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67] 搵命搏 亂打 Botox揭秘 M1,




沒有醫生資格的 Danny,在加拿芬廣場分店的房間,正準備替客人額頭落針打肉毒桿菌。

壹號頭條

搵命搏 亂打 Botox揭秘

根據法例,肉毒桿菌是受規管藥物,必須由醫生注射,否則屬刑事罪行,最高監禁兩年,而無牌行醫,則可判刑三年。

近年男女老少都對打肉毒桿菌趨之若鶩,因打針方便之餘,價錢又漸漸大眾化,二、三千元已可打一個療程的針藥,比起動輒花費數萬元及要入院動手術的整容,打肉毒桿菌針無疑更受歡迎。

本刊直擊有美容院無視法律和安全風險,不單替人濫打 Botox,更冒充醫生幫客人注射。行內人爆料,這種冒充醫生打針現象,在美容業十分普遍。

客人在不知情下,每日前仆後繼到坊間各種無良美容集團打針,實在是拿自己的健康和性命「較飛」,這些美容集團為求賺到盡,也不惜鋌而走險,完全罔顧客人生命安全。








二○一二年尾出事的 DR美容集團「毒血針」事件,曾導致客人一死三危殆,然而大眾並沒有對醫療美容的危險性加強警覺,只顧貪靚,而不去查看替她們注射的美容集團,是否具有專業資格。

DR事件後,本地醫學美容仍持續興旺,這些鋪頭都標榜由醫生主理,無非想給予客人一定信心及顯示出其專業水平。可惜實情卻往往是另一回事,有美容集團特意聘請年資淺及甚至剛畢業的醫生,之後便標榜「醫生主理」,大力推銷各種美容服務,當缺乏醫生駐場時,甚至不惜假扮醫生應診。

美容院女助理向另一將打針的客人,介紹額頭落針位置之餘,更自爆自己也有打肉毒桿菌針,來博取客人信任。

之後 Danny左手拿起肉毒桿菌瓶,而美容院女助手正準備戴上膠手套協助。

本刊拍下 Danny在阿 John額頭共打了六針肉毒桿菌,他無牌行醫的證據確鑿。

要由醫生打針

由於肉毒桿菌是受規管藥物,本已硬性規定須由醫生注射, DR事件後為加強管制,政府前年又成立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審議三十五項具潛在安全威脅的美容程序,經過多個月商討,委員會上年十一月將其中十五項列入高風險程序,只容許註冊醫生或註冊牙醫進行,包括注射皮下填充劑、肉毒桿菌素、美白劑和高濃度血小板血清等。

另外衞生署更向美容業界發出指引,各種入侵性注射行為,若由非註冊醫生進行則屬無牌行醫。即使醫生接到美容院轉介客人做醫療美容程序前,亦須向客人表明身份、以杜絕坊間俗稱的「蒙面醫生」或「口罩醫生」,萬一發生了美容事故,客人也可向醫務委員會投訴該醫生。

多重規管和法例,原以為可將醫學美容界納入正軌,但行內人爆料,各美容院卻繼續違法打針。消息指,其中一間在佐敦、尖沙咀及銅鑼灣都有分行的中型美容集團,不單由非醫務人員注射肉毒桿菌針,而且過程粗疏甩漏,無牌行醫之餘,更有可能隨時搞出人命。

美得堡股東之一的李克強,在 DR美容事故發生後,接受傳媒訪問時,大談行業正常化發展,諷刺是他的公司卻發生涉嫌無牌行醫及亂替客人打肉毒桿菌針事件。( now新聞台畫面)

黃婉曼上年出席美得堡分店開張時,疑似該公司的兩位老細不時走來跟她合照。

靠明星造勢

Danny向客人推介肉毒桿菌針時七情上面,說不但可去皺紋,更可瘦面,但就絕口不提相關的風險及不良副作用。

本刊接觸到年過三十的 Mary,她是一名 OL,早前她透過網上團購,以九千八百元價錢,購買了原價萬二元美得堡醫學抗衰老中心的 Botox/Dysport(肉毒桿菌針)美容療程,由於團購網及美得堡網頁內均註明是由註冊西醫主理。

美得堡 facebook顯示,該公司成立於九九年,而銅鑼灣新店於上年七月開張時,有不少明星來撐場,包括黃婉曼和胡諾言等,亦有網上美容 blogger更吹噓美得堡的美容療程如何正鬥,遂使 Mary最終「落疊」,但料不到她卻換來一場噩夢。

「話註冊醫生主理,但我一直只見自稱係教授嘅 Danny Tsang,以為教授仲勁啲,所以由佢一直同我打咗六次 Dysport,後來塊面有啲硬硬哋及唔舒服,返去搵佢睇嚇,佢先承認自己唔係醫生,叫我自己出去睇醫生,嘩!有無搞錯,有三間分店嘅美容集團都可以咁,咁離譜㗎……。」 Mary除咗自己再找西醫治理現時硬膠膠的面頰外,更向有關部門投訴,而衞生署亦證實接到有人投訴美得堡,已展開相關調查,同時警方也向本刊承認,目前正在調查美得堡的個案。

