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

肥雞餐 𡃁妹李綺雯




豪語錄

肥雞餐 𡃁妹李綺雯

「𡃁妹」這字眼不𡃁妹,正如「摩登」不摩登,《𡃁妹仔》和《摩登時代》均屬幾十年前舊戲,集體回憶。

綽號𡃁妹的李綺雯即將三張嘢,無須詫異,娛樂圈一向「尚短柳如新折後」——有些未成年已飽歷風霜,有些「已殘花似未開時」——如果你剛由《情越海岸線》認識這「新人」,其實李綺雯與此同時不再續無綫經理人合約。「都撈咗十幾年嘞。」她說。

三十歲仍被叫𡃁妹不知好事壞事,但趁着仍叫𡃁妹另謀發展(兼任形象指導)則肯定好事。像公務員提早食肥雞餐,儲夠彈藥未雨綢繆。

我們記得李綺雯,因為她與陳肇麒愛得慘烈轟動。陳肇麒一腳摘下東亞運足球金牌那刻,稱為「香港碧鹹」也不過譽,但李綺雯沒因此進身名媛 Victoria。她冷靜賽後分析:「朋友說,陳肇麒最多只是個優秀球員,如果曾經算球星,多少因為我那宗緋聞。」

𡃁妹不只形象指導,還是造星者,而且心直口快。嗯,同過球星拍拖的,果然 spice girl。

大肚婆急屎

你哋睇住我大,我有幾大吖。

𡃁妹在家中是姊姊,有個細一歲的妹妹。七歲時,媽媽說:「你大個了,帶埋妹妹上廁所。」到妹妹七歲,「怎麼仍然要我帶?」「妹妹永遠係妹妹。」於是知道做阿妹有着數,既定角色難以改變。

○一年參選亞視女優,記者們問:「呀邊個邊個,𡃁妹你叫乜名?」「講咗你都唔記得,叫我『𡃁妹』好了。」李綺雯憶述:「我幾寸㗎。」

選女優不選亞姐,「因為自知適合做藝員多過做美女。有一環節扮大肚婆急屎,我坐在台上擘曬髀去做,便得冠軍。

「就算選美,以至任何比賽,拆穿都係一場 show,一心要贏不容犯錯,觀眾會悶。我睇波都睇西班牙,夠娛樂性。」

在亞視,強項做主持。「拍劇難發圍,一來產量少,二來觀眾偶然轉轉台,跟不上劇情更不可能記得新演員的名字。」天氣女郎李綺雯,到有字幕列出她寶號,而《天氣報告》也好《開心大發現》也好,是不怕跟不上劇情的。

「編劇提供大綱,留下空白位讓主持發揮,我便每天因應時下話題寫講稿。中學參加辯論比賽我慣做第二副辯,守尾門,針對對方的論點逐個擊破,我喜歡隨機應變。」

費格遜教波

○一年女優,有點內地選美 feel。如果說女優是元祖𡃁模,現在她善用𡃁模 Barbie。

轉投無綫,小聰明用不上了,大公司有大制度。「迎新會上,體育組和我握手:『希望今後有機會合作。』因為他們睇過我在亞視主持雅典奧運,但在 TVB,這種名額通常留番俾精通英語的留學生港姐。」

李綺雯仍自薦報名、上堂,雖然明知唔得。

到了世界盃,李綺雯卻成為當然之選,理由不解也明。「你話因為我同陳肇麒的緋聞?唔關事,一定要話俾自己聽唔關事。」

𡃁妹其實幾冷靜。讚她《情越海岸線》挽救收視,她說:「這叫物極必反,連仆兩套後,觀眾餓劇,通常想睇番電視。而兩套(指《神探高倫布》和《金枝慾孽貳》)調子較沉,呢排落咗咁耐雨,大家想簡簡單單陽光海灘啫。」

