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76] 直搗公屋冰毒網 M1,




手臂有紋身的 14K猛人大孖控制了東九四條屋邨的毒網,他在單位內不時以手機跟天文台保持聯絡。

壹號頭條

直搗公屋冰毒網

房祖名和柯震東捲入毒品案,全城震驚,香港方面,警方雖然一直着手打擊毒禍,但毒品問題同樣嚴重,而其中最令警方頭痛是毒販及吸毒人士,將交易平台及吸食地方轉至隱蔽的毒品基地,而這些毒品基地,通常是私人住宅單位或娛樂場所內,從而增加了警方掃蕩的難度。

本刊接獲情報,近月以來跟蹤和直擊一個活躍東九龍公屋的販毒集團,而警方同時也對該集團展開調查,並於上週六展開行動搗破毒網。

早在警方行動前,本刊記者於上週透過線人協助,成功拍攝到上述毒品基地內實況,目睹一班吸毒人士,絡繹不絕到此開餐。除上述單位外,控制毒品的有三大黑幫,他們同時在區內另外三條屋邨也設有毒品基地,並將毒爪伸向區內中學生。

最可憐的是,公屋單位內的七十多歲母親,被有毒癮的不肖兒子脅迫,每日與進進出出的道友作伴,一邊看電視一邊吸毒霧。

當記者經過一個月調查和「放蛇」,正逐步摸清這個活躍東九龍多個屋邨的冰毒網時,警方原來也正進行同步調查,並於上週六晚率先採取行動剿滅這個毒竇。

當晚十多名黃大仙警區反三合會行動組,聯同特別職務隊探員,帶同爆門工具掩至慈民邨民健樓十二樓一個單位,經多日調查,已掌握上址是活躍東九龍多個屋邨的其中一個冰毒吸食基地。當警方準備破門而入之際,屋內人士知道無法避過,一位七十歲婆婆主動開門,卒之警方在單位內檢獲一批冰毒及十九粒懷疑「白瓜子」,最後拘捕涉嫌「藏毒」的多個毒竇人員,當中有年齡介乎四十二至七十歲的本地五男兩女,經調查後獲准保釋,而案件由黃大仙警區反三合會行動組繼續跟進。

該個約四百呎的公屋單位,從外表看,與一般公屋單位無異,內裡由一對母子居住,兒子染有毒癮後,把單位提供給販毒集團作毒品分銷和吸食場所,七十多歲老母親無力阻止,只得每日吸着毒霧,呆坐過日子,連電視娛樂也給毒販褫奪。

公屋冰毒售價比尖沙咀便宜約兩至三成,不但有堂食,更有外賣供應。

毒品基地 3D圖

三大黑幫聯手

早在數週前,本刊記者已從線人處收到風,知道這個由勝和、新義安及 14K聯手控制的東九龍毒網,主力以公屋單位作散貨基地,繼而將毒爪伸向區內道友及中學生,活動範圍包括慈民邨、牛頭角上邨、啟業邨及麗晶花園、鳳德邨一帶,且已運作了一段時間。由於三大黑幫聯手經營,保安功夫做到足,故愈做愈大,警方有感再不及時將之撲滅,東九龍毒品問題將愈來愈嚴重。

「唔好睇小呢啲公屋毒竇,雖然未至於銅牆鐵壁,但有天文台再加上多部閉路電視,差佬嚟到都沖走晒大部分毒品,況且要拉人,咪交 keeper出去囉,點會拉到幕後大哥,而且差人好難扮吸毒去放蛇。」線人阿明邊打呵欠邊說,之後他更得戚,將自己之前貪得意在慈民邨民健樓毒品基地拍下的片段給記者看。

阿明表示,就算有警察扮道友成功放蛇,並人贓並獲,但等到上庭審完單案及房署成功收樓,過程起碼要三年,此期間販毒集團已在其他公屋單位另起爐灶,毒品問題可謂野火燒不盡。