自稱勁過醫生

記者則在上月開始展開調查,並假扮顧客,先到尖沙咀加拿芬廣場十一樓美得堡醫學抗衰老中心,表示欲了解打肉毒桿菌針的詳情及收費等。未幾,接待員便介紹 Danny Tsang跟記者會面。年約五十多,中等身材的 Danny一開口就自認自己有打 Botox經驗,並猛吹噓打針好處,「我自己都有打,你睇我塊面膠唔膠吖(意即很自然,沒人工化跡象)……每次大約打六針,收費兩千五至三千蚊,如有熟人介紹可以俾折扣你……我哋公司只用兩種貨,一種美國,一種英國,香港只認可兩種,分別係 Botox和 Dysport……。」

當詳細問他打肉毒桿菌針資格時,他卻搬出政府來擋駕,「由政府監管,你上網睇嚇就知……至於你問要打多少針,咁打幾多由醫生或專業人士決定。」

當記者直接問他是否醫生時, Danny又再玩語言偽術,「我唔係,不過我係教醫生打針,我由英國返嚟,只可以教醫生(打針),如果你想我打,要你認可俾我打,我先會打,我係教授,唔隨便幫人打㗎。」

美得堡尖沙咀分店內,不時有男客(左)上門問打肉毒桿菌針及其他美容療程,而美容助理(右)又清一色自爆自己有做過相關療程來 sell客。

記者跟蹤發現李克強(左)及 Danny(中)在午飯時,亦不忙跟身邊女同事討論與內地 agents合作的事宜,欲擴大內地客的生意。

賣廣告谷知名度

面對記者一輪追問, Danny顯然有了戒心,並反問記者是否熟客或朋友介紹來幫襯,否則他不會隨便接生客。雖然 Danny未落實替記者打針,但他就不停在介紹打肉毒桿菌針的程序及收費,「你額頭起碼要打八至九針,你打嘅部位我哋有保證,你唔滿意就直至打到你滿意為止,呢間公司唔會呃人,呢間公司好有名……」

記者臨走前,要求他在名片上寫出全名,但他堅持不寫,只寫上英文名 Danny Tsang,後來記者查閱美得堡的公司登記資料,發覺 Danny Tsang是該公司大股東,他中文名叫曾喜,而另外四名股東分別是李克強、王朝萍及兩間在英屬處女群島登記的公司。而李克強早前曾接受過本地電視台訪問,大談自 DR美容事故後,業界發展的去向,加上美得堡在電視賣過廣告,該公司近年都致力打響招牌名聲。

缺乏專業知識

記者離去後,美得堡的職員 Pinky仍不斷致電推銷療程,她說注射肉毒桿菌原本每次收費二千五百元,但若一次過購買六次療程,就可享優惠價萬二元。

由於記者先前放蛇不成功,於是在 Mary的安排下,記者跟隨另一名男顧客阿 John上美容院直擊。上月尾,當去到加拿芬廣場美得堡中心時,即見到上次見客的 Danny,他熱情招呼阿 John,然後細心解說,表示今次會替阿 John額頭打六針。「有三條痕會比較深,但絕對唔會膠 look,敷敷冰先,今次我同你注射韓國式(南韓出產的肉毒桿菌素),目的係想散啲,令它唔會太聚焦,放心,好自然,韓國好多男生都用。舊式嘅英國藥會較硬,唔使驚,無事嘅,當食飯,一分鐘可以,少少痛,唔使打麻醉針,你打完呢針起碼一年後先再搵我……正式效果一星期先見到。一個月後要覆診,今次用 Dysport,分量無 Botox那麼重,較自然。」

本刊拍攝了 Danny整個打針過程,並交由專業人士察看,結果發現他注射手法大有問題。首先他沒有詳細詢問阿 John有沒有慢性肌肉、神經系統疾病、糖尿病或是藥物敏感等情況,以及兩週內有無服用過阿司匹靈等,因以上情況均會引起注射後的不良反應,嚴重者甚至有生命危險。當然, Danny也沒提示阿 John在注射後要注意的地方,例如注射後最好坐著休息,勿平躺和按摩注射部位,以防肉毒桿菌素擴散;另外亦要保持注射部位清潔乾爽,不要沾水和使用刺激性的化妝品等,這些必須提及的醫學建議,他統統隻字不提。

最搞笑是 Danny一時說替阿 John打韓國貨,之後又說是打英國的 Dysport,顯見他是亂吹一通。

之後記者在加拿芬廣場樓下,訪問了兩名在美得堡剛剛出來的內地女遊客,她們承認剛注射了美容針,並讚效果不錯,而且從照片中,認出打針者正是 Danny,她們表示,每人的療程收費都是過萬元,相比內地貴了約三分一,但因為對香港的醫生及針藥比較有信心,所以不嫌麻煩和貴,都寧願來香港幫襯。但記者告知她們是經由無牌醫生打針後,二人均顯得十分震驚。

