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0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4] 有刀手 冇黑手 公安「消毒」 10日 M1,




刀手「阿華」本週二被帶往西灣河案發現場重組案情。

封面故事

有刀手 冇黑手 公安「消毒」 10日

重創《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和香港新聞自由的兩名刀手,本週二被警方押返西灣河兇案現場重組案情。警方消息透露,兩人對犯案直認不諱,並把一切責任「攬上身」,完全沒有透露誰是指示他們行兇的幕後黑手。

據悉,案發後不少內地「單位」非常關注事態發展,不斷派人來港「收風」,動機惹人疑竇。一班關心劉進圖案的人士不欲真相石沉大海,憑著中港的人脈找尋證據,鎖定《明報》曾刊登多單與大陸有關的新聞,是劉進圖招來橫禍的源頭。

廣東省公安廳三月八日在東莞緝捕兩名兇徒歸案,三月十七日把他們移交香港警方。熟悉內地公安運作的人士認為,此段十日港警無法插手的真空期,讓公安有足夠時間為疑犯的口供「消毒」,避免案件政治化,及與內地扯上關係。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早前多番強調「未有直接證據顯示事件與新聞自由有關」,惹起公憤,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本週二改口稱,「不排除案件與新聞工作有關」。然而,案件幕後黑手一日逍遙法外,襲擊劉進圖的真相一日被人掩蓋,新聞界頸上仍然架著利刀。










兩名刀手行兇後潛逃東莞,本月八日被廣東省公安拘捕,十日後才移交香港警方。(資料圖片)

本週二,電視全程直播兩名刀手犯案經過,由西灣河事發現場,到上海街買刀,再到九龍塘匿藏,兇徒都非常配合。

早於上週三,警隊「一哥」曾偉雄親自主持記者會,公布兩名刀手在東莞落網。傳媒焦點一直不離兇徒犯案動機,但他五度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無直接證據顯示與新聞工作有關。」直至本週一,警方發新聞稿公布兩名疑犯移交香港時,再次提出「沒有直接證據顯示與新聞工作有關。」

警方刻意將案件與新聞工作劃清界線,劉進圖本人、《明報》社評均反駁一哥說法,指出未查明真相前,警務處長的說法令人感到不解,要求警方及早澄清。

鎖定多宗大陸報導

有關注案件的知情者表示,他們堅信遇襲事件與新聞有關,已經翻查《明報》曾刊登的報導,並鎖定十多宗新聞,嘗試了解是否與案件有關。知情者稱,按現有資料,「沒有證據顯示同新聞無關」,跟一哥大唱反調。

據悉,《明報》與國際調查記者聯盟( ICIJ)合作的調查報導,披露內地高官及富二代在海外資產的新聞,疑點仍然最大。「單案已經拉咗十一個人,可能仲有其他人參與,成個集團式咁犯案,涉及的酬金唔少,係乜嘢力量出到呢啲錢、咁大規模去犯案呢?我暫時覺得係 ICIJ單新聞。」知情者稱,「單新聞涉及高官、太子黨,但唔一定係政治打壓,也有可能係暴發戶,好唔高興有關報導,擔心隱藏嘅資產被揭發。」

他強調,「即使唔係政治打壓,但報導得罪人,新聞出街後尋找當事人報仇。我唔明白點解一哥咁快排除單案同新聞有關。」

有熟悉公安運作人士指劉進圖案受到內地關注,「案件一發生,即時有內地(單位)人士喺香港收風。」劉進圖長時期從事新聞工作,曾擔任《明報》最高話事人,所以公眾非常關注他是否報導惹禍。他指出:「案發後警方指兇徒潛逃內地,公安已經開始做嘢。公安拘捕兇徒,早已經問曬話。如果涉及某啲內地人物,可以提早夾定口供,俾埋安家費等,進行善後工作。」

負責接送刀手的黃姓車手,本週一被送往警察總部調查。

阿華手持道具刀,站在劉進圖遇襲地點向警員示範斬人過程,刀手先斬假人雙腳,再斬背部。

警方水鬼隊在上水文錦渡路近梧桐河一帶搜索兇刀。

公安十日空窗期

警方上週四拘捕七名男女,涉嫌與案件有關,其後獲准保釋候查。

根據廣東省公安廳資料,警方三月六日要求廣東省公安廳協助。兩日後公安在東莞拘捕兩名疑犯。翌日通知香港警方,基於中港沒有引渡協議,直至十七日,雙方商討安排後,在皇崗口岸移交兩疑犯。

本刊致電廣東省公安廳查詢,是否三月六日收到警方要求協助?發言人一時說漏了嘴:「單案好似二月底發生喎,唔使十幾日咁耐啩。」記者再追問時,他叫記者問香港警方。本刊再問移交疑犯前的程序,發言人稱只有公安廳本月十三日發布的訊息,沒有補充資料。