房內的木櫃放置多個自製的冰壺給客人選用,瘦削的迷幻友正以冰壺吸食冰毒。

冰毒的吸食方法,一邊用火燃燒冰毒,煙霧經吸管入樽,再由另一支吸管吸出。

毒品基地甚受區內吸毒人士歡迎,單位內經常坐至人滿,要分流至其他飯堂「開餐」。

加裝風扇散毒霧

面對兒子沉淪毒海及住所被用作毒竇,甚至連電視娛樂也被剝削,葉婆婆顯得無奈之餘,精神健康也日差。

從他提供的偷拍片段看,阿明到單位以暗號拍門後,有一中年女子半開門及視察周圍環境,當該女子與阿明打了招呼及讓他進入單位後,女子即迅速把鐵閘及木門關上,再快手把附加的防盜鏈及門鎖扣好。

公屋單位用上多重門鎖,目的為了阻延警方破門而入的時間,該公屋單位看上去約近四百呎,是一廳兩房間隔,室內設備簡陋,天花及牆身更見多處有油漆剝落。難得是在上址居住的七十歲葉姓婆婆對毒販視若無睹,悠然自得聽着電台晚間戲曲節目來送飯,她沒正眼瞧過走入來的阿明,而阿明也沒與葉婆婆打招呼,直接跟手臂有紋身的中年女子入睡房「開餐」,同一屋簷下,大家各有各忙。

而睡房同樣布置簡陋,只見窗旁放了一張木造雙層床,窗簾全部拉上,但上下格床的窗邊則加裝了共四把電腦用散熱風扇,由於吸食冰毒、麻古及大麻煙等,易產生煙霧及一種像燒錫紙的臭味,故需要外加風扇來抽走房內的煙霧。

保安嚴密

偷拍片段顯示,阿明甫坐下,即與三位拿着冰壺正在吸食冰毒及捲着大麻煙的友人打招呼,而其中一名約四十餘歲的阿祥正是與葉婆婆同住的兒子,房間的一個木架,放了數個自製的冰壺。這間約近一百呎的房間,一次過最多可容納約六名吸毒人士在開餐,而帶阿明入房的中年女士,邊與客人打牙骹,邊警惕地望向廳中的舊式電視機,原來該電視機長期在播放公屋大廈入口及電梯內的實時 CCTV畫面,若一發現警方進入大廈,屋內人立即把毒品沖入馬桶內,以圖毀滅證據。

而中年女子的左耳長期戴住免提裝置,與樓下的「天文台」保持聯絡,總之,警方要直搗毒竇有相當大難度。

另外,在片段中除看到煙霧瀰漫外,就是吸毒人士 high冰後,個個像鬼上身般,手舞足蹈之餘,又不時怪叫起來,斗室內似變成迷幻天堂,也像是人間煉獄,除了阿婆外,個個都正在沉淪毒海。

約過了大半小時,阿明上足電後便離開,剛巧他步出單位時,又有兩名同好入來開餐。附近街坊陳太表示,該毒品單位運作極具人氣,而她更指約個多月前,約凌晨四時左右,有道友「癮起」來到上址,並大力拍門及踢鐵閘發出很大噪音,終踢毀鐵閘及惹來大廈保安員前來察看時,他們才悻悻然離去,行為十分放肆。

房內的上下格床的窗花,均加設共四台抽氣風扇,以抽走室內煙霧。

販毒集團為防範警方突襲,電視機長期調至大廈大堂和電梯的閉路電視畫面,以便隨時散水。

以牙籤筒便可做出簡單的冰壺,為了吸毒竟然創意無限。

專揀老人公屋單位

客人在單位內吸食完毒品後,阿祥(中)還不時扮作朋友護送客人離開,此舉為免引起警方及街坊注意。

據阿明透露,單位內的兒子叫阿祥,是新義安潮州俊手下,兩個多月前潮州俊看中阿祥及母親共住的公屋單位,遂以免費任食毒品為利誘,要阿祥借出民健樓單位作為毒品基地,阿祥也不理母親意願,便一口答應。「道友有毒品食,叫佢去賣老婆都仲得,更何況公屋單位,間樓又唔係佢嘅,最多無咗間公屋,而且佢算到盡,認為家中有個老人家阿媽,社署同房署點都唔會做到好絕,唔通要老人家瞓街咩?」

