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5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39 ] H7N9殺到 H7N9,M1,




大陸的雞場,是禽流感的源頭,但衞生當局監控求其,位於深圳福田的活家禽市場,每一層鐵籠都擠滿了雞,雞販更將雞隻綁於籠頂,供人選購,他們更會徒手捉雞,實行「人雞不分隔」,大大增加病毒感染的風險。

壹號頭條

H7N9殺到

香港正面臨最嚴峻的疫情挑戰,本週一晚發現首宗人類感染 H7N9個案,一名印傭在深圳劏雞中招,把病毒帶回香港。政府堅守多時的防線,終告失守。

另一股來勢洶洶的疫情,是近月奪去兩名小童性命的血清三型肺炎鏈球菌,另有六名受感染的小童

正在留院,一人危殆,個案更是近四年來最多。

分析這兩種致命疫症的發生過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發病初期患者曾反覆到私家診所求醫,即所謂 Doctor shopping,但醫生都未能及時察覺問題,最後病情不斷惡化,病人最後去到醫院時,已經非常嚴重,印傭要用人工肺吊命,兩名小童更因肺部含膿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

今次 H7N9及肺炎疫情,暴露了本港基層醫療的不足,加上大陸監控 H7N9疫情求其,各種惡菌病毒趁嚴寒冬季湧入,聖誕未到,警鐘已響。

三十六歲印傭日前確診患上 H7N9禽流感,本週一晚上十一點,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在流感大流行應變會議後,馬上召開記者會,指女傭上月十七日從深圳回港,在深圳曾宰雞食雞,現時情況危殆。

本週一晚上十一時,政府總部外一片漆黑,風聲颼颼,但位於十八樓的食物及衞生局卻燈火通明,這時候,雙眼滿布紅筋,一臉疲倦的食衞局局長高永文,率領旗下一眾高層官員,包括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梁挺雄、醫管局行政總裁梁栢賢等,緩緩來到大堂,交代一件他最不想發生的事情,本港首宗人類感染 H7N9病例。記者猶記得本年初一個飯局上,高永文曾誓言旦旦要力保香港零感染,「我成日都 check住,我好緊張!」

一條龍食雞

患病印傭居於屯門帝濤灣浪琴軒,現正隔離與患者有緊密接觸的十位人士,而屋苑亦正進行清潔行動,有不少住客都戴上口罩。

但此時此刻的高永文,木無表情。根據政府提供的消息,這宗個案的感染者是一名居於屯門小欖帝濤灣浪琴軒的三十六歲印傭,她的僱主在屋苑買入兩個單位,共十人居住,這名印傭要經常在兩個單位出入打理家務。她於本月十七日到深圳布吉一個活雞市場,自己買雞、劏雞、煮雞,然後把雞吃掉,回港後開始出現不適、發燒;在屯門看了兩次私家醫生,醫生開的藥對病情毫無幫助,延至二十七日,這名要照顧戶主一家十口的傭工,情況變得嚴重,除了持續發高燒,還有氣喘及呼吸困難的問題。

根據曾醫治她的屯門醫院感染控制科主任郭德麟醫生所講,這名印傭入院時情況已經很差,但表示她患有某種內科病,入院兩日後已送入深切治療部,用俗稱「人工肺」的呼吸機維持呼吸,不過直至本週二情況有些微好轉,已經不須用人工肺,但仍在深切治療部留醫。而與印傭有接觸的一家十口,在瑪嘉烈醫院接受隔離,經測試後全部均呈陰性,即未有受到感染。消息人士說:「其實真正的問題在大陸,早前(八月)東莞已有一宗確診個案,而家深圳又有一個,中間呢幾個月有咩事發生咗,完全唔知!」當時東莞一名三歲五個月大的周姓男童感染 H7N9,他曾往東莞市一個活雞市場,但大陸消息則指他沒有直接接觸家禽,病情穩定。