本週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終於改變論調,指劉進圖被襲案不排除行兇動機任何可能性,包括劉進圖的傳媒工作。不過,案件真相仍有待發掘。

劉進圖關注組發言人、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指出,警方連日來強調無證據證明劉進圖遇襲事件與新聞有關,其實只為執行政治任務,「以為可以清除大家嘅心理障礙,但呢個講法一啲都冇根據,好多嘢都可以無關。」對於涉案刀手招認一切,拒絕承認有幕後黑手,杜耀明說「已經預咗」,「其實以前都有好多呢類刀手,警方應該有經驗去調查幕後黑手,唔需要市民去教佢啦。」

勝和行刑組曝光

上月 26日在西灣河向《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狂斬六刀的兩名兇徒,分別是姓黃的車手及叫「阿華」的刀手,他們本月初在東莞落網,被扣押在深圳看守所約一週後,本週一(十七日)晚被廣東省公安押至皇崗口岸,移交給本港警方。

警方本週一晚接收兩名在內地東莞落網的刀手後,翌日一早押疑犯到西灣河現場重組案情,並在上水梧桐河搜索涉案兇刀,早前拘捕的九名疑犯,亦將陸續落案起訴。

被捕人士均為黑幫和勝和行動組成員,其中五十七歲的「肥輝」,更被指是策劃人。據知「肥輝」跟幫中元老「雞腳黑」屬師兄弟,而「雞腳黑」又與「上海仔」分屬好友。「上海仔」自江湖飯局爆紅後,長期在澳門搵食,甚少回港露面,今次與劉進圖遇襲案扯上關係,令事件更耐人尋味。

警務處長「一哥」曾偉雄說沒有直接證據顯示兇案與新聞工作有關,劉進圖及太太陳碧君指警方未查明前發表有關言論,要求警方盡快澄清。

劉進圖關注組發言人杜耀明稱,警方將案件與新聞劃清界線,目的是清除公眾心理障礙。

劉進圖遇襲案事件簿

水鬼隊搜兇刀

刀手被警員帶往上海街一刀鋪,講述買刀過程。

港島重案組探員分別在港島總區重案組總部及中區警署,盤問兩名兇徒,有人直認不諱供出犯案經過,以及將兇刀丟在上水文錦渡路近梧桐河的過程。招供後,探員隨即安排他們翌日早上十一時,分別押返到西灣河現場重組案情。

第一名疑犯黑布蒙頭,鎖上手銬和鐵鏈,被押到太康街兇案現場,其間他向警員講解犯案經過,探員在旁全程拍攝記錄,逗留約五分鐘後,轉到西灣河街 141號對出的涉案電單車曾停泊的車位,逗留兩分鐘後離去。警方亦派水鬼隊到上水梧桐河天橋橋底附近搜索兇刀。之後,警方再帶同疑犯,分別到上海街的刀鋪,及九龍塘理想酒店搜證,他們向警方招認曾在這兩個地點買刀及會合。

由於警方事先通知傳媒,警方將押疑犯到西灣河重組案情,三、四十名記者一早到達兇案現場,及兇徒停泊涉案電單車的車位,加上警方封路,近百名圍觀市民把西灣河太安街一帶擠到水洩不通。

「光天化日當街斬人,目無法紀啦,拉曬班衰人就啱喇。」不少圍觀重組案情的市民看到磨拳擦掌。

據悉,刀手被捕後,知道警方從閉路電視掌握其容貌、犯案證據,加上他們潛返東莞匿藏期間,仍用自己手機,以致洩露行蹤,肯定要「落鑊」,於是乖乖供出整個犯案經過。

「其實刀手在內地時,已供出同黨,警方早前已根據其供詞,拉咗一班幫手偷車、踩線、搵架生、事後協助逃亡等的同黨,依家只係等埋刀手返來,有埋完整口供,就可以正式落案起訴佢哋。」一名探員透露,之前不起訴最先被捕的九名疑犯,亦是要等兩名刀手到港正式錄取口供後,再對其他人進行起訴。

拘捕行動組組長

活躍油尖旺勝和的肥輝,出名「膽正命平」,被指「承包」襲擊劉進圖的柯打。

江湖消息稱,被捕人士中,年紀最大的男子綽號「肥輝」,正是今次襲擊案承辦「工程」的策劃人。據悉,「肥輝」有黑幫和勝和背景,是盲毛勤的門生,屬於勝和九龍線人馬,雖然活躍佐敦一帶,主要做夜店睇場和代客泊車。其中勝和叔父「飛鴻」的所有夜場生意,都由「肥輝」負責睇場。

