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2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40] 宅女大肚 High冰 毒 B禍爆發 M1,




一名毒孕婦由社工陪同到醫院做產檢,醫護人員對這些莫名傷口,司空見慣。

封面故事

宅女大肚 High冰 毒 B禍爆發

政府○八年開始大力掃毒,包括校園驗毒、冚毒竇,掃樓上毒吧。

五年抗毒戰情況是,把吸毒大軍趕到住所、在房內躲了起來。

禁毒處資料顯示,今年首半年五成吸毒者都匿藏住所吸毒,而被呈報吸毒者的「毒齡」中位數為 4.6年,較○八年政府宣戰毒禍時的 1.9年增加逾一倍,顯示持續隱蔽吸毒情況非常嚴重,今年更頻頻發生吸毒父母累死 B新聞。

毒網潛行蔓延,更衍生出一批批年輕吸毒宅女。

她們與世隔絕,日以繼夜沉淪毒海,到發現有身孕時,已到了腹大便便,非生不可的地步。

嬰兒飽受毒品侵害,帶著各種身體缺陷出生,部分更因在母體吸收海洛英、美沙酮「二手毒」,出生不久就須用嗎啡戒毒。

本刊追蹤多個個案,他們亦如實剖白懷孕吸毒歷程,包括有吸冰毒而生下 BB的毒媽,也有每日往美沙酮中心頂癮的孕婦,也有自己吸毒連累老婆兒女的毒夫,情況都是觸目驚心。

孕婦濫藥對嬰幼兒影響

1.海洛英/美沙酮

胎兒身亡、胎兒發育遲緩、早產、患上典癮、過度活躍症

2. K仔

影響幼嬰的神經及行為發展、日後行為及學習問題

3.冰

神經管缺陷、胎兒發育遲緩、早產、細頭、胎盤早剝、典癮

4.可卡因

手足或泌尿系統結構缺陷、早產、嬰幼兒進食問題,影響大、小肌肉正常發展、語言發展遲緩、幼兒專注、行為及學習的問題

阿茹的大女兒因吸二手冰毒,一出生就身體虛弱,容易生病,不時哮喘病發作入院。阿茹十分悔疚,但已恨錯難返。

阿茹這位準媽媽看來蒼白憔悴,說話有氣無力,步行也氣喘連連,她挺著五個月身孕的肚子,像是隨時會倒下來,誰也想不到她只有二十一歲。「我擔心 BB身體虛弱,好似大女成日病,更加驚受不住壓力,再次吸毒。」

阿茹曾經是一名隱蔽吸毒者,斷斷續續吸冰有四年,當時的男友是毒品拆家,取貨容易,加上二人同居,首兩年可說是足不出戶吸冰,「吸冰是不願出街的,除了落街食飯,唔會離開屋企,仲有一個特徵是,精神會好專注在一件事上,連續做同一個動作。我通常上網,呆坐電腦前,唔食飯唔飲水,好似俾人點穴,可以維持個姿勢十幾個鐘,日子話咁快就過。」

因為與世隔絕,日以繼夜地吸毒,即使身體起了變化,也無人提點,所以阿茹兩年前懷大女兒時,腹部隆起仍然懵然不覺,「唔食飯,梗係會暈和嘔,到有一日諗起,點解個肚咁大嘅,才醒起已有段日子冇來月經。驗到時已有四個幾月身孕,當時冇諗後果,心想反正有咗,呢個時候落仔可能會死㗎喎,咪生囉。」

BB吸二手毒

伴侶的支持,是戒毒的關鍵。

把孩子生下來,起初只不過是阿茹漫不經意、不負責任的決定,但當她拿出冰壺(吸毒工具),準備「開餐」時,胎兒突然蠕動,血脈相連的母性,很快驅使她不想禍及腹內骨肉,決心戒毒。「當時決心要俾 BB幸福,鼓動力真係好大,以前從未試過。」為了孩子,阿茹鼓起勇氣重新做人,跟男友分手,搬屋,還主動找社工幫忙。

