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76] 我是燦,我是神。 廖偉雄 M1,




豪語錄

我是燦,我是神。 廖偉雄

阿燦是什麼?

《網中人》( 1979年)監製曾告訴筆者,劇裡程輝(周潤發飾)和程燦(廖偉雄飾)兩兄弟的名字實乃近義詞,互換未嘗不可,阿輝也會成為大陸人代號。

阿燦這個概念,從來不固定,由當年弱勢的新移民,至今財大氣粗的自遊行,入籍叫「加燦」,北上叫「港燦」,最近廖偉雄復出,傳媒冠以「燦神回歸」,根本分不清燦是中是港、是褒是貶。

所以廖偉雄這天說:「他的精神,在於不斷適應。」嗅到那味道吧?做過政協的生意人老闆,畢竟講呢啲。且慢柴台,恐怕是實情,包容要憑資格、大家能做的,唯有適應。

燦神回歸,多麼期待他開個 show笑盡蝗蟲,他答案是:「笑,很浪費時間。

「現在我寧願演悲劇。」

笑人人笑

拍攝現場在旺角火車橋底,廖偉雄說,公德心的標準也不固定。自幼我們被灌輸塗污牆壁天理難容,後來多了一瓣叫 graffiti,睇唔順眼只代表 out。

「憑什麼笑內地人呢?我加入《歡樂今宵》第一個 show做《打垃圾蟲》,誰是垃圾蟲?當年未有自遊行,香港人本身曾是垃圾蟲。」

隨地吐痰乞人憎,罰款二千有可能;傳染肺癆由此起,衞生條例要執行。

「對於不守規矩者,笑過罵過打過了,可唔可以試試教育?我做細路仔時背過急口令,從人情、罰款到病理各方面去感化,幾有耐性。之不過港人忘記了,反過來以為自己天生就不吐痰;而認定內地人天生無可救藥。阿媽嚟㗎,佢行得慢啲啫,點解唔能夠慢慢教?」

筆者倚牆聽着,孭上阿燦卅五周年,但眾所周知他 made in Hong Kong,近年又長駐廣州,廖的意見足以成一家之言——一不提防,牆上的塗鴉原來油漆未乾,中招!標準果然不固定,你接受了 graffiti洋化就是好,一樣靠唔住。

燦哥繼續說:「港人去澳洲買屋,斬了後院棵樹來擴建,澳洲人嫌港人唔環保,起衝突,時有所聞。這時,我們也成了不能融入社會的新移民。

「但是否事事要依西方標準呢?甩骹肯定不是,你懂的,西醫只識打石膏,你去睇跌打一托就搞掂。咁點解你相信跌打,偏不肯相信中國其他寶貴經驗?」

無言以對,筆者只想快快抹乾淨。

勇於創業,曾經生意失敗,從頭做起。

廖偉雄畢業於第六期訓練班,小師弟劉德華說自己最似這師兄

(詳見後記)。

吃得飽

你掛住笑,人家不知不覺進步中,你便等於原地踏步。

新作與朱紫嬈合演音樂劇《那年五月》,所謂復出, fans未能盡興,不變的是製作人依然黎文卓,相交數十年,由《香港倒後鏡》到《笑星救地球》到《那年五月》以六七年暴動為背景,貫徹民生情懷。

「喜劇不應脫離社會,但我和阿黎沒有政治目的,《笑星》裡的《九七前後》,現在大家從 YouTube重溫覺得像預言應驗,咁蹺啫。」

幾時來真正新作?

「藝術應該有追求,我轉行做生意,原意儲備彈藥,爭取日後創作自主權,我的歷練其實啱演悲劇。眼前我在寫書,叫《有機人生》,寫本書也可以是發表給觀眾的新作品。」

總覺得,廖偉雄變了,搞農業生意靠北望,還撈上廣東省羅定市政協,要他再扮阿燦挖苦強國人,是不知輕重了。

「一味嘲笑很容易,但你掛住笑,人家不知不覺進步中,你便等於原地踏步。

「政協做過,好處在有個車牌;現在上落已夠方便,我便辭職了。

「有個高人教我,中國小農經濟賺不到錢,唯有靠呃,如果教到他們唔使呃又食得豐富,幾好呢!以前大量用化學肥料、 DDT,不能話完全錯,憑這方法養活了過盛的人口,但帶來後遺症;現在,有條件食得飽更有條件應該食得好,我公司造有機肥料,農民爭住要。羅定市說我的貢獻是,令當地穀價每斤升了一毫。

「你炒賣推高房地產,到頭來自己也買得呎價更貴,間屋冇大到。吃落肚吃得好才真正改善民生。神都係人,從前有個人教識大家種米,便尊稱為神農氏。我並非說我能做神,但目標可以放遠大些。

「鬼唔知有人笑我傻咩,去耕田,難怪叫阿燦。如果我錯,我幫你試出了錯誤;如果我對,你掛住嘲笑浪費時間,我卻在進步。」

水的啟示

五十七歲,廖偉雄老了,榮升外公,華僑妻子和兒孫長居大馬,他留守廣州打拼。像其他老去的笑匠(如許冠文), punch line漸少,道理漸多,但以下的是親身經歷。

「我生產樽裝山泉水,有間水廠在山溪下,早排廣東大雨,即時未受影響,但水力累積至一個限度,一下子瀑布般瀉下來,我才明白點解山洪會死人,因為到發現已經遲,廠房機器都浸壞了。」

可作多重解讀:

一、靠水吃水,泉水廠竟然怕水多?就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自遊行幫了香港經濟,但太濫,足以淹沒香港。

二、廖偉雄說:「大禹老豆(鯀)用堵塞方法治水,即時冇事,累積壓力一下子爆發卻更大鑊;解決矛盾亦如是,學學大禹轉用疏導溝通吧。」

三、如果把積水比喻成好事,積水的過程像慢慢教育中國人,改變不會立刻見效,有一天卻令你刮目相看。

燦哥說:「中國終會很強大。」

由嬌妻幼兒到嫁女的全家福,總覺得他在演繹着獅子山精神。

我才明白點解山洪會死人,因為到發現已經遲。

乜太瘀你

人人想學劉德華,但當事人曾經金口自言最似廖偉雄,認真嘅,信不信由你。廖偉雄倒居之不疑:「不只輪廓、動靜、連演戲方法都似。我和他熟,一早有共識。

「但要搞清楚,是劉德華似廖偉雄,並非廖偉雄似劉德華,因為我出道早過佢。」

對,事實永遠是事實,無關地位高低——正如乜太。

「乜太演繹一個霸道、蠻不講理,但又想保持高貴的闊太,點知郁吓就穿崩。」

即是似梁太?

「唔知道噃,就算係,道理一樣,都係梁太似乜太。」廖偉雄笑了,這是出道早的好處,也是作為預言家的好處。

廖偉雄九十年代即創造了乜太(字幕是後來好事之徒加上去的),的確不用怕權貴怪罪。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