政府,經常替政府部門辦事,擔當穿針引線的角色。例如○八年時,宗以中小企業商會副會長身份,聯同香港貿易發展局和廣東省外經貿廳,組織了一個四十多人的香港經貿考察團到清遠視察,準備推行一個「產業轉移」的項目,計劃把二千多家港企,從東莞、深圳、廣州、中山等地,集體轉移到清遠。一○年時,宗又以西九龍護青委員會會長身份,與本港警方合辦活動,將一班犯了事的青少年,帶到韶關作文化交流。

多年來,他一直擔當國內政府代理人,出面協調各種中港商務或其他政府活動。

而據公司查冊記錄顯示,宗愛君在港曾擔任十間公司董事,當中六間已解散。記者曾向宗任公職的團體查詢,沒有人認識宗,其中西九龍護青委員會其中一名現任會長江炎輝醫生說:「呢個名我完全陌生,完全唔認識呢個人。」

不過,有商人向本刊稱,宗表面風光,其實不是太富有。○八年時,他捲入一宗民事訴訟,以公司代表身份列為被告,被人追討無法兌現的二十八萬支票。

根據查冊資料,陳顯誠是佐敦「淘金沙桑拿」的大股東。但記者曾向這間場其他股東和職員查問,都說不認識陳顯誠,他的身份十分神秘。

有網民在討論區留言,指佐敦的「淘金沙桑拿」不是正經場,按摩女會向客人提供「另類服務」。

爆軍方消息惹禍

一間由陳顯誠持有的電子公司,登記地址是尖沙咀永安廣場。記者前往視察,應門的女職員卻說陳只是借上址做登記。

不過 Marco估計,宗和陳在事件中,只是負責收集情報,因為兩人沒有能力再做更多。而負責將李波擄上內地的,一定另有其人,也不會坐船偷渡。「好大機會從陸路北上,例如軍車出境香港時毋須落車,亦唔需要檢查,幾分鐘就去到深圳。相反,要挾上車再去坐船偷渡,風險太高,海陸都有機會被警方截查。」

故此,李波失蹤事件曝光後,廣東省公安廳也懵然不知發生何事,特區政府多番查詢也得不到回應,以致多年建立的聯合申報途徑也失靈。直至後期事件鬧大,政治局常委才命令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南下廣州,由他協調把事件轉交廣東省公安廳「善後」。

由於事件弄得太僵和一塌糊塗,省公安廳都不知怎樣拆彈,於是以近乎「夾硬來」方式,要李波不斷以書信或被訪問方式,強調自己是「以自己方式上大陸」,然後在強力控制下現身香港,展現十幾小時的「自由」之旅,最後又再回到大陸祭祖,定期發布相片顯示「自由」。

冇文化爛仔一名

宗愛君早年活躍中港兩地,擔任不少社會團體公職,經常替特區和內地政府穿針引線舉辦活動,向當權者獻媚。

強力部門在整件事件上運作粗疏,以蠻力解決,而在香港的代理人又只是按摩店古惑仔為主,質素非常低,作家胡志偉指出,曾跟陳顯誠和鄧姓女子一同工作多星期,胡近距離觀察後,直言兩人「冇文化,中英文都唔識」,「佢在香港長大,但我唔知佢點讀書。」他舉例,當時有一本關於周恩來的新書送到書店,「佢問我周恩來係邊個,周(權力)大定毛澤東大?」之後知道該書揭秘周恩來疑是同性戀,陳先生就下令扔棄整批書,「佢話唔可以污衊共產黨領導人。」

其實自李波失蹤事件曝光後,已有國安和政商界人士放風,事件跟軍方有關。其後有消息人士向本刊披露,李波失蹤跟公安部第九局有關,第九局正是屬解放軍編制,隸屬解放軍總參謀部,「第九局跟公安部只是掛名關係,實際上係聽政治局常委會命令。」消息人士解釋。

