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周末動人】半身不遂攀獅子山 癱瘓包山王黎志偉:將條命交給對方 __,志偉,黎志偉,曾志偉,

獅子山頂一道近百米的垂直峭壁,是攀岩勝地,曾幾何時,香港頂尖攀岩選手黎志偉,不用15分鐘就能登頂。亞洲第一、世界排名第八,是獅子山下屋邨小子的神話。但 ...


獅子山頂一道近百米的垂直峭壁,是攀岩勝地,曾幾何時,香港頂尖攀岩選手黎志偉,不用15分鐘就能登頂。亞洲第一、世界排名第八,是獅子山下屋邨小子的神話。但5年前的交通意外,人生一夜間逆轉。「可以重回獅子山,只我一個人, 無可能做到」。由峭壁上腑視眾生,到屈坐輪椅仰頭望天;由獨來獨往心高氣傲,到40戰友共進退,學懂接受別人幫忙。坐著輪椅只利用雙臂登頂的短片,是戰友送給志偉的寶貴禮物,紀錄一段近乎狂想的旅程,也紀錄生死交托的真摰友情。記者 呂麗嬋「護送上山,雙方都要有絕對嘅信任,係要交條命俾我最信任的人」。交通意外後的五週年,一張在面書發佈、連人帶輪椅吊在涯邊的相片,在網絡即時炸開,引來中外傳媒追訪,也換來「重新站起來」的機會。「意外後不久,已主動聯絡外國開發機械腳技術的廠商,但一直無回音,直至登上獅子山之後,先收到通知...」由獅子山峰重回地面,又再展開「配腳之旅」,他就像不斷運行的齒輪,停不下來。「坐喺輪椅5年 ,我覺得係時候站起來」。往昔的獅子山精神是任勞任怨,今日由他演繹的新獅子山精神,是不認命不放棄,就有機會。「幾年前接受訪問,已講過有朝一日想再爬上獅子山,只係當時無人當真」。以為說笑的,還包括他的運動員戰友。「真係好癲喎」、「會唔會死人㗎」......最初獲邀壯行,好友都驚訝萬分,好多疑慮,最後都被他的堅持說服了。「如果做唔到,講出嚟有咩意思?」這個拼命三郎,命途多舛,仍倔強又硬頸。40人,來自五湖四海,籌備達兩年。單要將又粗又長的繩索運上山,已是難題。隊友A背著他上山頂,隊友B當先頭部隊固定繩索,隊友C護送登上峭壁。志偉直言,這些,都是由細識到大、最信任的生死之交。「好多以前一齊比賽,佢哋都係香港最頂級的運動員」。沒通知傳媒,只低調進行,隨隊的攝影師是朋友,也得繩索上落,全副武裝。全世界覺得是狂想,卻有一班死黨,陪著他狂想。「護送上山,將條命交俾對方,失手會點?有信心但亦存在隱憂,因為喺山上,可以有好多變數」。行動代號「Crux」,是攀岩術語,意指攀爬路線中最艱難的關頭。40人各有工作,各自準備,在電話谷聯繫多時,那一夜,才首次在附近一間學校禮堂齊集。「我就早兩個月,已辭咗港隊教練工作,全力預接受訓練」。攀岩講求四肢協調,雙腳癱瘓後,再無腳可借力,練習僅以上肢引體向上。畢竟,別人護送,但要翻過這道生命高牆,仍得靠自己。只是,達95米的垂直峭壁,畢竟與練習牆不同,加上背負沉重輪椅,考驗要到現場才真正感受到。「比想像仲要辛苦好多,唔夠力氣,唯有爬一陣停一陣」。他不違言爬到三分一已累透。「幸好比拼的不再是速度」。他微笑。人在半空,耳邊只有風聲,黎明前美絕的獅子山下,眺望萬家燈火,久違了的大地在我腳下,百般滋味。「要感謝好多人義務幫手,佢哋都係我生命中的天使。」攀石, 從來是個人的運動,自小立志做職業運動員的他,不違言意外前的自己,很自我。「運動員的人生好簡單,定咗個目標,就係要贏、要攞獎牌...別人的意見都會聽,但無需特別理會」。他說5年前的自己,儼如拼命三郎,想到就做,又快又狠,時間表密麻麻,車尾放套衫,在體育館小睡又去練習。釣魚是唯一放空時間,但先決都是要有一枝魚桿放在身前。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要有清晰的目標,不能含糊。諷刺的是,由意外一刻開始,要學習的,正是如何慢下來,配合別人的時間表、接受別人的幫忙。「對我嚟講,比練企更難」。他苦笑。出事後9 個月,一櫃獎杯,他掉了大半。「連丟嘢都要假手於人,坐喺輪椅,最高嗰啲,要人拎落嚟先丟到...」出身基層家庭,讀書唔叻運動叻,曾幾何時,勝與負,是他的一切。「最初坐輪椅,喺街見到啲阿婆,話咁陰功,生得咁靚仔咁後生就要坐輪椅...好介意呢啲聲音」。別人被讚靚仔,心底總會開心,他被讚卻心如刀割。這個傷春悲秋的黎志偉,不是他想要的自己。「我雖然半身不遂,但至少我知道自己做緊咩,想要啲咩,唔係只係為生活而生活」。不想別人可憐,前題是你先不要覺得自己好可憐。如是者,他破天荒推廣輪椅拳擊,打破別人眼中的局限;機械腳仍在研發階段,他努力電郵外國不同廠商,爭取成為脊椎神經線嚴重受創,仍能站起來的第一人;甚至力排眾議,背負沉重輪椅攀上獅子山:「唔好畀咁多藉口自己,就算傷殘,一樣可以做鍾意嘅嘢、可以挑戰自己」。他說。

(左圖邱仲權攝) 由峭壁上腑視眾生,到屈坐輪椅仰頭望天;由獨來獨往心高氣傲,到40戰友共進退,接受別人幫忙,千帆過盡的黎志偉,期望重新出發。(邱仲權攝) 健碩身形,加上年輕,曾幾何時,坐上輪椅出街的他總混身不自在,聽到別人為他可惜,心如刀割。(邱仲權攝)
坐著他的輪椅戰車連人帶車攀上獅子山,全世界覺得是狂想,卻有一班死黨,陪著他狂想。(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志偉直言,貼身護送他上山的,都是由細識到大,最信任的生死之交,將自己的一條命信任交托。(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40人,來自五湖四海,籌備達兩年,單要將又粗又長的繩索運上山,已是難題。(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雙腳癱瘓後,再無腳可借力,練習僅以上肢引體向上,別人扶一把,要翻過這道生命高牆,仍得靠自己。(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行動代號「Crux」,是攀岩術語,意指攀爬路線中最艱難的關頭。40人各有工作,各自準備,那一夜才首次在附近一間學校禮堂齊集。(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人在半空,耳邊只有風聲,黎明前美絕的獅子山下,眺望萬家燈火,久違了的大地在我腳下,百般滋味。(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獅子山頂一道近百米的垂直峭壁,意外前,十數分鐘便能輕易登頂;意外後,要2個小時。「幸好比拼的不再是速度。」他說。(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有些隊員,是昔日學生,今日都成了他的小天使。(相片由被訪者提供/鄧鉅榮攝)

來源 source: http://s.nextmedia.com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