有老叔父指,「肥輝」一向十分低調,江湖中人對他所知不多,當初爆出勝和被指與襲擊案有關,江湖都以為是由勝和另一支由「紋身忠」負責的行動組執行。

「水房同勝和都出名接手做棘手柯打。水房高佬發一系的行動組,因為多偷車、飛車高手,出手狠辣,又多內地生意,加上之前刺殺黎智英案由超級元老神仙錦接柯打,所以呢單嘢一爆出來,江湖中人第一時間都聯想到佢哋。

「後來差人拉咗兩個勝和嘅刀手,江湖都以為係紋身忠的行動組。因為呢班位於大角咀基地的行動組,出名膽正命平,只要出得起價,幾難接的柯打都肯做,你諗嚇,佢哋連新義安尖東霸王泰龍都敢鬱,而且係部署成年,可想而知幾狼死,行事幾周密。」

同上海仔友好

當「肥輝」被爆出因襲擊案被捕,而且是兇案策劃人後,整個江湖都幾乎嘩然,「講真,九龍有幾大,行動組來來去去得嗰幾班,好多時,接到柯打,唔方便又好,唔夠人要借兵又好,會判來判去,大家一定知,但今次真係好秘密。」

不過,據熟悉勝和的人士成哥透露,「肥輝」與另一元老「雞腳黑」分屬師兄弟,「雞腳黑」是勝和前坐館,與曾經冧莊坐館的「上海仔」分屬好友,今次上海仔與劉進圖遇襲案扯上關係,令事件更耐人尋味。

「上海仔同人講,佢老婆同內地軍部的人有關係,所以自己近年已淡出江湖事,專心內地同澳門的生意。尤其係江湖飯局之後,多少影響到內地對佢的印象,所以近呢一年佢更加低調,好少在香港露面啊。」不過成哥透露,江湖飯局後,上海仔的名氣在江湖上變得更響,有更多「老闆」主動找他解決各種問題。

據知,由於勝和行動組甚多猛人,若接到柯打,多數由幫中手下親自負責,甚少外判和假手其他幫會。「個柯打經過好多重下達,警方在追查時會變得很困難,要由下線爆料,一層層去指證上線,要找到最大嗰個判頭已經幾乎不可能,要找到個幕後老闆,機會更是微乎其微。」江湖中人分析,今次單單兩名刀手,已分別收取幾十萬酬勞,整個行動的花費,不會少於幾百萬。

勝和行刑隊關係圖

獨立評論人協會繼上週就劉進圖事件舉行研討會後,本週六會舉行「逃生、自衞術工作坊」,教導新聞工作者如何自我保護。

中間人最和味

「不過,今次行動不算專業,好明顯係老馬失蹄,做嘢唔乾淨,錯漏百出;第一,行事刀手做完嘢,第一時間揸走失車,遠離案發現場後毀屍滅跡,點可能將架車收埋在附近。另外佢哋通街行,香港古惑仔都知,四處都係閉路電視,依家著草通常都去台灣、泰國、越南,冇人會匿返大陸咁笨,因為大陸的天眼系統更勁,幾乎整個城市布下天羅地網,要搵一個人,一定搵到。

「第二,斬完人,梗係將太空手機丟落海,點會一路講住返大陸,俾人跟到行蹤,成件事好騎呢。」江湖中人認為,這單案件的踩線工作和下手都做得很好,唯獨是刀手自己粗心大意,留下太多證據。

「不過,即使拉到兇徒又點,佢哋收錢『做嘢』,套餐包括埋掩口費,而且經過判上判,對幕後主腦一無所知,所以有刀手冇黑手,想拉到判頭都難,何況係幕後黑手,破案的機會接近零。」而且刀手被捕,判頭可趁機向老闆要求發放多筆安家費,老闆怕麻煩一般都會給。「老闆俾一千萬安家費出來,有幾多落到刀手個戶口,就只有判頭自己知囉。」

成哥又指,這些涉及知名人士的棘手柯打,通常是經過多重的判上判,即使東窗事發,中間人通常不會上身,可說是最大的得益者,「如果大步𨂾過,啲錢梗係袋袋平安,但即使差人拉到刀手,佢哋可以再揼老闆心口,再添掩口費,所以中間人食水最深,賺硬。」

而真正的幕後老闆,可能永遠逍遙法外。

三月初傳媒界反暴力遊行,促請警方緝拿真兇。刀手已經落網,但真兇依然未明,公眾仍未能釋懷。

車手被鎖上手銬,押解到達西灣河街電單車停泊的位置重組案情。

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武斷地指︰「沒有直接證據顯示與新聞工作有關。」引起社會反響。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