不只清爽,直情養眼。李綺雯笑了:「記者話有人想搵我拍三點式廣告。費事人家失望啦,記者們你哋睇住我大,我有幾大吖。」

如此性格,或者真不用再簽無綫為經理人,她反過來自任經理人,由婚宴 MC到形象指導,其實舉凡活動、廣告、宣傳都一條龍包搞掂。你看李綺雯搵𡃁模 Barbie剝衫(參考今期本刊 P.14)。「那是一輯手袋廣告,正式畫面當然不可能咁性感,但如果我發正式相,報紙雜誌一格都唔會登,我是專登製造這場面給記者拍的。」

費格遜作為球員嗎馬馬虎虎,作為領隊卻頂呱呱。「最差的人無長處或者唔知自己長處喺邊,比較叻的人善用自己長處,最叻的人識得善用別人長處。」𡃁妹說話斬釘截鐵,只欠未一隻波 boot飛埋嚟……

𡃁妹俾仔飛

《開心大發現》是我最後一個晚晚追的亞視節目。

「𡃁妹只是個外號。」外號,即是身外物。

本篇用了很多足球比喻,理由同樣不解也明。李綺雯說:「雖然過咗去,但都知一世搣唔甩。」

筆者在意她用「緋聞」來形容與陳肇麒關係……「那便叫戀聞吧,我語文唔好啫,一段戀情發生過便發生過。拍拖時,他尚未成名,娛記影到相問我,我話:『他是球員,叫陳肇麒。』娛記仍然唔識,反問:『文彼得靚仔啲喎。』我同陳肇麒講:『你同我出街唔好食煙,費事影響你事業。』」

後來,陳肇麒果然因吸煙夜蒲,被班主羅傑承燉冬菇——咦,傑斯勾阿嫂添啦,依然係曼聯英雄。李綺雯說:「個勢順乜都好哋哋;個勢唔順,乜都係話柄。」

話柄是,陳肇麒腳踏兩船,李綺雯狐狸精。「個女仔話被我橫刀奪愛要生要死,但在此之前,她 send短訊給陳肇麒說要見見新女友,即係一早知啦。當日我和陳肇麒在南華會,個女仔在外面等,又夜又靜,我話:『你還是出去見她吧。』朋友都鬧我白癡,才有後來個女仔嗌自殺事件。至於搞大連上多日 C1,我諗諗吓終於明,因為香港需要球星嘛。

「大陸找我們情侶檔開戲,我無所謂,但一定要告知人已經分開,而人家也不再感興趣了。」陳肇麒重投舊愛,純計賽果是李綺雯爭仔失敗。「都無辦法,娛樂新聞要結局清楚直接,就係『𡃁妹俾仔飛』囉。」

小吱喳封嘴

清楚直接甚至無事足記的還有,李綺雯現交圈外男友, no news is a good news,句號。「我都驚講太多陳肇麒而講咁少男朋友,好似唔平衡。我和他平穩幸福,他又怕曝光,少提及不代表我不尊重這段感情,恰好相反。」

對,無事常相見,不用吓吓癡男怨女,不就很好嗎?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長相見。

——五代•馮延巳《長命女》

詞牌叫《長命女》,由𡃁妹變長命女,李綺雯可食肥雞餐了。

少提及不代表我不尊重這段感情,恰好相反。

訪問不自覺做了個「七」字手勢,應該同陳肇麒(陳七)無關。

帽子戲法

李綺雯強調本不看足球,連何謂「帽子戲法」也不懂,「淨聽人口講,唔知點寫,都要靠查書、問人。」查問,一部分來自陳肇麒,「那時我要識睇,留意他會不會受傷。」

後來知更多,因為主持世界盃。「晚晚通宵做功課,但節目做完,資料現已忘記得七七八八。」態度正確,亦是記者態度——唔識就要學,理論上,每宗新聞當初都係記者唔識嘅;但如果做完一千宗新聞永遠要死記住一千堆資料,好痛苦啫。

人生何嘗不是?𡃁妹拿得起、放得低、願學願忘,連中三元。

更不值得留戀的是,球星另一半未必盡皆 Victoria咁美滿。 C朗拿度前女友艾莉莎( Eliza Samudio)淪落拍小電影,二○一○年遭殺害,肢解、餵狗……焉知非福、焉知非禍。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