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劉鳴煒捐錢背後 愛國泰商泵 10億搶諾貝爾 [壹週刊 - 1305] 諾貝爾,劉鳴煒,M1,



封面故事

劉鳴煒捐錢背後 愛國泰商泵 10億搶諾貝爾

本刊揭發梁振英促成華人置業主席劉鳴煒,捐款五千萬美元(約四億港元)予瑞典卡羅琳醫學院( Karolinska Institutet)來香港搞幹細胞,梁振英兒子梁傳昕卻在該校進行幹細胞研究,為仔鋪路事件原來並不簡單,除了劉鳴煒泵水之外,背後還有一條與中共領導極為密切的超級大水喉,利用香港合力為強國精心炮製「諾貝爾工程」。

本刊再調查發現,劉鳴煒捐錢予卡羅琳來港,涉及卡羅琳旗下一間瑞典上市公司 Karolinska Development,而去年梁振英拉劉鳴煒捐錢期間,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生物製藥( 1177),就宣布入股 Karolinska Development成為大股東,日後可在港成立的新中心搵銀。

原來中國生物製藥的母公司正大集團,是「泰國李嘉誠」謝國民的生意王國,謝國民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首個到中國投資的泰國首富,深得歷任中共領導信任,如今更是習近平眼中的當紅外資,先後獲准入股龍頭央企平安保險( 2318)及中信股份( 0267)。

與中共領導關係非比尋常的謝國民,今次以十億銀彈重鎚進軍卡羅琳這間主宰諾貝爾醫學獎的大學,背後「聖意」味道濃厚。睇北京臉做人的梁振英,隨即力推成立創新及科技局,甚至為其子鋪路響應北京吹雞諾貝爾工程,懶理特首身份,與富商瓜田李下,愈揭愈紅。

梁振英促成劉鳴煒捐款當日,他以主人家姿態,站在劉鳴煒及卡羅琳校長 Anders Hamsten旁邊,擺出領功姿態,可見項目背後有「聖意」。(《蘋果日報》圖片)

梁振英着緊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卻被泛民議員拉布阻撓,他上週竟出橫手委任楊偉雄,為行政長官創新及科技顧問和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橫蠻無視民選立法會決定,顯示他極之急切要推創新科技,誓要安插馬仔處理這項重要任務,來自北京的聖意呼之欲出。但所謂「創新科技」的背後,又是千絲萬縷的利益。

本刊早前踢爆梁振英拉劉鳴煒捐款之後,本地科研學界都議論紛紛,不知道卡羅琳來港實際搞邊科點運作,更說不上大計有幾益香港。有學者指,幹細胞科研沒有一個國際排名,香港有幾勁視乎大學的研究員(主要是港大、中大),能否在《自然》等權威期刊發表論文,「卡羅琳能否幫到香港,視乎它聘請幾多年輕土生香港科研專才做研究,還有是將來的研究成果,會否以香港名義發表。」學界認為,如果項目背後是為強國鋪「諾貝爾工程」的話,就更加不要奢望香港人有所得益。

校方高層訪港五次

卡羅琳醫學院一八一○年創辦,瑞典全國逾四成的醫學研究都在卡羅琳進行,但實際有幾益香港,詳情欠奉仍是個大疑問。( Andrea Linstrom攝)

梁振英力推香港作為卡羅琳工程的中介人,背後是國家任務之餘,還牽涉在港落腳幫手發功的紅色資金,故事得由二○一一年說起。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到訪港大坐「龍椅」,發生轟動全城的八一八醜聞,當日李克強原來有「送禮」,批准港大與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一同建「粵港幹細胞及再生醫學研究中心」,配合「十二五規劃」重點搞幹細胞。

同年,創新科技署署長王榮珍帶隊,與科學園的代表飛到瑞典,跟卡羅琳商討合作。卡羅琳公關向本刊表示,港府希望了解卡羅琳的創新科技,包括卡羅琳持股的上市公司 Karolinska Development。之後兩年、至梁振英做特首後,即全力開動頻繁交往,卡羅琳的時任創新科技總監 Rune Fransson,先後來港五次,會見藥業界及學界代表。

