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5日 星期五

[忽然1周 997] 知足的快樂 鄭希怡 鄭希怡,MW,




單人訪

知足的快樂 鄭希怡

鄭希怡是幸運的。

先不要說○六年東華表演空中飛人甩褲事件;也撇除○七年在多倫多新秀選拔賽表演時 tube top下滑露點的意外。

今年她可繼續出碟《 I'm a lucky girl》,坦白說,這個年頭還有碟出,真箇人如碟名。

「沒想過可以出到十張以上唱片。」

一二年,她到泰國參加應采兒的生日會,失足跌落山坡,醫生診斷她有八成機會下半身癱瘓,當時的化妝師男友梁學儲向她求婚,今個星期兩人在港舉行婚禮。

「沒想到跌一跌,竟然跌了個老公來。」

一○年至一三年間她在大陸拍了九部電視劇,賺到第一桶金。

「返大陸拍劇,學懂怎樣與人溝通。」

開網店「 whysocool」,首兩個月已訂單不絕。

「當歌手,可能要拿到一個大獎才有滿足感;但做生意,很小的事情我已滿足。」

三十三歲的鄭希怡靦覥地說自己並非一個有大成就的人,我倒認為看看你追求的是甚麼罷了。

因為知足,所以快樂。

整個訪問,笑聲比說話要多。

仍然 single

跟鄭希怡做訪問是快樂的。

特別提到老公梁學儲及即將舉行的婚禮,鄭希怡的嘴,沒一刻是合上。以為有了去年在泰國的 pre-wedding party經驗,今次的婚禮應該輕鬆得多,但向來說話大剌剌的鄭希怡卻說愈來愈緊張。

「昨天跟一班姊妹開會,她們覺得我跟平時很不一樣。我一時會說覺得很焗、一時又覺得透不到氣、一時又說塊面青咗。她們叫我要 relax,其實我也不自覺。

「上次的 party只是朋友參與,今次可能因為有屋企人、有長輩,所以想各方面都安排得最好、最妥當,譬如接機、車及酒店的安排等等,始終他們從上海飛來,所以壓力再大一點。」

她自言壓力是自己給自己,當下又立即緊張起來。

「是我自己太忟。我八月十多號才派帖,還有很多人未收到,死啦,漏了誰?現在我屋企整堵牆都是座位表,廿多圍枱,很多朋友都打電話給我,除了說我不喜歡跟誰坐,有一些又會說:『我想同邊個同埋邊個坐。』嘩!盡量滿足要求啦,滿足不到也沒有辦法。

「其實我是刻意將所有事情迫在一個月做,因為我知道就算早半年搞,心情都會這樣。雖然整個八月都很忟憎,但這次比上次好得多,沒有跟老公有任何拗撬。吸取上次經驗,今次我們用了很好的方法解決,要不你理、要不我理,不要兩個都給意見。『第二次結婚』,整件事令我們知道怎樣相處得更加好,今次我們很開心。」

婚禮舉行的日子訂於九月五日,亦是老公梁學儲的生日,九月六日則是鄭希怡的生日。

「我跟他的生日相差一日,當時我們在想婚禮日子應該是五號還是六號?我覺得還是五號比較好,因為我是他的禮物,好過他是我的禮物。哈哈!加上如果之前一晚跟他慶祝生日,第二日便結婚,我想大家都會很累,倒不如先結婚,然後再慶祝我生日。」

外人來看,自從去年十一月舉行 pre-wedding party後,二人住在一起,其實跟結了婚沒兩樣,但心態上鄭希怡仍當自己是 single。大概女孩子就是這樣,一日未簽紙,「女朋友」三個字還是吃香點,當然她已有當太太的準備。

「始終是 pre-wedding,知道自己還是 single,哈哈。上次的婚禮完了後,其實有點失落,但當知道自己其實還有一次婚禮的時候,唔……這就 ok!今次之後正式是別人的太太啦,爛茶渣呀!」

