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刀槍不入 周嘉儀 [壹週刊 - 1311] 周嘉儀,嘉儀,M1,



豪語錄

刀槍不入 周嘉儀

「你憎恨嗎?」 2013年,偷拍到周嘉儀跟已婚同事在車廂內親暱,刊登於封面。

周嘉儀微笑了一下:「怎會呢?我很明白各為其主。」

「有後悔嗎?」我指緋聞,並非指答應接受專訪。

「事件都發生了,再回頭望又有什麼意義?

不如向前看吧。」答完,等於無答。

離開主播崗位,周嘉儀現職市場推廣。一個 OL。

周嘉儀說自己不似藝人懂得擺甫士,但從她的一個笑容一招太極,又比一般藝人更加藝人。

無論你向她掟刀掟槍還是掟炸彈,兜了個圈,她總有本事利用擬好的台詞逐一化解。

她是個稱職的主播。

她肯定是個出色的市場推廣。

受寵若驚

交際上,我不會為自己的人緣作出任何評價,不會辯解有沒有周圍樹敵。

像訪問藝員,我建議帶來專業化妝師與髮型師。周嘉儀一口拒絕。坊間形容周嘉儀異常貪靚,這一方面,我要代為澄清,出鏡前後補一補粉實屬人之常情,你放相上網都會先用美圖秀秀修一修。

「我一直沒有覺得自己特別靚。明知欠缺演藝細胞,從未發過明星夢。」周嘉儀說,十幾年前剛入行,主播還未徹底明星化;到今日,登上雜誌封面,只能說一句受寵若驚。

「外界對我如此關注,係有少少 shock。就算不在娛樂圈,主播也算半個公眾人物吧。我不享受大家將目光放在我身上,但事情如此發生,也只可以接受現實。」指的,是跟許方輝的關係被踢爆。「係無奈,係無辦法,唯有靠自己疏導情緒。

「要過,總會過到。」說時,面帶微笑,是那種報導新聞時不慍不火的微笑。

直升機

讀新聞系的男同學,有得揀,也應該似周嘉儀揀廣播新聞。

除了文字媒體陷入低潮期,也因為在公司碰到的外遇,應該會惹人妒忌得多。

一九九七年,周嘉儀十五歲,回歸當晚,觀看通宵直播的新聞節目。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日日朝九晚五坐寫字樓。做記者,可以認識新朋友,可以見識新事物,我便選擇浸大新聞系。初入行,做記者,跑了一年,才轉職主播。我也算紅褲子出身呀!」

我沒有意圖抬舉記者而貶低主播。應該有很多人有。「做主播,個個以為整靚個頭化靚個妝就可以。事實上,讀稿的流暢度、直播技巧,全部需要鍛鍊。」

讀稿再流暢,生得唔夠靚都無前途。江湖傳聞周嘉儀被調去六點半新聞,是負責運用美色為低收視救亡。「在我的角度,無論什麼時段,新聞也是一樣的讀。都只是上司委派的一項工作。」

在觀眾的角度,是地位提升。「我○三年入行,一○年坐六點半時段,中間隔了七年。路徑是一步一步行出來,從來無人突然之間扯我上去。

「我無坐過直升機。」

閒言閒語卻從此長流不息。「批評、微言,總會有。起初一定有不快,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加倍努力,證明自己勝任。

「我無刻意利用外表去為自己在工作上爭取什麼好處,或者會較容易跟陌生人打開話題,但外表反而令我更加困難才得到他人認同。

「其實,新聞報導員又不是參加選美……」

工作伙伴

最後一次《香港早晨》,之後便是非頻頻。

周嘉儀的最新一宗是非:舊拍檔林小珍暗示曾被周姓女同事咒罵。周嘉儀當然不會於此關節上浪費氣力。「工作上,我盡責,被委託做任何工作,必定努力做好。我相信上司也會認同。

「交際上,我不會為自己的人緣作出任何評價,不會辯解有沒有周圍樹敵。做朋友,講緣分,公司內總有些朋友特別投契,其他工作伙伴,做工作上的事項囉。」

跟同事不咬弦不構成離職動力,難道周嘉儀也看不過眼舊東家偏頗政府的立場?「這麼多年來,我又未試過受到什麼壓力而影響判斷。作為最後的一個把關人,我很相信傳到入我手的稿件或訊息,事先一定經過各個團隊的專業判斷。我相信他們已經盡量客觀、持平。

「去年年底,的確特別多同事離職。入得去遞信,一定有全盤考慮,不會單單建基於一兩件事情。人人各有不同的考慮。」

周嘉儀又有什麼考慮?是因為緋聞纏身影響形象繼而擔心影響仕途?好明顯,兜了一個圈,我又係問同一項目。「想轉行,已經醞釀了好一段日子。

「在同一個崗位太久,總希望有點突破。在人生不同階段,始終會遇到不同的難題,最重要是如何解決。」周嘉儀曾被調出六點半新聞時段,當報導新聞的,成為新聞人物之際。

不公平現象

周嘉儀的解決方法是往城大修讀 EMBA課程。透過學習,接觸金融界的同學,然後跟很多主播界師姐一樣,由堆填區轉戰中環,為投資公司從事市場推廣。

又係靠靚。「加入這個行業,名氣,或者可以幫助於起步時順利少少,最終,一定無可能單憑外表持久行下去。你看很多師姐,個個要付出時間付出心思,考好多有關證券的牌照。」我忽然想起前主播趙海珠,出走中環後,在 MBA的課室才找到好歸宿。周嘉儀大有潛力步其後塵。「我還是日日搭地鐵出入。」

除了周潤發,一般明星其實很少乘搭港鐵。「的確有好多人偷拍我,其實,他們可以邀請我合照,我會看成是善意的。

「這大概是我的性格,覺得沒有做錯,便堅持。搭地鐵,最方便,難道因為怕了被偷拍,便要日日坐的士?以前,新聞部不太希望主播或記者似明星一樣;但潮流正是這樣,外界眼光只會放在主播的外表上,看她們什麼髮型、穿什麼衫、化什麼妝,對她們太不公平。」

周嘉儀說,她當年選擇投身記者行列,因為關心社會,有熱誠,希望能夠將訊息帶出,從而改變社會,甚至改變種種不公平現象。

看着她,其實,你會更加明白,世事本就不公平。

有冇整容?

周嘉儀不介意公開早幾年的模樣。

「以前,肥,我要靠節食來減肥,讓上鏡好看點。」

經常在港鐵被偷拍再擺上網,露出少少腿已經好像很大件事。

The Newsroom

因為港視劇集《導火新聞線》,記者這一個式微中的行業,又成為焦點。

大家都對傳播媒介充滿幻想?尤其神秘莫測的電視台新聞部。幻想中,應該似美劇《 The Newsroom》,主播與編輯與高層與老闆會為不同立場嗌到面紅耳熱幾乎反枱,但目標一致,大家也在捍衞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現實中,香港的 newsroom卻被形容成一齣《宮心計》,周嘉儀正正是其中一個主角。也沒有辦法,誰叫香港電視台新聞室的高層與老闆,好像沒什麼興趣捍衞什麼。單單得一班前線員工以死相諫,領導者都無動於衷,拍一齣《愛回家》也不夠張力。

訪問完畢,說起這個話題,周嘉儀露出一下靦覥。不算美麗,但真實。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