眼見北京心儀,梁振英亦識做,對卡羅琳情有獨鍾,其子梁傳昕二○一三年底申請到該校,期間(去年五月)梁振英公務出差到卡羅琳,校方正式向他推介兩項合作:一是再生醫學(指幹細胞)、二是創新科技,後者包括將大學的研究轉化成商機產業,梁振英當日曾聽取 Karolinska Development高層,介紹如何將科研變一盤生意。之後,去年九月,梁振英開始促成劉鳴煒捐錢,當時梁傳昕已獲卡羅琳取錄,而他亦知道卡羅琳的大計包含商業元素。

涉卡羅琳上市業務

李克強三年多前訪港,「坐龍椅」後批准港大與廣州官方搞幹細胞,同年港府亦向卡羅琳出招。(王偉洪攝)

卡羅琳公關向本刊提及一個重點:劉鳴煒捐錢在港成立的再生醫學中心,日後不排除與 Karolinska Development這間在瑞典上市的公司合作,將研究變成搵銀生意。這揭示卡羅琳來港,並不只劉鳴煒這一條水喉,還涉及多個商家利益。

卡羅琳這間有諾貝爾光環的大學,有一個商業王國,訪港多次的 Rune Fransson,是卡羅琳控股公司 Karolinska Institutet Holding( KI Holding)主席旗下的 Karolinska Development,二○○六年成立、一一年上市,專門投資有賺錢潛力的創新醫療項目,也會提供資金給生物科技公司,將研究成果變成產品,主要投資在藥物研發,治療包括癌症、抗病毒感染、心血管疾病等。

不過, Karolinska Development的財政狀況,與卡羅琳的名氣不成正比,連年虧損,去年蝕三億四千萬元,較一三年所蝕的一億四千萬元更多。集團雖然持有十五億八千萬元資產,卻只有一千一百萬元現金,財政狀況惹人關注。

但 Karolinska Development去年底公布業績前,就宣布找到超級大水喉救兵,無獨有偶,正是梁振英拉劉鳴煒,與卡羅琳商討捐款期間。這條大水喉更對正卡羅琳,啟動「十億銀彈三部曲」。

十億銀彈奏三部曲

首先,去年十一月五日,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生物製藥,宣布斥資六千八百萬元入股 Karolinska Development 9%。中國生物製藥的母公司,是泰國首富謝國民的正大集團( Thai Charoen Pokphand Group,又稱卜蜂集團)。中國生物製藥主席謝炳,是謝國民的姪兒,公司主要研發、生產及銷售一系列治療肝病和心腦血管病的中藥及化學藥物,公司二○一三年營業額高達九十九億元,利潤達十七億八千萬元,市值過百億元。

中國生物製藥出招後,即成為 Karolinska Development的大股東,瑞典國家持有的退休基金 Third Swedish National Pension Fund是第二大,持 8.8%,卡羅琳醫學院控股公司 KI Holding則變成第三大,持 6.8%。不過,持有資本最多不等於掌控決策,卡羅琳校方擁有公司 25.6%投票權,正大只排第二持 7.3%,瑞典政府持 7%,其餘股東多是歐洲及美國的基金。

入股以外,正大同時啟動「射水」第二步:認購二億瑞典克朗(約一億八千萬港元) Karolinska Development五年期可換股債券,年利息 8%,二○一九年到期時,換股價為每股二十二瑞典克朗,公司週一股價只是十二點二瑞典克朗,可見正大非常睇好卡羅琳的前景。

正大最後再來威力最強的第三步,由旗下的正大藥業,投資最多七億四千萬瑞典克朗(約六億九千萬港元)到 Karolinska Development關連公司。換言之,正大的「銀彈三部曲」總涉款高達十億元,重鎚押注卡羅琳這間主宰諾貝爾醫學獎的大學。大水喉自從十一月開動後,中國生物製藥在港的股價,微升 2%;不過, Karolinska Development在瑞典則大跌 23%,反映北歐市場對此紅色資金未有正面反應。

卡羅琳有個商業王國,業務包括上市科研公司、科學園搞創新科技、出版、宿舍等。

中國生物製藥入股卡羅琳的 Karolinska Development成為大股東。這間市值過百億的上市公司在灣仔的辦公室,只見到數名員工。

紅色資金撐卡羅琳

註:➊ Karolinska Institutet Holding持有 Karolinska Development

6.8%資本,另有 25.6%投票權。

'中國生物製藥持有 Karolinska Development 9%資本,

另有 7.3%投票權。

入股兩大龍頭央企

諾貝爾生前立下遺囑,指明要務實的卡羅琳醫學院,負責評選每年的諾貝爾醫學獎,這成為大學的最大賣點,也被強國睇中。(法新社圖片)

