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7日 星期日

不在乎天長地久!鍾楚紅十年生死兩茫茫 __,鍾楚紅,

萬般帶不走,惟有愛隨身。鬧劇人人愛看,挖肚皮揭家醜、喊生喊死、你偷我食、閃婚又閃離……無數娛樂圈怨偶烏煙瘴氣,幾乎已把愛是永恒改寫為愛是永痕,能將愛進 ...


萬般帶不走,惟有愛隨身。

鬧劇人人愛看,挖肚皮揭家醜、喊生喊死、你偷我食、閃婚又閃離……無數娛樂圈怨偶烏煙瘴氣,幾乎已把愛是永恒改寫為愛是永痕,能將愛進行到底,絕無僅有。一言驚醒,也令人動容,女星鍾楚紅談與離世十年的先夫朱家鼎,讓人重新檢視愛情的本質。她說他是守護天使,即使天人永隔,每天仍活在他的愛中,感受溫暖及甜蜜:「至今愛情感覺仍在,已接受他不在身邊,但他的精神和影響仍在,是他影響我成長,擴大我的世界,沒有他就沒有今日的我。」

獨愛廣告才子 體驗真善美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是香港一代廣告界才子朱家鼎的得意之作,冥冥中留下了生死戀的伏筆。當年紅姑送別朱家鼎,在紀念冊上留感言:「你給了我人生最精彩的二十年,讓我認識到人生的真善美,最寶貴的是我曾經擁有你,直到永遠。」她真的做到。沒有他的日子,繼續體驗人生的真善美,紅姑十年來每次露面都是掛着微笑,閒時買菜種花做運動,又或周遊列國,重遊與他昔日最愛的巴黎及峇里,生活充實,精神奕奕,濃妝淡抹總相宜。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惟孤枕不難眠,時而想起他一抹笑容,已能去心中憂慮,當天快樂一生都記起。人和事也是過眼雲煙,餘生要活得既堅強又精彩,紅姑就是知道丈夫最放不下的是自己,活得一天比一天好,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及安慰。

才子佳人,朱家鼎與鍾楚紅是活脫脫的寫照。1979年,紅姑選港姐三甲不入成了「梗頸四」入行,卻開展其燦爛的銀色旅途,演過《刀馬旦》、《秋天的童話》與《縱橫四海》等經典電影。星光背後,多少公子哥兒狂追猛纏,她仍不為所動。在娛樂圈歷盡人情世故的她,直到1987年遇上廣告才子朱家鼎,自此改寫下半生。來自影畫世家、父親朱旭華曾是電影公司巨頭、邵氏《香港影畫》主編等的朱家鼎,當年於美國修讀廣告創作後返港,為八十年代的香港廣告打開翻天覆地的新局面,其無窮獨特創意,在香港甚至國際獲獎逾200個。

峇里建樂土 癌魔卻帶走他

一路走來,由默默低調保護戀情直至結婚,朱家鼎與紅姑一直非常珍惜對方,無風無浪。1994年息影,洗盡鉛華甘作平凡人妻,只想給他一個溫暖的家,一年內由十指不沾陽春水,不懂洗米煮飯,變為可炮製中西佳餚,這是拍了六十多部如何經典賣座的電影,也永遠帶不來的滿足感及動力。雖膝下猶虛,他倆永不覺有何缺失,他領着她到每個角落放眼看世界,走過浮華大地,大街小巷也是風情;她愛上園藝及關注環保,也是受他啟發。在丈夫眼中永遠是小孩的紅姑,就是一步一步在對方的引領下,走得更遠,看得更多。

朱家鼎深知鍾楚紅最愛就是峇里的與世無爭,曾斥資數百萬元在當地建度假村,一心打造幸褔終老的樂土,日出日落,靜謐過日子。惟癌魔到來,好夢成泡影,面對丈夫抱恙,性格男仔頭的紅姑為夫東奔西走求醫,心力交瘁,但仍咬着牙關陪他吃喝聽音樂談天說地,度過最後的歲月。

《秋天的童話》最後一句對白,是「船頭尺」跟「十三妹」說:「Table for two?」在紅姑心中,Table for two永遠只屬她與朱家鼎,不會另有人代替這個位置。過得孤單又璨爛,因為她知道,萬般帶不走,惟有他的愛隨身。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