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FACE 372] 搵笨 《低俗講波》冇人睇 慳皮無綫 cut陸永騷錢 BKD_S,MF,




陸永早前不斷為《低俗講波團》宣傳,以為可以狂執騷,事實係執得雞碎咁多。

真面目

搵笨 《低俗講波》冇人睇 慳皮無綫 cut陸永騷錢

巴西世界盃本週去到尾聲。大台花 4億(連製作費)港元購入本屆世界盃轉播權自然不容有失。為賺到盡,今年大台仲抄考有線的「球彩台」,炮製《低俗講波團》於大台的收費台播出。請來盧覓雪、黃毓民、農夫及泰臣等孭飛主持,據知主持中,以盧覓雪和黃毓民身價最高,收 5千元一個騷( 1騷約等於 1小時)。

之不過以大台作風,點會豪畀所有人?有人貴咗自然有人要平。據知農夫被要求「抵諗啲」以一騷價 3千元,講足 3場波、做足 10粒鐘。農夫當然睬你都傻,分組賽幾乎冇影,直到淘汰賽先現身,仲逐仲場波計,大台今次恰錯人。

《低俗講波團》宣傳時,以為 C君(左一)及陸永(右一)係常任主持,實則只有盧覓雪做得最多,幾乎場場出現。

大台今年播世界盃,於免費台播得 22場,被觀眾狂鬧孤寒。不過你有你鬧,大台縮數當然大把。今年大台學有線玩低俗講波,請來盧覓雪、黃毓民、農夫及泰臣做主持,又請成班冇人識的性感「世界妹」助興。表面好似好揼本,實則得個殼。

農夫唔肯「拍膊頭」

綜藝節目每 1小時計 1騷,今年世界盃分組賽期間,每晚 3場,由朝講到晚。由 11點開騷到第二朝 8點,計騷起碼 9個。如果跟足正確方法計,一班主持的薪金應該幾和味。盧覓雪、黃毓民兩個皇牌當然企硬唔減,收每騷 5千元。大台要慳,惟有向熟人農夫落手。知情者說:「佢兩個同無綫合作開,尤其陸永最近成日拍劇,咪想佢『拍膊頭』收順啲。佢同 C君各收$1,500做 3場。」

被迫做廉價勞工,農夫當然唔肯。原本陸永要為《流氓皇帝》到佛山取景,事前還度期做《低俗》,為免有期畀《低俗》,結果陸永同《流》劇組講自己可以攤長嚟做。到截稿前陸永只亮相了 3晚《低俗》,分別為 6月 27日、 7日 1日及 7月 5日,陸永更跟大台計足騷錢,唔接受「拍膊頭」建議。

1/7

16強賽事,德國對阿爾及利亞,陸永亦拍完《流氓皇帝》, C君拍嘅電影亦差不多煞青。二人同黃毓民、盧覓雪終於同場。

一眾 World Cup Girls喺分組賽期間,由夜晚 8點返到第朝 8點,據知酬勞都係得 380元,即平均每小時賺$31.6啱啱高過最低工資,洗碗都高過佢哋。

世界盃期間,陸永亦要為《流氓皇帝》到佛山拍外景,原先劇組將佢戲份集中喺頭幾日拍曬,但最終拍足兩星期,變相令佢可以唔使返《低俗》。

網上圖片

陸永、 C君有事返唔到,就揾嚟一班有線幫頂上,其中以陸浩明(後排右 3)頂得最多。他說:「唔好話頂更,我反正都睇波咪返公司囉。」認真識講嘢。

有線幫補位

陸永拍劇, C君就要拍電影《 ATM提款機》,寧願快啲拍曬電影,都費事返去做《低俗》。

農夫扭計少現身,惟有靠有線幫陸浩明、衞志豪及莫家淦頂上。陸浩明向本刊證實被大台急召:「唔好話頂更,反正我都睇波,咪返嚟囉,會計番騷錢㗎……肯定唔只 1個騷。」至於農夫就透過經理人 Jonas回覆:「絕對唔係錢少問題,係因為陸永要去佛山拍《流氓皇帝》, C君要拍電影《 ATM提款機》啫。佢哋𠵱家得閒就上《低俗》其實冇限死要每日都做嘅。」被 cut騷,梗係唔同你每日都做

揸到盡

大台愛縮皮眾所周知,最經典係'10邵氏重拍《 72家租客》動用全台小生花旦拍攝,但酬勞只係利是一封內附「無言感激」 4字,同白做冇分別。

網上圖片

李思欣播 5日收 1千

大台不時出現嘅貸款廣告雜誌,據知就收足客戶廣告錢,但拍嘅演員只計騷錢,計法更是拍 1日只計 1個騷,好似李思欣約滿大台前,就係幫大台拍咗 1日呢個特輯收 1千元,但大台就分 5日播,老細賺到盡。

夏雨:「等同揸的士」

09年攞過大台視帝嘅夏雨,就大爆大台人工奀,佢話:「一般演員等同喺街上揸的士,老戲骨每年加一蚊人工。」認真淒涼。

網上圖片

高 Ling金牌當騷錢

大台收咗過百萬贊助費,拍攝《反鬥紅星騷》搵嚟高 Ling、梁政玨等咪神撐場,但每人只送一個紀念金牌仔。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