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日 星期四

血汗舞獅人 [壹週刊 - 1404] __,M1,

每次練習,跳鐵樁都是重點環節,因為最考舞獅者的功夫。他們在鐵樁上跳來跳去,看似輕鬆簡單,其實很講求兩人之間的合作和默契。城市打游擊血汗舞獅人中國的過年傳統,必定有舞獅。這幾天,也會看到很多平日難得一見的傳統習俗,但其實要保留這些傳統文化,真的一點也不容易。當中要付出的心機、血汗和金錢,旁人並不容易理解。其中舞獅這種中國傳統文化,也在時代轉變中辛苦掙扎求存。舞獅這玩意看似簡單,一個獅頭一塊獅布和兩個 ...


每次練習,跳鐵樁都是重點環節,因為最考舞獅者的功夫。

他們在鐵樁上跳來跳去,看似輕鬆簡單,其實很講求兩人之間的合作和默契。

城市打游擊

血汗舞獅人

中國的過年傳統,必定有舞獅。這幾天,也會看到很多平日難得一見的傳統習俗,但其實要保留這些傳統文化,真的一點也不容易。當中要付出的心機、血汗和金錢,旁人並不容易理解。其中舞獅這種中國傳統文化,也在時代轉變中辛苦掙扎求存。舞獅這玩意看似簡單,一個獅頭一塊獅布和兩個人就可以,但其實表演背後,舞獅者都付出不少血汗和時間來苦練,在鐵樁上不知跌過多少次。亦因為太辛苦和危險,現在的年輕一輩,已愈來愈少人學舞獅。學舞獅辛苦,營運一支獅隊更加吃力。每月會址租金和燈油火蠟等雜費,大約二、三萬元,如果要參加比賽添置新獅頭和其他道具,每月支出隨時十多萬。所以每年的農曆新年,都是獅隊的黃金檔期,如幸運獲得過百場表演訂單,便有數十萬收入,才有錢支撐整年經費。否則,便要想盡辦法節省開支。這麼辛苦還要舞起獅頭支撐下去,只是希望將歷史悠久的舞獅文化繼續傳承下去。舞獅人,他們都有傳統的想法,他們都不希望下一代看不到舞獅這習俗。能撐多久,他們便撐多久。

上週五晚上時分,葵涌工業區一處偏僻位置,傳出震耳欲聾的鑼鼓聲。原來,有舞獅隊正在一條馬路的盡頭位置,擺放了巨型的鐵柱樁進行練習,「趁工廠區嘅人收晒工,條馬路無晒貨車,我哋就要開始練習。」教練郭偉康表示,因為農曆新年有多場表演,所以要爭取時間加緊練習。

當晚室外氣溫大約只有十五度,頗為寒冷。但因為要練習,一班年輕學員都只穿短袖衫,抵着寒風苦練。 Oscar(郭之洋名)無奈地說:「無辦法,因為要練跳樁,室內好難做得到,惟有喺條街度練。」他又說,現在很多舞獅隊都會選擇偏僻的工廠區作為會址,除了租金較便宜外,晚上又可以利用樓下的馬路作為練習場地,「好似呢座工廠大廈,已經有幾隊獅隊,有時條馬路都要輪流用。」

由於缺乏練習場地,現時不少獅隊都會走到街頭空地操練。

現在不少獅隊選擇偏遠的工廠大廈作會址,因為租金相對便宜一點。

獅隊負責人 Oscar表示,要長期營運一支獅隊的確十分吃力,無論籌集經費還是尋找練習場地,都面對不少困難。

醒獅趕走年獸

採訪當晚,有學員不小心從鐵樁上跌下來,雖然有床褥卸力,但仍然十分痛楚。

練習途中,一名舞着獅頭在鐵樁上的學員,凌空向前跳起時不小心踏錯位置,整個人從兩米多高的鐵樁上跌了下來,雖然地上鋪了床褥,但他跌下時曾猛力撞向鐵樁,所以痛楚萬分,躺在床褥上很久才能站起來,「每一個玩舞獅嘅人都會跌過,無可避免,所以就算練習我都會好嚴厲,要求佢哋一定要專心,盡量避免受傷。」

