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1日 星期日

【蘋聞重溫】荒村石屋建世外桃園 68歲癌癒伯每日划艇來回:如果冇海我就冇咗自己 __,癌,

海洋佔地球表面積逾七成,人說她是生命之母,但污染不絕,有誰曾認真地愛護過她?「呢十幾年如果冇咗個海,我身體唔會好返,我亦都冇得玩獨木舟,我更加會冇咗自 ...


海洋佔地球表面積逾七成,人說她是生命之母,但污染不絕,有誰曾認真地愛護過她?「呢十幾年如果冇咗個海,我身體唔會好返,我亦都冇得玩獨木舟,我更加會冇咗自己,所以我對個海好有感情。」羅樹源(Raymond)如是說。每日見證着塑膠等垃圾在海面上載浮載沉,他說:「係咪只能夠隻眼開隻眼閉?我唔想咁,我個心會慚愧,我會後悔一世。」



六十八歲的Raymond曾在跨國物流公司工作三十多年,更晉升至管理層,但每天朝九晚十二的工作生活,終令他捱出病來。一九九六年,他確診患上肝癌,切除四分之一肝臟後休養半年痊癒,轉了一份工時相對穩定的工作。雖然病癒,但Raymond其後又發現患上肝硬化,到二〇〇二年五十歲時,他正式退休,「我睇化晒,我條命都差啲畀咗佢,錢對我嚟講唔係最重要,最重要係家庭。錢我唔係多,但有啲積蓄,日常生活慳啲使都夠用。」為了令自己有強健體魄,他開始茹素,還重拾放下廿多年的興趣——划獨木舟。



婆婆贈石屋 建基地與「男友」幽會

早在一九七二年,Raymond已加入醫療輔助隊拯溺組,學習獨木舟拯溺,自此鍾情獨木舟運動。一九七九年結婚後,翌年退出醫療輔助隊,專心賺錢養家,直至退休後才再次接觸獨木舟。「我醉心獨木舟,雖然廿幾年冇玩,但一划就即刻記起晒。佢好似我男朋友咁,好啱傾。」他每天都會從東涌逸東邨住所出發,到大嶼山一帶划獨木舟數小時,有時也會教人。二〇〇六年某日,他划往大澳途中,發現杳無人煙的䃟石灣,當中有一座被荊棘及野草包圍的荒廢石屋,萌生以石屋作獨木舟基地的念頭。他花了半年時間,成功聯絡居於大澳的業主,打算以月租五百元租下石屋,「個婆婆打量咗我好耐,覺得我唔係壞人,決定唔收租金,唯一條件係應承佢唔好做非法行為。」不收分文,令婆婆的親戚心生妒忌,婆婆遂於數年前跟Raymond上契,更去民政署宣誓,將業權授予Raymond,「將間屋名正言順送畀契仔,等我唔使驚佢啲親戚搞我,我好感恩、好多謝佢。」



對Raymond而言,䃟石灣就是他的天堂,「我呢十幾年身體可以咁好,就係因為喺度有運動量,有好嘅陽光同活動空間,空氣又好。」他養了六隻流浪狗,不時用獨木舟上的空位運送狗糧,每日都會為牠們添水添糧。「呢度係我十幾年嘅建設,我個心除咗屋企,就喺呢度。」天氣好時就從家附近出發,划一個小時,即使狂風暴雨,他也會踏單車前來,一星期最少來六天,「落雨打風都唔驚,因為我掛住啲狗嘛,又掛住啲花花草草,驚佢哋俾風雨吹倒。」他種了木瓜、大蕉、菠蘿、蘆薈及仙人掌等,自給自足,例如他會以蘆薈肉作早餐,以蘆薈皮用作潔膚、洗頭之用,「我洗頭唔用shampoo㗎!」



轟食環署 只顧執屍懶理垃圾 

這十多年來,Raymond見證着附近的變化。「以前未有港珠澳大橋,如果好天,可以望到珠海嘅高樓。」大橋就在石屋對開不夠三百米處,「真係好礙眼,我日日都要望住條橋,又冇車用喎!我對呢個大白象工程非常失望。」風景有變,連海洋環境也有變化,「呢十年有好多建築材料污染海洋,海面越來越多垃圾,我划去邊都見到,垃圾嘅目的地咪就係岸邊。」我們請Raymond划一下獨木舟方便攝影,短短數分鐘,Raymond便帶着豆漿膠樽和發泡膠板回來,「划一陣就有垃圾執,真係隨處可見。」



除了海面垃圾,Raymond每日也會花時間撿走岸上垃圾,採訪當日只是短短撿了幾步路程,垃圾膠箱便告爆滿,紙包飲品盒、即棄膠碗比比皆是,「執都執唔晒,但唔執唔得,因為我睇唔過眼嘛!」由於地區偏遠,食環署一般不會派人清理,Raymond惟有自己動手,將垃圾帶到食環署會巡視的垃圾站,「如果我唔執,積積埋埋啲細菌,啲狗咪會病同埋死!」他憶述之前禽流感和豬流感肆虐時,岸上經常發現疑似從內地漂來的雞屍豬屍,「我一call食環,佢哋幾個鐘就嚟到執走晒。死雞死豬佢哋孭唔到飛,但膠樽垃圾佢哋得,所以咪唔執囉。」



因為有海洋,Raymond才能重拾獨木舟興趣;又因為有海洋,他才找到他的世外桃源。他覺得自己必須為保護海洋出一分力,「我睇唔到環保署做過啲乜,剩係收五毫子膠袋費。政府有咁多盈餘,點解唔肯攞少少保育費出嚟改善環境?」他決定由自己做起,尋找關心海洋塑膠垃圾問題的團體,一同以行動提醒大眾。



划獨木舟三十六小時 為海洋籌款

今年三月底,他划獨木舟由東涌出發,用兩日一夜時間,經大澳、長洲、南丫島等地前往西環碼頭,划了近六十公里,為綠色和平籌得超過六萬元。「啲親戚朋友個個都話我儍,又大浪又要划三十幾個鐘,問我係咪攞條命去較飛。但我唔會俾佢哋勸到,因為我覺得呢個就係機會。」他一個人拿着相機,一邊划一邊拍照,拍下沿途滿佈垃圾的海面,「成日同人講個海點被污染,啲人係唔會意識到有幾嚴重。我喺個海度影畀你睇,啲人印象咪深啲。」一時的關注可真有用?「有冇效我唔知,我唔講呢啲,唔係話預算幾多人關心、幾多人捐錢先去做,我做咗先算。」對他而言,海洋賦予他新生命,保護海洋已成為他的終身目標,「如果有得做而唔去做,我會過意唔去。人生係會有遺憾,所以我希望我呢個遺憾,可以唔使成為遺憾。我做完之後,我就問心無愧。我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繼續做咁有意義嘅事。」



記者:李煒汯

攝影:黃智琳、林亦



-----------------------------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