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廝殺號列車 [壹週刊 - 1462 - 財經] __,M1,

昔日黃毅力與太太,帶着女兒及囝囝接受本刊訪問,如今女兒快將嫁人,兒子在英國修讀碩士課程。壹旅程廝殺號列車一九九○年《壹週刊》的出現,正好填補香港人在八 ...


昔日黃毅力與太太,帶着女兒及囝囝接受本刊訪問,如今女兒快將嫁人,兒子在英國修讀碩士課程。壹旅程廝殺號列車一九九○年的出現,正好填補香港人在八 ...






昔日黃毅力與太太,帶着女兒及囝囝接受本刊訪問,如今女兒快將嫁人,兒子在英國修讀碩士課程。

壹旅程

廝殺號列車

一九九○年的出現,正好填補香港人在八九年六四後迷亂的心靈,也是打破舊的格局,帶來新希望。當年的創刊為出版業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這些改變令某人歡喜、某人愁,亦令某人愛、某人恨,因此值得細說從頭。

首先我不認識黎智英先生(肥佬黎),所以一直都沒有機會在寫專欄,但在內裡工作的大部分高、中、低層員工,我都有緣分認識,他們的出現就有如《三國演義》的劉備桃園結義一樣,社會上各行各業頂尖的人才,都聚首一堂,去協助這位老闆創業。起始於華蘭中心十樓,鄭經翰就是肥佬黎的師傅,但這一點肥佬黎可能未必認同!教導他如何進軍出版業及招攬人才,當時的大膽嘗試,不單在行頭上高薪挖角,有廣告界魔童何國輝( Morris Ho),也有香樹輝、梁天偉,鬼才林振強做創作,還有顧堯坤,他是從一間藥廠招攬回來做集團總經理,更有從 Giordano一直追隨到的梁覺,神童中大教授,負責做市場調查,當時就是用了這個強勁班底做核心,創造了,可能是創業者的歷史,因為他是從事製衣出身,所以對青山道特別眷戀,也曾說陳伯在那裡布下了北斗七星陣,也可能因為他篤信命理,認為那裡是風水寶地,又近他的家,是發跡的好地方。

我第一次接觸,是因為我計劃離開警隊自行創業,有意到日本引入四驅七人車,原因是當時九十年代的香港,大部分的港商都於深圳、東莞設廠,他們會有免費的中港牌,日出而作,晚上回港時就駕駛着一部平治,就這樣遊走於中港兩邊,損耗甚大,如果能夠用一輛四驅七人車,又可以載人載貨,應該會是一個很好的市場。

我在香港做資料搜集,曾經找過唐人四驅,也找過馬大立,但都得不到我想要的資料,其後有位朋友告訴我,市場上有一位魔童,他是廣告界出身,是一位天才,熱愛四驅車,亦是一位用家,向他諮詢意見是最好的,不過要親自找他才可以,現在他工作於,那位就是何國輝。我冒昧的致電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接電話是一位聲線動人的女秘書,名字是 Denise,跟何國輝三分鐘的對話,他接受我的邀約,在他公司附近的一家茶餐廳見面,我要求他給我三十分鐘,我還記得第一眼看到他,感覺很不可思議,一個媒體高層,竟然像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衣著似是一位藍領,牛仔衫加牛仔褲襯着一對舊波鞋,絕對不像是一位高層,而是一位製衣工人。

那天會面過後,我整個晚上頭痛,他對我的分享就像是一位隱世高人,把內功心法整本《天龍八部》,於一個中午傳授給我,對我起了極大作用,亦透過原本的半個小時增加至四個小時的會面,我決定引入四驅七人車,慢慢我們更變成好朋友。我每星期都像是一塊海綿一樣,約他星期六午餐,一個午餐吃四至六小時,每晚回家後都好像是打敗仗一樣,好疲倦、好疲累,但學到的智慧及知識,無與倫比前所未有,他是我黃毅力的啟蒙老師,也是我創業的第一把扶手棍,有意無意之間聽到他很多在青山道製衣中心的一些發跡故事。

他說﹕「我們聘請人最少比市場高出三十個巴仙,一定要聘請頂尖的人才,我老闆肥佬黎有一樣東西好棒,就是出手闊綽,在行業上把頂尖的人全請回來,然後讓他們競爭,不需要章法,不需要階級,互相廝殺,過後就會留下最精的人才。」

