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07300800石圍角邨倫常慘劇:石圍角慘劇:離異另結男友 嗌分戶吵大鑊 __,

中港忘年婚姻譜悲歌,五十三歲妻子怒斬八十七歲老夫十刀復跳樓身亡。失婚內地女子早年再嫁年長其卅四年的失婚港翁,來港團聚三年卻家嘈屋閉,妻嫌老夫管制嚴,夫怪少妻夜歸家,最近離婚收場仍未分家,據悉,少妻另有新歡及被收留,惟新感情亦若即若離,致少妻最近要兩邊走「棲身」,早前返回舊居但被老夫禁其外出,前晚她致電友人稱:「好谷氣,想死」,至昨晨她與老夫因分戶問題又起爭執及「開拖」,老翁被人在廚房擸菜刀怒斬十刀 ...


中港忘年婚姻譜悲歌,五十三歲妻子怒斬八十七歲老夫十刀復跳樓身亡。失婚內地女子早年再嫁年長其卅四年的失婚港翁,來港團聚三年卻家嘈屋閉,妻嫌老夫管制嚴,夫怪少妻夜歸家,最近離婚收場仍未分家,據悉,少妻另有新歡及被收留,惟新感情亦若即若離,致少妻最近要兩邊走「棲身」,早前返回舊居但被老夫禁其外出,前晚她致電友人稱:「好谷氣,想死」,至昨晨她與老夫因分戶問題又起爭執及「開拖」,老翁被人在廚房擸菜刀怒斬十刀,婦人則由十七樓跳樓慘死。

女死者伍衛珍(五十三歲),人稱「阿珍」,傷者姓唐(八十七歲),人稱「波叔」。阿珍是清遠陽山人,早年與內地丈夫離婚,○九年到東莞打工,認識八十歲的波叔,波叔退休前任職醫院派籌員,離婚多年。阿珍與波叔同年結婚,四年後來港,與夫同住石圍角邨石桃樓十七樓一單位。她來港後任護理員,惟在早前因工傷在家休養一年多。

不過,老夫少妻中港婚姻並不愉快,夫婦經常家嘈屋閉,據悉,老夫擔心留不住妻子的心而禁其外出和夜歸,而妻子則埋怨丈夫不給自由,管制過於嚴苛,一四年兩人曾爭執打架,之後吵大鑊不斷,至少有十一次驚動警員和社工,去年底兩人終搞離婚,最近才獲法庭頒布離婚令,但阿珍仍未搬離舊居。據悉,她第二度婚姻破裂後,亦結識了同邨的新男友,不時到男友家棲身,但新感情亦不穩定,日前與男友鬧不快,她早前試過被男友趕回波叔家。

現場消息指,本月廿八日阿珍回波叔家,波叔因要開門而「扯火」,兩人發生激烈爭執,翌日早上阿珍發現睡房門被人弄壞不能外出,要驚動房署人員登門了解,廿九日晚上約十時她致電好友訴苦,又激動稱自己「好谷氣,想死!」據悉,她廿八日回家後一直無出街。至昨晨約七時半,兩人又因分戶問題嘈交,阿珍怒氣大爆發與波叔爭執,混亂間有人衝入廚房取出一把菜刀,向波叔亂斬亂劈,他左右手臂慘中八刀,左前額及左胸各中一刀,登時血流如注,按平安鐘嗌救命,其後阿珍被人發現身穿桃紅色衫褲,由樓上飛墮地下花槽,救護員接報到場,證實阿珍已死亡,警方持盾牌破門將波叔救出送院,他留醫深切治療部,情況嚴重,其兒子及媳婦聞訊到醫院探望。警員在阿珍伏屍現場檢走其波鞋及手袋,內有信件、銀包及手機等。

警方調查期間,一名姓張(五十八歲)男子突衝越警方封鎖線,撲向阿珍屍體,欲揭開遮蓋遺體的帳篷,聲稱要見其最後一面,他情緒激動痛哭,更高呼:「成日嘈嘈嘈,我都照顧咗佢廿幾年!」又試圖向記者擲石,警員上前將其制服,期間一名警員頸部受傷,張其後涉嫌妨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被拘捕,據悉他自稱是阿珍的同鄉,晚上他返回阿珍伏屍現場拜祭。

菲傭Daiyah表示,阿珍平時愛獨自坐於公園,Daiyah事發時剛好經過石桃樓樓下,赫見有人飛落樓倒臥花槽,她走近見到阿珍的手腕疑有刀傷,頸部有血,已無反應。警方在血案單位搜證,發現大門把手周圍及單位外有一大攤血漬,單位內更是血漬斑斑,觸目驚心,近大門位置又有一大攤血漬,書桌及椅子亦受波及,而由電視機至大門則留下一條血路,警方將案列作傷人及有人從高處墮下處理,交荃灣警區重案組跟進。

社會福利署指,據初步了解,涉事夫婦在一四年曾因婚姻關係問題接受社署服務,個案其後經社工輔導及在夫婦決定維繫婚姻後結束。夫婦其後曾再因婚姻關係問題向明愛荃灣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尋求協助,該署正了解詳情。房屋署發言人表示,一般而言,房屋署不會評論個別住戶的情況,但若個別住戶有特別需要,房屋署會在能力範圍之內提供協助。

更多新聞,請瀏覽東方日報網頁:

http://orientaldaily.on.cc/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