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日 星期五

豪門虎度門 黎瑞恩 黎瑞恩,MW,




單人訪

豪門虎度門 黎瑞恩

「虎度門」,是廣東粵劇中慣用語,意指伶人出場的台口。

但現在很多人都將藝人出場前的台口稱為「虎度門」;「豪門」,不用解釋吧……

伶人一出「虎度門」,便要忘我、要演活所演的角色;一入「豪門」作新抱,一是淪為生仔機器、一是嚴守家規循規蹈矩乜都唔得。

十一年前,黎瑞恩從「虎度門」走進「豪門」。

她不慌不忙地說:「你們一定會想,這種大家庭,肯定要鬼死咁早起身斟茶給長輩吧!嘩!真的不是啊!我老爺很新潮。」

下月尾,她舉行婚後的第一次演唱會,由「豪門」再度踏出「虎度門」,她說由始至終都很喜歡唱歌,不過再開演唱會,應該冇下次。

兩扇門,哪一扇是熊掌?哪一扇是砒霜?

她自己最清楚不過。

其他影片
前衞老爺

潮流興集體回憶,當昔日的「寶麗金小花」王馨平、湯寶如都「翻生」開個人演唱會,黎瑞恩呢?即將在會展開兩場騷。太突然了吧?其實有點,但亦不難理解。女歌星嫁予前全國人大常委曾憲梓三子曾智明,具中方背景的愛國豪門大家族,當然不希望新抱繼續留在圈中,更何況要拋頭露面開演唱會!

黎瑞恩說老爺曾憲梓思想比較前衞。

「其實是我口快快答應了,還沒有問家人。回到家便想,為甚麼我不深思熟慮才答?為甚麼經常都這麼衝動?我十多年沒有出來唱歌,現在無端端跑出來開演唱會。心想:『死啦,老爺會唔會唔俾?』、『死啦,點同佢哋講好?』

「唉,問了才算,他說不好反而更好,我便有藉口推掉囉。誰不知老爺說:『好吖!做善事!梗係全力支持啦!』」

平日相處,老爺奶奶亦不如外間想像般難服侍,思想很開通,不用晨早起牀跪地斟茶。

「老爺有時會是這樣的說:『點解個樣咁攰呀?你唔夠瞓呀,你瞓多啲啦。要精神呀、身體健康呀。』有時晚了回家,我會說:『唔好意思,夜咗返屋企。』他會說:『啊,後生女,梗係咁㗎啦。』、『後生女梗係有自己嘅朋友啦。』他是很明白事理。

「我覺得大家要有溝通、要互相尊重,沒理由自出自入,去街去到三更半夜又不說。要讓他知道我剛才做甚麼。」

黎瑞恩與老爺曾憲梓(右二)、奶奶曾黃麗群(左二)相處融洽。○二年與曾智明(右)結婚時,她已懷孕兩個多月。

退出洗底

因為曾智明喜歡打 golf,為了有共同興趣,黎瑞恩也跟着學,現在是藝人高爾夫球會會長。

雖說老爺前衞,其實黎瑞恩都得用上十多年時間,以行動證明,讓老爺慢慢接受自己。開始拍拖時,曾憲梓對黎瑞恩的歌手身份的確是有點意見。

「他看娛樂圈,是有很多不好的東西,會覺得『你都係咁㗎啦』。加上我跟老公剛拍拖時,記者又寫得不是太好,老人家看到,當然有點不高興吧。但相處耐了,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我說話是直話直說,他很清楚我為人。喂,我扮嘢都不可以扮十幾年吧。」

老爺開明,但老公則實際、戇直。

認識曾智明,是在朋友的生日會上,黎瑞恩說她一向是愛情至上。

「識我的人都知我一拍拖就是『墜入愛河』浸死那種。其實當時已經唱了好幾年,唱來唱去還是很悶。我覺得每個 artiste做到某一個位便會覺得:『我仲有乜嘢進步空間?跟住我仲可以做啲咩?』我十八歲出道,那時我廿三歲,身邊又沒有人可以告訴我接下來的路應該怎樣走。」

與曾智明一起後,黎瑞恩整日沉醉在拍拖當中,男友一句:「這麼多新聞很麻煩,不如不要做吧。」黎瑞恩便轉行做保險,○二年開完演唱會後,發現懷孕兩個多月,便順勢結婚兼退出樂壇。

○二年的演唱會,被黎瑞恩形容為「無啦啦」,「我都轉了行做保險五年,不過那個演唱會都是一個美好的回憶。」

黎瑞恩說一開始對曾智明沒有好感。

「不太喜歡他,因為他有那種身份(富二代),所以沒有太理會他,後來大家聊天,咦!啱 channel喎。覺得他為人不錯,心地也很好。」

曾智明當年並沒有展開熱烈追求,原因是他不懂,黎瑞恩也正正喜歡他這點。

「我老公並非一種很 sweet的人,他完全不懂得做這些事情。我不會覺得悶,只會覺得這個人都幾老實,不會搞那麼多『花臣』。喂,如果他好識哄我,當然又會哄其他女生呢。」