大陸監控鬆懈

「禽流感獵人」管軼教授指出,現時並不擔心香港會如上海一般大規模爆發 H7N9,據以往從外地輸入的 H5N1個案,都沒有擴散開去,反而他擔心大陸的監控做得不足。(羅國輝攝)

曾預言 H7N9秋冬會再出現,有「禽流感獵人」之稱的港大公共衞生學院教授管軼,今年五月接受本刊訪問時,已指雖然疫情在夏季曾一度沉寂,但由於 H7N9的宿主候鳥將於秋冬南下,散播病毒,到時就會再次出現個案,果然給他「開口中」。本週二他再接受本刊訪問,矛頭則直指內地的防控措施。他批評大陸沒有做好監控,「東莞有個案時,我已經大聲疾呼,希望大陸做好 surveillance(監察),但佢哋到而家都冇做。」記者問他之後香港的疫情會如何發展,他就說:「香港一定唔會好似上海咁多個案咁嚴重,因為香港一早有監控機制,好似○三、○九年本港有零星禽流感個案,但好快就消滅。政府而家停止深圳雞場供應活雞,亦是正確做法。」

管軼反而擔心市民防疫意識鬆懈,「既然大陸活雞係感染源頭,點解啲人仲唔聽話,要走上去劏雞呢?」據悉政府亦正了解印傭劏雞之謎。

大陸防疫意識薄弱,公布的數字又不可盡信,即使香港做足戒備,亦始終會受其所累, H7N9人傳人的風險不高,但雀鳥南下卻成為公眾衞生的重大隱憂,一旦中招,死亡率高達三成,又未有疫苗可保護,威脅依然存在。管軼指如要自保,切勿觸摸禽鳥及雞隻。當然更不要上大陸劏雞。

反覆求醫 延誤病情

這宗本港頭號 H7N9個案響起警號,該名印傭病發期間的治病過程,給大眾一個端倪。原來,這名印傭在港發病時,曾在屯門區看過兩次私家醫生,看一個不退燒,就轉另一個,這種在醫生行內俗稱「反覆求醫」( Doctor shopping)的情況,其實對病人治病並無好處,甚至會出現延誤,病情惡化的反效果,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傅錦峯醫生說:「反覆求醫的最大問題,是醫生唔會了解到病情的發展,因為第二個醫生可能開番同上一個相同嘅藥,結果睇咗等於無睇,延誤病情,對於變化可以好快的病情,例如禽流感、肺炎鏈球菌等,延誤一、兩日就可以有好大分別。」

而近日兩名因感染血清三型肺炎鏈球菌死亡的小童,病發時原來亦一樣曾反覆求醫。

上月十二日,在培正小學幼稚園就讀幼兒班 K1的三歲男童,發燒不適,又有咳嗽,其家人先帶他到九龍聖德肋撒醫院門診部求醫,食藥後燒沒有退,於是再帶他去位於同區的播道醫院求醫,但依然未完全退燒,於是又轉看醫生,去位於銅鑼灣的聖保祿醫院求診,惟病情已經惡化,十七日轉送到瑪麗醫院兒科深切治療病房。醫生檢查後發現男童肺內充滿發炎的膿液,即使嘗試插喉入肺抽取亦徒勞無功,最後男童不治。

至於另一名命喪肺炎、就讀屯門聖公會青山聖彼得堂幼稚園的三歲女童,病發時同樣見過三名私家醫生及到沙田仁安醫院求診,病情沒有好轉,最後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深切治療,留醫兩日死亡。根據衞生署資料,本年至今已有八名五歲以下小童受到血清三型肺炎鏈球菌感染,是近四年最高。

港大微生物學系系主任胡釗逸指出,肺炎鏈球菌入侵肺部後,會破壞組織引起炎症,「若延遲治理,個肺會爛,當細菌入血,走勻全身,更會可能引起器官衰竭,引致病人窒息死亡。」