至於個阿媽有何感覺,阿明說大家都不知道,每次上去見到她,都是目光呆滯地做自己事情,看不出傷心或者絕望,或者有兒如此,她還能怨誰。

阿明還大讚潮州俊有諗頭,因潮州俊不會找家裡有小孩的單位,因怕小孩口疏,最好是找一、二人居住的公屋單位,若有老人家就更好,通常年紀老邁的父母難以狠心大義滅親,加上潮州俊扣起葉婆婆領取老人生果金及政府其他福利的銀行戶口簿作要脅,迫使葉婆婆就範合作,「老人家好易兇,佢哋冇力反抗乜都唔識,又唔夠膽同街坊或社工講,真係信無咗本存摺就攞唔到政府錢,睇唔到免費街症,換着你,你都驚到要乖乖合作啦,而且個仔又咁惡……」

集團月入二百萬

阿祥有時到黃大仙消防局附近的藥房,提取白瓜子等受管制藥物。

而潮州俊聯合 14K「大孖」及區內另一名勝和大哥,早前已合營了至少三間毒品基地,分別位於牛頭角上邨,九龍灣啟業邨和麗晶花園單位,再加上阿祥的慈民邨民健樓單位,形成了東九龍一個龐大毒網。

而基地內供應各種毒品齊全,而最受歡迎是冰、麻古、白瓜子及大麻等毒品,貴價的海洛英也有供應,連黑道中的大哥輩也是他們的熟客,如新義安文偉, 14K黑仔明和 David哥等,為了逃避警方追查及疏導人流,有時熟客會被帶至其他基地開餐,「我都去過黃大仙單位,暑假前仲撞過學生上去開飯,不過佢哋規定學生客唔可以著校服上去,怕引起警方注意。」

另外,由於此處的毒品售價不算貴,比尖沙咀樓上毒品酒吧便宜兩至三成,如冰毒一界(約尾指長度)約賣一百元, 1.75克約賣六百元, 3.5克約賣千二元,若毒癮不深,一界冰毒已夠一個人一日「享用」分量。

「最抵死係佢哋個竇樣樣毒品都有,好似酒店自助餐咁,依家啲人好興溝亂食,一來可以 high得勁啲,二來咁樣亂溝法,平均開餐費會平啲,例如白瓜子食幾粒無乜 feel,但溝埋咳藥水就勁好多。另外,佢哋外賣生意都好旺,阿祥個單位一日起碼有七萬蚊生意額,扣除入貨成本同天文台費用等,一個月純利五十萬左右,若計埋其餘三個基地,齋計堂食生意,集團一個月齋執近二百萬係好閒。」阿明舔着嘴唇口水漬,猛說這是一門真正大生意。

利用唐狗運毒

為了擴大收入,毒販無所不用其極,阿祥甚至利用集團飼養的唐狗幫手運毒,他將包裝好的細包毒品藏在狗的頸圈內,且出外時,他不會手牽狗繩,若萬一遇上警方截查,他便扮作與犬隻無關。

記者跟蹤多日發現,為了補給貨源,阿祥有時會親自到附近一間藥房入貨,包括白瓜子等受管制的精神科藥品及咳藥水等,「佢哋個集團玩到好大,就連附近位於毓華里嘅遊戲機中心,每晚凌晨關門及鎖上大閘後,店內就大開迷幻派對,一直玩至三、四點後,有時佢哋班人又會响屋邨隱蔽地方進行毒品交易,總之東九龍俾佢哋玩晒啦。」

上週五,記者扮作街坊身份,向葉婆婆查問近況,雖然她一把年紀,大部分牙齒已脫落兼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說話時有神無氣般,但一提到他兒子阿祥,葉婆婆即緊張起來,更高聲說:「個班係佢朋友,佢哋嚟坐吓及探佢啫,我已經叫咗佢哋唔好一早一晚嚟,以免打擾街坊……」

