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

澳門的冷清慘戚 [壹週刊 - 1311] M1,



澳門氹仔官也街,周街手信鋪,部分時間冷清得猶如鬼城。

壹號頭條

澳門的冷清慘戚

港澳被迫與阿爺共舞,看看香港股市便知道,阿爺神仙棒一揮,要你股市升就升、跌就跌。

以博彩業為支柱的澳門,亦因一個反貪政策,即跌落谷底。

二○一三年澳門博彩業登上頂峰,高峰期有三千六百多億元稅收,澳門博彩業牛市,足足瘋狂十年。

神話也有幻滅一天,自從大陸嚴厲打貪,習總表明要「加強博彩業監管」。澳門賭場收益連跌十個月。

銀娛上星期四公布首季業績,收益按年下挫四成。不少貴賓廳接二連三結業,而賭廳廳主捲款逃走消息亦不絕於耳。

賭業陷入史無前例的低谷,骨牌效應迅速影響各行各業。

本刊採訪多個行業,包括貴賓廳、的士司機、手信店鋪、珠寶鐘錶和當鋪,他們異口同聲表示因中央打貪,沒有大陸豪賭客幫襯,生意暴跌。走遍澳門,「執笠」、「結束營業」、「旺鋪招租」的街招隨風飄揚,似乎預示澳門的經濟步入嚴寒。

濠江的例子,會否值得讓香港借鑑,過度依賴阿爺,命運始終無法自控。

去年開始,大陸當局收緊簽證限制,內地遊客大多只能以自由行的簽註申請,每隔一至三個月才能入境澳門一次,加上習近平嚴厲打貪,不少貪官不敢南下豪賭,以免影響仕途,向來疏爽的豪賭大陸客突然減少,賭業為澳門的經濟支柱,各行各業因此生意銳減。

本月澳門一個名錶展覽會,亦因參觀的人數太少而臨時取消,主辦當局給予的解釋直接了當,因為大陸反貪,所以豪客不再來澳門了。

的士揀客情況一去不返,的士在威尼斯人排長龍等客。

的士司機坤哥說:「大陸客一出賭場就上的士,唔通同你逼穿梭巴士呀?」

清貨結業

在澳門市中心走一圈,每隔一兩條街,便會有貼滿「執笠」、「清貨結業」的店鋪,途經名勝景點大三巴,現在猶如尖沙咀的彌敦道,周街都是賣奶粉的藥房、化妝品免稅店和手信鋪,卻驚見有鋪位招租,鄰近店鋪職員表示鋪位丟空半個月,至今仍乏人問津。

到位於氹仔,遊客喜歡稱為「手信街」的官也街觀察,無論是平日或假日,記者發現官也街雖遊客仍多,但與往日人逼人盛況相差甚遠,而真正買手信的遊客並不多。直到晚上一些時段,手信街更猶如鬼城,門可羅雀,手信店的員工拿着試食的盒子,在街中心一臉茫然飄蕩,一陣風吹來,揚起廢紙滾動。

其中一間手信店的職員說:「大陸少咗人落嚟,最慘係大手筆嘅豪客幾乎絕跡,以前佢哋一掃幾十盒杏仁餅,送俾親戚派街坊,而家買包豬肉乾都要講價。」

著名景點大三巴附近,竟出現空鋪招租。

賭業與黃色事業猶如兩生花,賭業走下坡,妓女的名片散在地上,等候恩客來電。

如今,賭枱乏人問津,貴賓廳出現倒閉潮。

○四年,金沙開幕萬人空巷,賭客更逼爆玻璃門。(《蘋果日報》圖片)

的士等客

澳門旺區,梗有一間賣奶粉的藥房或化妝品店在附近,這是香港人熟悉的畫面,不過澳門店員仲多過顧客。

這幾年去過澳門旅遊的香港人,最深印象就是永遠截唔到的士的情況,又或者一條街站了幾家人,大家來回奔跑搶截的士,有時甚至變成吵罵和打架場面。記者試過前年在市中心的街頭等候的士往港澳碼頭,曾被司機「不打錶」開天索價一百五十元。

換來大多數人學精了,不再等候的士,反正也等不到,多會選擇搭酒店的免費穿梭巴士,再步行觀賞附近的旅遊景點。

不過如今風水輪流轉,記者上星期一連數天在澳門觀察,發現在街上揮一揮手,便輕鬆截到的士,而威尼斯人、銀河娛樂等大型酒店外,更出現了一條長龍的士在等客,這可說是澳門難得一見的「奇景」。