唔煮飯、唔生 B

鄭希怡說自己並非一個傳統的太太,最基本的煮飯,她直言不會。

她小聲的說:「我不會烹飪……公仔麵吧……」

那麼淥條菜也會吧。

她立即大聲的說:「識!烚隻蛋都得!」然後再次將聲浪收細:「但真的要三餸一湯,我還未可以。也想了幾年學煮飯,但幾年都沒有做,所以都應該不會做。」

幸好老公廚藝有一手,其實二人也甚少在家下廚。不過老公也有投訴這個「無飯」太太,只是投訴過後依然沒有回應,最後不了了之。

「前幾年他有投訴,他會說:『點解有時你講咗話會煮,但係冇嘅?』我說:『遲啲啦。』最後我發覺自己真的不喜歡,我喜歡的事情我才肯去做。」

對,常言道:「勉強冇幸福。」一直以來,鄭希怡都不相信婚姻,就算與老公拍拖九年,她也沒想到結婚。

在上海出世的鄭希怡是家中獨女,十一歲來港,父母關係要好。不是童年陰影、不關成長背景事,只是眼看身邊朋友的婚姻不順利,令她覺得無需要讓一紙婚書束縛自己。

「我覺得這個世紀,拍拖開心過結婚。結婚太多事情要兼顧,很多責任,不再是開始時那種單純的快樂,所以以前我不想結婚,我覺得開心,就一直 keep住下去囉。」

或許要經歷過生死才懂得珍惜。一二年,她與當時仍是男朋友的梁學儲到泰國參加應采兒的生日派對,其間她意外跌落山坡。

「第一,睡在手術枱時,我在想有甚麼未做?咦!我未結婚啊!我未生仔!我的人生這樣便完了嗎?原來有些事情在我的潛意識是想做。第二,當時醫生說我有八成機會半身癱,一世要孭住尿袋。這些都是後來叮叮(應采兒)告訴我。原來當時老公已經 plan了就算我傷殘,會怎樣照顧我。我覺得如果我是那麼廢的話,他未來的 plan可以不需要有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他仍會在我身邊,於是我想嘗試跟他建立婚姻。」

對婚姻睇法改變,對生仔卻始終毫無概念。只是近年多朋友說這、說那,她才考慮三十五歲前生 B。

「身邊太多朋友說:『三十五歲之後生會好辛苦。』愈來愈多說話湧過來:『你唔係唔生吖嘛?』或者『你幾時生?你係生依家好快啲生。』這一、兩年都受着這些說話的薰陶。媽咪間中也說:『幾時會有孫呀?』、『咩膚色都唔緊要個喎,有就得㗎啦。』

「未 ready! never!對小朋友,老公比我有愛心好多。我成日見到人家的小朋友都想踢佢落海。真的覺得他們很嘈,嘩!在我身邊『趑車』咁轉,如果有超過五個以上,我真的想逐個……哈哈哈。」

那麼怎樣跟老公與前妻所生的女兒相處?

她輕輕帶過:「我們很少見,但感覺像是朋友。」

鄭希怡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這次婚禮,梁學儲只負責減肥,「戒酒兩個禮拜,到時可以飲多啲。」

前年參加應采兒生日會,鄭希怡跌落山坡,導致頸椎移位。

樂趣無窮

在婚姻註冊登記上,鄭希怡在職業一欄填上「網店店主、商人」,我好奇她是想淡出娛圈,全力發展網上購物生意嗎?原來一場誤會。

「是兩個月前的事, wedding planner不停催我填,於是我便隨意寫。我不知道這算是正式的文件,我一直在想到了正式簽紙那日才寫。」

不過從歌手們的唱片開始賣得幾百隻的時候,她意識到當歌手、藝人不是長遠發展。

「始終我唱歌、拍戲持續了很多年,覺得不可以只做一、兩樣事情,怎樣都要為自己將來想想。我覺得要幾方面發展,我喜歡忙的感覺。網上賣衫,是因為我真的喜歡時裝,自己亦喜歡上網買衫。這個生意其實想了好幾年,今年終於『的起心肝』做。」

她投資網上購物的第一桶金,全靠謝霆鋒。

「○七、○八年,我做霆鋒演唱會嘉賓,在大陸跟他跑了幾個站,他跟我說:『係咪好正?係咪好 high?其實你真係要諗吓返內地發展。』我想了一段時間,應不應該離開自己的安全地帶,去一個自己不熟悉、或者是未知去到會怎樣的地方投資自己的時間呢?

「後來我想,自己在上海出世,也是由一個安全地方去一個未知的地方。當時我還是廿多歲,怕甚麼?於是便跟公司說想返大陸拍劇。」

在大陸拍劇,除了密密賺人仔,還讓她學會怎樣跟人溝通、相處。

「我覺得大多數歌手都不太懂得跟人相處。太多人保護,助手、化妝師、髮型師、宣傳同事,身邊已經有五、六個人圍着你,根本不需要再跟其他人溝通,自己也不懂得怎樣跟不熟的人說話。其實有時都想跟其他歌手溝通,但不懂得開場白說甚麼,甚至有時傾傾吓,我不知道怎樣才可以行開、怎樣 end個話題。

「返大陸拍劇,身邊只得一個助手,整整三個月要跟大家群體生活,從前的保護模式大大減低,很多事情會自己處理。例如跟統籌溝通、安排時間等,不再跟外面世界隔絕,人也變得開朗。」做一個真誠的自己去面對世界,人生會變得樂趣無窮。

鄭希怡自小習舞。

○二年與劉思惠(中)、蔣雅文(右)組成組合「 3T」出道。

豁然開朗

「記得出第一隻碟《少女碟》,當時公司要我們( 3T)每人寫一句說話給自己。

我記得我寫『希望每一日都好精彩,我唔要好平平淡淡去過跟住落嚟嘅日子,希望有高有低,自己會享受其中。』」

鄭希怡的經歷,確實不平淡,而且真的有「高」有「低」。

無意在傷口灑鹽,或者傷口其實早已癒合,猛然想起,東華甩褲事件、 tube top下滑事件。

「做得藝人,預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這一世、直到你死一刻,都會被人拿來說,已經不介意,這麼多年,之前自己都會笑吓,現在已經沒有感覺了。」

當你懂得放下,一切都變得豁然開朗。

○六年東華表演空中飛人,甩褲一幕成經典。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