Oscar表示,每年農曆新年都是獅隊最忙碌的日子,因為很多商場、屋苑或商鋪,都會聘請獅隊前去表演,除了增加節日氣氛外,還取其意頭希望來年順順利利,「傳統中新年會有年獸,醒獅就係負責趕走年獸嘅主角,所以農曆新年時,多數人都喜歡睇舞獅,祈求農業豐收同如意吉祥。」他又說今年大概接了過百場表演,年初一舞到正月十五,「每日都會出四、五隊(每隊十多人)獅隊去唔同嘅地方。」

新年不用惡獅

所以每年新年前, Oscar都會花很多時間去準備,「例如練習鑼鼓,道具布置,以及人手分配等,這些都要籌備得好,希望做得安全一點,做得精彩一點。」一直忙到正月十五後,他們才能休息,「通常過咗農曆十五才當係大年初一,我哋先可以靜下來抖吓。」而新年所舞的獅,亦和平日不同,「新年普遍都係以喜慶為主,所以獅子造型同舞動的神情,都會比較可愛,色彩會鮮艷一點,營造新年嘅氣氛,會好一點。」惡形惡相的黑色獅頭,新年都不會用。

而該獅隊的市場發展總監阿朗坦言,農曆新年的過百場表演收入,大約有四十多萬元,勉強可以維持一支舞獅隊的整年經費,「其他日子嘅收入唔會太多,就算贏出比賽都唔會有獎金,所以真係靠晒新年嘅表演。」阿朗表示,獅隊每月的基本開支,最少也要二至三萬元,「會址租金同燈油火蠟等雜費,有時又要添置舞獅用品,差唔多啦。」若然有比賽,支出會更多,「比賽要買獅頭,幾千至萬零蚊一個,如果出幾隊就買幾個,加上包埋師兄弟練習時嘅伙食,隨時一個月使十幾萬。」所以農曆新年,是獅隊的黃金賺錢檔期。

每年農曆新年,都是獅隊的賺錢黃金檔期,因為不少商場和屋苑,都會聘請他們到場表演舞獅助興。

農曆新年講求喜慶氣氛,所以惡形惡相的黑獅頭,一般不會採用。

傳承文化

Oscar的獅隊過往贏過不少獎項,但他慨嘆比賽勝出沒有獎金,反而因為要參賽,而要增加開支。

Oscar亦承認,經營獅隊真的十分困難,尤其是經費方面,「比賽都無收入,只有支出。好似之前一個醒獅比賽,我哋練咗兩三個月,真係花咗好多錢同資源。」租金亦令 Oscar十分頭痛,「因為獅頭同其他道具體積都好大,所以需要嘅地方亦要大一啲,租金亦變相多咗。」每樣嘢都要錢,所以他說營運一支獅隊真的十分吃力。

另外,他慨嘆在香港做運動員十分辛苦,「香港嘅運動員太忙啦,佢哋無論學業或工作,都太忙碌,所以我哋都好困難去凝聚一班人,可以有足夠時間,去作一個長遠同有計劃嘅練習。」他亦說政府在支援舞獅運動方面做得不太足夠,「唔係無做,政府都有做,但只係杯水車薪,唔能夠令到好多人全力發展(舞獅),所以我哋惟有靠自己。」

為何這麼艱難還要做?「傳承呢個文化啦,因為我覺得舞獅係中國人好重要嘅文化,如果我哋都唔去傳承,下一代就唔會看到舞獅呢樣嘢。」 Oscar又感慨地說:「依家我哋咁努力,唔係話去令舞獅文化更蓬勃,而係如果我哋唔努力,呢樣事情就會被淘汰。」只要還有人肯學,還有人堅持練習, Oscar說仍會繼續教下去。舞獅人,就是這樣傳統。

撰文:程志康

攝影:泊 夕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