雖然決心戒毒,但得不到家人支持。她說母親在父親病逝後掛住工作,跟她相處關係是一出聲就吵鬧,唯一的姐姐又不關心她,所以壓力一直很大。至懷孕七個多月時,她承受不到母兼父職的壓力,又想逃避借助毒品來「抖啖氣」,結果又再向朋友取貨,提起冰壺,「幾次咋,我見朋友懷孕都照樣吸毒, BB出世都冇事。」

任性的慘痛代價很快就要償還,胎兒因在營養不良的母體吸了幾個月「二手毒」,出生時身體十分虛弱,更須住一個多星期氧氣箱,「醫生話同濫藥有關,見到個女瞓氧氣箱,嗰刻個心真係揦住痛,再見佢打針,㓤到成手腫曬、瘀曬,個心赤到呀,情願瞓箱,俾人㓤針嘅係我。」阿茹掩著臉,紅著眼說不下去。她說當時一片混亂,幸好社工派來陪月員枝姐,幫她接女兒出院,幫她照顧 BB,否則自己怎樣沖涼和試水溫都不懂。

阿茹發憤圖強,找到一間套房,一份食肆侍應的工作,上班時把女兒交由朋友照顧,一切似乎漸上軌道,但女兒先天不足,經常啼哭和患氣管病,阿茹放工後往往拖著疲乏的身軀,帶她看醫生,餵吃藥。

崩潰再吸毒

美沙酮中心內,不時見到有父母帶同 BB前來飲「橙汁」。

產後兩個月的一個晚上,她雙手搖著女兒睡覺,眼望四幅牆時,終於忍不住崩潰放聲痛哭,放下孩子,又跑到朋友的住所吸冰,「返屋企,望住阿女好有罪惡感,覺得好對佢唔住,但放工真係好累,想休息,個女扭計令我好𤷪𤺧,當時以為吸冰後精神好些,有力量撐落去。」實情是揩完冰後精神更差,而且吸冰次數愈來愈密,經常呼喝女兒。去年她認識到一名正當背景的男友,今年婚後再懷孕,決心戒毒。

阿茹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事實上,隱蔽毒媽的問題愈來愈嚴重,雖然醫管局、禁毒處均沒有吸毒婦女懷孕的統計數字,但輔導濫藥青少年的路德會社會服務處指出,過去經驗所得,一年處理的二百多宗吸毒個案中,約有一成少女會意外懷孕。

求助毒孕婦超額

劏房充滿家居陷阱,絕不宜嬰幼兒居住。

而近年所見,毒青轉到住所濫藥,到發現有孕時已懷孕逾五個月,非生不可,這些吸毒媽媽因年紀太輕,經濟欠佳,缺乏家人支援,令嬰兒得不到適當照顧,處境危險。鑑於這類個案愈來愈多,中心在二○一○年始開展「生命孕記」計劃,專門為吸毒孕婦提供一站式支援,除有社工輔導,強化戒毒決心,更創先河提供陪月員服務,傳授育嬰知識,減低她們因不堪育嬰壓力再次吸毒的危機。

督導主任吳雪琴指出,該計劃為期兩年,原本打算處理三十宗個案,詎料需求比預期大,共收到四十六宗個案,超出負荷。受助媽媽年齡介乎十六至二十四歲,當中有三分之一是未成年少女。而今年展開的第二期計劃,五月至今已收到二十多宗新個案,反映吸毒媽媽的問題有惡化趨勢。

逾半未成年少女

阿芳知道美沙酮會令胎兒出現典癮後,嚇得不停搓肚。

另一個專門輔導未婚懷孕少女的組織明愛「風信子行動」亦指出,在一○年十一月至一二年十月間,中心處理近六十宗二十四歲以下的吸毒懷孕個案,逾半是未成年少女,九成人在懷孕期間仍然吸毒,有七成在產後戒毒,但其中有一成媽媽會復吸。有兩人因不堪壓力,曾想過攬著親兒自殺。