正大今次入股卡羅琳的上市公司不容忽視,因為過去兩年,謝國民出手參與的都是大茶飯,每單「大刁」也像中國政經訊息解碼器,尤其孖住龍頭央企有連番動作,引起全球財伐關注。首先,一二年平安保險被《紐約時報》爆出與時任總理溫家寶家族關係密切之後,正大向滙控( 0005)購入手頭平保的 15.57%股份,作價七百三十億元,正大在敏感時刻願意跟滙控接貨,有指他與溫家寶相識多年,也有傳正大背後的水喉,包括內地金融界大鱷肖建華、泰國前總理他信、投資大行瑞銀等。目前,正大仍是香港上市平保( 2318)大股東,持股量 13.4%。

過去半年,謝國民更加「愈食愈大」,而且身負重要任務。當前中國政治舞台焦點,是習近平大力打貪,其中一環為改革國企,方法是透過引入外資整頓黨內異派大老虎。但中共要找外資來上演一場大龍鳳,當然得找信得過的中共友好。

去年七月,正大先以七十八億元購入日本龍頭企業伊藤忠 5%股權,成為這家百年日本老店的單一大股東。與此同時,伊藤忠斥資六十六億元,入股正大在港上市分支卜蜂國際( 0043)逾兩成股份。伊藤忠在七二年為首家進軍中國的日資公司,業務多元化,近年孖住康師傅( 0322)搶佔大陸食品市場而為人熟悉。

正大與伊藤忠兩個巨頭「拍拖」半年後,今年一月,正大就有全球矚目大動作,跟伊藤忠合組公司「正大光明」(各持一半股權),獲香港上市、國務院旗下的龍頭央企中信股份,配售舊股及可換股優先股,涉資八百億元,正大光明持有中信股份約兩成股權。外界對日資可進駐央企都感到不可思議,《日經新聞》提及,是謝國民親自游說習近平和李克強促成入股,形容他是東南亞華人企業家中,最接近習近平的人之一。中國引入伊藤忠的目的,是希望重新激活日本資金進入中國,向錢看緩和中日關係。

強國衝擊諾貝爾獎

謝國民這個在中共領導眼中身負重要任務的當紅外商,也是去年十一月向卡羅琳出招。他的中國生物製藥當日公告入股時,將卡羅琳的控股公司 KI Holding介紹為「是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主要評獎機構」。

卡羅琳評選諾貝爾醫學獎,是由校內的諾貝爾大會( Nobel Assembly)五十名教授,一人一票選出, KI Holding的巨頭,包括公司總裁 Harriet Wallberg-Henriksson,以及跟梁振英傾捐款的校長 Anders Hamsten,都是諾貝爾大會的成員,有份投票,兩人都屬校方高層,人脈關係上有極大影響力。

謝國民搭上卡羅琳,背後的「諾貝爾工程」訊息,可從強國近年對諾貝爾獎的態度看出端倪。強國二○一二年推出一項「萬人計劃」,目標是用十年時間,支持一萬名科技專才,包括自然科學、工程技術、哲學、社會科學等領域。習近平一三年上任後就提及,要充分利用國內國際資源,以更大力度推進萬人計劃,原來也離不開最耍家的銀彈招數,入選者每人可獲一百萬人民幣做研究。

《人民日報》提及,該一萬人當中,首一百人「為具有衝擊諾貝爾獎,成長為世界級科學家潛力的傑出人才。」這個「衝擊諾貝爾獎」的字眼一出,即引來強國網民議論紛紛,有人指諾貝爾獎並不是奧運金牌,沒有科研的基礎,「衝擊」只會造成中國科學界急功近利。

今年一月,正大集團與日資伊藤忠入股中信股份全球矚目,宣布大計當日,四大巨頭都有亮相:(左起)正大謝國民、中信常振明、伊藤忠岡藤正廣、謝國民大仔謝吉人。

謝國民的正大集團,泰文翻譯又叫卜蜂集團,在大陸開設的卜蜂蓮花超級市場,全國共有五十三間分店。

銀彈外交買關係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上週史無前例將委員會主席亞格蘭貶為普通委員,多個外媒都指是北京背後施壓。他曾在二○一○年將和平獎頒予劉曉波。(美聯社圖片)

