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高志森:咪叫我低智森啦 [壹週刊 - 1424] __,M1,

豪語錄高志森:咪叫我低智森啦高志森辦公室放了部剪片機,成名電影人,包辦編、導、監,但還會兼上比較粗重的剪接一項,至今親自操刀。「無剪接不成戲,可以改寫 ...


豪語錄

高志森:咪叫我低智森啦

高志森辦公室放了部剪片機,成名電影人,包辦編、導、監,但還會兼上比較粗重的剪接一項,至今親自操刀。

「無剪接不成戲,可以改寫全部。」人生何嘗不如戲?跳格回廿幾年前,高志森拍出小市民心聲、挑戰地產霸權的《富貴逼人》系列;接駁到現在,身為維穩派的他敢 retake嗎?

同樣廿幾年前,他是華東水災籌款電影《豪門夜宴》的主力導演,萬眾一心——如今萬眾會奇怪為乜捐錢俾大陸?因為我們也像掉進剪片機,變咗嘅,不只高志森。

近況高志森正職似乎是 KOL(或者叫專被 KO的 KOL),頻頻發表怪論維穩,換來「低智森」外號公然寫入《維基百科》。「咪叫我低智森啦,起這花名的黃秋生,他參選低票過我噃。」

指的是在特首選委文化小組中鬥贏黃秋生,選出柒柒柒。高票又點?叫你「高票森」好唔好?

嶺南化

讚我我唔會肥咗,其他人會點睇你如果你話欣賞高志森?

剪接還有個妙用。「以前阿緊教落(高志森早年在 TVB跟隨馮淬帆),四個演員不同步到,分鏡拍攝,剪出來可以似四人同場。鎖死演員兩個月期留在車墩,必定貴,好聽就話多時間磨合,到頭來等多過做,等待是要錢的,演員各自出上海食飯,早出晚歸,談不上慢工出細貨。我們識跳拍,檔期短些,慳成本。」

這是香港特色,雖然有點偷雞,不失為擅於應變的獅子山精神。「我最近拍《女人永遠是對的》便如此,才一千萬,老闆 O晒嘴。」

說 O嘴,因為時移勢易,內地財大氣粗,等閒耗資過億;香港欣賞刀仔鋸大樹,人家卻嫌奀。「我不好大喜功的,香港票房已不可以收回成本。說可以的你們去拍吧。」那為何今次仍拍粵語?「中國太大,兩廣和星馬多觀眾識廣東話,回本壓力細,加上普通話版本便是 bonus。

「我不自誇是港產片,但有港產片風格、嶺南文化區,作為大中華旁支。以我經驗,北方一線城市其實很接受廣東話,十年前可能睇唔起,現在已進步到有餘裕包容、吸收外語,播配音版的影院才少人看。反而香港近年口口聲聲本土化,局限自己。」

難怪高志森與本土派水火不容。

關我×事

說跳拍,九二年賑災籌款的《豪門夜宴》更一絕。「四個導演七日搞掂,我佔了四日,小工俾足錢,台前幕後去到某級數都義務,成本才五、六十萬。」那時沒人懷疑高志森收了維穩費,雖然有說是演藝界為《民主歌聲獻中華》洗底。「同六•四完全無關,根本係後設解釋,當年大家出於本能。

「來到現在,我明顯不反共,但未至於擁共。老友黃霑生前說:『人人話黃老霑轉軚,今日我仍信奉資本主義下冇懷才不遇,是共產黨轉了軚,關我×事呀!』我非常認同,我是改良主義者。」

卅年人事幾番新,高志森還拍過《富貴逼人》系列,現在敢諷刺時弊嗎?「《富貴黃金屋》講地產霸權,仍值得拍,我坪石邨出身怎沒感覺?眼見現況貧富懸殊,但我會用新角度,既然不夠地方,在郊野公園邊陲起樓有得諗喎,於是又變了政治爭論,未解決到住屋問題。反對者表面為環保,但背後有否受地產商支持呢?限制供應抬高樓價嘛。