孕婦吸毒,除了冰毒、 K仔外,甚至有吸食白粉。記者多天在美沙酮中心觀察,發現在晚上八時至十時的繁忙時段,果然有四、五名「粗身大細」的婦女飲「橙汁」,當中不乏「八、九十後」,亦有兩公婆抱著幼兒飲美沙酮,一派天倫樂,令墮落氣氛更添詭異。

大肚婆飲美沙酮

阿芳每次都在僻角飲美沙酮,飲完就趕回家打機,非常之「宅」。

其中一名常客阿芳腹部隆起,她拒絕透露懷孕多少週,但被問到可知美沙酮會令腹中胎兒患上典癮時,她嚇得不知所措,不期然一手撐著板直的腰,一手不斷按摩肚皮說:「知㗎喇,戒緊啦,慢慢會戒甩。」

阿芳一臉風霜,肥腫難分,但其實只有三十一歲。她自言十四歲時遇人不淑,受前夫誘導吸服白粉,且誕下女兒,後來與家人反面,孤立無援。近年她幾經辛苦逃離前夫,與讀中學的女兒以三千多元租住九龍區一間數十呎的劏房。雖然擺脫了魔鬼,但心魔仍然作祟,稍有不如意,就躲在迷幻世界。她不斷踱步,企圖掩飾心虛:「白粉好難戒㗎,生阿女時要開肚做手術,做完鬼咁痛,咪食番止痛囉,戒緊啦,好快。」

記者登門探訪,發現劏房十分淩亂,女兒睡在上格床,下層放滿雜物,周圍布滿蚊子,她和男友睡另一間房。問她將來嬰兒床放在哪裡,阿芳「聾耳陳」上身,自顧自說:「阿囡好乖,讀書幾叻㗎。」記者想打開雪櫃,了解她們的經濟狀況,阿芳慌張地制止,說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話:「唔開得㗎,裡面好多蚊,飛到成屋都係。」阿芳女兒的行徑亦反常,每次見記者都表現「驚青」,說不到兩句話就失控尖叫。

全日玩手機

經過多日觀察,阿芳除了飲「橙汁」,平日足不出戶,一日兩餐都吃飯盒,而且由男友包辦送餐。即使外出,沿途是手機不離手,連飲美沙酮、過馬路,行樓梯都在玩「 Candy Crush」。她直認自閉,即使在家也是上網、打機、睇戲度日,「戒毒好辛苦㗎,打機可以分散注意力,咩都唔使諗。」傾談期間,阿芳不時擤抹鼻水,手足無措。

記者提醒阿芳,以她的處境,可以向社署求助,申請公屋,給下一代正常的生活環境,詎料阿芳站立不安,不肯透露自己經濟狀況,甚至語無倫次,「你俾我返屋企啦,我唔可以在街咁耐㗎,公屋方面,以前唔去諗嘅,依家諗囉,你俾我走啦。」

吸毒累死 B

四十多歲的骨仔則是十二歲開始吸毒, K仔、冰、咳藥水,樣樣好,後來更當上拆家,與當時的女友日以繼夜吸毒。雖然骨仔與父母同住,但家人為口奔馳,他又日夜顛倒活動,所以瞞過了三、四年,直至他尿頻,一小時如廁幾次,才知中毒太深,成為毒品籠奴,「由吸毒嗰日開始,人已經隱蔽,慢慢冇曬其他興趣、生活、朋友,腦裡只有吸毒,打散工都係為掙錢買毒品,人生只有吸毒。」

其女友發現有孕時,胎兒已經吸了三個月「二手毒」,骨仔悲喜交集,感覺像有一塊大石壓在胸口,「好鍾意細路仔,但諗深一層, BB吸咁多二手毒,生出來可能係畸胎。」他自言當時不知如何抉擇,加上女友懷孕後經常發脾氣,他為了逃避現實,於是變本加厲吸毒,女友原本停過吸毒,但見他如此反應,忍不住又復吸。

