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67] 我的美麗與哀愁 劉心悠 心悠,劉心悠,M1,




豪語錄

我的美麗與哀愁 劉心悠

脫下了平底鞋,劉心悠換上私夥帶來的 Christian Louboutin,鞋踭很高,劉心悠一步一步的行到相機鏡頭前,笑容很甜。其實沒有什麼也沒有誰值得她高興。

這叫專業。她販賣的是美麗。一個美女,最好沒有思想,心安理得接受萬千寵愛。劉心悠偏偏愛控制,最近自組工作室,自己當上自己的老闆。

「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美麗。我缺乏自信,只會覺得自己不夠好。我的外表欺騙了很多人,劉心悠其實傾向灰。」

說欺騙,不如說沒有太多人在意。面對花巧圖案,有幾多人會留心漂亮花瓶內裡盛載什麼?自知是個花瓶的劉心悠也很清楚。只是,她更清楚,像腳下的 Christian Louboutin,穿上去,走路,不會太舒服,但女人依然會穿。

男人依然愛看。







上鏡

「我怕醜,童年時,沒人讚過我漂亮。如果要我實實在在形容自己,我只會說自己上鏡。

「有種人,面對鏡頭會流露出特別的魅力,天生的。我是。在鏡頭前可以輕易擺出不同表情配合不同角度,不代表本人特別優秀。」

不是謙虛,劉心悠只是篤穿表面的假象。大家才依賴化妝品。

台北出生,十一、二歲已經隻身飛往加拿大升學。「我本來是一個沒有想法也不會追問原因的人,總之父母安排什麼,我便做什麼。」

一留便留了十年,甚至在當地考入心儀的藝術大學。讀到第二年,未畢業,她卻回台灣接拍廣告。「當年,《藍色生死戀》很紅,媽媽說:『女,你可能會似韓劇主角,憑一套劇,令全世界認識你。』」

劉心悠沒有想太多,用極短時間便決定放棄學業。「在往後的日子,我經常想,下過的所有抉擇,都是基於我的理性,沒有任何人逼過我做任何事。所以,成敗得失,都只可以由自己負責。」

劉心悠說,將來退休,她會重返加拿大,加拿大才是她的老家。在台北,反而不太自在

母親從事電影發行,專門引入宮崎駿動畫到台灣。小時候的劉心悠,就是普通女孩一個。

一出道,做女主角,沒有聽過閒話?「無人會笨到當面講的,即使他們心裡可能有想法。」劉心悠說,她當時覺得人人視她是隻小白兔。

花瓶

花瓶都有存在價值呀,做花瓶要扮靚, 難道不是演出的一種?

「既然一個人去到語言不通環境陌生的加拿大,一樣適應到,我又怎會擔心過來香港?」

試鏡時,未知自己是女主角,未知電影叫《阿嫂》,未知有幾大影帝當配襯。「有其中一場戲,曾志偉告訴我:『你什麼也不用做,靜靜坐低,別鬱。』」劉心悠是女主角,林嘉欣才是配角。

電影面世,一致劣評。「未開心過,我已經被貶低了。所有人認識劉心悠的印象就是她完全不懂演戲。應分呀,我實在未預備好。

「自此之後,大家便為我設下很多框架。像去影相,自然地,一定會被安排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其實,我好想頹廢,好想汙糟,但你們會假設劉心悠不肯扮醜,只會理所當然地假設我每次都要靚。」

入行都有十年了,是不是很想為自己平反?「我又覺得沒有什麼問題。

「就算有導演話我是一個花瓶,我也不介意。花瓶都有存在價值呀,做花瓶要扮靚,難道不是演出的一種?總好過拍完一齣戲,觀眾看完也認不出自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

如果,人人也有這種自覺,世界會美好得多。

「我本來打網球,在香港,要找場地太困難,還是跑步方便。」歷時八年,你不可以不相信。

劉心悠說,直到今日,即使憑《步步驚心》算是達成母親當年的期望,還是自信不夠。「根本是彩數,如果因為一時成功而沾沾自喜,只不過自欺欺人。

「我太了解自己,可以做到什麼,或者怎樣努力也通過不到什麼,我自己知。」所謂的自信不夠,源於自量。

自量的人最痛苦,沒有一腔熱血自我催眠,但又很難接受自己意志消沉。

也是源於自量,劉心悠開始喜歡操控。不似童年時代沒有主見,她現在最享受由零開始建立出完全屬於自己的成就,例如跑馬拉松。

八年前,她連馬拉松是什麼也未清楚,同事一聲邀請,便走去跑 10K。「或者因為我是獨女,我自閉,很少倚賴其他人。跑步是最能夠自控的運動,只需要將心神集中在自己的前路。」

八年來,年年參與,由最初人人以為她作狀跑跑,到今日被認同是代言人一樣。「跑步的重點不在跑得有幾快。別人跑得快過自己,你追,只會嘥力;甚至不需要快過去年的自己。我只在意要用多少時間去達成一致的速度,如果付出的努力與收穫的成績不成正比,我會失落。」

不作無謂的意氣之爭,也不貪圖盲目的進步,只關注效率。

難怪她選擇當老闆。

健康食品

都是因為愛操控。

被照顧得無微不至,又怎夠自己擁有話事權來得過癮?

三十三歲,選擇創業,不選擇婚嫁。「經常有人問我想要一個怎樣的婚禮,其實,怎答得到?我會希望配合到另一半的要求,不是自己想怎樣便怎樣。

「這就是問題。如果我決定加多一個人在自己的人生,我要尊重對方的感受,以後就未必可以全力投入想做的工作。爸爸媽媽旳婚姻很早已經有問題,令我自小對家庭沒有什麼觀念,與父母的關係也不算親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陰影。看愛情,我看得很灰。

「現實是人人以為劉心悠一定有好多人追,一定會要求什麼什麼。我又慢熱,什麼人也給嚇走了。」

慢熱真是死罪呀!當男男女女也滿足於進食即食麵,沒有人會捨得花心機弄一道滿漢全席。「三分鐘頂肚餓?不適合我,我要健康食品。大不了,最多食齋。」

我想說,其實,在即食麵上加條菜,已經很健康了。

不像女人

來到一定年紀,朋友便愈來愈難聚頭。即使聚頭,話題離不開湊仔餵奶搶學校,其他的全民公投七一遊行伊拉克局勢彷彿全部與己無關,也真是一件可以很沒趣的事。

劉心悠不例外,身邊朋友多數已出嫁,部分甚至早有幾件。討厭還是羨慕?「家庭生活,需要花時間去興建去維繫,看看自己,從來沒有花過任何時間在這個章節,還有什麼可以奢求?」

劉心悠說,她一個人到加拿大,一個人過香港,一個人練跑,從不怕寂寞。有信心將來也不怕。「關心我,也未必有興趣關心我的想法。我懂的。

「我其實不像一個女人。」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