「諷刺時弊,我出於生活感應有時網上發表。構思過一小片段:假設電視新聞在報導西班牙狂牛節,點知播錯衝擊議會、追踢拉喼旅客畫面;而下一則播放香港街頭示威片,又讀出了狂牛節 VO,似乎都 match。是否幾有喜劇感?但如何發展成完整電影,我未諗到。」

自詡與張國榮很 friend。

《富貴逼人》曾經為民發聲。

妻離女散

高志森家事,也是大時代縮影。「九七前,我覺得電影拍不下去,首映一出已遍地翻版,於是舉家移民夏威夷,以為上午剪草、下午逛超市、晚上洗碗便一日,原來不可以,那時我四十歲未到。幾年『太空人』生活,最雀躍是坐飛機回港工作,到《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跑出,發現搞舞台劇是一條出路,因為現場表演不怕翻版。

「同前妻很大分歧,兩個女兒正讀小學,香港咁多功課而那邊咁多課外活動,怎捨得回流?前妻一直留在夏威夷,女兒後來去美國本土升學,大女學醫,細女學音樂,現在常常回港探我。我則連綠卡都放棄了。」

換個角度,應該與酷愛舞台劇的女友焦媛有關。「隨人怎講,我們不介意,她○七年起更擁有自己劇團。」為何至今不搞清楚名分?「我離過婚,不信婚姻制度。焦媛是演員追求藝術,舞台上男歡女愛攬攬錫錫,作為女友冇問題;但作為『高太』她自己會點睇?我家人會點睇?你以為不存在問題就自欺欺人。」

高志森女友焦媛常常有大膽演出。

講衰我

網民不喜歡高志森,除了政見不同,反感是他不該提及張國榮曾收下他支票答應拍戲又退回,在哥哥而言死無對證,高志森說出錢的嘉禾有活口在,我們卻尊重死者為大。

「高志森是和張國榮合作最多的導演,甚至支票事件後,他仍與我聊起打麻雀時知道陳寶珠想復出,於是有了我的舞台劇《劍雪浮生》——如果反晒面,張國榮怎會俾張咁好嘅牌我上?發生過的事實,我不會收回。」

但《劍雪浮生》大獲好評又點?冇乜人歸功於高志森;甚至廿年來作為舞台製作老闆,劇界很少認為他是藝術工作者(他和焦媛互相認為除外)。

「我撫心自問,話冇所謂呃你嘅,但我睇得開。舞台劇圈子細,刻意不提高志森是為了生存目的,讚我我唔會肥咗,其他人會點睇你如果你話欣賞高志森?於是為了 please某些人而講衰我。

「在海外在國內,每年年頭便很多單位問定『春天』(他公司)搞什麼 project,我的滿足感來自那裡。」

係,充滿商業頭腦的高志森帶挈劇界有工開,做人不應忘本;卻正因不應忘本,立場依然重要,讚與被讚都唔會肥咗,而且高志森夠肥了。

攞埋榮譽勳章,上立法會上網發表政見。

《劍雪浮生》等舞台劇,他是老闆。

壹就壹 柒就柒

高志森舉手發誓:「 I swear,冇收過維穩費。」

高志森今次沒太多怪論,筆者擔心了——

讀者會否以為我收了他維穩費所以避而不寫?這是陰謀論時代。

他亦沒什麼言論要收回,包括曾就七警案在網上罵法官,他這天說:

「不是收回,我諮詢過法律意見,是技術上 no comment。」諗諗便知微妙之處。

唯一認錯的是,「那次我把大寫的『壹貳叁肆』誤以為繁體字,於是說香港人寫『一二三四』是接受簡體字。」

「壹貳叁肆」等寫法,乃武則天發明出來防止官員填銀碼容易做手腳,直接說就是防貪。睇到未?所以係並非《一週刊》,精神上也專揭發欺世造假;而寫七與寫柒,當然大不同。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