婚後,黎瑞恩絕跡幕前,先後誕下現年分別十歲的女兒曾凱栭及八歲的兒子曾浩儒。曾智明經常不在香港,教導兒女的責任,便落在黎瑞恩身上。在管教兒女上,黎瑞恩較老公嚴厲,因為子女已經少見父親,見面時還那麼苛刻,小朋友也不會開心。

老公是官二代、富二代,經常中港兩邊走,北方佳麗夠嫵媚,黎瑞恩說,大家講個信字。

「互相信任吧,我信你,你不要令我失望!如果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那我們的婚姻便沒有。但這些年來,我都沒有懷疑過。」

唱 K練歌

今年四十歲的黎瑞恩畢業於迦密唐賓南紀念中學,八歲加入屯門兒童合唱團;十六歲奪得歌唱比賽冠軍,十八歲入行。為了家庭,她放棄了當歌手。她說,喜歡的從來都是唱歌,當 artiste,一點也不 enjoy。

「我 enjoy唱歌,喜歡見到 fans,但沒有不捨得當 artiste。入行時,我還是細路女,甚麼都不懂,以為做歌星只是唱歌,不知道要做訪問要影相,要附帶很多事情。但那時又不可能不做,我選擇了做這行,不喜歡都一定要做,人生就是這麼矛盾。

「很多跟我做訪問的人都說不明白我為甚麼做 artiste,哈哈哈!要我很正經做訪問,我覺得很煩!(現在都很煩?)現在是 OK的。以前『嘩!又要問我呢啲嘢!又咁樣寫我!咁問我做乜啫?不如自己寫啦!』很多埋怨、很多忿怒。我覺得最緊要開心,如果我有八十歲命,我都行了一半啦,喂!剩下一半係咪應該開開心心呢?」

問她多年來有否技癢想上台表演?她答得簡而清,「冇!」

沒有技癢,不過經常唱 K,最高峰時,一個星期唱三、四晚,不過每次都跟一個朋友去,或是自己單拖。

「聽到新歌,『咦?呢隻歌幾好聽喎!』又或是看完演唱會,『嘩!頭先有啲歌幾好聽喎,去唱啦。』我不喜歡一班人去唱 K,因為有一個煩惱,就是點的歌很久都未輪到我,而且經常被插播。所以如果真的去練歌,當然是自己一個去吧。還有,『咦?呢隻新歌喎,呢段點唱呢?』我可以不停 repeat,這樣才學會。我現在記性差了,以前好點,聽一、兩次便記得,哈哈哈。」

與湯寶如(左)、劉小慧(中)同為「寶麗金小花」,現仍有聯絡。

對着小朋友,黎瑞恩是嚴母,「我一嬲,我會咆哮!很大聲!像獅子『吼』一樣,他們會很驚。」

自己熱愛唱歌,一對子女亦遺傳了她的音樂細胞,小時候要聽音樂才能入睡,現在一聽到音樂便會很安靜。以為她會教一對子女唱自己的歌,誰知道她的金曲〈一人有一個夢想〉都是子女從 youtube上學唱。

「他們是『唸口簧』地唱,因為他們學的中文是簡體字,不太懂繁體字。」想必是 die hard支持國教的老爺曾憲梓所教。

有關媽媽的過去,子女都得靠同學告知,黎瑞恩從來隻字不提。

「以前的事已經過去了,不需要再提。如果又拿出來看,其實你還很緬懷以前的事。他們問我才說。他們現在很叻,自己去 youtube找,然後問我:『媽咪,呢個係咪你呀?』我說:『係呀。』之後他們便問:『你嗰陣時點解着呢啲衫嘅?點解咁多顏色嘅?你咁細個嘅?』我話:『媽咪嗰陣時得十八歲咋,大你依家八歲咋嘛,梗係細個啦。』

「人生有很多階段,唱歌是一個階段、做保險是一個階段,現在做媽咪又是一個階段,以前的事沒有必要再提。」

快將開騷,黎瑞恩說會帶同子女看自己表演,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看過台上的自己,不過騷未開始,他們便開始投訴。

「這幾天我也忙於工作,女兒剛才打來問:『媽咪,你今晚七點鐘可唔可以同我去買本簿呀?』哈哈。我才驚覺自己已有家庭,唉……都要陪陪他們,不過我會解釋給他們聽為甚麼媽咪要做這個演唱會、會幫到甚麼人。他們明白後,就說:『啊,咁好啦媽咪,你小心啲啦,唔好咁攰呀。』因為我經常叫他們『玩得唔好咁攰。』哈哈哈,現在他們又同樣的跟我說,幾好笑。」

不再來

減肥,為了演唱會;「係咪皮包骨?我真的不行!以前做女,都是圓碌碌的啊。點呀?盡瘦啦惟有,總之給我的衣服穿得下便行。」

找杜麗莎學唱歌,為了演唱會;「完了演唱會不再學啦,睇怕我都不會再唱的啦,哈哈哈。」

不聽電話,為了演唱會;「剛才女兒、兒子又打給我:『媽咪,好嘢,你終於都聽電話啦, yeah!』我昨日全日沒有接聽他們電話,因為不停工作中。」

熊掌?砒霜?她一早已經選好了。

其他影片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