聽完之後覺得這位老闆很殘忍,但大派用場,他給予下屬權、利與義務,就是用自己的方法,達至公司的目標,在死線過後還未搞掂,麻煩自行執包袱離開,就有如一部廝殺號列車,每人搭上這部列車都想到達目的地,但可能在第一個站還未到,就可能要下車離開。留在車上的人就要不斷繼續廝殺,去幫公司成長。也因為這個原因,我認識了第二位好朋友顧堯坤( Peter Kuo),他原本在加拿大花旗銀行任職高層,後回流香港於一間藥廠工作,再被挖角到出任集團總經理,因為他是頂尖人才,擁有另一角度,在事務推廣上,簡直是神級之作,他會帶同下屬在剛出版的一兩天,一起乘坐地下鐵,看看有多少人閱讀,特意請了很多出色的編輯,透過讀者會,每個星期付出五百元的車馬費給每位讀者,找來十二至十五位讀者、七至八位編輯用兩個小時,大家一起互相討論、互相刺激腦思維。而梁覺由 Giordano一直追隨至,不斷用數據、調查給予意見。

當年梁覺(英年早逝了)整天牢騷着肥佬黎「不聽 Research」,要額外再加上其他同事的合力,才能改變老闆主觀的意見。整個團隊、整間公司,做每件事都是為了一個目標,就是做好這本雜誌,有時候鬧得面紅耳赤,編輯們就好像被批判一樣,不斷去改題、改內容,為了迎合市場需求,一本雜誌已經不是編輯主導,而是市場主導。

當時每當出版日,整個管理層都會跑到報攤去看銷路,再去評估下期出書要否需要加印。在他們盛世之時,廣告源源不絕,帶起了很多不知名的戰士,亦相對令很多自以為非凡的人士自動消失。肥佬黎曾跟其中一位高層說﹕「為何你要因為感情而不解僱員工?樹大必有枯葉,如果你不搖晃樹身,枯葉不落,重生的時間只會變慢。」

這架廝殺號列車,天天互相殘殺,就是為了做好一本雜誌,當時大家都是快樂的。但在上市之後,一切都改變了,高成本的人才,老闆開始認為他們是一個負擔,也開始覺得能有今天的成就,只因為自己,其他人都只不過是配角,漸漸用各式方法,令他們離開,取而代之是他們的副手。

當大家都覺得公司的強勁品牌及影響力,在香港可以呼風喚雨時,人開始自大,生意也因為不再聽取市場訊息,而出現很多編撰上的問題,或新聞報導上的問題,而導致今天的結局。成是人才、敗是庸才,當日成功是因為他放權於一班精英,幫助他發光發亮,今天的失敗並不因為電子社交媒體,而是敗在一班本事未夠、過分晉升的管理層。

不過話雖如此,就是 22年前我認識一位初出茅廬記者黃麗裳,她其貌不揚,能力普通,表面沒有任何優點,只可說她非常勤力、從不計較,只會勇往直前,做好新聞,還有堅持自己的原則,不畏強權,做實事。

想不到半年前她因為不認同公司被收購而離開,更想不到是她上星期到我公司來打個招呼時,給我的名片上寫着是社長,我多年不斷爭取開專欄,從不成功,但我的招牌是「毅力」,我馬上問她可否給我一個機會寫專欄,她說﹕「這是『一期一會』,是最後一期也是結局,有沒有問題?我說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非常有意義,可以給我一個機會,總結我這二十三年來因為而認識的一班好朋友、一班香港的頂尖分子,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果社長不介意,我就來寫這一期。」

這位黃麗裳,當日的小記者,經過那麼多驚濤駭浪,在這架廝殺號列車,由後備艙慢慢晉級到頭等艙,坐上社長這個位置。我會總結為在廝殺號列車內廝殺,能夠生存的絕對不會只是你聰明、有學歷,也不是靠運氣,而是態度正確、努力做事,毫不計較。

人是會成長的,小角色也會長大,去到適當時日就可以獨當一面了,年輕人你們能否做到跟這位當日的小角色一樣的黃麗裳,靜靜地努力做事,為一間公司,獻出一生的青春。沒有拍馬屁、不用委曲求全,堅持自己原則,遇到接受不到的事情,甚至大罵老闆,都面不改色。

然而,老闆永遠都犯兩個毛病,第一:信口開河,但永遠善忘,「唔記得、唔認數」!下屬永遠都記得老闆說過的一切!特別是那些山盟海誓的廢話,但不夠勇氣指證出來,放上枱!第二個毛病就是如果下屬拎出嚟對質,老闆一定秋後算賬,也永不錄用。黃麗裳指證肥佬黎講過賣自己就係「契弟」,還把這事實放在雜誌的封面,死未?!相反,肥佬黎有如此廣闊的胸襟找她回來,重新開始,這也是值得讚許的香港精神。

黃毅力

富利堡車行老闆,是廿八年來的廣告客戶、被訪者及最後一期的專欄作者。

撰文:黃毅力 


鍾意就快D Share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