諾貝爾五個獎(包括:醫學、文學、經濟、物理、化學),都由瑞典負責評選及頒發,只有和平獎由挪威決定。上週,挪威諾貝爾委員會,在中國舉行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史無前例將委員會主席亞格蘭貶為普通委員,多個外媒都指是北京背後施壓,因他曾在二○一○年將和平獎頒予劉曉波。劉曉波獲獎後,中、挪關係陷入谷底,北京更打貿易牌報復,停止進口挪威三文魚,令原本雄霸中國市場的三文魚,由二○一○年市佔率達 92%,跌至一三年的 29%。兩國高層領導亦停止接觸,但自從挪威右派政府前年十月上台後,正努力修補對華關係。

與此同時,中國卻跟瑞典行得愈來愈埋,一二年溫家寶訪問瑞典,為相隔二十八年後國務院總理再訪瑞,同時又再使出開水喉招數送大禮,由國家開發銀行向瑞典中小企借貸十億歐元推行創新科技。同樣在一二年,親共作家莫言,獲瑞典頒發諾貝爾文學獎。

特首辦回應聲言,梁振英訪問瑞典時,有向卡羅琳推介香港作為連結內地與世界各地「超級聯繫人」的角色,「當中無考慮要促進中國爭取諾貝爾醫學獎或培訓諾貝爾人才」,又指沒有與中國生物製藥有接觸。不過,特首辦沒有回應梁振英曾接觸的 Karolinska Development,日後在港有何商業運作。兩間上市公司都沒有回覆。

深紅商人泰國李嘉誠

六四後,鄧小平在中南海讚賞謝國民:「你們弟兄幾個名字起得很好,連起來就是正大中國,這說明你們很愛國。」謝之後加碼在中國投資。

和歷任中共領導互相關照的謝國民,今年七十六歲,他的地位特殊,因他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初,充當外資先頭部隊到深圳,成立首間中外合資公司取得「 001」營業執照編號。當年他投資一千五百萬美元,與美國康地穀物公司,合資創立正大康地集團,發展現代化飼料養雞場,其後極速壟斷深圳的飼料市場,在中央電視台賣廣告:「吃得少長得快」賣到全國皆知。當時正值習近平父親、中共元老習仲勛以第一書記(即現時的省委書記)及省長身份主政廣東,八二年正大康地繼續揮軍直上,相繼在珠海、汕頭領取「 001」。

八十年代中,正大先後在內地建成百多家飼料廠、五十多所家禽養殖場和工廠,又踩入電訊、電視等業務,漸漸搭通中共官場人脈。八九六四屠城後,外資相繼撤走,謝國民卻再次擔當「愛國巨商」的角色力撐,九○年四月獲鄧小平接見後加碼投資。他曾憶述鄧小平說:「你們弟兄幾個名字起得很好,連起來就是正大中國,這說明你們很愛國。」至江澤民上台上海幫主政後,謝國民亦順勢在上海大展拳腳。

九○年,謝國民在港成立香港富泰有限公司,上市後九二年,與屬上海市政府的上海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合資公司開發浦東商業區,五年間投入數十億美元,如今在東方明珠塔旁邊,仍見大大個「正大廣場」招牌。

梁振英跟正大也甚有淵源,九十年代他經營梁振英測量師行在上海搵食,又出任上海浦東開發領導小組顧問,九四年,上海陸家嘴金融貿易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招股時,就由梁振英測量師行做物業估值。梁振英依附上海幫的脈絡,當然睇通睇透正大舉足輕重的地位。

謝國民曾獲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四代中共領導人接見。因着當年投資深圳屬習仲勛主政,到如今習近平當權,謝國民亦不忘「飲水思源」,正大集團在一三年,曾參與習仲勛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會。習近平上場後,謝國民曾稱,認識過半數政治局常委,○七年至今在各地方省市先後見過習近平、李克強、張高麗、張德江、王岐山、俞正聲。習近平做主席後一個月,即與謝國民握手。

科學園公帑一條龍

卡羅琳醫學院來港將落戶科學園,據了解,科學園已在第三期,預留一個逾二千呎單位予卡羅琳,校長二月初來港與劉鳴煒簽訂捐款協議時,已視察環境。本刊向科學園查問,會否向卡羅琳收租,未獲回覆。

早前有報導提及,卡羅琳日後來港,會申請創新及科技基金、研究資助局等公帑經費。創新及科技基金,現由創新科技署負責,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之下部門。

