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

[忽然1周 962] Happy Woman Happy Girl 薛凱琪 薛凱琪,MW,




單人訪

Happy Woman Happy Girl 薛凱琪

你會怎樣劃分「女人」跟「女仔」?

有些人會以跟男生「有一腿」的前後來分;有些人則以年齡來區分,大概三十歲前後。

薛凱琪吧……前者先不要說。

就以後者年齡來算,三十二歲的她是個「女人」。

○九年前,薛凱琪一直裝成 happy girl;

○九年,患上抑鬱症,試過割脈、食安眠藥自殺;

一年後康復,自此經常爛 gag不離身。

入行十年,她懂得一個道理:

「笑,是一個 universal language,是很真摯的。」

這次真的是 happy嗎?

這天見到的薛凱琪,我相信是真的。

其實女人與女仔,都沒有所謂吧。

其他影片
爛 gag王

最近一年多兩年,薛凱琪講爛 gag,似乎是出曬名。

「爛不爛則見仁見智。本身我覺得『它們』是好笑的,但是……打個譬喻,我覺得蘋果好食,不代表你也覺得好食嘛。」

隨手也袋著幾個看門口嗎?

「可以這麼說。」然後是一陣大笑。

我倒想即場見識有多爛,那就隨便說一個吧。

「嗱,這個不是很好笑,但它是可愛的。

「話說有一粒花生,他本來很瘦,吃了十碗飯後,吃得很飽,之後他變了甚麼?他變了一種調味料。好吧,答案是花生醬,因為他的肚子『脹』了,是不是很可愛呢?哈哈哈哈。」又是一輪大笑。

我再問,如果說十個 gag,有多少個會令到朋友們爆笑呢?

話音未落,她便搶答:「十一個。」這時她身邊的唱片公司同事說:「這個答案才好笑。」對,我也覺得這個比較好笑。

以前的她沒有這麼多爛笑話,近年愈講愈多,因為她發覺到很多事情、說話可以很假,只有「笑」才是最真摯。

「有些人會說謊,表現得很虛偽,可能他們只是為了禮貌,所以便做戲。隨著年紀漸長,我發覺很多事情原來很複雜,我開始感覺到唯一是『笑』才是最真, it's very true,我喜歡真實。就算我不認識你,你覺得我醜樣,但你仍然說:『阿 Fi,你今日好精神喎。』可以很假,但如果我成功說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逗到你笑,那個『笑』是真的,這才令我覺得最舒服。」

當然,這也跟她之前患抑鬱症有關。

「我發覺開心是很重要,所以就算說了一些不好笑的笑話,再說第二個吧。我會不屈不撓地想一些無聊、可愛的笑話去逗大家開心。」

沒完沒了

與房祖名是好好的朋友,有關自己的家事、心結,薛凱琪都會跟他說。

開心很重要,愛情對於薛凱琪來說也同樣重要。她入行十周年的專輯中,歌曲〈諸葛亮〉及〈宮若梅〉兩首歌最刺中她的心,兩首都是情歌,她坦言愛情對她很重要。

「重要!很重要!我是很投入的那種人。

「其實愛情、友情、工作、家庭的愛,對我來說全部都是同一個 level。我很愛我的工作、很愛我的家人,當我找到男朋友,那個『愛』都是一樣,我沒有分戀愛的愛有幾多、工作的愛又有幾多,我全部的愛都是很大的。」

就算之前被男友欺騙過,她對愛情依然有冀望。

「跌完會痛。說老實,完全零恐懼是騙你,但盡量叫自己不要害怕。因為我信主,相信神會安排一個最好的給我,所以我亦不害怕接收愛情這事情。」

與房祖名的關係,薛凱琪說已被問到百毒不侵的境界。

「我真的不 mind答,可能大家很渴望知道我的另一半是誰,而房祖名及方大同就是可塑性最高。我跟房祖名是好好的朋友, He's one of my best friend,大家相信與否我都沒有所謂,我已經習慣了。

與方大同見面較多,但都只是一個月食一次飯。

「基本上我圈中朋友不多,我們會傾偈行街睇戲食飯旅行。我揀得他成為我的好朋友,一定是好好心地的人。其實我是一個很需要長時間了解對方的人,雖然我們認識了十年,見過多少次也數得出。如果我要跟一個人在一起,我真的要知道究竟他是一個甚麼樣的人?他的生活圈子?他平時會做甚麼?我跟房祖名從來沒有一個這樣的機會去了解對方。對於我所有的朋友,我都有興趣了解,但我跟他經常都各自飛來飛去,就算想了解,機會都很微。」

那麼方大同呢?

「大同都經常飛,但沒有祖名那麼多,祖名現在好像長期 base在北京吧。我見大同比祖名多,但可能也是一個月食一次飯。我們都會傾偈,所以他知道我的事情比祖名多。」

完。

請原諒筆者作為一個記者比別人擁有多一點的好奇心及想像力,薛凱琪寥寥數句便交代了與方大同關係,對比形容房祖名,確實滔滔不絕。

堅持

十年,聽起來像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但置身當中,你會發覺它快得像幾年間的時間,特別是過了廿五歲後。今年,薛凱琪入行十年,○三年出道的她樣子標致,但○四年拍攝無綫劇集《學警雄心》剪短髮後被取笑為「長頸鹿」;○八至○九年間,與當時的男友感情出問題而患上抑鬱症,其間更曾割脈自殺及以酒送服安眠藥,後來信仰幫她走出陰霾;一○年,出身小康之家的她父母離婚,她跟隨母親生活,一個人孭起頭家,但仍與父親關係甚佳;一二年,離開一出道便開始合作的「華納」,轉會到黃柏高的「太陽娛樂」。

這十年,她說過得不易。

「但這個『不易』並非悲傷地度過,只是令我學懂很多事情。這十年過得很快,感覺像是六年。雖然當中我對於一些事物或人都有轉變,但在我性格上,有些事也沒有變過。」

兩歲時的薛凱琪。

母親載著四歲的薛凱琪踩單車。

「唔輸得」是其中一樣。

「我唔輸得的意思是不可以輸給自己,當要重複去做一樣事情時,我一定要比上一次做得更好。」

「堅持」亦然。

「所以我的新碟叫《 Tenaious》,頭三個英文字母『 Ten』代表我入行十年,整個字的解釋是堅持。我真的很喜歡唱歌,所以要為愛的事情堅持下去。」

我倒是相信「堅持」這一點。

數年前跟她做過一個訪問,到這次,每當問及她家人、或感情問題時,她都堅持不答,「我不想提及屋企,因為我覺得對專輯的幫助不大。很多人喜歡花邊新聞,但我不會拿一些人物出來做話題。我亦不想因此而得到更多的版位。」

其實……說與不說,本欄的版位每期一樣,都是六版,謝謝。

近年多拍笑片的薛凱琪說以前很抗拒拍笑片,因為難拿揑,多得杜汶澤一席話:「令到別人笑,是一種功德。」

笑一場

近年薛凱琪多拍笑片,身邊的朋友都很喜歡看。

個人對於薛凱琪,說不上特別的喜歡。

當然恕我小器,不多不少也跟早年的訪問有關吧……

這次訪問前兩個星期,

她公司的同事千叮萬囑,說要預先看看造型師借來的服裝。

我心裏暗暗叫%&^!#%^#&*%*!

拍攝當日,她帶來七對高跟鞋,噢,是我小人之心……

現場所見,其實她確是很有喜劇感,我很簡單,看笑片,只想快快樂樂地笑一場。

其他影片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