當女友告訴他已把胎兒打掉,骨仔整個人如墮冰窖,頭痛欲裂,「恨錯難返,但又唔知點補救,加上揩大咗,跳樓自殺。」家人及時制止,骨仔撿回一命,但懸浮在崩潰邊緣,「煙不離手,個人好暴躁,成日故意同人打架,依家諗番,可能係情緒病。」後來他因藏毒被捕,判入獄四年,在囚期間明白到自由的可貴,與毒友為伍只會死路一條,痛定思痛,洗心革面戒毒,終於改過自新。

走出毒品牢籠,但骨仔付出了沉重代價。

骨仔曾因害怕生畸胎,拼命濫藥逃避問題,做出危險動作,險些喪命。

吸毒害死第一個胎兒,今次戒毒,終於可開心迎接第二個 BB。

毒夫婦互相影響

前中大精神科教授李德誠醫生指出,基於母性,媽媽愛兒心切,通常不會自殺,但因環境愈來愈差,幼兒 BB會營養不良,有誤服毒品的危險。而吸毒夫婦會互相輸送負能量,惡性循環,交叉吸毒,容易衍生跨代毒網,「下一代自小耳濡目染,在唔正常環境長大,會容易冇心機讀書,誤交損友,最後重蹈覆轍濫藥。社會到最後要埋單,唔在懷孕時介入,將母愛轉化成戒毒力量,將來的代價更昂貴。」

他認為,要處理吸毒媽媽的問題,必須以解決家庭問題的視野,規劃涉跨部門的方案跟進,「媽媽本身已是深切治療 case,需要處理情緒、戒毒,身體問題,同家人關係,申請綜援,解決住屋問題,要一組的醫生、心理學家、社工幫佢。另一方面,爸爸也是深切治療 case,唔處理他,做乜都是枉然,要兩組人一齊做先有效。」

一些少女迷信吸冰瘦身,結果變成隱蔽門徒。

路德會社會服務處今年起,把伴侶亦納入輔導對象,讓他們明白到要肩負爸爸的責任,督導主任吳雪琴(右)說:「通常他們很快又意外懷孕,要教他們做好家庭教育。」

李德誠醫生曾經擔任威爾斯親王醫院藥物濫用診所主管醫生約十年。他指出,濫藥源於情緒失衡,所以心病還須心藥醫,「吸毒只是病徵,如果不先處理情緒和生活問題,九成九會復吸。」

路德會社會服務處督導主任吳雪琴表示,上個計劃的三十四宗個案中,只有六宗失敗,媽媽均是在產後兩個月復吸,「分娩後六十日至為關鍵,媽媽會面對排山倒海的產後壓力,如荷爾蒙轉變、育嬰、經濟問題等,若捱得過,媽媽會開始享受到初為人母的樂趣。如幼兒兩歲時能健康成長,媽媽沒有再吸毒,就是成功戒到。」

鄭慧芬醫生(左)指出,二手毒傷害胎兒的腦部組織,曾有個案嬰孩到一歲半仍然不懂得走路。

警方厲行冚毒吧,卻掃不了家中毒竇。

BB要戒毒

聯合醫院轄下的兒童身心全面發展服務,專門為濫藥等高危孕婦提供助產、兒科、精神科護理及轉介社工等一條龍輔導。該院每年約收到四十宗吸毒孕婦個案,約半數的年齡在二十五歲以下,有兩成五是吸服海洛英、美沙酮,令胎兒患上新生兒戒斷綜合症(俗稱典癮)。

該服務的副顧問醫生鄭慧芬指出,孕婦吸服毒品,會傷害胎兒的腦部、器官和血管發育,除造成嬰兒先天身體缺陷(見圖),亦影響日後的學習能力和情緒控制。

吸「二手」海洛英或美沙酮的嬰兒,會在出生後首三日出現典癮徵狀,包括經常啼哭、冒汗,呵欠頻密、發𤷪𤺧、肌肉僵硬,抽搐、難以入睡等,其中四成嬰兒須用嗎啡戒毒。

她又指,醫院亦發現多了吸冰孕婦,相信跟時興吸冰瘦身有關。冰對胎兒亦會造成嚴重傷害,除了會患典癮外,亦會造成神經管缺陷,令胎兒發育遲緩,甚至胎死腹中。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