當然事件更可能涉及國內高層權鬥,以致強力部門異常心急「邀功」,要查清楚出版這些中共揭秘書籍的消息來源。

謀地下廠印禁書 軍方出手滅源頭

失蹤八十六天的李波較早前回港立即表示,不再經營禁書生意,更呼籲行家「不要再做了」。李波回港前,銅鑼灣書店上千冊原本存放於店內的敏感政治書籍,上月初突被清空,連地下門口展示櫃內的書籍亦被取走。本刊記者上週五曾到銅鑼灣書店,大閘已被大鐵鏈鎖上,似長時間不打算再開門營業,記者到訪期間,仍有操普通話客人專程上門,可惜「摸門釘」無奈離去。

銅鑼灣書店的母公司巨流傳媒,其位於柴灣的貨倉同樣沒有人應門,倉外亦未見擺放任何相關書籍。《星島日報》早前報導,李波回港後曾在北角寓所附近閒逛,及曾到位於英皇道的北港商業大廈處理私務。公司註冊資料顯示,李波持有一個北港商廈的高層單位,估計正是他當日到訪原因。該單位門外未見有任何公司名牌,大堂水牌亦未有任何顯示,記者到訪當天無人應門。

禁書洩軍區變戰區

李波返港後,一直未有正面回應如何以「自己方式」返回內地協助當局調查禁書案件。(美聯社圖片)

雖然今次事件由軍方出手,但本刊追查發現,整治銅鑼灣書店似乎早已是中共有關部門的共識,只因書店出版的政治書籍疑洩露軍方內部機密,才成為隸屬軍方的公安局第九局採取行動之導火線。

一名知情人士向本刊提示,銅鑼灣書店曾出版有關軍方的政治書籍,洩漏軍方機密,故觸發軍方下令「捉鬼」,更指從這些書籍中或能找出端倪。本刊翻查這類書籍,當中由桂民海擁有及營運的「新視界傳媒」,一四年十一月曾出版一本名為《中央軍委大洗牌》的揭秘式書籍,講述中央高層如何雄心打造習家軍,並詳細披露解放軍大變革方案,把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惟中央電視台今年二月一日才對外報導,五大戰區成立大會當日在北京舉行,換言之,《中》書披露的消息足足早了一年多,說之為洩密恐不為過。

深圳投寄減少退書

陳先生入主銅鑼灣書店後,上月初有人發現店內上千冊書籍被清空。上週五記者再往視察,大門已被鐵鏈鎖上。(王偉洪攝)

至於為何銅鑼灣書店成為中共的眼中釘?本刊過去訪問李波時他曾承認,視出版禁書為一門生意,並非為公義而是因為利潤豐厚。消息人士指出,李波跟桂民海本來曾計劃進一步「擴充業務」,包括擴大內地的銷書網絡,結果令北京決心從源頭入手,務求徹底摧毀銅鑼灣書店整個產業鏈。

據悉,李波跟桂民海本來的如意算盤,是利用原來銅鑼灣書店的大陸客戶網絡,把禁書北上銷售,銅鑼灣書店過去其實亦有接大陸客的訂單,再由員工安排把書寄到客戶手上,但由於由香港直接寄書,「打回頭」比率極高,故書店曾安排員工把書帶到深圳再透過郵局投寄,惟由於中央郵電部後來曾下達命令,禁止深圳的郵局收寄國外、境外出版書刊,故就算把書帶回大陸投寄,只能稍減退書問題。

呂波獲配股防跳槽

作家胡志偉對本刊透露,桂民海和李波大搞禁書印刷和銷售網絡,是銅鑼灣五子肇禍的主因。(翁少陽攝)

桂民海出事後至李波被失蹤前,一直在銅鑼灣書店做義工協助書店運作的作家胡志偉向本刊透露,初「上班」時發現書店內堆積幾十捆被大陸郵局退回的書刊,他亦多次接到大陸客人的長途電話,追問為何未有收到已付款託寄的書刊。

為規避退書問題,並減低成本,有人計劃不單把政治禁書秘密銷售至大陸,甚至安排大陸的地下印刷廠印刷,然後再於大陸郵寄。其中桂民海當日自立門戶時,從舊東家夏菲爾出版社挖來的書店總經理呂波更被視為人頭,由於他跟另一員工張志平兩人的妻子都在大陸,每週北上跟妻子團聚,故方便管理新拓展的「業務」。