訪問多名的士司機,他們全都愁眉苦臉大呻生意下跌,入行三十四年的士司機坤哥說:「自從習總十二月嚟澳門賀回歸,加上大陸打貪,有錢豪賭嘅人唔敢落嚟,澳門的賭廳倒閉了一半,不過賭場唔公開啫。」

豪賭客一千蚊一程

在二十分鐘的車程內,坤哥不斷重複「陰功」、「淒涼」和「折墮」三組詞彙來表達內心悲憤,他說:「我做夜更,租一部的士連埋二百蚊油費,要五百三十蚊,而家一晚頂盡賺一千蚊,實際袋四百幾蚊咋。」

昔日風光的日子,坤哥說:「一晚最高收入三千三百元,試過十七蚊起錶,唔跳錶就俾一百蚊唔使找錢。」

另一名的士司機成哥,也嘆生意大不如前,大陸豪賭客試過「一擲千金」,一張金牛港紙搭一程的士:「喺賭場車一個大陸客,搭船前叫我載佢去一間廟還神,佢唔睇錶就塞咗一千蚊紙俾我。」

這些大客還有沒有?兩個司機大佬都說好耐未見過了。

冇客到,鐘錶和當鋪職員唯有玩手機打發時間。

有大型珠寶展主辦商表明,因應內地打貪,再無有錢大陸客幫襯,決定取消五月的展覽。

貴賓廳現執笠潮

路氹將有多間大型酒店落成,賭枱數目亦會增加,澳門賭業能否繼續百花齊放,似乎要睇阿爺頭。

中央打貪,首當其衝的是依靠大陸豪賭客的賭場和貴賓廳。上星期四,澳門銀娛公布的首季業績大幅下滑,按年經調整 EBITDA(扣除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大跌四成至廿三億。

打擊最深的是貴賓廳,據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數字,首季貴賓廳百家樂收入較同期大跌百分之四十二,收入只有三百七十六億多元。事實上,旗下擁有多個貴賓廳的大衞集團,一月份一次過結束三個貴賓廳,可見貴賓廳踏入冰河時期。

記者到金沙擁有多個貴賓廳的賭場觀察,洗米華揸 fit的太陽城貴賓廳,有兩、三枱大陸賭客,其餘貴賓廳均冷冷清清,大部分荷官望着賭枱發呆,或者傾偈打發時間。

當鋪拍烏蠅

沒有人民幣幫襯的珠寶店,業界估計將會有大量店鋪執笠。

在大型賭場旁的街道,當鋪和珠寶金行林立,一是爛賭客輸光身家,便會搵「二叔公」當貨借錢,然後再到賭場「搏殺」,另一是賭客贏錢,便會光顧金行買金鏈。但近年賭業萎縮,當鋪店員呆呆地站在店鋪發愁。

在賭場海立方旁經營當鋪的劉先生表示,近幾個月生意下跌兩至三成:「爛賭客咩嘢都會典當的,勞力士、金器、電話都有。今日一隻勞力士都沒有收過,最旺的時候,每晚收兩、三隻『勞』,當十萬八萬一隻,總共廿幾三十萬。

「而家一個人也沒有,點做生意啊?環境太差喇,再係咁樣,好難維持生意,好快要執笠喇!」他平日最多時間是無奈看着手機,發吓短訊打發時間。

劉先生將生意淡泊,歸咎於香港人反水貨,變相更少旅客過境澳門,「你哋香港人咁幸福又唔珍惜,我就想澳門每日一簽一行,而家大陸好多地方,只係批兩個月一次嘅通行證。」

一些受歡迎的澳門度假式酒店房租,亦由高峰期的五千多元下滑至三千多元,一般房間更平至千元有交易,而且隨時可租到房,以往酒店房供應緊張情況已不復見。

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教授盧兆興曾批評,澳門政府應該及時轉型,改變單靠博彩為主要收入,以及賭業過分依賴大陸賭客。未來兩年,路氹有多間大型酒店和主題項目陸續落成,到時非博彩收入會否為澳門帶來新氣象,從冷清重回昔日熱鬧逼爆人情景,將會是澳門值得關注的焦點。

鍾意就快D Share啦!