當記者說聽聞她兒子染有不良嗜好時,葉婆婆呆了呆然後無奈說:「我有兩個仔,大仔唔係咁,係好正常,而阿祥以前群咗班壞人就學壞咗,佢未婚又無嘢做,我哋兩母子靠政府福利咋,一個月加埋只得個兩、三千蚊……勸過佢好多次,佢次次就叫我唔好理咁多,我都無晒辦法呀……」

警方拘捕行動中,葉婆婆亦是被捕人士之一,七十多歲人,在警署折騰成晚,當獲保釋外出時,天也幾乎亮了,但她眼前沒有一線曙光。

四十餘歲的阿祥身形瘦削,他不顧母親的勸告,最終連累老人家一同被捕,甚至其公屋單位將被收回。

單位不時有人上門開餐,附近街坊已見慣不怪,並唯有忍氣吞聲。

區議員承認問題嚴重

黃大仙區議員胡志偉及譚香文在受訪時,不約而同承認區內毒品問題嚴重,胡認為慈雲山雙鳳街有美沙酮中心,連帶引來鄰區癮君子到區內流連,令區內毒品問題一直未能有效根治,而譚香文更接過類似葉婆婆的求助個案,她更曾去了婆婆投訴人位於鳳德邨做家訪,「阿婆只一味叫我唔好爆出去,但佢又管唔到年近三十吸毒嘅仔,佢個仔成日响戒毒所出出入入,連阿婆都知問題根源在於區內毒品供應多同太易買到,誘惑太大,即使阿婆個仔成功戒甩咗,但出返嚟又會好易食番,若不消除毒品供應源頭,阿婆個仔無可能成功遠離毒品,我已經向警方反映過區內毒品問題,但一直收效唔大。」

至於區內中學生涉及上毒品基地開餐,譚直認有聽聞過,但由於沒有投訴人提供進一步資料,她難以跟進下去。據區內一位學校社工表示:「好多學校唔想問題曝光,所以好少會向外界求助,佢哋連社工都唔信,只希望有毒癮嘅學生,在離校前無爆鑊就算。」

警員上週六晚成功在單位拘捕七名男女,並在單位內檢獲不同毒品。

黃大仙反黑組的行動中,連年屆七十的葉婆婆亦一同被警方拘捕。

時興毒品

麻古屬於冰毒的加工品,其主要成分為甲基苯丙胺(冰毒)及咖啡因等。多為藥片狀,此種毒品具迷幻作用,吸食後呈現健談及性慾亢奮等生理反應,故又俗稱「迷姦藥」,這類毒品往往使用特製煙壺將其霧化後來吸食,方法與吸冰毒相似。

服用麻古的後遺症亦與冰毒類似,嚴重會引起心臟及腎臟衰竭而死亡,但服食初期可能並無異樣。

麻古產自金三角,先在泰國、菲律賓及馬來西亞流行,之後流入內地及歐洲等地,漸漸取代冰毒地位。因麻古藥力可持續逾三十小時,相等於搖頭丸的十倍,成為時下耐力最持久的毒品,近年毒販利用青少年愛玩及警戒性低的特點,遂將麻古包裝成不同生果味道的糖果形式出售,並加入不同果汁味外,而外形又七彩繽紛,看似與糖果無異,很多少男少女因此而中招。

身兼禁毒常務委員會戒毒治療及康復組主席的精神科專科醫生張建良,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在他接獲的白瓜子成癮個案中,醫護人員竟佔近三成,其他患者包括如失婚婦甚至紀律部隊、跨國投資公司等日夜顛倒兼壓力大的專業人士。若持續及濫服白瓜子,易令人產生幻覺及快感,原來以為靠此藥醫治失眠,卻成了濫藥者的個案愈見普遍,亦形成此藥成了時下流行毒品之一。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