卡羅琳日後申請創新及科技基金,可孖住學者商家,在本地註冊公司,申領旗下的「小型企業研究資助計劃」,每個獲批項目,最高公帑資助額高達六百萬港元。本地學界擔心,梁振英一手促成卡羅琳來港,日後向其批出公帑的程序,是否公平公正,尤其卡羅琳的運作,或涉其上市公司及背後的紅色資金。

篤信風水熱衷賽鴿

正大業務繁多,謝國民也有「泰國李嘉誠」稱號,正大現有數百間公司,在中國及泰國的業務多不勝數:農業、家禽養殖、地產、零售、餐廳、汽車、電訊、保險、藥業等領域,集團年度銷售額逾四百億美元。

正大在港現有三間上市公司,除了中國生物製藥,還有卜蜂國際( 0043)、卜蜂蓮花( 0121)。謝國民有個 XD字頭的香港身份證( XD指一九八三年三月二十八日之前,沒有中文名的人),他沒持有物業,兒女至少持有大潭紅山半島及山頂加列山道群樂居兩個獨立屋。他與泰籍妻子育有三子兩女,三子皆在卜蜂系工作。謝國民篤信風水,每次簽約動土都要找人計吉時,而他也是賽鴿發燒友。福布斯今年的全球富豪排名榜,謝國民身家高達一百三十六億美元,全球排名八十一。

謝國民在港低調,謝家在香港的政治足迹,由其三哥謝中民身上折射。謝中民是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信託人,基金主席是恒隆地產主席陳啟宗、即梁振英的人脈地盤。謝國民的姪兒謝炳及妻子鄭翔玲,先後出任全國政協。

謝國民與中共關係千絲萬縷,有他的大水喉,梁振英再擦鞋配合引卡羅琳來港,為國家級的「諾貝爾工程」在港搭台,謝國民以及相關的紅色資金,從中有何政治及實際得益,好戲在後頭,他日強國當真取得諾貝爾獎,「幕後功臣」就圍威喂,當然唔少得 689個仔和劉鳴煒。

謝國民九十年代初,率先與上海政府聯合發展浦東,興建正大廣場商業城,其中一部分叫「易初蓮花」,謝國民父親謝易初,是正大創辦人。

(何少忠攝)

謝國民去年底嫁女時,泰國紅衫黃衫陣營的巨頭,都有俾面到賀,包括前總理英祿。

李嘉誠「家己冷」

謝國民(左)在家排最細,他的三位兄長(左二起)正民、大民、中民,四兄弟加埋就是「正大中國」。

謝國民一九三九年生於曼谷,泰文名他寧( Dhanin Chearavanont),祖籍廣東汕頭澄海,與李嘉誠同樣是潮州「家己冷」,但他稱與李嘉誠鮮有來往。謝國民父親謝易初是農民出身,在汕頭創出人工培植草菇,在鄉下叫「草菇佬」。他的人生轉捩點,是年輕時颱風吹襲家鄉盡毀,他與弟弟謝少飛就帶着八個銀元和剩下的種子,下南洋到曼谷謀生,一九二一年,兩人在曼谷唐人街開設「正大莊」種子店,向當地農民出售從中國進口的種子。

謝父思鄉,四名兒子依次取名謝正民、謝大民、謝中民及謝國民,意為「正大中國」。謝父之後送兒子回家鄉接受教育,大哥謝正民和二哥謝大民,在家鄉讀完中學後回到曼谷,協助打理正大莊,及後生意愈做愈大,五三年正大集團正式成立,大哥謝正民為首任董事長。

細仔謝國民,到過汕頭讀初中,之後到香港修讀商科,十九歲回到泰國,先在非家族企業打工學養雞,在外打拼五年後,六四年,廿五歲的他回歸正大,出產混合飼料,又擴張生意售賣雞種和豬種,將生意由農地搬上食飯枱。另一方面則塑造品牌、聘請專家改革家族企業,他接受訪問時曾說:「在家族經營的時候,我的大嫂管錢,我大哥做主,我回來以後,慢慢改,用專業的人管錢。」謝父決心交棒給他,三十一歲成為正大總裁,八九年升任董事長至今。謝國民在七十年代,購入曼谷中國大使館一帶的土地,宣稱廿年內要建設成泰國數一數二的繁榮地區,獲海外華僑力撐,開始獲中共垂青。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