查冊資料顯示,巨流傳媒原本的三名股東,桂民海及李波太太分別持有四成九股份,書店總經理呂波持有百分之二股權;一四年九月巨流出現股權變動,兩名大股東各把一成五股權轉讓給呂波,令其股權增加至三成二,僅略少於桂民海及李波太太兩人各三成四持股量。胡志偉指出,當日把股權轉讓,主要是防止「肥波」帶同客戶資料跳槽,但不排除之後有其他業務發展的安排。

事實是,桂民海被擄走後,雖然處於敏感時期,但李波仍未放棄向大陸繼續賣書,甚至對員工再把政治禁書帶回大陸郵寄「開綠燈」。胡志偉披露,面對索賠顧客及不少人想按舊例代寄書刊,李波稱可聽從「店長陳先生」的指示,客人想託寄書郵費可照收,惟胡志偉質疑,此舉如同往槍口上撞,他沒有義務做違法事情。

酒駕撞死人僅幌子

向大陸輸入禁書,本來就是銅鑼灣書店的最大罪名!最先被失蹤的桂民海,被安排在中央電視台與新華社鏡頭前接受訪問,自爆因內疚返回大陸認罪自首,承擔十多年前「酒駕撞死女大學生」的罪責,但之後中共當局荒謬地指桂民海收監期間,被發現「另涉嫌非法經營,被公安機關解回再審」,而有關的非法經營罪名,就是指控他指使呂波、林榮基等人,未取得中國新聞出版部門發行許可情況下,「以對書籍封面進行偽裝的方式,躲避海關檢查,通過郵寄方式,大肆向境內銷售,並在境內開設專用銀行卡結算境內購書款」,可見酒駕撞死人的指控只是幌子。

大陸報導更引述消息稱,二○一四年十月以來,銅鑼灣書店共向內地三百八十名購書人郵寄書籍四千餘冊,涉及全國廿八個省市自治區,有關「案發時段」,湊巧跟巨流股權變化吻合。

桂民海在鳳凰衞視採訪中,同時承認「我們幾次商量,研究規避中國官方檢查的方式,其中包括更換書籍封面,用深色尼龍袋包裝書籍,來逃避安檢 X光檢測」,足見書店確曾千方百計「打入」大陸市場。

《中共軍委大洗牌》詳細講述習近平的軍隊改革大計,較官方早一年披露七大軍區變成五大戰區。

自中央電視台二月初播出桂民海的「訪問」,引述他悔罪返回大陸接受調查後,桂已有兩個月未有公開露面。

李波「帶着矛盾返香港」

李波早前和妻子到廈門祭祖,順道遊覽,事後《星島日報》刊登其上載 facebook的照片,並引述李波大讚中國繁榮富裕,進步巨大。

李波去年底忽然以「自己方式」返大陸,至二月底才「公開」接受親共傳媒「專訪」,近日獲釋回港後接受傳媒訪問時,無論行為與表情都出現奇怪改變,他的說法、態度更跟去年接受本刊訪問時大相逕庭。

例如談及國安及強力部門,失蹤前他曾明言自己「在他們國安部是有檔案的,甚至電郵被他們入侵,都已經預了」;但失蹤後他大讚「內地執法的機關很文明,做事很規範,都是依法辦事,對我一切應有的權利都有好好保障」。

李波談及出版及言論自由時內容亦前後矛盾,他曾指如果出版是很一般的題目,「通常不會有什麼事,且如果不是因為禁書,無理由這三個職員都失蹤」,似乎深明已踏足禁書界線;但失蹤後回港,他忽然深感悔意,稱「這些胡編亂造的書,我是一定不會再出版和發售」,更希望行家不要再做。

對大陸的看法更一百八十度大變,失蹤前他表明「跟大陸的真正聯繫很少」,最近的親戚都幾十年沒見,最多寫信聯絡,「沒有什麼必要回去大陸的原因」;但失蹤後他不單大讚內地,更指覺得香港想要發展須緊密地依靠內地,又稱會經常返內地玩一玩。

撰文:時事組

攝影:攝影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