感染肺炎鏈球菌病逝的三歲男童生前就讀培正小學幼稚園,早前該校亦曾爆流感。

除了年幼兒童,大人一樣受肺炎威脅,十九歲就讀新亞中學的中四女生林純淨,上週出現發燒咳嗽病徵,服食成藥及往診所求醫不果,她最後選擇回鄉打吊針求醫,但情況仍未見好轉,後確診為肺炎,現於廣東海豐一間醫院留醫,情況危殆。

H7N9及肺炎鏈球菌均可以令下呼吸道感染,會破壞肺部,出現肺炎,在 X光片下可以看見出現花白情況。

忽略基層醫療

身為家庭醫生的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李國棟,對兩名逝世小童深表痛心,但同時亦對這種反覆求診的方法不表贊同,認為對病人冇好處,「今次肺炎事件正好帶出呢個問題,好多家長帶仔女睇病,淨係針對個病徵,例如發燒有冇退,而唔著重求診過程,同埋發現問題所在,就算去私家醫院睇門診,醫生都只有好少時間睇你,如果你睇完一個唔好就即刻轉下一個,醫生根本都唔了解你的病史。睇小朋友尤其重要,如果有一個固定嘅家庭醫生,熟悉你嘅狀況,知你平日發燒好快就退,今次點解咁耐都唔退,係咪有事?又或者知道邊個湊過小朋友,識得問小朋友在屋企的情況,有冇食慾、活唔活躍,呢啲雖然係好細微嘅事,但從中就可以找到有冇異樣,而唔係純粹你來我就幫你打針,滿足咗家長的要求咁簡單,但呢方面(指基層家庭醫療)香港一直都忽略, Doctor shopping已成為文化,要慢慢去改。」

事實上,基層醫療一旦鬆懈,對整個醫療體系就會變成無形的衝擊。目前寒冷天氣正是所有惡菌病毒的活躍高峰期, H7N9、肺炎已經殺到埋身,造成人命損失,如果政府還未在這方面加強教育及宣傳,即使醫院如何銅牆鐵壁,病毒一樣會在社區爆發四散。

香港醫學專科學院主席李國棟不建議病人反覆求醫,尤其是小朋友,「同醫生保持一個固定的關係好重要。成日轉醫生,保持唔到個關係,有咩事都冇咁易察覺得到,醫生係要睇整個病人,唔係淨係針對病徵。」

(羅國輝攝)

肺炎鏈球菌共有九十種的病菌型號,連奪兩幼童性命的為血清三型,由於以往只有七價及十價疫苗,未能覆蓋此型號,是故由本週一起,政府開始為病童及綜援兒童補打十三價疫苗,人數約有一千人。

趁冬季南下的候鳥,正是 H7N9的宿主,本港市區經常出現雀蹤,成為另一個散毒的源頭。(江永健攝)

向曾浩輝學習

今次政府處理肺炎事件,究竟是否需要打十三價疫苗,專家各說各話,衞生防護中心又未能統一口徑,訊息混亂,最後要到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袁國勇出來,一錘定音,指二到五歲小童打了有八成保護力,疫苗保護期有兩年,才稍釋公眾疑慮,但已令衞生防護中心的威信受挫。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傅錦峯醫生亦指今次防護中心做得不夠主動,「好似最初發現有小童死亡,中心沒有第一時間發布消息,之後再陸續有人染病入院,有些危殆個案更要用人工肺去醫,這些資訊應該及早發布呀。而且起初專家各說各話,一個話有需要打,一個話冇咁迫切,究竟市民應該點樣選擇呢?雖然科學上,染呢種肺炎病而死亡的機會好低,但其實小朋友一個都嫌多,香港父母好多生得一個,佢哋好緊張,政府應該多些站在家長的角度去諗,資訊發放亦要清晰。」他說前任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曾浩輝在這方面就做得較好,「他說話好清楚,訊息足夠,而且一有事就即刻公布,呢方面值得現屆學習,唔好嚇嚇都要局長出來再解畫。」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