二○一二年十月, DR美容集團發生毒血針事件,釀成一死三重傷,其中一人要截肢保命,女死者丈夫事後手持紙牌到政府總部抗議。

內地兩名女遊客拖埋行李離開美得堡尖沙咀分店,她們覺得在香港打美容針比內地安全及貨真價實,更承認是 Danny替她們打針。

肉毒桿菌源自肉類

肉毒菌素是由一種名為肉毒桿菌製造出來的蛋白質,顧名思義,這種細菌最初是在肉類中發現的。 1870年,德國一位醫生首先把細菌命名為肉毒菌,至 1949年,研究人員發現提取肉毒桿菌合成的一種蛋白質後,該產品能夠阻斷神經向肌肉細胞發出的訊息(肌肉的活動須由神經發出的訊息指揮),該產品就是現在廣為人知的肉毒桿菌素。

1980年,肉毒菌素首次被用作治療斜視(兩側眼部肌肉不協調),其後被應用於眼瞼肌肉不自主跳動,和治療身體其他部分的肌肉痙攣病,這些用途在 1989年 12月正式通過美國食物和藥品管理局的批核。

肉毒菌素在醫學美容上的應用,最初屬於眼科醫生及皮膚科醫生專用,其後獲得更多研究人員的注意,肉毒菌素在處理眉心之間和眼眉部位的皺紋效果尤為顯著,結果於 2002年獲美國食物和藥品管理局批准作改善皺紋的用途。

一般人都以 Botox來代表肉毒桿菌,其實 Botox只是其中一個肉毒桿菌的品牌名字。

涉無牌行醫

據行內人媚姐解釋,若有人觸犯法例冒充醫生而自行替客人打肉毒桿菌針,其原因大多是想賺到盡,「搵醫生打,當然要俾醫生抽傭啦,而且個客一開始由醫生打針,咁以後都要經醫生打,否則合作開嘅醫生唔會願意中途接人家手尾,因萬一有事,個醫生有機會要上身。另方面同內地人打針,有乜事內地人都唔識去醫委會或衞生署投訴,所以好易過骨無事。」

媚姐也指出,美容院夠膽胡亂打針,主要原因是不擔心被捕。「最重要係好難拉人,除非有關當局特登搵人放蛇,否則衰嘅機會率好低,因客人就算出了問題,由於無完整醫療記錄可供追查,好多時都係不了了之算數。」而記者查過本地註冊醫生名冊,證實沒有曾喜的名字,他明顯已涉嫌觸犯無牌行醫及注射肉毒桿菌等法例。

其後,記者在加拿芬廣場樓下質問 Danny,並踢爆他無牌替客人打針時,他首先是一口否認有幫人打針,直至記者展示他打針的畫面,即變得啞口無言和面如死灰,然後快步離開現場,記者繼續追問他,到底所謂教授職銜是從何而來時,他只叫記者向其公司查詢。

Danny受訪時,先否認有替客人打肉毒桿菌針,當看了記者提供的相關片段及相片,他即啞口無言及臉如死灰。

Danny給記者的名片,沒印上他名字及銜頭,即使記者要求他寫上名字,他只寫了簡單英文名(紅箭嘴),態度相當鬼祟。

另有幕後大老細

之後記者嘗試聯絡另一股東李克強,他家住何文田一豪宅,但其家人指他不在香港,而另一股東王朝萍,則報住在尖沙咀一間劏房,多次拍門採訪亦不見有人應門。據行內人透露,美得堡真正幕後大股東,是一個姓鍾的阿伯,他從事地產業務,而 Danny等人只是幕前掛名老細。

另黃婉曼回應說,她並不是美得堡的代言人,上年七月時,她出席美得堡銅鑼灣新店開張,是受朋友邀請,她並沒收過任何出席費或優惠等,至於當日同她合照的兩位主人家,她也表示不認識,當她知道美得堡涉嫌有人無牌行醫後,她會要求對方刪去她在美得堡 facebook的照片,不欲再被人利用。

記者踢爆這間涉嫌無牌打針的美容院,其實只是業內冰山一角,為了自身的安全,各位讀者選擇醫學美容時,務必小心謹慎,免得成為「要靚唔要命」的犧牲品。

Danny除替客人非法打針外,他日常忙於搬運美容器材到其他分店,有傳言指他只是公司幕前掛名老細,而幕後大老細是地產商人。

美得堡另一股東是報住尖沙咀劏房,記者到訪多次,均沒人應門。

美得堡尖沙咀分店在加拿芬廣場,上址多愛扮靚的女士及 OL出入,美得堡亦食到人流旺的好處,而生意不俗。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